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17:00
剛回到留堂室就見到我最想見的人,我對着她一笑,但她只尷尬地別過頭。沒所謂吧,反正大家都被困在這個空間,來日方長。其他人都在喋喋不休地討論明天那場魔法師之戰。
「我覺得火嗰個勝算好大囉!」
「未必㗎,師搏風今日咁勁揪,有水同土牽制火嘅,佢都有機。」
「算吧啦,佢今日俾人打到瞓低,聽日又話有咩分別啫!」
「其實點解佢哋要殺對方嘅?」
「因為佢哋貪!殺咗其他魔法師,就可以拎埋佢哋張卡,有齊四分之三種元素。咁咪天下無敵囉。」這麼天才的推論當然是出自我口中。
「哦~」程紀靜和她幾個朋友恍然大悟。



她們的目光有點怪怪,算了,這不是重點。現在已經五點了,灰色的天空也慢慢染上不明顯的橙色。
「Katie,我哋要唔要去打怪呀?」我問坐最前排的Katie。
語畢,班中全部人都看着我。他們眼中有驚訝,有不解,有厭惡,然而我並不認為我這個提議有甚麼問題。

「食懵你呀?無啦做咩要去搞嗰幾隻嘢?」羅雨韋從椅子很大動作地站了起來。
「係囉…萬一我…我哋又有人死…死…死咁點算呀?」程紀靜的朋友黃美娜裝得可憐楚楚,結巴着問。
「但我哋唔殺怪點上到頭五,上唔到就走唔返出去。可能呢一世都唔會離得開呢度,怪物就係我哋打開大門的鑰匙,唔通你哋唔明咩?」想不到那個她會為我說話,內心甜絲絲的。

「我同意我哋應該出去打怪,但有邊個願意出去呀?」Katie掃視留堂室一圈。
「我!」黃美娜突然很積極地舉起手。


「你咩技能呀?」Katie皺起眉問。
「呃……我係動物卡嘅。」
看到她眼望向右方,我就知道她在說謊。通常在編故事或說謊時,人總會很自然地看向右方。

我從褲袋拿出昨天打敗那個中五生得回來的卡牌,那是一張黃卡—【技能窺視者】。描述很短,總之使用後,我便可以一眼看到其他人的技能是甚麼。原本我還打算把卡牌留着,等將來有其他等將來有其他更強的技能才作出選擇。但如今這個局面,不用也不行吧。

我利落地把黃卡折斷,它噴出一道黃色光柱後就消失。半响,我望向其他人身上,他們頭上便多了一小行顏色字是在說他們的技能。例如當我看向小年時,我見到她頭上有一項藍色的字體寫着造夢者和一些技能簡述(當我在測試時,全班都看着我像個無事人,若無其事地打量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