簡介

今次唔係故事,係一件真人真事。 p.s. 真故事寫完很久,今天才發覺未發佈,所以趁機修改些少內容,希望大家喜歡。 https://www.facebook.com/yaobillstory



真人真事 復活節我一個人食放題
 
工作關係,我復活節只有一天假,
我不是獨撚,只是那天碰巧屋企人都上夜班,
碰巧好朋友們都雙約外遊,
同事門要繼續工作,放假的都約了女朋友。
好像紅日就要有約會,
但我沒有。

一個人到旺角閒逛,


星期六晚行人專用區好不熱鬧,
有john lennon、家駒、鄧麗君,
有影相佬,素描佬,
百花齊放。
百老匯門口的青年人唱葡萄成熟時唱得很好,
我忍不往add了他們的facebook,

聽到一半,我聽到一把充滿感情港女聲線進入我耳朵:「係咪咪嘴架?」
音樂,港女識條鐵咩。
我一眼都冇望,只係專心感受歌者粒葡萄。



「我知 日後 路上或沒有更美的邂逅
但當你智慧都蘊釀成紅酒
仍可一醉自救...」

啪啪啪......

「那個沒有」

那位青年skip了「誰都辛酸過」。


可能他曾經太辛酸,辛酸得不想再提。
又或許觀眾的掌聲已拍走了他多年的辛酸。

聽完,肚開始餓,
可能巴打會選擇整碗牛腩麵,
或者去茶餐廳感受一下男人浪漫,
但我沒有,
我一個人去兆萬食日本放題。

兆萬樓下有一班阿姐派coupon,
我不斷行來行去,都冇人派畀我,
我已經扮電話問friend仲有幾耐到,
三個定四個?
派coupon不是早派完早收工的嗎?
奈何班阿姐經驗豐富,敬業樂業,


我相信她們心裡有一個準則,
兩個人以上先好派coupon,
有誰會一個人食放題!

我正打算放棄之際,一把冇感情港女聲線進入我耳朵:「149,9折,依家上去有位。」

我未試過聽一把冇感情聲音聽到想哭,
是她,原來剛才識條鐵的港女。
「對不起,我誤會了你,Florence。」
「下?」

我沒有理會她,因為我知她的coupon只不過是在施捨我,
我不知她是否叫Florence,但這刻我不為理會這麼多,
一入兆萬,我見部Lift到地下,即狗衝埋去,
8樓,8樓??


冇8樓.......

我唔明,唔明點解去8樓要先去5樓,再轉Lift。

去到間放題門口,站在reception的經理望一望我,
然後繼續做手頭工作,
此時有一女待應向我跟經理的方向走過來,
她跟經理說了個笑,就走開了。

我......死了嗎?

「呀......一位唔該。」
「一位,幫我帶呢位先生入去。」

原來我還在生,爭取真係好重要。



餐廳裡一排排檯凳,
四張檯八張凳拍在一起,一字型排子開為一組。
待應姐姐幫我選了一個位,是其中一排由右手面數起第二張檯。
即是我左手面有兩張檯,右手面有一張檯,
左手邊四個位都有客人,是四個男的。
右手面吉。

待應跟我說:「假期關係149加10,收費159。個半鐘任食。」
不是149再9折嗎?
剛才那位識條鐵的港女騙我?
Florence,你不要都不用推給我吧!
算,我真的餓。

三文魚刺身x2、劍魚刺身x2、墨魚刺身x2、燒羊架x2,海鹽燒蝦x2、芝士燒生蠔......


嘩屌你正呀喂。
芝士燒生蠔x2

我Order很多食物,最期待的是芝士燒生蠔。
可能大家會覺得放題的食物質素可以有幾好?
大陸貨,放兩粒洋蔥粒,兩匙芝士汁,燒一燒有幾好?
原本放題意念就是讓一大班朋友聚在一起,
談天說地,風花雪月,
食物是其次,開心才是主菜。
但我沒有。

突然醒起,對,我得一個人,
望望四周,總是覺得他們都在我抬頭一刻扮進食,
待我望手機時,他們又集體將目光投射到我身上。

怎麼??
我不是獨撚,只是這天碰巧屋企人都上夜班,
碰巧好朋友們都雙約外遊,
上班的同事門要繼續工作,放假的都約了女朋友。

食物到了。
刺身比一隻麻將要還要細,
海鹽燒蝦蝦殼同蝦肉類分不開,
燒羊架有少少霉,
不緊要,放題就是這樣。

此時我發覺左手邊四位男的已離開,
整排檯,四張檯,八個位,我一人獨霸,
我再不敢抬高頭。

「燒生蠔。」

到了,我最愛的燒生蠔!
一隻?
我不是Order兩隻嗎?
為何之前樣樣都齊,唯獨我最愛的燒生蠔只有一隻?
是我一個人不配吃兩隻燒生蠔嗎?
還是我在落單時填了人數一位,所以你只給我一隻?
不,我吃了兩支羊架。
我有很多疑問,我很嬲怒,
我想找個待應問清楚,

我望望四周,根本沒一人當我存在,
再望望這隻生蠔形單隻影,牠的同伴個個都成雙成對,
跟我今天……

我為生蠔影了遺照,
之後我沒有把牠一啖吃落肚,
反而慢慢咀嚼那種Creamy口感,那種咸咸的Ocean感覺,以及刺激淚線的Onion味道。

我只落了一次Order,放下160元,頭也不回地走。
以食放題來講,我是輸的。
但我感恩,因為我遇到同我一樣命運的生蠔。

我落到樓下,帶上耳筒,播Dear Jane首到此為止,
由兆萬開始行,
我行到明將樓下,全是寬頻易拉架,
我行到百老匯門口,青年人正在執拾器材,
我行到百老匯門口,掃瞄佬仍在努力,
我行到百老匯門口,影相佬仍未收檔,
我行到百老匯門口......

原來john lennon、家駒、鄧麗君,影相佬,素描佬,背後都是百老匯。

西洋菜街跟我的心一樣,被一樣東西侵佔了。
我點會知道原來有些東西只得我懷念多麼諷刺!

回到家後,我想立刻寫下這段故事跟大家分享,
可是那晚吃完放題後我屙了兩日。


p.s. 真故事寫完很久,今天才發覺未發佈,所以趁機修改些少內容,希望大家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