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焦急之時,腦海入面唔知點解突然湧出幾句咒語嘅經文,係一個我會心覺得好勁嘅咒語,

「摩訶般囉…」

然後我就醒起間房櫃桶深處好似擺左本佛經,專愛黎驅鬼嘅一本佛經,雖然老母話唔信鬼但唔知點解都擺左本佛經係度,我即刻衝入房搵。

我衝到入房,我將每一格櫃桶啲野倒晒出黎,終於係最後一格搵到本野個名叫「大正藏」嘅經書,揭開後我好快搵到以前學過嘅一個咒,亦都係我啱先腦海湧出黎嘅一個咒—— 穢跡金鋼神咒。

然後我打開住嗰一頁衝返出去門口,見到呢一刻嘅阿盈已經就黎瞓低,佢已經唔識得郁、頭微微垂低,只有半邊眼微微張開,身體亦變到半透明狀…





但仍未見紅衣有停手跡象,仍然繼續一拳一拳向阿盈頭個揮去,睇黎佢真係要將阿盈打散佢先肯停手。

我呢一刻好焦急,但我一定要先將內心平靜、將焦急嘅情緒按捺著,咁樣先有效,然後我專注望實同對住紅衣,

我相信我只要專注望住紅衣、心入面亦都淨係諗住佢,目標就只會係佢而唔會波及埋阿盈,因為目前只有前面呢隻鬼對我有傷害性,

經書嘅強大係取自於自己內心嘅想法,內心越清靜同想法越專注,發揮嘅威力就越強,亦都可以控制到只對個別靈體有殺傷力而唔會牽連其他靈體,然後我望住本經書慢慢讀出第一句…

「唵,咈咶啒魯,摩訶般囉…」





當我讀出第一句,已經有陣風係我後面吹上黎,睇黎真係有啲料到,莫非呢啲就係所謂嘅「行路有風」?而紅衣亦都好快注意到我呢個舉止。

明明我只係第一次接觸呢本經書,有啲字好難讀正常人都未必識讀但我唔知點解會識讀晒,同埋唔知點解會覺得以前係學過,明明我一直以黎都冇掂過呢啲野,呢一刻嘅我就好似被喚醒左咁。

「死仆街,夠膽唸咒語對付我!?」

下一秒佢就放開阿盈飛快咁向我撲過黎。

「很那冔,吻汁吻,醯摩尼…」





但當我再唸下一句佢就被我陣風彈開左,就好似我開左個屏障咁。

「微咭微,摩那棲;唵,斫急那,烏深暮…」

「唔好再唸啊!」

我企定定原位冇理繼續對住佢唸,而紅衣好似開始感到好辛苦,佢雙手黯住耳仔、面形扭曲。

「啒魯,吽吽吽,泮泮泮泮泮娑訶…」

「屌你老味你條賤男唔好再唸啊!」

紅衣痛苦到撕叫出黎,雙手抱頭周圍飄移十分痛苦。

「唵,咈咶啒魯,摩訶般囉…」





我唸完一次重新再由頭唸出黎,直至將前面隻紅衣女鬼消滅。

「死仆街,我身為紅衣靈力咁高絕對唔會俾你呢啲下三流招數消滅,由呢刻開始,我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紅衣充滿殺氣好大聲講完呢句之後突然好似發左癲咁,滿身散發著黑氣高速衝過黎,顯然佢黎到我面前1米左右前面嘅位置就俾我個無形嘅屏障擋住停住左,

但佢仲未放棄,見到佢個樣十分痛苦,皮膚一塊塊地甩、頭髮亦都一條條地甩、反晒白眼望住我,風吹得越黎越大,但佢仍然好努力咁想衝破個屏障過黎殺死我,佢黑氣亦都散發得越黎越多,

佢同我咒語嘅力量掙扎得越黎越激烈,突然佢身體竟然緩緩地向前移動左少少,風更加強勁,唔講仲以為打緊8號波,

我開始有少少驚慌,但我絕對唔可以慌,我要繼續穩住陣腳,平靜心靈,然後我唔理前面嘅情境繼續唸咒語,唸完一次又一次不斷地唸。

再過左一陣,佢再緩緩向前移動左少少,之後佢隻手竟然亦可以緩緩伸起,睇得出佢係用盡全力先可以做到呢啲動作,亦即係佢開始可以穿過我個屏障…





佢向住我條頸伸起左隻手,因為佢伸起左隻手,我同佢嘅距離大大縮短左,呢個時候我同佢隻手嘅距離只係得返10cm左右,

我望住佢隻手,由手指去到手臂,佢啲皮膚已經甩晒咁濟,淨返嘅就只係得返啲骨,好恐怖,而佢塊臉有半邊亦只見到頭骨,亦即係佢爛面嗰邊、頭髮稀疏、甩皮甩骨,就好似頭骨上面插住幾條頭髮未甩晒咁…

然後佢隻手打開繼續向我條頸緩慢地推進,

我知俾著正常人一定已經就嚇走左,因為當人遇到危險嗰陣係會有條件反射提醒佢即將遇到危害叫佢快啲走,係自然反應,就好似掂到熱水會唔洗諗即刻縮手咁,但我呢一刻更加唔可以慌,一慌我必死。

9cm…

6cm…

3cm…

1cm…





佢已經就黎掂到我,我喉嚨個位感到一股冰冷從佢變成骨頭啲手指發出,而佢呢刻啲頭髮已經甩晒、頭亦徹徹底底變成一個頭骨冇晒任何皮膚、頭微微打側,佢真係好頑強,睇得出佢對我嘅執念同怨氣真係好大。

「微咭微,摩那…」

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