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注:網絡故事,純遲創作 如有雷同,實遲巧合 不要對號入座,認真便輸了。請多多支持^^


早知不應試愛,未放開便節哀,有情人日日夜夜同分開感慨。
避開願你改,一個小小意外,未悔恨我未會知,不散不愛。

心話放開未放開,雨驟來,才能提示真愛是確實存在。
愛滿分竟是換來,痛亦滿分可否錯一次以後,一直愛。




鄧麗欣、方力申 <十分愛> 合唱版 詞:陳少琪 曲:金培逹
 

「小姐,歡迎光臨,隨便看看,我們這家小店甚麼東西都有,就算你暫時想要的沒有,我們也可以盡快補貨入購,所有在貨品款色、種類、格調,完全不成問題的,所以請放心!」店員在她還未完全臨進店鋪之際,便一口氣連珠炮發將要說的話說完,如果要以奧運那種十分為滿分的項目來算,應該要給予8分的,另外兩分到了哪裏?第一,沒有事情是完美的,你會聽過一件貨品是完全沒有瑕疵的嗎?說笑罷,如果你找得到,我第一時間走去掃光那店的貨架,一件也不漏,通通買走;第二,當店員還未把貨品拿去來,放於眼前之先,你就全都相信,這就如相信廣告騙徒所說:「阿婆,你兒子急病入了醫院。」,我既不是阿婆,也沒有福氣做被混水摸魚的水魚,再且,哪裏去找個影都不見的孩子呢,所以 to conclude,若要人不癡(癡呆那個癡),不要太灑B,甚麼都相信,你和傻瓜又有甚麼分別呢?是有的,就是傻瓜最多待在精神病院,而不會隨便走到商場一擲千金;而在店裏淘出錢包的就會連謹有一點節儉的理智都失去,Shopacholic is not my cup of tea, just forget about it!


「嗯」,輕輕的帶過,才能在購物中立於不敗之地,高手過招,就如捉棋一樣,行差踏錯一步,都會滿盤皆落索,現在是他們來賺我的錢,哪為何要我先開口,對不對,所以停一停,等一等才是王道。面無表情的我,冷淡靜看風雲起變。




「小姐,只能這樣稱呼你實在太無禮了,不知小姐貴姓呢?」想套我的資料,看來這售貨的也不是等閒之輩,所以呢,更加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應付。


我輕輕的答道:「我姓徐。」語音未畢,便逕自走到一旁去,用行動換取空間,亦是從商場中無數的日與夜苦鍊回來的成果,想起那時,不斷被那些無良店主騙財,騙色也有,就是那件買回來的圓領上衣,用洗衣機一洗,整盤水都染為藍色,「蔚為奇觀」,一想到這裏,想到錢包的消瘦,衣櫃的擠擁,服飾的不堪,就想學屈原投河自盡!可是你知道這個城巿的河有多「乾淨」,想到這裏,我又不禁郤步猶疑了。


「徐小姐,很高興能為你服務,小店的衣服鞋包款式應有盡有,隨便看,隨便揀,在女裝衣服旁邊有試身間,穿得合適才去買也未遲。」店員熱情的招待著,一面用手標指試身間的位置。


走走看看,這店子買的不是那種圓領T shirt,就是牛仔褲,這樣的貨色和外面的服裝連鎖店能有甚麼不一樣呢?對不,價錢也不見得便宜,左一件468、右一條572,這樣的價錢牌虎視眈眈的看著我的錢包,叫人很不爽,還是快點離開好,見那售貨的挺有禮貌,就客氣的說聲再見便算了。




只是腳步即將要步出店外之際,店員的聲音又再響徹耳邊:「小姐,想不想試試我們試愛小店另一種產品,是我們最新推出的,其他店你一定找不到,我們這產品能為你帶來愉快的心情,那是世上任何一種東西都難以取代的。」


我遲疑了數秒,腦海間想著難道最近騙案太多,手法如保鮮紙一樣新鮮,這樣的大話也能理直氣壯的說出,我應該要盡巿民的責任,打電話到警方去,雖然也不過是廿多年來的第一次,都算是做了件好事,如果有天堂,上帝應該都會把我放到Waiting List上去,即是生前死後都不錯。差不多要撥打號碼時,店員繼續介紹「鎮店之寶」:「徐小姐,我們的產品叫『試愛』,你不要看它一小瓶,然而威力驚人,滴中誰,就會產生前所未見的吸引力,使人墜入愛河,再者加上聯合政府已經禁止生產,剩餘產量十分有限,見和徐小姐你有緣,才向你推薦!!!」


