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伯伯都有一段感人嘅故事,係愛啊哈利,不過中風呢樣野真係好睇意志力。

「係一段感人嘅故事,睇得出伯伯同佢老婆係幾恩愛、係真愛。」

「但你唔係話佢落去搵佢老婆咩?點解佢仲會咁孤零零咁坐係路邊?」

「因為佢落到去後搵唔到老婆婆係邊,可能佢已經投左胎,所以伯伯就還原返生前嘅狀況留戀住係呢個地方。」

「但點解佢唔係返自己屋企睇電視而要走出街睇?」





「咁係因為件事已經過左好多年,伯伯以前住緊個單位依家已經住緊人,佢好人唔想累到依家呢手人,所以佢有足夠靈力後就出街坐,唔想再累到其他人,否則佢會死不瞑目。」

「咁呢位伯伯真係好好人,死後都唔想累到人,係好鬼。」

「係架,鬼都有分好同壞,好嘅鬼通常唔會有怨恨、唔會有憎嘅人,就算憎都係憎自己。」

「如果可以我真係好想好似做義工咁探下伯伯。」

「千祈唔好!人鬼殊途,雖然佢係好鬼,但你如果去幫佢地嘅話,佢地有機會會一直跟住你,覺得你係大好人,想你幫佢。」





「跟住其他鬼見到你咁好人咁肯幫忙,其他鬼都會癡埋黎,然後就會越癡越多,你嘅陽氣就會越黎越少,會好大影響架!」

「加上佢地對你冇起到殺意,而係懷住善意癡埋黎,你陽氣都唔會起到一個保護作用,所以就算你見啲鬼幾慘都好都唔好幫佢地,會害左自己,除左我。」

阿盈好斬釘截鐵咁講左一大堆野出黎,睇得出佢有幾著緊我,講到最尾強調淨係可以幫佢,講到好似呷醋咁。

「知啦,我同佢地兩個世界嘛,我唔會干涉佢地嘅野架啦,淨係干涉我個靚靚阿妹。」

我最後賣口乖咁間接讚左佢一下靚。





「咁你係先好啊,唔好逆我呢個靚靚阿妹嘅意。」

然後阿盈佢都好得戚咁認自己好靚,不過又真係事實黎嘅。

「仲有一件事我覺得奇怪,就係張生對我嘅態度,明明佢今日仲屌得我好甘,但到左夜晚佢態度竟然對我180度轉變,你係咪對佢做左啲乜野?」

「嘻嘻,呢樣野你應該要多謝我,我本來想係你返黎嗰陣即刻同你講架啦。」

「其實今日件事係咁…」

然後阿盈開始講返今日件事出黎。

「事源係佢屌完你之後入左個倉點貨,咁我就跟埋入去將道門鎖住左,好戲就係呢個時候開始。」

「我營造一個效果,將天花板上啲燈整到眨下眨下,然後表現到有殺意咁吹出黎一陣寒風,令佢打左下冷震。」





「同埋將架上面嘅一啲貨品整跌落地下,以示宣戰,佢呢個時候就開始覺得奇怪咁周圍望。」

「嗚嗚…我死得好慘啊,點解你班賤人要害死我,你俾返條命我啊!」

「我扮到好悽涼咁喊且好憎恨咁講野,目的要營造一個恐怖氣氛。」

「邊…邊撚個係度玩野,好出黎啦下,唔係俾我搵到你嘅話我對你唔客氣…」

「呢個時候佢已經開始慌,放低手頭上嘅工作周圍觀望,而我亦都換左一套白色連衣裙同將頭髮全部整晒去前面遮住成塊臉準備以一個恐怖造型登場。 」

「我將前面盞燈眨左幾眨後我就接住現身,我係佢前面幾米位置現左身,我突如其來嘅出現將佢嚇到彈起,然後成間房嘅燈光變到好昏暗。」

「哇鬼啊、救命啊有鬼啊。」





「之後佢嚇到一見到我就走、不斷大叫同想開門逃走,可惜我已經反鎖左道門同埋用我嘅靈力整左個結界出黎,出面唔會聽到裡面嘅聲音。」

「點解你地班賤人要害死我?點解依家仲要繼續糟質啲新人!」

「我幾時有害死你呀!」

「我以前係度做,就係俾你班仆街經理遭質搞到我頂唔順去尋短見,本來我諗住算數,點知你地仲繼續糟質其他人,我實在睇唔過眼,你還返條命俾我!」

「你講新黎嗰個?佢…佢真係蠢嘛,同埋做野又多甩漏,我屌佢都係正常姐…你放過我啦。」

「說罷我慢慢飄向佢嗰度、亦將佢定形唔俾佢郁,然後每一句問句我都將架上面嘅罐頭控制飛去撞落佢個肚度。」

「多甩漏就郁下屌人?多甩漏就唔可以慢慢教?知唔知佢一個新人入到黎就係又俾你屌唔係又俾你屌真係好難受?點解你班仆街經理要咁樣糟質新人?」

「啊…求求你唔好再掉我、唔好搞我…」





「佢表情得好痛苦,但我繼續將架上面嘅罐頭飛去撞佢、罐頭散落一地,而我亦繼續飄向佢度,期間我伸長對手準備抓住佢條頸。」

「啊好痛…求下你放過我、求下你,最多我應承你唔會再亂屌啲新人、唔會再糟質佢地,我唔敢啦…求你放過我。」

「你講真?」

「見佢終於親口講唔再糟質新人,我就停低左。」

「真係架!我…我發誓從今日起我會對啲新人好好,唔會再郁啲就屌佢地或者糟質佢地。」

「既然你咁講,我就俾多一次機會你、放你一馬俾你去改,你今日講嘅野我會記住,如果你食言嘅話下次一定唔會再放過你!」

「我嚴厲咁對佢作最後一次死亡警告。」





「知架啦知架啦…我一定唔會再咁樣,如果我再咁樣你先至再搵我覆桌啦…」

「佢講完後我就消失左係佢眼前,佢可以郁返同開返道門,我亦都將結界解除同回復返燈光,就係咁佢冇再屌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