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頂你呀。」我熟練地把狙擊槍架在欄杆上,瞄準了被土坑埋住了的人。
「大哥,你做咩呀?」星雨驚訝地問。
「呯!」與此同時,我右手扣下了板機。
子彈從裝了滅聲器的槍口射出,從天台劃破空氣,越過數以百計好奇的眼睛,貫穿了地上的土丘,擊中了目標。

一張藍色印有一個巨大波浪的卡牌,落在了我恢復原形的手上。羅詠琳死得很平靜,沒有一個人,甚至是温凱浚也不知道她死了。唯有我(和其餘四個站在天台的人)親眼看到這張寫上了【水系魔法師】的卡牌,是如何落在我手掌裡的。

「停手!」師搏風的叫喊聲從籃球加傳來。
噢,現在才想要英雄救美?抱歉,已經太遲了,你要救的「美」已經死了。



師搏風見温凱浚繼續往坑內灌入泥土,便控制着一棵離胖子很近的樹,伸出長長的樹枝。趁後者不注意時,把他緊緊勒着。師搏風同時走到埋了羅詠琳的坑,蹲了下來。身上的綠光越發明亮,他就好像在往地底的樹根注人能量似的。過了一兩秒後,樹根便服從地伸了出來,撥開坑口的土。如此的一心二用,令師搏風加倍耗費能量,以致察覺不到步步逼近的趙正儀。

趙正儀在食指燃走了小火苗,拋到樹根上,阻止了師搏風的救援行動。只可惜那個被埋在土下的人,早已成了我的槍下亡魂。水是趙正儀的最大敵人,只要在羅詠琳死後,她再把拿到技能的温凱浚一併殺掉,那水系技能便會不覆存在。而她就可以同時用土、火兩系的魔法去圍攻師搏風。她的如意算盤是真的打得好,只是算漏了我。這麼精彩的遊戲,我又怎可以缺席呢?

趙正儀並不急放殺死師搏風,只想阻止他救人。她還要靠他牽制住温凱浚的。可一直被晾在一旁的温凱浚就沉不住氣了,他握緊拳頭,從下而上地揮了一下。地面突然多了一個泥造的大拳頭,打向師搏風和趙正儀。趙正儀右腿一踢,一道火光朝泥拳頭衝去,但仍無法打碎拳頭。於是師搏風在自己面前長了一幅樹牆,才擋去了攻勢。

師搏風兩手對天空做出一個抓東西的動作,越來越多的樹莖破土而出,枝頭繞上温凱浚的四肢,把他緊緊束縛着。趙正儀十指點了火花,放在勒着温凱浚的樹上。火勢隨着樹莖,迅速地蔓延至肥子那兒。此舉燒毀了師搏風的樹,更令温凱浚自燃成一個火人,可謂一拍兩散,呀不,是一箭雙鵰才對。

「嗯~阿夜你可以準備啦!」
「你哋到底想做啲咩呀?」那個小女友疑惑地問,很有趣,她竟然不是害怕和慌張,而是疑惑。


「無,俾啲顏色明哥睇啫。」我繼續望着下面的戰況,即便有了水系的卡,我也不打算加入混戰。
其實我大可以用狙擊槍把所有魔法師一一擊斃,不過這樣做的,遊戲又怎會好玩呢?故事又怎能發展下去呀?我還期待着和賴明謙決一死戰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