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過阿雨給的圖鑑後,我大約弄清楚他之前用過的能力,那大部分是亞種能力。

亞種能力一般是指是非該物種大部分都有的能力,是該物種的亞種,即按環境新演化出來,有新特性的品種。

要運用的話多少會影響身體的構造,所以科學家們都是不推薦人們去學習和使用。話雖如此,要學習也是至難之事,先天因素佔了很高的成份,不是任何人也能習得。

而阿雨使用的第一樣是爪,是一種叫壯髮蛙品種的能力,是靠肌肉收縮把骨刺從手伸出來的技能。但阿雨叫我不要學這個。

首先因為等同於折骨,會很痛之餘,其次在使用後會在手留下傷口。





「女孩子可不要在身上留下傷口。」這是他的原話。

不還有温柔的一面嘛,那傢伙。

作為替代,他推薦了爪蟾的能力。

一款天生有爪子的蛙類,顯現時會把指甲變長成為爪,但硬度相較低。而且使用方式也與他的刺爪不一,有可以刺和斬的兩種用法

成功顯現後感覺有點像上時代電影中的剪刀手。





而第二樣亞種能力是那款神奇的藥,那是來自巨猴樹蛙的能力。

這種蛙類會分泌一種體液,原來作用是防曬和保濕,但後來被學者發現內含抗感染及止痛的作用。由阿雨分泌的話便會加強對人體的效用,而最有效的是自身,用在他人身上會較弱。

但分泌的方式我還未學會,唯有這樣阿雨也沒有教我。只說了這沒有捷徑,只能慢慢學會。

除此之外書上還有許多蠻有趣的青蛙,例如可將皮膚透明化(玻璃蛙),甚至有可以空中滑翔的方法(黑掌樹蛙)。

最厲害的毒類還不需要吧,類似箭毒蛙般,雖然一頭蛙的毒素可以毒死兩頭大象真的強得誇張,不過我又不需要用作殺人。





我現在正在練習蛙爪的用法,而皮膚系的技能我都學得蠻快的,但要顯現額外特徵的技能就總捉不住竅門….

但總有一天,我要超越阿雨。

畢竟之前宣言了,總有一天一定要實現。

不過按進度看來還是長路漫漫呢……


學校的時光也臨來最終階段,畢業考試要來了。

要說的話,「智」的筆試都是考正常上課教過的東西,可難不了書呆子的我。但問題是「體」方面的實技試,評審制度是按志願出路各有不同的項目,再按考試表現評價。

像我般普通人會報考「一般試」,大約做一些簡單運動競技就可以,一般公司也會以一般試的成績作標準;





如果想向體力活工作、紀律部隊等報考的便是「筋力證明」。需要參加三項鐵人等更考驗耐力的項目,但相對的評分較放鬆,只要完成便容易得到好成績;

如果想考專科的話,除了要考一般試以外,還有專科自己的實技試要考,例如做實驗測試等等。

而我要面對的問題目前有兩個:

問題一,我還未決定出路。

選擇升學還是工作?

問題二,我的分本來不高。

以前的我都不會用能力,因此以前考過的實技測驗,包括會計算落總評級的分都不合格。即是可以入大學的機會十分的低。






學校生活還淨下最後一星期,心想幾天後就是正式考試了,整個人就開始鬱悶了起來。
在已在煩東煩西的時候,我書桌的抽屜裏卻又為我帶了新的煩惱。

抽屜裏面是封包裝得很好的信,用作封口的甚至不是貼紙,而是用蠟印章。

難道來到這刻終於會有點青春的展開?

怎有可能……

抱著不大期望的我打開了信,看字眼真的是一首情信。


我對你的感情已快要爆發,滿溢得就快讓世界崩塌。

Lunch time 214室等!




愛妳的人上。


他文筆有點參差,字行間甚至還有點老土。

但人家一番心意,我不應小看和嘲笑吧。

更加重要的,我應去嗎?老實說我在懷疑,這是不是那種老掉牙的惡作劇呢?

