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在人類被創造的同時,有一個種族在地球的中心慢慢成型,它就是「魔獸」。它是一種以獵殺人類為習慣的種族,而當中最嗜血最兇殘最沒有絲感情的種族就是「血魔」,牠們的外表竟然跟人類一模一樣的,當中有潛能的血魔,就會被送到人類世界生活,在人類世界過日子。 · 直到現在,它們依然存在。每當凌晨時份,牠們就會出外獵食...... · 但是,在血魔一族中,有一隻血魔被周遭的環境慢慢改變,重拾人性,動了真情。結果被所有魔獸通緝,到底牠能不能拯救自己心中的最愛...? · 每個章節大約2500-3500字 · IG : forever.emissary.k



我看見四周充滿著一種古老的氣息,一些黑色的蔓藤圍成了一座城堡。

「人類有七種元素,魔獸有三種元素。想不想知道是那十種元素?」一個穿著黑袍的老伯説。

「想!」一向好奇心旺盛的我當然想知道。

「人類的七種元素就是火、水、雷、雪、木、甲、身,而魔獸的三種元素就是血、殺、...」

「伯伯,你說的最後那一種元素是什麼?我聽不清楚。」



原來,那個神秘的伯伯在我問他之前已經消失了。他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呢!

—————————————————————
「你快點起床!」 我聽見我父親的聲音,然後就從夢中的世界回到現實。

我差點忘記了今天是十年一次的潛能者測試,而成功被判定有潛能的魔獸就會獲得在日間行動的資格(因為一般魔獸只能在夜間行動),賦予一種元素,並獲得入學試的資格。

然後我趕快地跑到距離我家不遠的測試場地,迎接待會的測試。

「請各位參加者趕快在獸王石像面前排隊。」工作人員對我及其他參加者說。



「是⋯⋯」 然後我看着前面一個又一個的參加者摸一摸那個獸王石像。

我記得父親說過如果石像變了紅色,那就是代表你有30-50%的潛能;石像變了黑色,代表你有50-99%的潛能;石像變了紅黑色,代表你是千年一見的奇才,並有100%或以上的潛能。真是越想越期待呢!

我摸了摸那個石像,石像變成了徹底的黑色,是完完全全的黑色,連附近的地面都被染成黑色。正當我在想石像會不會出錯的時候,我看見身邊的工作人員都立即圍着我。

「所有人聽命,赤染將成為我的傳人,並獲賜予稱號—絕黑使者。」

之後,我看見四周的人聽到那句說話後,立即向我跪下,然後在他們之中最高地位的人帶我到器具室選武器,迎接待會的入學試。進去後,我看見器具室裏面已經被劃分了區域,有近戰區、遠攻區、防禦區……



我不自覺地走到了器具室的惟一一道被鎖著的門,然後帶我進來的人說「果然是獸王的傳人,這裏是暗黑系武器室。」

我再也忍不着心中的興奮,去找那件深深吸引著我的武器。我一步一步地走近它,我感覺我與它產生了共嗚,它是一把劍身全黑,散發著一種威嚴的武士刀。我用它輕輕割了旁邊的木桌一下,已經造成了一道不淺的劍痕,看來這是一把好劍。

「這把劍應該開了鋒,我就選這把劍吧!」我面帶微笑地說。

「不好意思,這把劍還沒有開鋒,如果想要開鋒的話,走到旁邊的武器加工室。」

「竟然、竟然還沒有開封就那麼鋒利!」我被那把劍的潛能嚇了一跳。

然後我拿着那把全黑色的武士刀在那位工作人員帶領下走到了旁邊的武器加工室,我打開了門,便看見這個武器加工室雖然不大,但是看起來十分專業 ,裏面的工作人員都在認真地為其他人加工他們的武器。正當我想問他們其中一人能否替我加工這把刀的時候,我彷彿在被帶領之下走到了武器加工室的盡頭,我看見了一道門,對面有一個門牌寫着「赤務-凌」,我看見這三個字後,就意識到裏面的人是那麼高級的,因為「赤務」這個稱號只有頂級的魔獸才可以擁有。

我最後決定敲那道門,然後等裏面的那個人為我開門,誰知道這道門自己開了,看來是一道自動門。我看見裏面有數個裝滿書的大木櫃,然後有一張外表相當奇特的桌子,一一半是紅色的一半是黑色的,看來是因為坐在木桌後面的那個人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奇才,他穿着紅色長袍,我感到一陣寒風。



「請、請問你可不可以替我加工這把刀?」我最後決定鼓起勇氣問他。

「好。」這一個字在我的腦海裏浮現,而他的嘴巴連丁點也沒有動。

之後,我把武士刀放在那張外表奇特的桌子上。

「你是獸王的傳人?」這一句說話在我腦海裏浮現所以我今次在腦海裏回答他。

「嗯,我叫赤染。」

「好名,既然你能遇見我,就代表我們有緣,那我就免費替你加工這把黑焰之刃。」

「原來這把武士刀是有名字的。」

「那是當然的,這把黑焰之刃是上代唯一一位來自日本的最強武神—赤焰 黑太郎 的專屬武器,你坐在那邊的椅子上等我吧!記得閉着眼睛才可以坐在椅子上。」



「好。」

然後我便閉着眼睛,坐在那張椅子上,一邊想着為什麼我可以和他在腦海裏溝通,一邊等待他完成武器的加工。不經不覺,他已經完成了武器的加工,便走到我的旁邊,我要拍我的肩膊,示意我已經完成了武器的加工。我一打開眼睛,便發現了左眼好像有一點奇怪的感覺,跟住我便把它閉上。

