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嫁編-第三回:同樂


大學生活比想像的辛苦,課程相當的緊湊,吊車尾的自己要追上簡直費盡心神。

而在Year 1的下學期過半,期中測驗和分組工作的林林種種也告一段落的時期,阿晴她久違地向與我相約外出購物。

現在,我倆正在卡拉OK裏高歌着。

「如果我們再有再會再遇……」





「只怕你再度再試去眷戀……」

「回憶總會散落…到那天一切消散逸時…你與我,再無交錯。」

音樂停下,我們的喉嚨也臨來了極限,由午餐時間唱了約四小時,已不能再高聲叫喊。
估計到了明天,聲音便會沙啞到像一個上年紀的老婆婆般。

幸好明天也不用上學。






「小渚,那你有想到甚麼好主意嗎?」

我們在商場行走時,阿晴則向我提問道。

「…所以送你想送的東西便可以了,你不是比我更清楚他嗎?」我答。

我們正在談的才是今天外出的正事,是要去找阿雨的生日禮物。

四月四日,是他的生日。






「這可不是我自吹自擂,我可是沒有送過禮物給別人。」阿晴堂堂正正的態度反額外的顯得她悲慘,並且再說:「況且那傢伙可沒有特別的喜好,像極一個退休的老頭子。」

的確,阿雨應該送甚麼給他也會收下,難處是受到令他高興,因此她合上手掌向我拜着:「所以…幫幫我~。」

在喉嚨疲倦之際,她高呼時不禁走音,引來旁人的竊笑。

於是我們馬上急步逃離現場,我則邊走邊說着:「你拜我也沒有用,我又不是神明。」


嗯?神明……?

能派得上場的有一個耶。






「稻荷,作為舊相識,你知道阿雨喜歡甚麼嗎?」

(不就在汝的旁邊。)

啊,是阿晴…這誰不知道!


「那還有其它呢?」

(……)

好吧,牠已派不上用場了。






如是者,我們開始四處遊盪,幾乎甚麼店舖只好進去看一看。由於我們不清楚阿雨的喜好,只能單憑感覺去挑。

我們分別去了家具店、玩具店、電器鋪等等的,然而阿晴還是下不了決定。反而說,以上的店舖都是她自己有東西想要。

「這個沙發床好像很不錯!」她先坐後躺着的說道。

「這個感覺好帥!」她手持着一把模型槍說道。

「…空氣清新機和掃地機械人,選哪個好呢~」她彷彿已忘掉了初衷,正在享受自己的購物。不過…總感覺有一些懷念。

和她第一次外出的事,我還挺鮮明的記得着…不,是不可能忘記的。


那是我們還是中學生時候的事,距離現在還未夠一年。我和她首次的外出,目的為是為她選購衣服。





我們所讀的學校對打扮並不太嚴格,那裏因也有不少其他種族的人的關係,打扮是非常自由的。只要身上還有校服的部分就被允許,穿上其它外套、帶上頭飾、甚至髮色等等也不會受到管理。

我曾因為天生髮色是棕色而在小學時被訓導的老師捉去審問過,而我又不是泳隊,所以老師她認為我的髮色是自己染的而捱罵到哭了。

幸好中學不像那遍苦海,我還算得上享受了青春;但是,阿晴並不是。


認真的提及一點,就我對阿晴最初起了的印象,是來自她殘破的校服。

有着不少污漬的殘印、也有不少的線頭冒起,總括而言,就是很殘破。

那間學校是在「任何方面」也有名的私立學校,對媒體的曝光率也高。富人的比例是異常的高,例如某個綁架過某小少爺和明顯地討厭阿晴的某白虎般,有關那個小少爺的家族可是在世界富豪榜有名的程度,所以一犯事才會被報章窮追猛打。