那些去到後一個人也沒有,然後被錄下醜態等類似的東西。

抱著疑慮的我於是在小息時把信的事告訴了小渚。

「小渚,我收到了類似情書的東西。」





然後她把正在飲的蕃茄汁從口中噴出,正好噴在我臉上和窗户上,弄得像殺人現場般。

「甚麼?我家的女孩終於有伴侶了!」她擦了一下嘴角便叫着。

「還未有啦。我是在懷疑信的真假…」我用手巾擦着自己的臉。

「你就去吧!如果是假的話,你可以打到他送入醫院吧。」她再說。

「應該可以吧…哎,這不是太狠吧?」她的話把正在擦窗的我嚇到了。

「會騙人感情的人才是最狠的?既然做得出玩弄別人感情的話,入一下醫院的程度的覺悟也應該要做好的。」

她的理論好像挺有道理的……

「那好吧…我就去看看是甚麼人。」

如是者,我也下定了決心,在午餐時間的小息,我便前往了214室。

這裏現在是間空房,沒有用途的空室。

聽小渚說,傳說在這間房結緣的情侶能夠成為一世的情人的。

反而有點害怕,一不小心便會白頭偕老。但也好像有點浪漫也不錯……

我吞了吞口水,便把門打開,而裏面真的站着一個男生。

他正背對着門口,但那身影有一點熟悉。

他一轉身,使我終於看清楚了他的樣子。

他是阿傑,與我和小渚也不在一班。他身材是模特兒體型的偏高瘦,外貌也是頂級明星般的帥,曾贏過學校的校草投票;

成績也一直是學年的頂級,加上有人格魅力和領導才能,所以人脈也很廣,是老師看起品學兼優的學生,跟我比較根本是天與地。

他自小的外號是「蜘蛛俠」,源由當然來自他的能力。

順帶一提,他還算我半個青梅竹馬。自小我們上的學校都一樣,卻話都幾乎沒有說過。

「你來了!」他一見我便高興的說道。

「欸,是阿傑…對吧?你找我有甚麼事?」

以防萬一,我再次確認他的目的,以免一會兒誤會讓大家尷尬。

「當然就是表白啦!我喜歡了你很久了,請跟我交往吧!」他把頭低下,並向我伸出了右手。阿傑作為人的各方面的數據也高得可怕,外貌、才能等等一一使我有點心動。

如果有他主動做你男朋友,普通的女生都招架不住答應了吧。前提我是普通女生的話…

我先深呼吸了一下,便帶著微笑著問向了他:「那在答應你之前,我能問你些東西吧?」

「當然!」他一聽到答應兩字興奮了起來。

「你喜歡我很久對吧?那你喜歡我甚麼地方?」

「我一直在喜歡著你的一切,外表、性格全都喜歡!」

一直和一切嗎…?

「如果你從以前一直喜歡着我的話,那為甚麼在我被欺凌時沒有來救我?以你的人脈的話,應能簡單處理掉吧?」

面對這番話,即使是學年第一的他也回答不了。

「那是…因為我也…害怕被……」

他會這般的動搖可是十分難得的事。能目擊他口吃,也是世界奇景之一了。

「那就證明你的喜歡就只到那程度,再見。」說後我轉身便走向門口。

「等一下!我是真的喜歡ㄧㄧ」

我離開時再把門關上了,隔斷了他的話。

簡單快捷,雖然有點可惜。

這就是青春嗎?

我在人生中第一次思考了這件事。


回到課室,當聽到我把阿傑拒絕的消息後,小渚她又想把口中的東西噴向我,今次是橙汁。但同一招我可不會中兩次,因此我躲過了,可憐的窗戶卻不像我能躲過,全中了。

「妳真的拒絕了那個小少爺嗎?真不愧是晴姐。」她驚嘆的說着。

「小少爺?」我正在想我的前路可能便是擦窗工人了,因為今天已是在擦了第二次了。

而小渚的話引起了我的注意,看著我一臉茫然,小渚則說:「妳不知道的情況下拒絕他的嗎?他家族是真的超爆有錢的。」

「超爆有錢…?」

我並沒有質疑這個字眼的具體意義,然而她還是解說道:「就很很很很很有錢的意思。」

「他的追求者可不少,你今次可真走寶了。」被小渚這樣的一說,我也反省了一下。

因為他的條件是毫無疑問的好,後悔也不是沒有的。

不過在這幾天我又有不好的預感……


而到了明天,我晨練完回到了學校,一摸抽屜,又是封那熟悉的信件。


救不到你 QAQ,但你真的很cute。

你能給我解釋的機會嗎?

Lunch time 214室等。

阿傑上。


依舊的老土,但解釋的話倒是挺想聽的。

先說好,這與錢財無關,純粹是作為書呆子的好奇心。

因此我又出現在214室。

當然的他也在這裏,但表情比平常的要認真,而他見到我後立刻向門口低下了頭。

「抱歉,那時候沒有到救你。」

「我不否認自己的懦弱。要不是你自身的努力,你可能還在受苦吧…」

「但我承諾,我以後會以我的方式保護你,所以…」

他再伸出了右手,而他的話是真心的,看他堅定的眼神便能知道。


那我應該接受嗎?


