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寧手中拿出桃木劍,此時女鬼越圍越攏,魏寧桃木劍一揮刺中迎頭的一個女鬼,但是桃木劍好像『插』入爛泥一般,毫無聲響,女鬼頭發飛舞纏住魏寧的手腳,魏寧一時之間動彈不得,這時圍向魏寧的女鬼越來越多,頭發紛紛纏向魏寧,魏寧此刻覺得舉步維艱,這頭發又細又刃。一個女鬼『露』出鋸齒般的尖牙,咬在魏寧身上,“哢嚓”一聲那女鬼仿佛吃痛一般疾步撤退,捂住嘴唇麵『色』極為難看,再看魏寧的肩膀居然多了一圈牙齒,原來這個女鬼用力過猛,居然將整個牙床都給咬斷了,女鬼的牙床此時忽然隻聽見魏求喜一聲斷喝,手中居然點燃了一枚符咒。

    符紙打在魏寧身上纏繞的頭發之間,頓時熊熊燃燒,女鬼紛紛後退。

    魏寧看著魏求喜,隻見魏求喜嘴角一甜,吐出一口鮮血。

    原來這人身體中有三火,分別在頭頂、雙肩,一般情況下是看不見的,這三火分別掌管了人的精氣神,若是在緊急情況下,用這三火可以點燃任何東西,但是使用了這三火之後,便會精力交瘁,在短時間內很難恢複。

    看來魏求喜是為了就孫子心切,一時之間動用了這三火,方能點燃符咒。





    魏寧頓時心中一陣感動,身子展開之後,陰陽眼開,對著眾女鬼一掃,女鬼頓時覺得一陣難受,魏寧手握桃木劍,一揮,便砍下一個女鬼的頭顱,哪知道這個女鬼的頭顱落地,女鬼非但不死,反而越加暴戾,也不必開魏寧的陰陽眼,向魏寧抓去,魏寧又是一劍,將這女鬼的雙手砍斷,砍斷的雙手依然在地上不停地挪動,飛快的抓住了魏寧的雙腳,魏寧一踢,才將這雙手踢下血潭之中,魏寧雙手揮劍,所到之處,女鬼紛紛手腳飛斷,但是這女鬼卻任魏寧如何打,總是打不死,斷掉的手腳又紛紛爬向魏寧。

    怎麼辦,要是這樣打下去,即使一百年也打不完啊。魏寧心中急道。而在這時,魏求喜那段墨鬥線上的光也開始黯淡下來,越來越多的女鬼擠向魏求喜那邊。

    魏寧虛晃一槍,回到魏求喜的身邊,道:“爺爺,怎麼辦。”

    魏求喜長歎一聲,道:“你先走吧,爺爺就留在這算了,別耽誤你了,要是時間久了,可能你我都不能出去了。”

    這個時候墨鬥線光芒一暗,女鬼已經衝進了,魏寧揮手斬殺了幾個衝在前麵的女鬼,忽然心中一動,看了看天上,道:“爺爺,我有辦法了。”





    “怎麼辦?”魏求喜急聲問道。

    兩人一路沿著石壁上爬,下麵群鬼『亂』舞,紛紛看著魏寧和魏求喜,嘴發出嗚嗚的叫喊之聲,但是魏寧被這魏求喜已經遠去了。

    石壁陡峭難行,饒是魏寧獨自攀岩也要費很大一番功夫,現在背後又多了一人,等到出了洞口,魏寧已經氣喘籲籲了,如虛脫般坐在了地上,再看魏寧的手,皮已經磨破了。

    這可是七七的手啊,魏寧又是一陣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