相對之下,阿晴的沒有清潔感的形象於這個環境可是十分顯眼,當然是壞的方面上。





就因為是過去的事,現在才能光明正大的說。

被以前的她一盯,身體就像結冰一樣;彷彿有一股氣場,十分難以接近。

不過當在認識她後,才察覺她只是為不被欺凌而武裝起自己。內面只是一個天然笨蛋,我們之間只差在武裝的方法不一,可能就因那一線之差,我們才能成為好友。

因此,我決定替她改變那個負面的形象。

但當時我們也快要畢業,在這個時候購買新的校服顯然是一個不明智的決定。挺多穿著多兩個月,阿晴作為獨生女也沒有人可以接手。或者,買來用在last day,於那天給他人在校服上簽名而買新一件校服……

「不用。」

而當我提起簽校服的事時,便馬上被她拒絕了,並一邊在生着悶氣。

的確,她對此怎會有興趣。

最後的方案就是去跟她選購一件外套,以蓋過殘破的校服,少少也好,在畢業前給他人一個更好的印象。

難得的一次青春,作為朋友,我想她能有更多美好的回憶能留下。

蓋不過以前的事也好,我想她在為數不多的上學天可以過得更開心,至少讓她能在課室露出笑容,就此而已。

約她外出,為她選衣服,改變她的造型就只是想看見她難得的笑容,就這麼簡單而已。

然後她那件外套就直接穿著到現在,使我總有感到一點欣慰。


然而,稻荷在此時卻踏進了回憶之中,直接撕破我回憶中的佈景板,並問道:「那要不直接也給小…阿雨買一件衣服?」

「…可以別在人家沉醉在回憶時打擾嗎?」

但是衣服…嗎?

不就挺好的嘛,真有祢的。

「阿晴,要不替阿雨買件新衣服吧,我記憶中他好像沒有太多套衣服。」

「他的話…的確服裝並沒有太多套。大多也是衛衣,而且洗得太多都開始變得鬆兮兮的……」

她開始沉思,並開始露出一個難堪的表情,說道:「嗯…可能是個好主意。」

毛線四飛,破洞不斷,看似她在回憶中才能察覺到他衣服的狀態。對此,只能對阿雨默哀。

而阿雨作為原石並不差,要是打扮起來肯定會變得好看。而在定下大約方向後,我們走向了一間男性服裝店。


男裝衣服一般價格比女裝還要貴,即使是一件大衣甚至是一束褲子,男裝通常會比較昂貴。

原因是在銷量上,一般男性會比較少會購買新服裝,於是為了收益,價格設定會比較高。而用料則要看公司的分別,只出男裝的公司,用料一般會比較好。

相對地價格也更加高昂,而我們正站着的就的確是這類的店舖,只要連內褲一條也要上五百元……果然很貴。

阿晴的預算會有這麼多嗎?

