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溢陽視角》
14:24
好的,要做的都做完了。打又打完,吵又吵完,只得握手言和。我拉起和我同樣躺在地上的阿昇,沒甚麼矛盾是打一架解決不了的,打一次不行就兩次吧!
「3C嗰個師搏風帶咗陳子龍去開電網,一齊去?」阿昇問,師搏風是我去年的同班同學,為人都幾友善,不過就魯莽了一點。
「Why not?」我都想看看他會弄個甚麼花樣。
於是,我們兩個便搭着對方的肩膀,步出了男廁……

「陳子龍!!」結果一走到有蓋操場的入囗就聽到師搏風的喊叫和一聲爆炸聲。
「咩料呀?」阿昇用小跑步走近籃球場。
籃球架下有不少樹根從石地破土而出,地面滿目瘡痍。所有樹根都伸延到搏風前面,繞在一起長成一棵大樹。樹的末部是在半空,枝樹還在著火,很明顯被炸過。



「太弱啦。」一把不知名的女聲說。
下一秒,一個大火球刷過我耳邊,投射到搏風做的樹上。火球的威力不弱,樹幹被打穿了一個洞,更熊熊地燃燒起來。沉淪喪友之苦的搏風,終於察覺到危機,看向了我們。

我轉過頭看,只見阿昇身旁多了一個戴着圓框眼鏡的女生。如果我沒記錯,她便是剛開學便領着奧數隊屢屢創新高,橫掃各種獎項,智商媲美那個心機「婊」劉加皓的趙正儀。

趙正儀周身發出着橙紅色的光芒,雙手更燒着紅色的火焰。
「火系魔法師。」阿昇拉着我後退。
「識嘢喎,睇你個樣都唔似魔法師,唔想死嘅,就同我行開!」趙正儀厲聲喝我們。
討厭的女人,還是我班那個可愛點。



趙正儀闊步走進籃球場,她雙手交叉放在胸口,然後猛然向兩旁一伸。她的身後多了一團又一團的飄浮中的火球,正以她背脊成中心,順時針地旋轉。搏風意識到趙正儀正準備攻擊,便用力地按着地面,雙手像是想從地底拔出甚東西一樣。他身上發出了更刺目的綠光,地面也生出更多的樹,妄圖阻擋她的攻擊。

趙正儀向搏風伸出了左手,食指指向他。身後的一團火球攀到她的肩膀,化成火蛇順着手臂溜到指尖,一躍而起。火蛇撞上木牆,點燃了一片葉子後便消失。趙正儀繼而伸出兩手,令所有火球變為火蛇,施行更猛烈的進攻。

身在各個樓層的花生友正興致勃勃地觀戰,甚麼《異能者》遊戲,甚麼新仇舊恨都因眼前這場魔法師大對決而忘得一乾二淨。

火蛇在半空中張開大口,露出在內裡搖曳的火牙。火牙精準地咬上師搏風的樹牆上的葉子、樹枝,一些體形較大的火蛇更咬住了根部,釀成大火。樹牆紛紛自燃起來,師搏風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他咬緊牙關,右手在心口前一撥,樹牆中央的兩棵樹被強行扯出一個大洞。

他惱怒地從雙手變出一抹綠色帶有針葉的風,從洞口投向趙正儀。面對搏風惱羞成怒的攻勢,趙正儀表現冷靜得多了。她兩隻手掌一開一合,一小道火牆生成在她臉前,把搏風的綠風吞噬掉。



所謂: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水。作為木系魔法師的搏風很快便處於下風。他的防守為自己引來更密集的進攻,而他轉守為攻則加強了趙正儀的火魔法。
「我哋去幫手?」我徵求阿昇的同意,但左右手的指甲已經在變長變尖了。
「木同火,完全無得鬥。唔好去送死。」阿昇和我後退到側梯,隔岸觀火。

搏風多支撐了五分鐘後,他建的樹牆便全數起火自燃,他已經落敗了。
「木系魔法師,唔配做我嘅對手!」趙正儀高傲地說,她背後燃着美麗的烈火,有如開屏的傲嬌孔雀,緩緩地走到搏風前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