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一次 增補內容 修改文句


楊業桓,普通的一名中學生,有一弟弟,一家四口雖然不算富裕,但也算生活無憂。

平淡的生活,對於他們而言可能是最好。但是反常地,他發現最近家裡多了很多黃色的小螞蟻。

一開始,他認為這些小型的黃色螞蟻,只是普通的黃蟻而已,但直至有一天他在房間打遊戲時,看到一隻特大號的爬過,興致一起,便把它抓到掌心中把玩。

「這是‥‥」可是,他發現這隻螞蟻有點不同。



普通的黃蟻,身體是呈金黃色,體型較幼小,觸角明顯的膝狀彎曲,腹部有一,二節呈結節狀。可是最近出現的,體形明顯比普通的黃蟻較大。在牠們的尾部,更加有一個像是蚊子般的儲存囊,裡面載滿黃色頗為嘔心的液體。

看著這隻「黃蟻」在自己掌心爬來爬去,他感到一點嘔心,然後毫不猶如五指向內縮,把黃蟻擠成肉醬。

「啊!」

他突然鬆開手,發了瘋似的拿了數十張紙巾抹走在掌心上的肉碎。這時,一團深紅色的印記出現在他眼中,其模樣就是沾到極高溫的液體一樣。
「這是‥‥強酸?」楊業桓愣了愣,喃喃道。強酸,是一種能在水中完全電離的物質,而準確一點來說‥‥呃,其實他自己都不知道,因為他並不是修讀物理化學那些科目的。



據說,螞蟻還分成三個類別,一是傳統武器型,二是化學武器型,三是混合武器型。當時楊桓看到這些資料,可是笑得一發不可收拾。因為這資料實在是太可笑了,把螞蟻弄得就像在玩遊戲一樣。

「想多了!」楊業桓拍拍額頭,自嘲一笑。一隻螞蟻身上那有強酸呢?

「哼哼,我的人也敢殺,我斬,我砍,我打‥‥!」
 

當楊桓正在專心打電玩的時候,在他腳邊,一個裝放著雜物,大約只有三厘米高,呈灰黑色而遍佈灰塵的盒子中,一隻隻黃色的小螞蟻傾巢而出,順著隊形前進,繞過了楊桓的腳,朝著遠處邁進。這時,一隻約有一點五厘米的大螞蟻扭動著其肥胖的身體,緩緩地爬出。牠明顯地比其餘的黃蟻深色,應該是蟻后了。而其餘靠近著蟻后,較其他螞蟻大隻,足足接近一厘米長的,應該是兵蟻。牠們的牙齒都是微微突出,尖部向內彎,彷彿是能夠撕開敵人傷口的利器一樣。兵蟻圍攏著蟻后,把牠掩護在其中,把其視作珍寶。

這類型的螞蟻大約有十隻,而其餘的小螞蟻,就只有大約五十隻,當牠們經過楊桓所處的桌子之下時,皆是揚起了頭,嘴邊的觸鬚在空中亂舞,然後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向桌子的方向。



那‥‥是楊業桓坐著的位置。

牠們的眼底彷彿有一團火燄在瘋狂地燃燒,可是的蟻后搖一搖觸鬚,所有螞蟻都是收起了目光,徐徐地向著前方邁進。

可是,在蟻后那雙漆黑明亮的小眼睛中,卻閃過了一刻人性化的光芒‥‥

 
在大海的某一個角落,有一個綠萌鬱鬱的小島。這個小島大約有十平方公里,樹林被一片黃沙所包圍,再外面,就是蔚藍剔透,海天一色,一望無盡的大海。

在這小小的沙灘之上,竟然有幾十架灰色的直升機停靠。雖然沒有開動,但是直升機散發陣陣磅礡之氣,可見其造價不低。而在海上更有三架戰艦繚繞著小島。這些戰艦採用了封閉艦首,單層機庫,全通式飛行甲板長二百七十一公尺,島式艦橋和巨大而平的煙囪設在右舷。採用電力推進動力系統。四座雙聯裝二百零三公釐口徑火炮分別裝在上層建筑前後,用來打擊水面目標。防護裝甲與巡洋艦相當。

可是,這三架戰艦,看起上去就像被放棄一樣,但是散發出來令人熱血沸騰的氣息。這,是屬於戰爭的氣息‥‥

究竟是何等重要的東西,才需要調動如此龐大的力量去鎮守?



