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a的兩個同學(話題性很低的人,同級也不知道他們叫甚麼)聽到我們殺了阿滔便持着粗糙的武器衝過來。他們拿的只是削尖了的木刺,以及從椅子上取下來的鐵枝。幸好我們班有先見之明,趁其他班未知發生甚麼事就把全校最有可能當武器的工具全都搜括回來,現在只有小部分從木工室奪回來的鋸子給了聯盟的3A班,其餘都在留堂室。

其中一個男生拿着鐵枝衝了過來,尖尖生鏽的鐵枝向我揮來,我連忙舉起啫喱刀格擋。基於男女之間的實力懸殊,鐵枝向我壓得越來越近,鋒利的破口,快要和我的額頭親密接觸。

我趕緊用盡力推開他,然後趁這半秒的空檔滾開到另一旁。順便瞪他一眼,使他陷入昏睡。我按着因用力過度而酸痛的手臂肌肉,從地上爬了起來。此時,Moon已經割開了Katie和賢仔的繩子,三個人正在雞手鴨腳把割着Donald身上的繩。

另一個女生技能是【刀手】,把木刺揮擊得有如利刃,運用得又淋漓盡致。幾乎每一次出手都是朝着對手的要害去刺,絕無手下留情之心。身為【柔道專家】的Tony也勉強可以以自己熟練的柔道閃躲,但很快便退得無路可逃,後無退路。

與此同時,一直在和Hinson糾纏的Ella竟然上前推開了女生,莫非這就是護短?
「你搞咩呀?」被推倒在地的女生不滿地厲聲問,一邊掙扎着站起來,手中的木刺還不斷地向前刺。


Ella張開嘴像是說了甚麼,但我們連一個字都聽不到,因為Hinson撲倒了她,要我們借機逃走。我朝他點一點頭,然後拉着Katie走去被Kyla頂着的防火門。

「企喺度!」那個被弄暈的男生已經醒過來,一隻手扣着賢仔的身體,另一隻手拿着鐵枝,放在她的頸動脈上。
不得不說,挾持人質這一招真的很有用,逼得我們全部都卻步。
「放低武器。」大家不情願地照做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