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係就黎完全消失嘅時候,當我錫左落去,煙就停止左繼續冒,同埋慢慢變得冇咁透明,而我feel到個嘴有一股暖氣不斷向外冒出,相信呢啲就係我嘅陽氣,

但另一方當我貼住阿盈嘴唇,我亦感到一股冰冷,唔通呢啲就係冰火兩重天?雖然話就話一股冰冷,但其實仲好軟滑、好舒服,係一種已經好耐都冇感受過嘅感覺…

我持續維持住呢個姿勢,過左唔知幾耐之後,我感到一陣眩暈、眼前境像慢慢變得模糊,然後眼皮好快支撐不住合埋暈低了……
.
.
.
呢段時間,我係條漆黑嘅隧道入面不停行,入面有好多聲音誘導我行返入去,話你心愛嘅人就係入面,行返入去就可以見到佢,又話向後行先係出口,前面只係一條掘頭路,





但我冇理,因為有另一把溫柔嘅聲係前面傳黎,同我講一定要向前行,向前行先可以見到佢,我認得呢把聲,冇錯呢把聲係阿盈。

行左唔知幾耐,突然見到前方傳來一片光明,我越行越近,我聽到把聲越黎越近之餘,我仲聽到有雀仔聲,

感覺出面係一個歡樂且舒服嘅世界,我出到去一定會見到阿盈,我加快步伐繼續迎住光源行近,直至完全進入光源…

入到去之後周圍一片空白,亦十分燦眼,我…係咪已經進入天堂?

過左一陣之後,我慢慢打開眼,世界慢慢由模糊狀態進入清晰狀態,我第一眼見到自己係張床上瞓住、陽光照住我額頭、出面雀仔吱吱作叫,





仲有嘅就係見到阿盈挨住我心口瞓著左,唔通我暈低嘅呢段時間都係佢陪住我?定其實呢度已經係天堂?

「咳咳!」

但呢度好凍,明明有太陽照住我都唔覺好暖,好似去左冬天,我忍唔住打左個冷震同咳左兩聲。

「阿洋你醒啦?」

「阿盈…你冇事…我估唔到仲可以見到你…」





說罷我又開始眼有淚光。

「傻嘅,我會有咩事,快啲著多件衫先啦。」

阿盈見到我醒左都開始眼濕濕。

「你係我瞓嘅呢段時間一直陪住我?定其實我已經上左天堂?」

「你諗都唔好諗啊,呢度係真架、我同你都係真,呢個係現實世界,你冇死到啊,我亦都俾你拯救左,因為你嘅陽氣我保住左,我地大家都冇事。」

「你係度瞓左兩日啦,好彩你冇掉低我走左…已經特登唔講俾你知點樣輸送陽氣但都俾你知道左,你以後唔好再亂咁試!」

「哈哈咁就好,我呢啲叫大難不死,我嗰陣都係醒起啲武俠片都係咁樣做我咪照做。」

「你仲好講,你知唔知好危險,如果唔係你錫落黎俾陽氣我嗰陣你及時暈左冇再輸送俾我,你真係會冇命,好彩你身體仲留住一絲嘅陽氣吊命。」





「但點解唔報警送我去醫院嘅?」

「送醫院有咩用,你又唔係受傷,佢地醫唔到你,只會話原因不明。」

「都係。」

「話說我呢段時間發左個好奇怪嘅夢,我聽到你把聲引導我出返去一條隧道度。」

「唔係夢,你嗰度係鬼門關,係你個魂魄一直徘徊係嗰個地方、一個處於地府同人間嘅中間點,生同死就係一線之差。」

「所以你會聽到好多聲音叫你向返後行,目的就係想引你落地府,一入左去你就冇得出返黎,正式變成鬼魂。」

「所以我呢兩日都不斷引導你向前行,以最溫柔嘅聲線引導你希望你一直認住我把聲向前行,因為我知你身後嘅聲音好多好雜亂,有啲把聲仲會扮到好似我。」





「但佢地啲聲會不斷變化唔會維持得耐,所以我相信我keep住同一聲線可以引導到你唔行後面。」

「多謝你,我就係一直認住你把聲向前行,係你將我拉返出黎救左我,我可以再見返你真係好,呢個都算係報左恩。」

「呢個恩一世架啦,你以後都係我恩人,你有咩事我都會幫你,再加上你依家係我阿哥,我更加會向你報恩同幫你。」

「唔淨係得你幫我嘅,你有咩困難我都會幫返你,好似以前中學咁互相幫助,雖然除左呢次幫到你唔知之後仲有啲咩可以幫到你。」

「咪就好似今次咁,以後可能你又惹幾隻厲鬼過黎到時你同我咪可以一齊合力收拾佢~」

「我啋過你把口,見過鬼仲唔怕黑咩,我點都唔會再惹呢啲野返黎玩死自己,今次幾經辛苦先收拾到一隻,仲差啲我地都冇命。」

「哈哈,你知就好啦。」

我地傾下傾下終於有返啲笑容。





「話說你點解咁突然會想我做返你阿哥嘅?你之前唔係好大反應接受唔到仲不斷沉睡咩?」

「係架,初初我真係好大打擊接受唔到你只係當我阿妹,但慢慢我係入面諗通左,一段感情冇得迫架嘛,況且你真係好照顧我,你亦係我恩人,我點可以因為咁就唔理你。」

「我已經做左鬼架啦嘛,唔可以再咁自私迫你要鐘意我,還掂事實擺係眼前,心諗做阿妹都唔錯呀,我可以有個阿哥守護同支撐住自己。」

「我地可以繼續互相照顧、繼續陪住係你身邊感受你溫暖、仲可以繼續每日都見到我恩人,就好似正常過生活咁。」

「你諗通左就好,最緊要你肯原諒我之前hurt得你咁深,你以後都係我阿妹~」

「但你真係真係冇事架啦?」

「係啊,我真係冇事,我已經諗得好清楚,我前面嗰個只係我阿哥~」





「話說係你沉睡緊嗰陣我俾條Mk妹投訴,話我屋企好嘈搞到佢瞓唔到教,但明明屋企好靜邊度有嘈,其實啲聲係咪你發出…?點解會咁?」

我突然醒起之前啲怪事,正好可以藉著呢個機會問清楚,我滿腦子都是疑問。

「點嘈法?喊聲?」

「係啊,係喊聲!你點會知?莫非真係你發出…?」

「嗯,的確係我發出。」

「即你嗰陣一直為左我喊緊…?但點解我自己係屋企會聽唔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