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燈觀影上影觀燈,夢映心時幻見真。



踏入車廂內,能感受到車身的輕微搖晃。盡管如此,早就習慣了顛簸的我並無不適,甚至不需靠著扶手,就能穩當地走上迴旋樓梯,在巴士的上層就座。

一如既往,我喜歡坐在近車窗邊內側的位置,最好座位前後沒有礙事的柱子擋住我欣賞風景的視線——現在是晚上七時,正是勞碌了一整天的人們趕着下班回家的黃金時段,街上車流如水,川流不息。巴士徐徐前駛,微微震顫着。這總讓我想起了兒時輕搖慢晃的搖籃床,又像那時母親懷抱着我,溫柔地輕拍着我的身子,哄我入睡的畫面,使人昏昏欲睡。

半眠半醒之間,我眼前的景色也變得迷離夢幻起來。車停了下來,靜候紅綠燈的放行。我瞇着眼睛瞧著,總覺得路口邊那空幽的大紅燈籠不像交通燈,倒像人家裏供奉關公像的神龕位上用作取代燭火的紅燈泡,帶點肅穆,又帶點莊嚴。

紅燈火忽然熄滅,伴隨着引擎發動的隆隆聲,巴士顫抖著再度起行。不過眨了下眼的功夫,沈默的紅色便從馬路上消失得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壓抑得令人幾近窒息的詭異感。那是鬼火來了。巴士內靜謐得嚇人,但叮叮咚咚的幻音卻在腦子裡碰撞著,與隔一會兒便開始明明滅滅,閃爍不斷的魂燈相互呼應唱和,猶如魑魅魍魎的刺耳尖叫,尖聲狂笑。我向來不喜歡這種豔綠的燈,看著很不吉利,又令人悚然。

於是我閉起眼睛,世界又是一派祥和清靜。



再度睜眼之時,是巴士到了站,停了下來。車站的位置在街道一側,人行道上人來人往,擁擠如浪潮。若沒有照明,人群的聚散都會變得無比困難吧。於是,路邊街燈中,無數鵝黃燈光守護著道路,溫暖着人。我視力不好,半睜着眼望去螢螢光芒的那頭,遠遠瞧去,迷迷糊糊地胡亂幻想着,只覺得昏黃的燈火像是古時巡夜公公掌心的手爐,一時又覺得像朗月明空上悠悠飄搖的孔明燈,過一會兒又覺著那是森森密林中的點點螢火,點亮了心頭。

街道上燈火通明,馬路上車燈相照,明亮如白晝。儘管燭火紅光搖曳,鬼燈冷冽幽森,但人行道上卻有螢螢光點溫暖如陽。百千顆色彩絢爛的燈泡匯聚,照亮了夜空,取締了滿天星斗,竟讓我有種置身於星河中,天地翻覆,繁星環繞身周的錯覺—又或許,其實是滿天星跌落了人間?一時間,忽覺得自己已看破了星塵,浮遊於天地間,出塵脫俗若神仙。睡夢中的我抽動著嘴角,心中似有說不出的快意,樂在心頭。

突然,一個急剎車,後座力使我重心向前大傾,一頭撞在前面位子的椅背上,疼得呲着牙醒了過來。我側頭望了望車窗外,原來是車子到達尾站了。

旅程結束,下車去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