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是血腥向短篇小說合集的試閱,故意挑了一篇用第二人稱寫,而且口味比較輕的~希望大家看得投入就好。 *注意內容略帶血腥成份*



你一張開雙眼,就只是看到自已身處於一個充滿不明液體的透明柱狀物內,你從玻璃的反射中,看到自己赤裸著,僅是被戴上一個似是要來維持生命的呼吸器具。仿似昨天跟你相處的家人﹑朋友﹑從出生而來的回憶都是一場虛偽的夢。 

不,說不定真的只是一場夢。

 縱然你試著移動自己的雙手,腦袋怎麼用力發出指令,身體還是作不出任何反應。你再略為試著看清眼前的景色,由於有液體的阻隔,你不太看得清楚現場環境,除了一大堆跟你差不多狀態的人們,就只能得知自己應該是身處於純白色的房間內。不論你多努力試圖找出現況謎題的真相,都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眼白白地看著這片景色。恐懼讓你閉上眼睛,也許現在就只有黑暗,能安撫你那不安的內心。你試圖回想過往一切的回憶,卻無從得知如何證明自己真實存在過。無助讓你流出淚來,也許還能哭泣就証明你還活著,能略為證明自己是真實的存在。

突然你感受到柱內的液體正在慢慢減少,你張開雙眼,看到的卻是兩個從未見過的﹑身穿白袍的陌生人,其中一人拿著一塊版子,記錄著什麼似的。當液體完全被抽走時,你只能無力地趺坐在狀內,卻能開始略為聽到二人的對話內容。 

「1508號的雙眼張開,而且有明顯哭過的跡象,證實出現情緒反應,屬於不正常現象。」沒拿著版子的人如此說。
「是的,已經記錄。」拿著版子的人如此說。他們二人的對話不帶任何一絲感情,亦不帶一絲猶豫。液體再次灌滿了柱狀物,你再次借著這不明液體的浮力「站」了起來。二人好像還說了一點什麼才離去,可是你卻完全聽不清楚他們的對話內容。他們又走向另一條同樣的柱子,然後又重複同樣的動作。 



這空間內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時間的流逝,似是時光永遠停留在這一刻似的。你完全不知自己被困在這裡多久,亦完全不知道那些是什麼人,每隔一段時間,就有差不多一樣的人走進來。這些景象重複了不知多少次後,你終於看到些不一樣的東西。你發現了部份柱子內的人被更換了,可是柱子的數量完全沒有減少,而且最為奇怪的是柱內的人都長得一模一樣,你亦是過了一段時間,才開始留意到他們的手上有一個不太明顯的條碼,每次當你醒來後,總是會看到部份人的條碼略為有些不同。

不知何時開始,亦不會知道從何時開始,你習慣了這種張眼又閉眼的日子。最初,你出於求生本能,當然有想過逃跑,但想盡方法,試著打破玻璃也好,試著發出聲音求救也好,身體就是完全不聽使喚。日子漸漸久了,你得知的事情愈多,卻愈失去逃脫的意志。
你知道那些被替代了的人,不會再回來,卻沒有任何感覺,總是不相信自己就是下一個,不敢相信自這個既定的事實。可是現實就總是殘酷的,身邊的柱內人被換過無數次後,你終於成為下一條被替換的柱。

當然,你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兩個似曾相識的陌生人,把你抬上一張冰冷的床,將你推向未知的方向。完全不知自己會發生任何事的你,自從上次「醒」來以後,內心再次充滿恐懼。腦袋試圖發出逃跑的訊號,身體卻作出不出任何反應。這異常情況,使你的恐懼倍增。無力感完全佔據了你的內心,恐懼支配著你的身體。你的頭腦完全變成一片空,下一秒卻被劇痛佔據全身,提醒著你現實為何物。你眼白白地看著那些人,慢慢把你雙手的皮膚切開,粉嫩的肉漸漸綻放,白骨清晰可見。他們仔細地把你雙手的手臂骨取出,然後放到一個透明的膠袋內。

腦袋再次使勁發出該逃跑的訊號,可是你身體唯一能作出的反應,只有慢慢流出眼淚,就連盡情尖叫亦無力。
 你那夢中的人生中,曾經不明白為何總是有些人不能正面思考,不了解「病」為何物。現在,終於能親身體會了吧? 你無能為力地看著手術刀走向你的胸口,縱然手指終於能些絲彎﹑能發出沙啞的叫聲,卻僅是徒然掙扎,一切都已經無法回頭,因為一切都已經走到盡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