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
我們頓時嚇了一跳,原來是阿康。
「佢哋係咩人呀?」咸魚小聲地質問
「頭先佢地無端端過咗嚟我哋班房門口拎住菜刀威脅我哋,Katie拎咗把遮用技能擊退咗佢哋之後,就走晒入家政室,暫時無乜事。」阿康解釋。

「佢地係咪嗰班想殺晒我哋以換取機會嘅人」我悄聲問。
阿康點了點頭,又繼續說下去。
「我啱啱帶咗落去D&T房嘅人留喺三樓留堂室,嗰度係我哋暫時嘅base room。」
「咁快D上去啦!」Moon抱怨道,但忘記壓低聲浪「好重呀!」



「佢哋喺嗰度呀!」其中一個高中生指住我們大叫。

11:11
聽到叫喊聲,我們全都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就見到一個身材相對較矮小的高中生帶頭朝我們跑過來,各人心中警鈴大作,連忙往上奔跑。
「多謝你呀月亮!」阿康不滿地說,然後拔足狂奔。

到了三樓之後,阿康正準備跑向我們的臨時避難所,直覺告訴我要逃命,但我捉住了阿康的手,搖了搖頭。要是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基地在哪,那便九死一生了。

腳步聲很大但不密集,他們三兩拼步就追到我們,以三角形將我們包圍。
「你哋想要D咩呀?不如我哋交易呀。」Moon嘗試言和以彌補過失。


「明哥要我哋做嘅就只有殺!」一個高挑的男生用菜刀指着我們勾起笑容,想必那個明哥是班中的老大,要找我們尋仇。

語罷,他立即舉起菜刀進行攻擊。他剛踏前了一步,阿康竟然一手將他板倒。只見阿康眼露紅光,束起衣袖。雙手長出硬如鋼的長指甲,背後有一隻狼的黑色影子,看來他抽到「狼」。

阿康二話不說就帶着狼黑影撲到高挑男身上,用長指甲進行攻擊,全身上下都發出癲狂的氣息。

其餘兩個敵人都不遑多讓,立馬執起各自的武器,展開攻擊。Joey燃點起一個化學炸彈,揼向剛才發現我們那個男生的腳上,他身處的地下燃起熊熊烈火。受到火燒的痛楚,他就尖叫一聲就在地上滾動,一不小心就滾下樓梯。

這一場早已經將所有人性帶走,猶豫一秒,善良一瞬間,可能死嘅就係你,道德已經淪亡。



我轉過頭,阿康已經變回正常人,身後的影子不見了。而那個因他獸性大發而傷害的人,早已遍體鱗傷,全身佈滿血液和傷口,血肉模糊地死在地上。我奮力壓下翻滾不已的胃,從屍體上拉回視線。阿康看着自己不停顫抖的雙手,不敢相信自己剛剛殺了一個人。但好像還欠一個人……

忽然賢仔後方冒出了一個人頭,手上拿着鎅刀,筆直地舉起準備插下去。我瞪了他一眼,他就突然之間昏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