不出所料,在她翻開數件衣服的價錢牌後,臉色馬上一變,且頭也不回,並拉着我跑了。

「欸不是說買衣服的嗎?」我問。

「那一件東西,還要比空氣清新機和掃地機械械人兩台還要昂貴的!怎可能會買給他!!」

看來阿雨的價值在阿晴心目中還比不上兩台機械,再次為他默哀。

「普通的就可以了!衣服甚麼的,不就是布料一件嗎?買那麼貴不就是詐騙嗎!?」

這話可得罪不少的設計師,在此我代她道歉。

對不起,她只是個孩子。


真拿她沒有辦法,雖然不想帶熟人去「那裏」,阿晴的話應該沒有問題吧。於是便再說:「我知道了啦…不用這麼激動了啦,那帶你去個好地方吧。」

「好地方?」

如是者,我們一起乘坐巴士,大約一小時後,終於到達我小時候居住的地域。

那是舊式公屋區,還未活化的區域。在攝影界隈上是個有名的景點,除了居民,主要前來的人客也是拍風景照。

在外貌上我們則與攝影那一群無別,然而我們的真正目的地是位於附近商場的某間店舖。

「琳姨!好久不見。」

「哎呀,是小渚嗎?今天還帶了朋友來嗎?」

而我正在向那間服裝店的阿姨打招呼,也向阿晴介紹了阿姨:「阿晴,她是我媽媽的朋友,這間店舖是她開的。」

「AfterAll」,這就是店舖的名稱,也是我們的目的地。

店名的原意是超越一切的潮流,現時眼前的商品卻十分親民。那是因為曾經因生意太少而差點倒閉,為了符合市場,因而改良風格。

話雖如此,奇怪東西也還不少。

「你好…」

明明四下無人,我則悄悄的在阿晴的耳邊說着:「我曾在這裏幫過忙,不過是在祕密打工,這件事只有我和阿姨知道的。」

阿晴東張西望着,那因為眼前太多奇怪的服飾掛在貨架上方,吸引着她的視線。

那全都是琳姨的品味而進貨的「興趣物品」,偏向獨特性。店舖被也分為「興趣區」和「實用區」,實用區的擔當者就是我。

(打工的事還有吾知道哦。)

「嘛…你就不算吧。」稻荷總是愛插嘴,使我把話語不小心漏出口中。

幸好此時琳姨也補上了一句:「畢竟少女時期追名牌可真辛苦呢,錢馬上便會花光了」

上一刻慶幸,下一秒不幸。

惟有這件事,意外地不想被提起。

羞恥,也有點生氣。

但不是氣阿姨,是在氣自己。


(…過去的事就算了吧。)