戀愛是甚麼呢?我的戀愛經驗可不是我自滿,是零。連朋友也沒有的人怎會有過男朋友。

他喜歡我,那我也喜歡他嗎?

那我是喜歡他的甚麼?

喜歡他的人嗎?喜歡他的條件嗎?

面對前所未有的難題,使我的腦內已經十分混亂,只好進行戰略性撤退。

「讓我想一下吧…亅把話拋下,我跑走了。

這也是青春嗎?

我無從可知。


然後接著的三天,我也沒有回校,小渚也是。這可不是就為了避開阿傑,而是小渚拜託我在畢業考試前陪她溫習和鍛練。

她的筆試成績不好也不差,就平均水平。

但體方面就比以前的我好一點而已,實說即是很差。

她的志願是獸醫,雖然是較着重智方面的成績,但體方面也必須達到某水平的成績。


「為甚麼要練體能呀~又我想做的職業無關~」然而現在她正躺在避雨亭的沙發抱怨中。

「無辦法吧,規則是這樣的。」我正在看各科的收分情況,我再說:「但獸醫的收分真的比以前容易考進很多了呢…」

這是因為在人類進化後不久,以往的醫療方法並不適用於能力者。

因此當時只以人類為對象的醫生慢慢失去了用處,醫生們也要開始學習動物的身體,因為能力者存在十分大的個人差,特徵有分明顯和不明顯的,身體構造也會因此不一。

制度改革原因是因為各種新類的疾病湧現,病人激增,因此想要更多新一代醫生而降低門檻,補充當時不足的人手。

而現今獸醫的工作除了治療動物以外,部分自主獸醫對動物的研究亦對研究進化後人類這個領域十分實用。

不過小渚目標就只是前者,即普通的獸醫而已。

「順帶一提,你在體的日常試有多少分?佔畢業實技試30%的那個。」我問小渚。

「37/100,阿晴你呢?」她答。

「23/100…」我答後空氣便陷入沉默。

羞愧使我們兩個都不禁低下了頭。

「嘛…只能更努力呢。」我低聲地說。

「所言甚是。」小渚她也輕聲的回應道。


「但我可教你的也只有筆試而已。體術的話他教比較好吧,我也是他教的。」我邊說邊指向了睡在辦公桌的阿雨。

「但是總不好意思吧,要麻煩他…」小渚對此擔心着,我則說:「沒關係吧,上次行動你也幫你我們的忙,排練也花了不少時間。」

我走向他的辦公桌,一掌拍在桌上。

「喂,起來了,要報恩了。」

「…我不是一直在報嗎?」

阿雨小小聲地在說夢話,看來他未睡醒。

「哪有?夢話留在夢裏說。」我用力手指彈了他額頭一下。

「痛…幹嗎!」他終於醒了。

「報~恩~!你幫忙看一下小渚鍛練吧。」

「好麻煩…」他一面不耐煩的說道,再說:
「加上我只熟青蛙的,幫不了甚麼的…」

「你就通融一下吧,已經沒有辦法了。」小渚合上掌拜託了他。我順勢在阿雨耳旁細聲說道:「還有你不幫她的話,她以後也不會來的哦。」

於是他看一看四周,地方都十分整潔得發亮。

他再想一想相比以前,變得潔淨的外廟。

他,放棄了反抗。並倒抽了一口涼氣。


「我明白了…但我不能保證甚麼。」阿雨無奈地說後便再問:「那有多少時間?」

「三天。」小渚迅速的回答了。

「三天?那你可能至少這兩晚不能睡了。」

「唉?」小渚睜大了雙眼。

「好吧,去換好衣服,山上的公園等。去!」阿雨的話用了一款軍官般的口氣,對小渚說着。

「明白!」她嚇到站了起來,並跑去換衣了。

雖只是兩、三個月前的事,但回想起已感覺有點久遠,我都忘了那傢伙的鍛練挺令人見識到甚麼是人間地獄的。

還要只有三天……課題一定壓縮得很嚴重。

小渚,可別死了。

然後這三天便沒看過他倆,自己一人鍛練。

見的那天已經是畢業試的第一天。


幸好的是,筆試在考完全部體項目的一個月後,還有充裕的時間幫小渚補習。

而我現在還有另類的東西要煩,就是阿傑的事,我還未答覆他。

但是唯一可作商量的朋友又不在…只好自己解決,於是我便邊鍛練邊思考着。

第一步,釐清一下問題。

「他喜歡我,想跟我拍拖,我應答應嗎?」

第二步,確認對象元素。

「真誠?有錢?有善?人帥?有吸引力??」

第三步,拍拖(戀愛)的要素。

我對他有興趣嗎?

