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前蝦你嘅人好多,點解我叫你一聲阿盈你就會認得我?」

「因為以前叫我做阿盈嘅人只係得你,其他人通常都係叫我邊緣盈、閪盈、凝血周、賓周盈之類啲花名…所以你叫我一聲就將我喚醒左,我即刻記起係你,我差啲殺錯好人。」

依家先知道原來我以前叫佢個名都叫得特別正常,作為邊緣人嘅我都好明白佢,因為我個名夠特別,好多人都叫我做西伯利亞洋腸哥,簡單啲就叫我洋腸方或者洋腸哥。

「同埋我住係度唔係應該會阻住你咩? 你應該都好憎我至啱。」

「正常係,因為我唔記得晒人樣嘅關係,所以只要有人入住我都會搞佢,人就會理解為佢地阻住我地,當然只有有怨恨嘅靈體先會咁諗。」





「如果係死於意外嘅靈體,通常好快會投胎,除非佢仲好留戀人間,或者...」

「或者乜野?」

「或者佢本身係有邪念。」

「因為人同鬼好似,我地都會有情感、有性格、有意念同感受,只係我地會做到啲「超能力」咁樣。」

「你講嘅超能力,係咪就係可以穿牆、入人地夢,同埋依附係啲公仔?」





「係,你講得冇錯,我地算係由腦電波產生出黎嘅一個形體黎,亦都係本身軀體殘留落黎嘅一股能量,不受任何物體限制,可以透過人嘅意識進入人地夢境,亦都可以穿牆。」

「至於公仔,我地會依附係一樣生前自己最鍾意嘅野上面作為居所,就好似你嘅屋企咁,冇呢個屋企我好快就會煙消雲散。」

「但我係拎左個公仔出黎先有野,之前係一啲事都冇。」

「因為收埋係個櫃入面嗰陣我就會好似長眠左咁,你只係會覺得個環境有啲陰深,但當你將我拎左我出黎之後,你就會好似叫醒左我咁,將我打開封印,我一直懷恨在心嘅怨恨亦就係咁喚醒左。」

「而且你啱啱搬入黎嗰陣你冇拜四角,我醒左之後第一時間就覺得你係壞人,靈體係對呢啲野好敏感的,就算睇唔到都會感應到你冇拜。」





「咁唔通屋企一直好靜都係關你事?」

「係,因為凶宅通常都會有股陰氣包住,而有股陰氣包住之後就會隔絕左出面嘅聲,就好似一個結界咁,所以你會好難聽到出面嘅聲,除非真係好大聲。」

「原來一切都係由我開始,嗰陣我仲覺得個公仔幾得意諗住擺出黎...點知係好心做壞事。」

「都唔算係壞事呀,因為咁我先會同我恩人相認到。」

依刻嘅阿盈變到好nice,同琴晚凶狠嘅佢真係截然不同,以前好似都未試過平心靜氣咁同佢傾咁耐計,佢原來都可以好溫柔。

「都係嘅...」

但我仲係對以前啲記憶有啲模糊,記唔得起晒所有嘅細節。

「我仲有野想問,靈界同現實世界唔係分開架咩,點解我仲可以見到你,照計你係另一邊世界人係應該唔會見到先啱?」





「咁係因為靈體同人都係生處係同一個空間,我頭先都講過靈體算係由腦電波演變出黎,佢嘅能量好微弱,只有時運低嘅人先會容易見到。」

「但點解你仲可以掂到我而我又可以掂到你,照計你唔係會穿過個人架咩?」

「因為人見到靈體係可以將佢實體化,見唔到就會虛擬化,即見唔到嘅嗰啲人我地啲靈體就可以任意穿透,而物質我地就可以選擇掂到同掂唔到。」

「即係點…?」

「即就好似我可以穿牆,但我亦都可以拎起或者移動個杯嚇人。」

我O左嘴,咁同開外掛穿牆但可以拎幅牆黎避彈有咩分別。

「咁即係我算係時運低嘅人...? 咁我咪好易撞野?」





「應該都算係,你會變得敏感好易發現我地嘅存在,亦都容易俾其他靈體入侵或者跟蹤,你記得唔好亂咁去、唔好去埋啲死過人嘅地方,咁就冇咁易撞野。」

我依家先知原來自己係時運低嘅人,都咪話唔愕然...

「咁你呢,你係咪會長期留係度唔會走?」

「係,直至達成我想做嘅事,或者令我怨恨降低先得。」

「但係會有一個壞處...」

「乜野壞處?」

「就係同你一齊住我會慢慢咁吸走你啲陽氣,令我做到越黎越多嘅野,活動限制放寬。」

「下...咁我咪好快死...? 我聽講人冇晒陽氣會成個人虛晒,最後就會死,你就唔可以唔去吸我啲陽氣?」





「唔可以,因為靈體係會自動吸收,我控制唔到,但你放心,佢本身吸嘅速度好慢,我會再抑制自己減慢吸收嘅速度,你係我恩人我唔會害你,亦唔想睇到你咁快死。」

「咁萬一我啲陽氣真係俾你吸晒我係咪會死...? 同埋我點先可以令自己陽氣多啲唔俾你吸晒?」

「人嘅陽氣好難會去到完全冇晒,點都會淨返少少以供日常生活,只係你會面青口唇白、眼圈發黑、眼無光澤,終日無精打釆,但我一定唔會俾你變到咁!」

「只要你平時間唔中裝下香,再加上你曬多啲太陽同做運動,你陽氣就會多返啲架啦。」

「死啦,我十年都唔做一次運動,咁我啲陽氣咪好快冇晒?」

可能亦都係咁令到我時運低。

「如果你嘅陽氣越黎越少,而我就越黎越多,咁樣我有機會可以上你身同吸收你嘅意識,所以你一定唔可以唔夠陽氣。」





「照咁講即係我點都要做下運動曬多啲太陽。」

「係。」


估唔到靈體嘅世界會係咁,我唔單止要曬下太陽仲要間唔中裝注香,都真係幾麻煩要我做啲我平時冇做開嘅野,

不過冇計啦,話晒以前都一場同學,我以前又係佢恩人,都唔想同佢作對,我信佢。但裝香方面,我一定唔可以俾老母知道,因為佢唔信邪,俾佢知道一定問長問短,仲會搞搞好多野。

「係呢,咁你點解以前要死?」

呢個問題我一直都好好奇,以前淨係睇新聞知佢係因頂唔順壓力而死,唔知佢詳細原因,依家終於有機會了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