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咪傻啦傻閪,你依家當然仲可以keep到啲陽氣,但長遠黎講你啲陽氣會冇得越黎越快,就算你點增強都冇用。」

「而且你開左眼本身陽氣已經冇緊,你仲要繼續接觸鬼神就會變左雙重流失,你流失嘅速度會更加快。」

「就好似一個裝滿水嘅杯,個窿越大流嘅水會越快,就算你點加水落去都唔夠流失速度快,到最後你啲水都係會流走晒。」

「總之你就唔好再接觸鬼神,我唔想你有事,知唔知?」

「知啦知啦,我唔會再接觸佢地。」





估唔到仲有雙重流失,老母講到頭頭是道咁我都駁唔到佢,唯有假應承佢先。

「咁其實嗰陣出席細表姐葬禮同大表姐婚禮你叫我帶定把利器防身係咪都係因為呢件事?」

頭先講起表姐令我諗起當日老母叫我帶刀防身呢件事,係一件我好奇已久嘅事。

「係,雖然你地呢代只係得陰陽眼冇傷害,但因為你表姐個前男友同佢搞過野俾佢個降頭傳染過發過癲,唔知佢會唔會突然又發癲。」

「所以安全起見都係帶定把刀防身好啲,有咩事我地都保護到自己,我唔想佢地搞到我地。」





老母佢真係好清楚佢地嘅過往,直頭係收得最多風嗰個,之前仲扮晒無知。

「我又有野好奇,既然姨媽佢信左邪教,即係接觸過鬼,理應佢應該有邪靈係身,但點解佢同表姐接觸過冇聽過佢有陰陽眼?」

「呢個有好多因素令佢地唔會觸發,第一,佢未入青山前仲未入邪教;第二,佢青山走左出黎入邪教後佢地少接觸;」

「第三,就算佢地真係接觸得多都唔會有事,因為寄生係宿主嘅靈體係唔會影響到對方個咒,只有實實在在一個靈體先會觸發到,陽氣亦唔會影響到對方,淨係影響自身。」

原來係咁,即係就算老母俾邪靈附體都唔會影響到我有陰陽眼,不過我依家唔想有都有左,影唔影響到都已經冇所謂。





「點解你會知你姨媽有邪靈附體?你係邊度知咁多野?」

我又不自覺泄漏左少少阿盈之前同我講嘅野添。

「冇…我前排睇得多鬼故嗰啲,自然都對呢啲多左了解,邪教喎,叫得邪教佢一定會對佢啲信徒植入啲邪惡野啦。」

「衰仔,你以後連呢啲都唔好再接觸咁多,你唔需要知咁多鬼神嘅野,避之則吉。」

好彩咁都俾我過到骨冇俾佢發現呃佢。

「咁我識唸佛經嘅野有冇關連?」

既然咁多奇怪且我唔知嘅事發生都係關家族嘅事,唔知之前我冇啦啦識唸佛經又關唔關事。

「佛經?點解你連佛經啲野都知?」





「冇啊,因為之前我撞左一次鬼仲要俾佢纏住,返到屋企咁啱搵到本佛經我只係睇左幾頁之後就連睇都唔洗睇咁驅走左佢,就好似我本身已經識咁。」

「你撞過一次鬼?點解唔同我講?」

老母聽到我撞過鬼後突然變得驚慌咁問我。

「咁我見已經驅走左佢啦嘛,已經好耐之前嘅事,自己又冇乜事我咪冇講。」

「咁其實呢件事又係點?點解我會冇印象自己學過佛經?」

我追住老母繼續問。

「唉,呢個你緊係唔知,因為係你好細個嗰陣我重金請左個法師將佛經植入你個腦。」





「植入後你會唔記得嗰日嘅事、佛經內容你都唔會記得,到有朝一日你遇到咩事觸發到先會用得著,為嘅就係驚你日後俾鬼纏都可以保護到自己。」

「我擺定本佛經係屋企就係萬一屋企遇到咩事而自己又未觸發到腦入面本佛經嗰陣,都可以去拎本佛經出黎睇加強觸發…唔係加強,係一睇就即刻觸發到。」

原來係咁,唔怪得我之前望左幾頁就可以唔洗睇將佛經倒背如流。

「你話…植入我個腦?咁都得?點解你唔直接教我而要咁格硬黎?」

「我嗰陣一定要咁做,第一,你嗰陣太細個根本未有咁嘅能力去學;」

「第二,我唔可以俾你知佛經啲野,但又想你識佛經可以自保,所以植入佛經係最好嘅做法,我要襯你細細個咁做先會容易刪走段記憶。」

依家知道真相嘅我真係唔相信以前細細個老母會對我做埋啲咁嘅野,我就好似工具咁格硬俾人植入塊晶片。

「我知你呢一刻可能接受唔到個真相,但事實證明的確保護到你啊,如果唔係咁你嗰陣可能已經俾隻鬼整死左。」





咁事實腦內嘅佛經又真係救左我一次嘅,如果唔係佛經嘅幫助,隻紅色女鬼一定已經殺死左我,阿盈亦都會俾佢消滅。

「咁你呢?你有冇學到佛經?」

我問返老母對佛經嘅認識。

「我當然有,我都有呢個責任去保護你,我得你一粒仔唔可以俾你有事!」

「唉,不過就正因為我學佛經後個死佬就覺得我神神化化,之後仲用晒啲錢搵法師幫你植入佛經。」

「佢嗰陣點勸我都唔聽照搵,最後佢就係因為咁睇唔過眼走左,搵左第二個女人。」

原來我老豆係咁樣離開左老母,佢一直唔同我講老豆點解會走,難怪我細細個就冇左老豆,





不過呢一切都係因為保護我先會咁,亦都因為佢當年嘅堅持救左今時今日嘅我一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