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在香港,我是一位沉默的指揮官





我曾經修讀理工大學,現在為一名心理學家,理工教授。

見識到很多金融ceo的商業技巧。

在美國回來香港后發現是適者生存,精神壓力大,高智商者被打壓。

高智商者與普通人能力參差。

但是諷刺的是普通人可以籍著勤勞去亡羊補牢,而智商高人一等的只能被打壓。





可能有人問“為何會被打壓呢?”

我會答,因為有些人從小的家庭背景有關,可能被虐打,被冷暴力,導致患上抑鬱。

而抑鬱症會影響未來從事工作,帶來一種不能發力起跑線。

相反,普通人受到折磨與家暴,會認可為情商高而不去產生的復仇心理。

被洗腦,而認為被這樣冷暴力對待是理所當然,因為父母總是對的。





我忠心呼籲一哥,林鄭月娥從教育系統上作改革,focus在下一代的教育生涯,這樣未來才會更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