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唔過喎……紙箱…紙箱……」鏡頭一陣搖曳,「走啊!」一個紙箱從鏡頭後拋出,正中女生。
「fing到無朋友……」賢仔對着影片一陣搖頭。
影片在奔跑的搖曳中完結,留給眾人一股疑惑。
「係阿昕同阿誠。」陵昇夜率先作聲。
「呂瑝昕同陳傑誠,賴明謙嘅走狗。」劉加皓不屑地道「喺中三Quinn已經對佢嘅明哥忠心耿耿,真愛無誤。」

「叮!」又彈多一道訊息,是來自班群的Katie。
「Katie要我哋返去留堂室。」Moon略略看了眼後,就跳下了桌子走向門口「多謝你哋嘅款待,有緣再見!」
無視劉加皓等人的尷尬注視,我拉着賢仔離開了課室,離開了沉默的五樓。



14:30
「你哋返嚟啦!太好啦,Macy唔見咗,我而家出去搵佢。」Katie風風火火地拿着掃把,單人匹馬跑了出去。
班中的人面面相覷,稍前和呂瑝昕打鬥的阿康、黃美娜和負責拍片的冗員羅雨韋都回來了。
「Macy佢……」平時和Macy有兩句的賢仔不確定地問。
「嗯。」阿康認了一聲,即是我們最不想發生的事發生了,Macy就是我們班被徐衍殤捉去的人,屍體或在操場,亦可能是被怪物抬走了。

「大家唔好咁灰心啦,每班都有人俾人捉㗎嘛,所以都無乜事啫。」Moon蒼白無力地激勵士氣,誰知卻讓氣氛更低落。
「究竟幾時,我哋先可以返屋企?日日都有人死,有班餓到痴線嘅人亂捉人,又有一堆醜怪物周圍走!」程紀靜咽哽着「我好攰呀,我先得14歲唔想死喺呢間中學,我仲想拍下拖收下兵。明明只係返學咋嘛……」

對啊……明明只是平凡的一日上學日,明明大家只是如常地談論流行歌,明明我只想安靜地聽課,有空在心內挖苦一下老師和男生。為甚麼要我們承受這些無法忍受的事?為甚麼友好的同學要針鋒相對,要互相報仇?為甚麼為了生存,就要去剝奪其他人的生存權利?為甚麼一個普通的上學日會變成一場滅絕人性的死亡遊戲?



我都好累,好想回家。好想再度睜開眼時,見到的是家中的天花板,轉過頭只會見到放在書桌上我和哥的唯一合照,還有顯示着七點零一分的鬧鐘。打開手機會見到熟悉的壁紙,而不是冒着紫煙的裂紋。所有的事情正常如初,回到學校會醒起自己欠做了數學功課,然後慌忙地向差點遲到的賢仔借功課來抄。耳邊響起的會是男生難聽的唱聲,而不是慘絕人寰的哀哭和死神的樂章。

人說中學是未來社會的縮影,大人的世界無非也是上班遭打壓,辨工室宛如吃人不啃骨的地方,每天拼了命只為了生存,為了三餐飯的温飽。現在不正正是和未來一樣嗎?有吃人不吐渣的怪物,每日殺個頭破血流只為了出現在教師桌上的三文治。無論在哪個年齡層,人類都學不懂改變和合作。眼前二十多個人,有多少個曾經自願當上前線幫忙?有多少個不是好逸惡勞?

看着眼前一群垂頭喪氣,被絕望和悲痛的情緒包圍的同學。內心不其然燃起一股無名火,剛剛的無力感頓時被怒火取代。

既然Katie無法整頓他們,那麼……主席之位是時候讓一讓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