「…我也知道。」


這也是啊…稻荷在分手那時已在我的體內,牠也能偷看我的記憶,我還在出奇甚麼…。


於是馬上重拾心情,說道:「…所以,我記得有一件衣服應該挺合適阿雨的…呀,找到了。」

當我從「興趣區」的衣架上掏出來的一瞬間,阿晴則竊笑了一聲:「…小渚,認真的?」

「難得的生日,不挺有趣嗎?」

她思索一秒,馬上露出一個奸詐的笑容:「也是呢…那阿姨我就要這件。」

果然我們是臭味相投的好友,她十分快理解並讚同了我的目的。

而在阿晴想結帳時,琳姨卻在這時候使出服裝店員的專業精神,轉身便為她選了一條輕飄系的上衣和作配搭的裙子,問道:「你自己不買衣服嗎?你看看這件!不挺襯你的嗎ーー」

「阿姨,沒有用的。她是非必要也不會買衣服那類人。」我搖頭嘆道。

雖然明白阿姨的專業精神,而那條裙子也意外的合襯,但也早勸她放棄口說阿晴。

畢竟我已十分熟悉她的個性,特色強的衣服絕對不會買,況且是輕飄系,一定會害羞的不敢穿。

平常她連裙子也不常穿,一般是短褲,因為舒服;要穿的話也只是會長裙,說短裙沒有安全感。

「哼~!」

阿晴得意的哼起一聲,雖然不知道她在自滿甚麼,但她一臉高興就不要過份執著吧。

「別在得意了,快去結帳吧。」

與此同時,我內心中亦定出某個計劃,也在數天後再次到步AfterAll。

。。。


「給,送你的…噗!」

到了阿雨生日的當天,阿晴將重點的衣服用花紙包裝,在遞給阿雨時一直在忍笑,最後將紙袋遞到阿雨手上時已忍不住漏出笑聲。

察覺不對的他便說:「…那有人送禮物時會這樣偷笑的?這個,絕對不是甚麼好東西吧?」

而這一句話使阿晴馬上變臉,把出一擺冷淡的樣子說著:「那有你這樣說話的……至少說句「多謝」啊…!」

說後便用右腳踢向阿雨的小腿,卻被避開,而阿雨見狀也別無他法,直接照着她的話覆了一遍:「好了好了…謝謝你,別這麼容易動手動腳。」

阿晴實際對此毫不在意,因要是她真動氣便不會主動說話,語氣也不會有如此的活力,所以只是在直接調戲他而已。

於是也直接無視掉阿雨的話且反問我:「小渚你的禮物呢?剛剛見你不是有帶紙袋來的嗎?」

而我正等了這個問題很久了。

以她的觀察力,肯定不會忘記我帶了甚麼進來。除了蛋糕的盒子,還另有一個其他牌子的紙袋。

「可惜~我這份禮物是要給阿晴你的。」我說後把紙袋遞向她。

「欵?我嗎?不太好吧…今天可是ーー」

雖然是驚喜,始終連阿晴也看出不對勁。

「沒事的沒事的…也算上是送給阿雨的禮物啦,你們同時拿出來看一下吧。」

阿晴接過紙袋,令他們互相對望一眼,便一同數道:「一、二…!」

阿雨撕開包裝的同時,阿晴將手伸進紙袋,禮物現身的同時,我便高聲的宣告著:「由我帶來的禮物就是青蛙連帽衣的情侶裝…!拍手拍手…。」


「同樣的…?」

阿晴睜大眼睛,用驚訝的眼神看著我。

「…這怎麼一回事?」「喂…居然買了這樣的東西。」阿雨把衣服掏出,還在一頭霧水的看著。

那是一件比草原還要草青的淺綠色連帽衣,頭上的帽子還要有着青蛙眼睛凸出的部份。

很有趣的選擇吧?

「那個…那個……」「對不起…。」

阿晴突然感到背後一寒,雙目不斷遊離,率先道歉了。

「我沒有生氣,不用道歉。」阿雨撓了下頭,接著說:「只是我不喜歡浪費金錢而已。」


「那樣的話,不穿才是浪費吧?」

此時我將並在手上架着相機再說:「來吧來吧!快換上吧,我想要拍照留念。」

「不能拍照!!」阿晴害羞的大叫道。

「聽話的孩子才有蛋糕吃哦~」「看吧看吧~好吸引吧~?」於是我打開盒子,向蛋糕展示向她。

由於阿雨說對蛋糕的款式沒有所謂,因此我選了阿晴喜歡的草莓鮮奶油蛋糕。這可是一整個完整的蛋糕,能抵抗誘惑的是不可能。


「呀~不要啊!你算計我!!」

阿晴已經陷入彆扭。說我算計她甚麼的……

我也是在她買完才靈機一閃的。

嘛,就當是這一回事吧。反正阿晴羞恥的樣子也值得了。

「那阿雨你呢?」我問向一旁的他,而他只吸了一口涼氣,便打算轉身進房間並答:「…我知道了…去換就可以了吧?」

「哎呀…阿雨可比阿晴聽話,那阿晴的份就給他好了~」

阿晴十分愛甜食,尤其是甜點,而且還要是最喜歡的那款,平常只可能有一片,現在可是一整個在面前,她放棄蛋糕的可能性為零。

經我的再三挑釁和她多番的掙扎後,阿晴最終也放棄了掙扎,正式倒地。


「…可惡,這份恥辱我可是不會忘記的!」

把話放下後的阿晴便走向房間,把想剛上關上門的阿雨推出,冷冷的說:「你去浴室換吧…」便把門關上了。

「真是受不住你這個公主脾氣…」阿雨說後便乖乖走向浴室,而稻荷則向我說道:「也不錯啊,這個主意,很有汝的風格。」

「…對吧?我可能是這方面的天才啦!」

我趾高氣揚的答道,感覺贏了。


「呱呱呱…呱?(小渚在跟誰說話嗎?)」

。。。

「換好…了。」

太好了…實在太棒了!我就是想要阿晴她這種難得羞澀的表情;相反,阿雨的眼神則死了,也沒有多餘的表情,這樣也挺滑稽的啦。

「好啦~要拍了~~」「一、二…ーー」

「三!笑吧。」

就這樣的,阿雨的生日會在貶眼間過去。


而在回家的路上,我一邊查看拍到的照片,一邊笑咪咪的走在路上。

(不要在路上顧着看照片,多危險啊。)

「…我知道了,那等回家再看。」

收完照相機後,再說:「稻荷,多虧祢的點子才拍到今天的光景,要謝謝祢呢。」

(不不…這一切只是汝自己的狐狸尾巴一直在搖而已。)

「能換可好聽點的說法嗎?感覺好奸詐哦。」

(這是讚賞,好好接受吧。)


「好不爽…今天你沒有晚飯吃~」

(甚麼!?)


「說笑而已!」

這樣平凡而不一般的日子,可以到我們長大後也能一直繼續下去就好了。

我抬頭看著月亮的想道。


狐嫁編-第三回:同樂 -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