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情之所至,便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飛過7000多公里,16小時的飛行,未曾合過眼,心裡只想著一個人。

他的好勝逞強有時令自己喘不過氣,獨自背負著沉重壓力,不知道如何宣洩。

當所有人都告訴他做得很好時,他還未放過自己,一直在想有那些地方可以改善。他的固執堅持令他不自覺地走進死胡同,他沒辦法令自己放鬆,也覺得自己沒資格放鬆。

陪伴身邊多年的經理人看在眼內,她知道只有他是他的解藥,在他瀕臨崩潰邊緣時,只有他能夠平服他的情緒,他的救藥必須立即出現,幸好他比她更了解他,遠在天邊的他已經近在眼前。

每天累極的日以繼夜拍攝,累得只剩下驅殼,靈魂卻還未能放鬆,躺在床上腦子不停在轉動。



他知道自己有不妥,但他告訴自己咬緊牙關就能捱過,依靠安眠藥進睡是唯一的方法,他要精神飽滿的面對人群,這是他的責任。

一步出機場遠遠便看見經理人在等他,果然如他所料,沒少經歷過風浪的經理人也沒法保持冷靜。

她待他如親生兒子一樣,共同進退了這麼多年,就連這次她也不知道如何處理他的不安與恐懼。她也明白這個「兒子」已經長大,他走的路已經很遠了,再不是那個當日躲在她身後的小孩子了。

走進房間看到他在弄頭髮,身旁的人看到他來到都非常驚訝。經理人示意所有人靜靜地離開房間,只有他專心地低頭讀劇本,並未察覺周圍的異樣。

直至一雙手輕輕的圈在他的肩膀,他嗅到熟悉的氣味,抬頭一看鏡中反映的是他最深愛的面孔,笑容燦爛得像小孩子般緊貼在他的臉旁,這是他最掛牽的一張臉。



他不知道如何反應,說不上話,眼淚不自覺地流下來。

他緊緊的擁抱他,把頭埋在他的胸膛裡,他心疼得手有點抖,溫柔地撫著他的頭,在他耳邊輕輕說:「對不起,我來遲了。」

此刻他知道自己非常丟臉,但他沒法控制自己,他的情緒崩潰了,而他只有在他面前可以肆無忌彈的大爆發。

「我很累,我想放棄。」情緒稍稍平復後他終於開口說話。

「可以呀,只要你不想做的事情,沒人可以迫你。」



「我可以休息嗎?」他淚眼汪汪地問。

「當然可以,那麼我們便可以環遊世界了,你答應過陪我去很多地方,那你現在就退休,我們不用等老了才去。」

「那麼我要賠很多違約金,我們可能會變窮。」

「我養你。」他眼神堅定,然後又笑笑地說:「但你別吃太多,否則我們真的會變窮。」

他終於破涕為笑,表情滿足地點點頭。

看著他像小孩子般痛哭,又充滿孩子氣地撒嬌,他不禁鼻酸。

這些年來,他為了讓他過安穩的生活,自由自在選擇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他把所有責任都扛下來,刻意收藏自己的孩子氣,人前展現成熟穩重的一面,他知道他是為了堅守他的承諾,他要他成為最幸福的人。

他不捨的親吻他,一遍又一遍,每一個吻都在輕輕跟他說:「我愛你。」



為了他,他可以洗盡鉛華,躲在他身後;但為了他們,他也可以添上紅妝,再度粉墨登場。

兩個相愛的人,不應有角色崗位之分,今天他是站在台上瘋魔萬千的天皇巨星,明日他也可以是顛倒眾生的絕世明星。

經理人一直躲在門縫偷看,不禁沾濕了雙眼,她知道他們選擇了對方是命中註定,也是上天的安排。他前半生的路是她帶著他走,而未來的路便是他陪著他一起走下去了。

情之所至,便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他永遠是他的天下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