「試愛」,我需要嗎?開玩笑,肯定是他們吸食毒品過量,神智不清所致,工作壓力太大了這個社會,我不禁心裏為店員婉惜。


店員見我神色帶點懷疑,便趕快從店內小室裏拿來產品,的確如他所述,只是一小瓶,大概就只有30mL那麼多,樣子其實和那些護理用品無異。「徐小姐,不要小看它,小瓶是小瓶,然而小不代表沒功效,它使用了一種類似人體內的愛情化學物質所做,對人體無害之餘,亦能產生強大的牽絆,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我們的老闆也有試用,很快便交上了男朋友,不是吹噓,我們老闆既漂亮,性格又平易近人,這個商場人流也不少,徐小姐如果你常常來逛就知道了,可是她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還是找不到一個好對象,你想女人的青春有多少,一日復一日,一年又一年,不可能無了期的等待,你也點頭了,對,但就是用完這瓶『試愛』後,也不用1個星期,她就找到男朋友了,甚至還到談婚論嫁的境地,我們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如果連我們用過都不行,就不會拿出來銷售的,始終做生意的是求財,不是來害人的,我們也滿意,才敢叫顧客試用。」


望著那一小瓶的液體,我開始猶疑了,是多少個月沒有試過戀愛的滋味了,自後2年前和他分手後,他其實是個不錯的男生,就是傻呼呼的,一點也不體貼女孩子,像根木頭一樣,有時在夢中還是會想念他的,如果不是那次去旅行,大家分隔那麼遠,或許故事就會不一樣了。再多數年,我踏進的那個年歳,不會容許我有多少個trial,如果真的有用,或許也值得一試的。」




「徐小姐,我們小店現正為『試愛』做推廣優惠,為購買的顧客提供8折優惠,我們還推供退貨保証,如用後出現重大問題,我們小店願意退還所付的金額,店內餘下的只有數支,再不買,轉過身就沒有了。」店員鼓其如簧之舌,不斷游說。


講真的,用了又哪能這麼容易把錢退回來,可是試一試又無妨,你去買彩票,也不會想著一定可以中頭獎,對嘛,他也挺有禮貌,待客到這地步,算是不錯了。「你幫我包起一枝『試愛』吧。」,店員快速的把錢收下,然後又以驚人的高速包好那小瓶子,離店時還不停的說多謝光臨,算了吧,生意難做,就當施捨吧。


走出店外還不夠數步,冷不防有人迅步而至,除了被撞得頭昏腦脹外,東西還散落一地。正要起來問候人的時候,眼前身影有點熟悉,那雙木紋眼鏡,只有他才會戴上的,亦只有他在外從不帶手錶,我心想,世事沒有那麼多巧合吧!


「你沒事嗎?小姐」低沈而有磁性的聲音悠悠的穿過空氣,透入我的雙耳,定睛細看,真的是那個不想再碰上的面孔,一個不斷禁止自己回憶的那張可恨的臉,四目交投下,他好像也意識到眼前這個女孩應該也是那從前的曾經。我想,大約空氣停住了數分鐘,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你想說一句,又想先待他說;而對方想法又是如斯的一致,就會產生這樣空氣裂縫。


「宜,你沒事嗎?沒有碰傷你嗎?對不起,剛才趕著要完成手頭上一點點事,橫衝直撞得過火了。」他一邊說,一邊把我扶起。




「也沒有甚麼,其實你不用太介意的,我們其實也沒有甚麼,對嗎?張俊」其實張俊這兩個字已經有多久沒有說過呢,好像也有兩年零八個月了,沒有,再沒有說過,連whatsapp、facebook、sms和一切可以聯絡到的方法,我也沒有說過一句,連回答半句也沒有,全都沒有,我要做瀟灑的那個,這是我的性格。


「宜,你還在生氣嗎?都這麼久了,最多遲些和你吃飯補回這次你被碰跌的傷吧,客人在催促我了。」張俊面帶微笑,那張臉還是動人心弦,那次也不能盡說他的,我應都或多或少有一小點,對只有那小得不能再小的責任,不過怎說都是他的問題,對嗎,起碼我是這樣認為的,誰會生他的氣,我早已不記得他了。我冷冷的看著他,手郤又不自覺的在袋裏尋覓著那瓶小東西。


「好了,不說了,下次吃飯時再聊吧!」張俊好像急不及待的要離開,豈有此理,我還未說,你就趕著離開,你還放我在眼內嗎?想著想著,雙手就扭開了那瓶『試愛』,順勢倒了點在他的頸背後。


回到家裏,還是想著今早那件事,不理了,去睡了。

FaceBook專頁:小說平台
轉載自: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3041420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