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行五人總算回到月台。莫斯科地鐵站本身已經是個旅遊景點,有地下宮殿的稱號。勝利公園站裝潢雖不及其他車站精緻,卻有光亮的空間感。地板是深紅色與白色的大格子,宛如西洋象棋棋盤相間而成,左右兩排是灰色大理石拱形支撐柱石。

這裡共有兩個月台,盡頭各有一幅以小磁磚拼湊而成的大型壁畫。我們現在所在的二號月台上那幅壁畫,先前聽彥曦和 Angus介紹,是描繪俄羅斯於 1812年成功抵抗拿破崙入侵。

該怎麼形容呢,眼前一切如舊,可是我總覺得哪裡不妥,又說不出突兀的地方。這時我們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已經身陷其中,車站內藏著各樣暗示等著我們去注意。可惜當我們發現時,結局已經寫好,我們只是後知後覺地從結果追溯回頭。

「請注意,」車站廣播再度喋喋不休,「入閘後及車廂內嚴禁飲食。請注意⋯⋯」





一行人衝去尾班車的車頭位置,隧道洞口上方的牆壁掛了個跳字時鐘,左邊顯示現在時間是 01:26分,右邊為地鐵進站的時間倒數,還有四分鐘。

眾人為打發時間互相自我介紹,大叔的名字是 Jean,醉酒女叫 Anna。輪到 Angus,居然唸出自己 Channel短片每次的開場白。

「我叫 Angus,」他擠出春風得意的笑臉,「你哋聽過『愛神』未?塞爾特神話入面嘅愛神,正正就叫 Angus;海島克爾特神話嘅 Angus就掌管性愛。唔知你信邊個神話呢?」他突兀地放聲大笑,自以為很不羈風趣。

我沒有與他們閒聊,後退幾步站到月台正中央。描繪俄羅斯娃娃的大型壁畫在我後方,我慢慢自轉一圈觀察四周⋯⋯

「點解會咁㗎?」我吃了一驚,我知道哪裡不對勁了!「頭先明明仲係衛國戰爭㗎!」





是壁畫!

原本是戰勝主題,現在⋯⋯現在居然改頭換面變了俄羅斯娃娃壁畫!同樣也是用彩色磁磚拼貼而成,上面卻是八個由大到細、塗抹鮮紅胭脂和口紅的俄羅斯娃娃!

怎麼可能?我們離開這裡才不過十幾分鐘,誰人悄悄來過更換壁畫啊?

她們跟典型的俄羅斯娃娃無異,身體為圓柱形,頭巾和傳統俄羅斯服把身體包得密密實實只露出一張臉。每個娃娃衣服的顏色不同,可是風格一樣、用色鮮艷。原本代表年份「1812」的位置,現在則是「0609」。

壁畫描繪得相當細緻,娃娃們頂著皮笑肉不笑的微笑看著我,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哇,好得意呀!」被我的叫聲吸引,Angus走過來盯著壁畫讚嘆,甚至拿起手機與彥曦拍片。他們的神經線未免太大條了吧?

來不及仔細研究,隧道深處傳來高頻瑟瑟風聲,又像有人高音地嗚嗚叫,地鐵來了!與此同時,車站廣播又再響起,「各位乘客請注意,列車現正駛進本站,請先讓乘客落車然後上車,多謝合作。」

咦,聲音不同了?

這次廣播同樣也是女聲,可是與那字正腔圓的官方態度相差甚遠,語氣變得軟綿綿。本來好比是硬邦邦山東婆,現在則換了嬌滴滴台妹,瞬間想多聽幾句。

我們馬上跑回上車的位置。地鐵從黑暗洞口鑽出,捲起一股寒冷怪風打落我們身上,保持高速進站,到達月台才急急剎車。

列車是較新型的,白色車身配藍色車門,透過多扇車窗看見,車廂內外保養得光光亮亮,環境乾淨衛生。

最前方的車長駕駛室被玻璃窗包圍。車長是一名頭髮花白、身型高大的中年男人,他雙眉之間有道很深的川字皺紋,使他不笑的臉看起來更嚴肅和兇惡。莫斯科地鐵的車長制服有點像飛機機師,白色裇衫搭深藍色西裝外套。

奇怪的是,地鐵停定後沒有打車門讓乘客上落,全車車門一動不動!





見大叔 Jean上前敲駕駛室車門,嚴肅車長眉間的川字紋皺得更深,似乎沒意識自己出錯,反而在怪我們阻礙他準時離站。

醉酒女 Anna馬上禮貌地說:「車長,麻煩開一開門丫。」她簡單交代我們的情況。

見是美女,他的眉頭果然鬆一鬆。撥了幾通電話,統統無人接聽,他的臉色開始泛白,「總部 24小時都有人聽㗎喎⋯⋯」

我無意干涉地鐵運作,只求盡快回家,「咁啦,不如你開門俾我哋上車先,我哋下個站會乖乖落車離開㗎喇,然後你再處理內部情況?」

嚴肅車長的回應卻出人意表。

「唔得喎。」他斬釘截鐵地拒絕,看賊般觀察我們眾人道:「呢架車唔載人。」

「開門呀!」Jean握緊拳頭粗聲喝道:「你留低我哋喺度,有咩事你負責㗎!」





看來這句話擊中嚴肅車長要害,他沉思片刻,才不情願地打開車門讓眾人進入。

「喂!」他忽然衝出車廂,朝車尾方向大叫:「仲有你兩個呀!快啲上車呀!」

我連忙往車外探頭張望,原來有兩名乘客在月台末端。憑身型辦出一個是高大男子,一個是矮胖婦女,二人身穿輕便衣褲和波鞋、背上看似放滿東西的背包、戴著壓得低低的鴨舌帽和淺藍色外科口罩,完全看不到他們的表情和長相。

車長狀極生氣走回駕駛室。車廂喇叭旋即響起嬌嗲女說出安全須知:「車門正在關上,請勿衝入車廂,或阻礙車門關閉。」

見車長只開了第一卡車廂的車門,Angus識趣地提醒二人組喊道:「喂!車長要閂門喇!跑過嚟啦!」

胖女人率先起跑,所謂的肥胖未至於會阻礙行動那程度,她跑得算快捷,成功跳入車廂。高男子比她遲起跑,被車門大力夾了一下。車門偵測到有異物自動重開,他抓緊機會竄進來。

如是者,我們連同車長一行八人,搭乘莫斯科地鐵穿梭於深不可測的地底世界,不,應該說,是一個萬劫不復的深淵才對⋯⋯

待續





————————————
各位乘客,請注意:
喺連登踴躍正評留言,夠數綠茶巴會繼續踴躍加更🩸

問多次,喺 post俄妹丁圖之前,大家心目中有無幻想圖呢? 歡迎擺低/ig dm,等我可以一次過流出閃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