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你呢?你同你老婆又點?」

「我同我老婆當然都好好、佢更加索,自從上年我地結完婚,佢個波不斷變大,我就更加勁更加興奮,就算佢依家大左肚我地仲可以夜夜笙歌,幾鬼爽。」

講到佢老婆佢又再次變得好興奮好鹹濕,連啲咁私隱嘅野都同我講晒,我冇野好講。

「表弟,唔好話我教壞你,你都要學多啲呢啲性知識,你第時唔夠勁個女人會俾綠帽你戴架。」

佢講起呢啲野見我係熟人真係一啲都唔避忌架喎,佢以前一定都係咁鹹濕。





「知架啦,呢啲野我會自己領略,依家我先18歲,仲有大把時間,我一定會搵到個唔會背叛我嘅好女仔。」

「咁你真係要好好領略啦,有時啲女仔唔可以單睇表面架,你覺得佢純,但佢可能係經驗老到同好大食嘅女人黎,到時你就要發揮你嘅‘真功夫’。」

「會架啦,我相信我第時搵到個女仔係唔洗透過性都可以維繫到段關係。」

「望就咁望啦。」

「唔講住,我出返去做野先,份form我拎走先,記得聽日準時返工,同埋帶返啲文件返黎,你依家可以走架啦。」





唐生望左望個錶之後就急忙講埋句野準備出去。

「依家多左個熟人同我一齊返工,好開心,以後我就同表弟你一齊拍住上架啦。」

「同埋我住牛頭角嗰邊,你得閒可以過黎搵下我。」

佢真係當正我係佢親表弟咁好關照我,仲要好熟咁講埋佢住邊叫我得閒可以搵下佢,

不過都開心嘅,有個經理照住點都好過得自己一個唔識人先。





「好,一於咁話,咁以後就靠你照住我。」

「我緊係照住你啦,話晒你係表弟。」

「我出去先,你都可以走啦。」

「好拜拜,聽日見。」

我同唐生一齊步出門口後,我揮手向佢道別。

呢晚我返到去同阿盈分享晒今日嘅事,包括之前講嘅大表姐夫個fd做緊惠康經理咁啱就係呢間做,佢仲要係細表姐嘅前男友、仲有幅相嘅事,聽完阿盈都覺得好巧合。
.
.
.
好快到左第二日,今日開始我就要適應夜歸生活,亦坐係我第一份工作,我換一條黑色長褲準備出門。





「阿盈我出門啦,今晚你要好夜先見到我。」

「你出去啦,我會等你返黎~」

「我驚得你一個係度會悶親咋。」

「悶咩,我睇住電視時間好快過唔會悶。」

「咁就最好啦。」

然後我拿拿聲步出門口,下晝4點左右,我返到惠康,同以往一樣呢個時段好多人買野,好熱鬧,

我交返啲文件俾唐生後,佢俾左件黑色polo恤我換,同俾左條黑色嘅圍裙我纜住,成身全黑成個黑寡婦咁,





接著佢帶我行左一趟成間惠康、解釋日常運作同平時要做啲乜,而我就負責做乾貨,即唔洗收銀淨係執乾貨,凍肉嗰邊都唔洗我搞。

「呢一排叫做水街,專執汽水嗰啲,呢度啲貨算最易執,因為啲牌子你都熟,依家你就係呢度執住上住架先啦,地下啲箱裝住啲貨你可以拆黎上。」

唐生帶我到放汽水嗰排,叫我將地下啲貨補上架,都唔係好難姐,但一條街咁長都要啲時間搞。

「如果你搞掂就去隔離擺紙包飲品條街搞啦,好易架咋。」

「收到。」

「不過做還做,都要時刻留意下周圍啲…靚女,平時除左師奶都幾多靚女買野,𥄫下女人都醒神啲。」

唐生變得真係快,呢頭叫我做野嗰頭就叫我𥄫女。

「呢呢呢…一講靚女靚女就係度,你睇下前面拎住個籃條女幾索,著晒緊身裙皮膚又白白滑滑。」





突然唐生叫我望向前面,的確有個幾索嘅女仔單獨係前面行過,佢頭髮有少少金,周圍搵緊佢想買嘅野,呢位經理果然夠晒鹹濕。

「需要嘅時候你可以過去問佢係咪需要幫手,或者佢過黎問你嗰陣就要把握機會俾好啲嘅服務佢啦,咁樣你就會留到個好印象俾人吸引力都高啲。」

「鬼咩,我又唔係去溝佢,洗咩留咁好印象。」

「有時你留好印象唔一定係要你溝佢嘅,可以係人地鐘意你架姐,所以話你單身唔識野就係咁。」

「你又知我單身?」

「有樣睇啦,睇你望住條女望到眼金金又冇野講咁dry就知,仲要臉都紅晒。」

我摸下自己塊臉,的確有啲熱,果然真係臉紅左,但咁都睇得出單身架咩?





「俾你發現左添。」

「你咁鹹濕,你同表姐一齊嗰陣咪俾你玩謝?」

「…又唔算玩謝嘅,嗰陣佢都好大食,只係我之後著左魔,阿欣想幫我先選擇同我分手。」

講到表姐唐生突然沉左一沉。

「所以之後我都好努力控制我嘅慾望,唔好俾性慾凌駕左自己,但𥄫女呢樣野真係控制唔到,呢個世界太多誘惑。」

「小心俾你老婆見到。」

「冇野啦,佢依家都見慣由得我𥄫,話唔會變心就得,呢樣我係肯定唔會變,因為我真係好愛我老婆。」

「況且佢對自己個樣都好有自信,唔會覺得我𥄫其他女就等於佢唔靚,佢會覺得呢啲係男人之常情,的確佢依家真係好靚。」

「你老婆真係好,好多女人會好唔鐘意男人𥄫女,要珍惜。」

「一定啦,以前已經辜負左一個愛我嘅女人,依家我唔可以再辜負另一個女人。」

雖然唐生佢好鹹濕,但原來佢都有一顆專一嘅心嘅,𥄫女只係表面。

「好啦唔講住,女就𥄫完做野先。」

「收到你。」

然後唐生叫我做野後就行走左,我一個人係度開始執貨上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