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
「啲字真係抹唔甩!」郭天朗Patrick 用濕毛巾在黑板上面來回擦拭,但漸漸因為鐵質鏽蝕而變色的血字依然留在黑板上,彷彿要時刻提醒我這場遊戲的規則和現實。
「ok,咁我地係時候傾下點樣先可以成為勝利者之一。」Katie提議。

「我哋而家就即刻去揾隻怪物隻抽,然後隊冧佢!」Patrick 立即顯示出自己的技能是不加思索的筋肉人。

「如果而家出去,就極有可能見到其他好似你一樣都係行事魯莽嘅班別去揾怪物。同埋如果隻怪物係咁易對付,你當胡基言同陳詠瑤出咗去度假呀?」阿康不屑地說。

「如果遊戲係由我哋被困嘅嗰一刻開始,咁我哋就已經有勝利嘅籌碼,尋日我哋幾個已經對怪物造成少少傷害。」Joey認真地陳述事實



言下之意,就算我們好逸惡勞幾天都不會輸,因為我試過火燒蟑螂,又用我部手機打中牠的頭,傷害值起碼都有5%吧?只要多扣牠少少血,便可以肯定踏入勝利者的行列之一。

「但係我哋面對嘅係唔止一隻怪物,目前已知嘅有兩隻,仲有三隻係我哋未見過。萬一嗰三隻係最勁最難打嘅咁點呀?我哋唔可以肯定已經勝券在握」抽中「智者」的女班長Mandy快速反駁。

全班再次陷入僵局

「鈴鈴鈴鈴鈴……」

熟悉的上課鐘聲準時在10:40響起,平時總有人會假裝去廁所,再悄悄地開locker取未拿的課本,亦有人趁小息剛完結的空檔就馬不停蹄地抄功課。發生了這麼多事,鐘聲卻令我們不安起來。



「早晨各位同學,煩請每一班嘅電腦管理員開電腦」這把聲是屬於一個很多年前就畢業的師姐所錄下的。兩年來,下午放學抑或要到禮堂周會,都會聽到這把悅耳的聲音。

我們全班無奈一笑,因為電腦管理員正正就是死去的胡基言和失蹤的邱淳。

「若無電腦管理員,請班長代勞。」

10:45
哈比跟着指示打開了電腦,登入了林向南校長的帳戶。一登入成功,桌面就自動轉為被老師操控的畫面,並投射到黑板上。但黑板太過模糊所以靠近那兒的同學就將投影幕拉下。

糟糕了!之前我所說的好食懶非計劃已經不可行,更危險的是我們2B班已經招來殺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