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巧莘剛好喺廁所行出嚟,見到凌御生講緊電話做順口問道
夏巧莘嘅聲音傳入電話比鍾家豪聽到
「你又同校花一齊!你有異性冇人性呀你!」鍾家豪感到既無奈又驚訝
「係呀係呀,我之後再confirm話你知。」凌御生講完就掛斷電話收咗線
被收線嘅鍾家豪沒好氣咁望住手機
「有女就得啦宜家,唔洗要兄弟啦!」鍾家豪都唔知要笑好定嬲好
「係咪行得啦?」凌御生問道
「嗯嗯!」夏巧莘點點頭,「快啲啦,我好肚餓呀~」
「係啦係啦!」凌御生企起身行去門口著鞋,「著鞋出去啦!」
夏巧莘單起一隻腳著鞋,但又企得唔好,一直喺度搖嚟搖去好似就跌咁


凌御生見狀即刻就伸手捉住夏巧莘嘅手臂
「你坐低著啦…」凌御生望住佢咁樣搖嚟搖去
「著完啦~」夏巧莘企番好,然後笑起嚟,因為終於可以出去食嘢
夏巧莘跟住凌御生出門口,樓下嘅保安叔叔對二人點頭打招呼,夏巧莘好似已經好常喺呢度出入咁樣,保安叔叔都已經認得佢
「你睇下保安都認得你啦。」凌御生笑一笑道
「邊有啫…」夏巧莘嘟起小嘴
「可能你多啲上嚟嘅話,佢會以為你喺度住。」凌御生開玩笑道
「同你一齊住都唔錯,你識煮飯,我就唔怕餓親。」夏巧莘突然間諗到,正經八百咁講道,「住呢度真係好呀,屋企又夠大…」
「有咩好啫,成間屋好似得我一個人住咁,雖然都已經習慣咗。」凌御生對於成日只有自己一個已經習以為常,好似屋企得自己一個住咁樣,「你琴晚成晚冇番去,你洗唔洗同你細佬講聲?」
「佢都冇搵我,唔洗啦~」夏巧莘一臉不在意,「最多佢搵我,我話佢知同你一齊咪得囉~」


「佢就嚟要殺咗我㗎啦…」凌御生有啲無奈咁講道,「都唔知佢係咪有戀姐情義結…」
「佢成日都比佢啲friend笑佢係姐控。」夏巧莘笑道,「不過講真,佢係真係幾在乎我嘅。」
「佢快啲搵個女朋友,就唔會覺得我成日纏住你㗎啦~」凌御生自己都拎自己嚟開玩笑
「我都有同佢講叫佢搵個女朋友,但佢成日都話冇對象,冇中意嘅人,冇睇得上眼嘅人。」夏巧莘回想起每次問夏學謙嘅時候,夏學謙都係答呢啲答案,已經變成咗夏學謙對呢個問題嘅標準答案
「可能佢好似佢家姐一樣眼角高呢~」凌御生講嘅時候冇望夏巧莘,只係望住前面講,因為佢間接讚緊自己
「我算眼角高咩?但我都算有眼光。」夏巧莘唔記得琴晚自己講過咩,所以好平常咁就講咗出嚟,但係企喺隔離嘅凌御生就唔同,佢心中暗爽咗一下,「我好少遇到令我心動嘅男仔,應該話一直都冇遇過令我好心動嘅人。」
夏巧莘咁樣講完之後,凌御生心中就更開心,但只可以假裝咩事都冇發生過咁點點頭
「原來我係佢遇過最令佢心動嘅人~」凌御生喺心中講道,自己暗自興奮,然後努力咁壓抑住自己開心嘅表現沉着回答,「咁幾時先會遇到?」
夏巧莘聽到之後自己低頭一笑,喺心中有把聲音大聲咁講道:「咪已經遇到囉!咪你囉凌御生!」
「唔知㗎~」夏巧莘選擇咗搖搖頭,冇跟住心中嘅聲音回答


世上最遠嘅距離,係你喺我隔離,但係你卻唔知道我中意你
錯呀!咁樣太低層次啦!
世上最遠嘅距離,係你喺我隔離,你亦知我中意你,但係我卻唔知道…原來你都中意我…
又或者係…大家都係對方身旁,默默中意對方,但卻冇人想先開口講自己心意…
「可能一直都遇唔到…」夏巧莘低頭望住地下講道
凌御生望住夏巧莘,嘴角微微揚起,真係好想講一句:「扮咩啫,我都知你中意我啦!」
「我都開始肚餓添…」凌御生伸手㩒住個肚,肚子扁扁的,感覺下一秒個肚就要叫出嚟話好肚餓,「行快啲,肚餓呀!」
凌御生突然小跑起嚟,夏巧莘呆咗一呆都跟喺佢身後

IG Link: https://www.instagram.com/nd_cotttoncandy/?hl=zh-tw
回應link: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B_-FcIiKv9bnDe_pWTFd9B7sEtdiGEnKZoJeq5rjmK9JUZA/viewform?usp=sf_link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