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門忽地被阿康推開,一個踉蹌跌在地上,陳浩昇亦倒在他身上。兩個男人相擁在一起,基情十足。
「呀!老…老鼠呀!好乸大隻老鼠呀!」剛剛在吶喊助威的男生大叫。
其他人七手八腳地把地上的陳浩昇拉進來,我趕忙拉起阿康,用腳把門踢關。下一秒,木門便迎來一下撞擊。

「呯!」幸運的是金屬門把沒有鬆脫,只發出沉重巨響。
老鼠吃了閉門羮便開始對窗戶下毒手,尖爪在玻璃上劃括,攻擊模式和青蛙、蟑螂如出一撇。牠身上同樣是血肉模糊,肚子的毛皮脫了一大半,令我聯想起哈利波特那隻老鼠斑斑。牠身體上有數個紅色的大格子,傷得較深的位置已溢出血水,使黑色的毛髮渡上一層光。牠黑漆漆的雙眼兇狠地掃視我們,爪子已經停止了活動,但牠在外面徘徊沒有離開的意慾。

「係咪衰呢!引咗隻嘢過嚟!」阿康對陳浩昇破口大罵,一邊摸着瘀青的嘴角。
「唔係你撩交打,又點會搞成咁呀!」陳浩昇已經重新站起來,看樣子是想再打一架。
「兩位大佬留返啲精力應付外面嗰舊嘢啦!我哋未見過呢隻怪物,你最好期求佢會怕火,如果唔係我哋就返唔到去啦!」Katie不耐煩地罵着他,在風衣中拿出我做的化學炸彈,用火槍「唰」一聲點燃了瓶口的A4紙,拉開距離老鼠較遠的窗戶,拋到老鼠身上。



「嘰嘰嘰……」老鼠的臉勾出了一個扭曲的微笑,發出了古怪又恐怖的笑聲。
火在牠身上燒得旺,原本脫落的毛髮更被燒去大半。但老鼠面無懼色,好像沒有受到任何傷害,更肆無忌憚地拉開窗戶,要爬進來。
「仆街!佢唔怕火!」Patrick抓着頭說。
近窗的人早已逃到課室的另一邊,正好給了老鼠一個爬進來的絕佳機會。

牠不可以進來的……要引牠出去。
「唏吖!」一個站在角落的3A班女生,把一本字典掉向老鼠身上,但這本小書對牠不痛不癢,毫無作用。
意想不到的是,大家也有樣學樣用各式各樣的雜物,狠狠扔到老鼠牠臉上和放在窗框的爪。所謂團結就是力量,老鼠受到我們的擊退後放棄了窗戶,直接撞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