「看來你的左眼已經吸收了這間房間的赤之力,做得不錯。」
「什麼是赤之力?我的左眼吸收了它之後會有什麼變化?」

「赤之力和魔力的原理是一樣的,總之能夠把你的戰鬥力提升。令我最意想不到的就是你的左眼竟然能夠把它吸收,看來你跟赤之力達成了連繫,現在你能夠用赤之力了。還有,就是你的左眼瞳孔變成了紅色。」

「唔,為什麼那把黑焰之刃好像沒有什麼變化?」

「它原本就已經加工好,所以不用我加工。現在我私人傳授你「赤凌劍法」。」

然後他用手指點了點我的額頭。



「現在赤凌劍法已經植入了你的赤間,赤間就是能夠反映你的修為。」

我聽到他的說話後,便拿起黑焰之刃,施展被他植入在赤間的赤凌劍法。

「我學了一年才能夠領悟的赤凌劍法,你竟然在數分鐘內便領悟到赤凌劍法的真諦,你真是天才。」

被人稱讚後,竟然變得面紅耳赤。然後我便拿着黑焰之刃,離開了他的房間。我一步出他的房間,門外的工作人員都大吃一驚,然後圍在一起討論。我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耳朵,才勉強聽到他們在討論什麼。

「那個人走出凌的房間後,竟然不是傷痕累累。」

「真是奇蹟呀!」

「這個人在考入學試前,竟然已經有了赤間。」



然後,帶我進來的工作人員說「現在請你跟我到元素屋。」

「好,什麼是元素屋?」

「元素屋是一間賦予人元素的屋子。」

「說了不就是等於沒說嗎?」我在心裏想。

我們進了元素屋後,我看見裏面四周都充滿着黑色的蔓滕,這間看來不大的屋子竟然有兩層,幾乎全間屋的牆壁前都有一個五層的木櫃,木櫃裏載着大量的玻璃瓶子,每個瓶子裏面都有不同顏色的光球,看來它們就是所謂的元素,而中央就有一張桌子及椅子,它們都有綠色的能量絲圍著,坐在椅子上的人就是我在夢中看見伯伯。

「你是不是繼承了獸王?」

「是。」

「獸王的傳人當然要繼承獸王的專屬元素。」

然後他走上了二樓, 十五分鐘之後,他還沒有下來。正當我想上去找他的時候,我好像聽到直升機的聲音,然後我想「應該是我聽錯吧!」

之後我抬頭一看,竟然看見那個伯伯,從高空跳了下來,穿過天窗,跳到我身旁。

「你看來很焦急!」

「沒有。」我為自己辯駁。

「果然跟掃黃一樣固執,難怪他選你做他的傳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帶我來的那個人聽見後也笑了出聲。

「那麼,我的元素是什麼?」

「你想扯開話題嗎?」伯伯奸狡地說。

「不、不是。」

「我只是開玩笑而己,不用那麼認真,哈哈。」

「好。」

「你的元素就是…獸!」伯伯裝作神秘地說。

「魔獸的元素不是只有血和殺嗎?」我變得越來越好奇了。

「原本是的,不過因為你是獸王的傳人,所以你繼承了他專屬的元素。」

「獸 主要的技能是什麼?」

「你選中的是冥息潛行,而獸王專屬技能就是獸化,在緊急關頭會自動化成野獸。」

「冥息潛行有什麼用?」

「這可不得了,只要你在死前閉氣十分鐘,就可以重生。」

「真的嗎?不過血魔是所有種族中閉氣脆弱的,多只可以閉氣二十秒 。」我苦笑地說。

「我為什麼要騙你呢?雖然這個技能有點奇怪,還是有用的 。」

「入學試要開始了,快點跟我走。」

帶我來的人現在又要帶我走,不過我都是沒有怨言,我們一直走,一直走,中途沒有停下來。

大約一小時後,雖然我有點口渴,但是我忍下去了。過多一會兒,我們看到黑色的保護罩。我們一直走,那個防護罩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最後我們終於到了。

進了那個防護罩後,眼前的景色跟出面完全截然不同,彷彿進了另一個世界。到處都是高樓大廈,甚至有人踏空飛行(踩着空氣行走),旁邊草地還有數個學生在練習魔法,希望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技能。看來我要考的學校也不是一般的學校。我一定要把那些酷炫的魔法學下來!

「我一定要考進這所學校!畢竟我是獸王的傳人! 」我在心裏大叫,並為自己打下強心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