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0
「Yina,你哋返嚟喇!賢仔、Katie同Donald俾人捉咗!」近幾日存在感很低的咸魚拉我進留室,她硬是不肯叫我小年,她說這個名字太低能了(明明就很可愛!)。
「吓?」我和阿康還未反應得及,就被其他同學團團圍住。
Moon滿臉陰霾地向我們走過來。
「賢仔喺家政室俾人捉走,就喺啱啱魔法師決戰完咗之後。」
「咁仆街嘅,邊個做㗎?」難得地,我說了髒話「唔會係明哥,頭先佢同我哋打緊。」當然不排除他是吩咐其他同學做的。

「呃…係2C班嘅人做㗎,佢哋用人質嚟威脅我哋攞糧食。」一個叫Hinson的男生說,他是我去年的班會主席,特别無能的那種。
「咁我哋去救佢哋?」阿康不確定地問。
「Of course,佢哋喺二樓嘅MMLC,而家即刻出發啦!」Moon說罷便立即站起來。



二樓的MMLC電腦室?這麼容易到達的地方,要說沒有陷阱我才不想呢。
「等等先!」我扯着阿康的衣服說,他正準備走出留堂室。
他疑惑地看着我,口形在說:幹嘛呢?
「你,留等喺度。Kyla、Tony(這個林昭偉擺明是喜歡賢仔啦,真當我是感情白痴嗎?),仲有邊個想去救人?」我對着全班問道。
「點解我唔去得?」阿康問。
「我去呀,睇怕你哋都唔夠人。」Hinson突然出來搶風頭,他去年好像也喜歡過賢仔,難道是舊情復燃?!

「好啦,咁事不宜遲,我哋即刻出發!」我拿起方sir製造的啫喱刀(希望這鬼東西真的會有用)對他們說,有激勵士氣的意味。
「我哋班唔可以無副主席,你留底睇住其他人。對方只係人類啫,無乜好怕。」我很自然地向阿康交代一切,這種感覺很奇怪。



13:40
Moon拉開留堂室的門,帶頭走了出去。Katie是我們班的主席,這五天全靠她的努力,我們班才沒四分五裂,驚惶失惜。賢仔是我和Moon最好的朋友和姊妹,在情在理我都必須救她。Donald,呃,只是一個長得很高,技能不突出的男生,是班會的康樂,但救同班同學也算是合情合理吧。

我稍微調整了隊型,讓手執消防斧的Hinson帶頭,我走在他身後。Tony走在Moon的前面,她殿後以防有突發事情發生。Kyla則走在我旁邊,在到達MMLC門口前,使用技能預知敵方的動作。

說實的,我真的是很緊張很害怕,我有幾個中一的朋友都進了2C班,我很怕要傷害他們,很怕要和他們成為對手。不過他們捉了我的姊妹,無論如何我都會救回賢仔。即便要犧牲Katie和Donald,他們兩個在這件事發生之前,一直都不算是我的點頭之交。要不是有這個遊戲,我唯一會和他們對話的機會,大概只催促他們交功課吧。想到這裡,我那隻沒拿刀的手,不自覺握緊了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