在小島的中央,密密麻麻地築起了無數白色小帳蓬,一個個身穿全套白色防護衣物的研究人員,拿著一份份的資料,不斷來回著不同的帳蓬,彷彿發現了什麼極具歷史意義的東西一樣。

「有它們的資料嗎?」一個大約六十歲,雙鬢染霜,滿皮皺紋,可是雙眸卻炯炯有神的老人,環視了全埸一周,嚴肅地問道。在他的附近,足足有二十多個身穿白色防護衣物的研究人員,他們的臉上都是佈滿著濃濃的驚喜,彷彿發現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

而他們身處的位置,便是整個小島上最巨大的帳篷,大約有三間課室之大。在這帳戶之內遍佈著密密麻麻極高科技的電子器材,七彩的儀器光芒交錯相橫地亮起,然後一點點地熜滅。如果這裡沒有了燈光,一定是最美麗的星空。

「沒有‥‥這‥‥這是個‥‥全新的發現!!」在老人身前,一個約二十多歲的年青年臉色漲紅,雙眸彷彿就要亮起星芒一樣,激動得口齒不清,全身也是不斷地顫抖,心情久久難以平伏。

「很好‥‥」就連那個大約六十多歲的老者,也難掩心中的興奮,深呼一口氣,竭力地壓抑著內心的激動,可是仍然不斷地顫抖著。

他徐徐地走向帳蓬的中央,那個足足佔了整個帳蓬大約三分之一空間的地方。這是一個下陷了的位置,在其之上蓋有一塊大約有一米厚的玻璃,而在這塊玻璃之下‥‥

有三十具屍體!這些屍體,每一具都有三米之高!



這些屍體跟人類無異,只是身體明顯地較人類為之高大,衣著簡陋,只有幾塊布料掩蓋著重要的部份。它們皮膚猶如沙紙般的粗糙,全部都沒有頭髮,臉容扭曲,一團團深紅的焦痕遍佈在臉上,彷彿在死之前,受盡了極大的痛苦一樣。然而,在它們身上並沒有任何明顯的傷痕‥‥

「這是個全新的發現!在我們之前從來都沒有人找到這個種族。我們這次的發現可是會為人類的起源帶來新的突破!」老人深吸一口氣,朗聲地說道。隨著他的聲音落下,全埸人隨即高聲歡呼著,把手上的文是拋上空中。

「組長,有發現了。」在所有人都歡呼的時候,一個研究員突然走到他的身旁,把頭靠近他的耳邊,細聲地道:「那份記載,清理好了。」組長點一點頭,然後走出了帳蓬,朝著另一個較小的帳蓬走去。

在這個小帳蓬之內,只有一張桌子,一些儀器以及一個極為巨大的玻璃箱。在玻璃箱內,有一張極為古老的紙張。這張紙張呈深啡色,有邊緣的位置有一條條的缺口,皺巴巴的,彷彿就是極具歷史的文物一樣。

「咦‥‥?」組長看了看,不禁皺一皺眉。

「這是古埃及文字?為什麼會‥‥」

古代埃及文字一開始是一種象形符號,也就是對事物的形體加以描繪而成為符號,以代表特定的概念,到後來和語言結合,每個符號除了代表特定的意義外,還具有一定的發音,成為一種詞書寫系統。這種書寫系統裡的每一個符號,都各用來表示語言中的一個詞。

那時候的人們稱這種文字為「神的文字」。



組長看著這張極其古老的紙張,喃喃地道:「我們從埃及逃了出來,那些螞蟻實在是太恐怖了,所有祭師和我們大能者合力也不能殲滅牠們‥‥我們三十個大能者成功逃到了這個山谷,但是螞蟻還是找到了我們,牠們無處不在‥‥支持不了‥‥」

「但是最後我們以靈魂為代價,耗盡我族命運,成功把牠們再次封印‥‥不知道‥‥這個封印‥‥會持續多久?」

「大能者,西蒙爾。」

組長一邊讀著,一邊皺著眉頭,突然,他好像想到什麼一樣,臉色劇變,然後邁起步伐,飛奔而出。他跑到帳蓬中央,一個像是發射通訊的地方,他朝著工作人員吼道:「立即聯絡國防部部長!」

「為什‥‥」工作人員欲想開口再問,組長大力地朝著工作人員所處的桌子上一拍,厲聲哮道:「你他媽的快點!」

工作人員嚇得滿身冷汗,連忙拿起了一個衛星電話,輸入了一些號碼後,隨即遞給了組長。「有發現了嗎,呵呵呵,我們可是傾注了大量的金錢咧。」一把懶洋洋的聲音,從電話的另一邊緩緩地傳出,一滴汗珠從組長的額上緩緩地流下,順著臉龐滴到地上,而他的背部,也被汗水完全地沾濕。

「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