「不可以說沒有。」

我喜歡他的那一點?

「他太全面,想不到。」

他如果缺少那項會大減分?

「錢。」

用錢建立感情是好事嗎?

「當然不。」

第四步,答應的選擇。

「還是不了。」

第五步,除錯。

「應該沒有。」

與自己腦內大混戰一番後,答覆已決定了。

他值得一個更好的,一個不在意他金錢的人。

但好好回想他的話都很怪,甚麼是「以我的方式保護你」?還有他的迷一般老土的文筆,退三步說也接受不了。

不過我還是打算考完實技才拒絕他,以免影響他的表現。


這時我還不知道我錯了,我真的應老早拒絕他的……


「阿晴,我在實技試成績中第一的話,妳就做我女友吧。」

這裏是實技試的會場,而以上的句子就是負責宣誓的阿傑於會場大喊出來,於是全部人…真的是會場全部人的目光,甚至連會場的燈光都打落我身上。


你算計我,阿傑!

利用群眾壓力可是犯規的。

還有沒有問我意見啊混蛋,我沒有拒絕權嗎?


在旁的同學和觀眾都一同歡呼了,沒錯,我們的實技試就像奥運會般,是有外來觀眾的,部分的項目收費電視還有轉播。

現場主要是學生的監護人,因為他們的門票是免費的。也有當作表演看的好事之徒會買票入場,當然票價也不便宜,一天的門票大約是收費電視的月費三個月份。

總之要觀看就要收費。所以去他媽的娱樂至死的年代!這丢臉都丢到外面。叫我以後如何見人!?那刻的我只想跟大象一樣挖坑自盡,尷尬得要死。

當我無助的望向觀眾席,除了人和人和人們以外,只有兩個身影是我認識的。

一個是阿雨那混蛋,還在偷笑,給我記住!

另一個是我媽,我不知道她為甚麼在這,亦不想她在這。

八方皆堵的我還能可怎樣,只好逃了。

因為又不想直接在大眾拒絕他和影響他接下來的表現。

煩惱真是越來越多……


幸好,我不是跟他同科,所以不在同一試埸考,也除了開幕和閉幕以外不會再見面。

他是醫科,跟小渚一樣。

我只是普通科,即沒有專科,例如音樂、影視和畫畫藝術方面的我並沒有特別地有興趣。普通科已包括了文、理、商三科,對我已經足夠了。


等到開幕禮終於完結,賽事也陸續開始了,而我的第一場賽事也開始召集了。

先大約簡單介紹一下項目和比分吧。

要注意分數是由專員看表現評分,所以當場同場排名的排名不太重要,比的都是與全港競爭。

100米短跑、400米長跑、跳高、跳遠、舉重、擲鐵餅、自由體操、自由格鬥、自由泳100米、自由韻律泳etc...還有很多不能盡錄。

而觀眾需自行移動到相關的會場,有時候冷門的項目會同時進行,需自行取捨。

每位考生需自己選五項,每項算20%的總分數,總分為100分。再加算日常試分等於實技總分。

我則選了100米短跑,跳高,跳遠,自由泳及格鬥。前四項都是對腳的爆發力重要的項目,青蛙應該比較有利,至少我是這樣的想。

而自由格鬥是沒有東西可以選才選的,叫比舉重,自由體操等更有信心。畢竟我向阿雨學過體術的,多少也有點信心。


我第一項是自由泳,是很少人選擇的項目。

因為人類的進化池裏沒有海洋生物,所以特別會游泳的能力都幾乎沒有,基本上只能依賴個人能力,換言之是兩棲類的大勝利。

哨子一鳴,我跳進水裏,一下踏在岸邊,向前一衝,已完成過半的單程。如此類推,在大家準備回程時,我已完成了五十公尺的全程。

時間12.67秒 得分17/20(上次7/20)

而我的名字也首次上了排名板。

接著的第二、三、四的項目都如此類推的逐一完成了。我餘下的只有明天的自由格鬥,是最多觀眾的項目。

目前總分是65分,這輩子在「體」上首次的名列前茅,現在排會場內的第二……

跳遠17米,上次2米。(3.5>17分)
跳高20米,上次2.2米。(4.5>18分)
100米大約7秒,上次14秒。(4.5>13分)

上年度模擬的最後一項是自由體操,成績的話就不想再提了。

由於我的考試今天的份都完了,在看過阿欣的自由體操的表現後,不甘心但她果然厲害。在我打算去找小渚之際,那熟悉卻陌生的身影出現在了我面前。

「阿晴…」

我真的很久沒聽到媽的聲音了。

是把算不上討厭、也算不上喜歡的聲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