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溢陽視角》
14:10
「Macy呢?Macy去咗邊?」Katie慌張地把班中的每人都問一遍。
自從午飯後,袁瑋琳上了廁所之後就再沒有回來。我覺得她很大機會被4D班的那些人捉走,然後成為了吊屍的一份子。可是Katie並不接受這個可能性,反而叫人出去找她。

「阿康,你都幫手揾啦!」
「你有無諗過佢成半個鐘無返嚟,最有可能嘅原因係咩呀?」我反問她。
「可能佢去咗揾其他班,或…或者係肚痛呢!」Katie極力地反駁。
我輕輕地搖頭表示無言以對。



14:15
最後,在Katie的堅持下,我還是答應了她。隨行的有不知為何要參上一腳的黃美娜、很想出風頭的羅雨韋。
「陣間有咩事,你要保護我呀!」黃美娜對我單眼。
「……」
「我哋去操場睇下啲屍入面有無啦。」我提議道,儘管其他人一臉不情願,我還是向下走了。

14:25
時隔一天,操場上土丘和洞窟仍然保留在籃球場中。樹木已被火焰化成灰燼,泉水亦已乾涸,操場處處都留下了昨日戰爭的痕跡。唯一多了的,就是靠牆躺着,肢體扭曲的屍體,和一大灘半凝固的血液。
「哇頂。」羅雨韋瞇着眼,掩着口鼻爆粗。
「好濃烈嘅血味……」我同樣也臉有難色,十多具死狀慘烈的屍體躺在一大灘呈噴濺狀的血上,也別說不恐怖。



「要趁隻怪物未嚟之前快啲揾,我估我哋得返五至十分鐘。」黃美娜戴着口罩說,順便給了一個我。
「喂!俾埋嚟啦!」羅雨韋粗魯地說。
「收皮啦你。」黃美娜翻了翻白眼,繼續向前走。
「靚女,俾個口罩嚟呀!」他改了改態度說,黃美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唔…唔該?」
她拿出口罩給了他,我們三人便繼續向前走。口罩隔擋不到太多的異味,我們只得硬着頭皮上。

說實的,這個三人組真的是怪得很。我和黃美娜不熟(只是最近她經常有無沒事都湊過來),羅雨韋和我們又是水溝油,都不明白他為甚麼要加入。我有點想念我的怪物討伐小隊,至少有月亮在也不至於尷尬。現在,真是……一言難盡。

「嘻嘻嘻嘻………」一把誇張的瘋狂女笑聲從有蓋操場傳出。


我瞪了瞪眼,趕忙打手勢躲到籃球架下,我還伸出手掩着羅雨韋把口,我才不想被某個在大笑的女瘋子看到。
「Quinn你冷靜少少啦。」另一把男聲說。
一個師姐穿着紅社連帽長袖棉褸,內裡只有一件黑運動上衣。下身穿了短運動褲(十二月穿這個真的不冷嗎?),還有染血長襪和黑波鞋。她手裡還拿着一塊小鏡,照着自己的臉看。

「只要有佢哋嘅血,我就可以更加似我嘅偶像,Harley Quinn!!!硬係覺得呢塊面差緊啲嘢咁。」她用自己的長指甲在臉蛋上用力劃了一下,被劃的地方出現了一道白痕。
「呢條女痴痴哋㗎喎。」羅雨韋嗤笑了一聲。

「邊個?邊個喺嗰度?」Quinn身邊的男生朝我們看過來。
「頂你個肺,靜少少得唔得呀!」我忍住一巴掌打過去的衝動,低聲和黃美娜商討計劃「一陣你先麻醉個男嘅,佢嘅技能係獅子。我會搞掂嗰個瘋子技能嘅女人。」
「收到!」
「咁我呢?」
我無視羅雨韋。

「睇嚟有小朋友想同我哋玩喎!」Quinn舉起了一枝未端綁上鎅刀片的棒球棒,臉上露出一個癲狂、誇張的笑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