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同Tracy搞完之後,佢都開始成日搵我,搞到我都幾辛苦。

返學放學又要陪珮恩,放假又要陪Tracy,雖然辛苦,但諗起佢個波,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過佢有時搵我都係認真溫書,我嘅成績都因為佢而開始好左,至少啲測驗都及格先。

阿彥:「喂阿燕,陸運會你報啲咩?」

我:「陸運會?宜家先十月咋喎,你係咪傻左個鼻?」



阿彥:「咩呀?你今日PE堂無聽條仆街講野咩?佢話佢去左同其他學校抽籤,抽左條碌柒籤返黎,所以十月就搞。」

我:「咁麻煩,不過算啦,既然已經黎到中六,我想報跑步。」

阿彥:「老實講呀,係學校邊有人夠你跑,你玩撚哂啦大哥,我仲想係最後一年可以攞下牌。」

我:「屌最多金牌我攞,你攞銀牌囉。」

阿彥:「多撚謝哂喎。」



如是者,我同阿彥報左60m、100m、400m,報跑步嘅原因係因為夠簡單,就咁跑到終點就完。

放飯個陣,我同阿燕去左食拉麵,然後無無聊聊就開IG睇下,見到好耐都無PO過野嘅Secret終於有人開PO。

「我男神居然有女朋友,我好唔開心呀,有無人可以叫佢同條女分手,然後同我一齊?」

下面有人留言話「我都以為自己有機會,話哂人地...第一次都比左佢...」

阿彥:「哇屌,人地講緊你喎。」



我:「成日都有人講我架啦,咁唔通我食過嘅女,我全部都要做佢地男朋友咩?」

阿彥:「哈,不過你同個嗰珮恩真係一齊左?」

我:「係呀,無諗過我都會拍拖呢?我都唔知點解會鍾意左佢。」

阿彥:「少有喎,食女食到有感情,五年都未見過。」

我:「算啦,你唔明架啦。」

我地一返到去學校,就見到珮恩企左係學校門口,相信係等緊我。

阿彥即刻用瞬間轉移走左,而我就行過去搵佢。

珮恩:「邊個第一次比左你!!!」



原來係為左呢件事。

我:「我都唔知呀,因為好多人嘅第一次都比左我。」

佢聽到之後即刻拎轉頭走,我係佢後面望住,好似望緊一隻小拳石咁。

我跑過去行去企前面,而佢扁哂嘴咁望住我。

我:「乜我嘅過去真係咁重要咩?」

佢個樣變到好疑惑,想講野但又講唔出口。

我:「我意思係,即使我以前有幾咁風流都好,宜家我鍾意嘅只係你。」



珮恩:「係咪真架?」

我:「再講我都口臭架啦,我愛你。」

因為我地係學校,唔可以咁親密,於是佢扮趺親,成個人撲落我到攬住我,真係咁都得。

我一直都問自己點解唔食左佢就算,要同一個女仔糾纏咁耐,可能你地都快啲想睇我同珮恩搞野,但係我未搞清楚自己嘅諗法之前,我都唔會搞佢。

因為都幾矛盾,通常鍾意一個人會好想快啲插佢,但係我無咁嘅主意,我諗係我追求緊真正嘅做愛,我都唔知。

放左學之後,我就同我個班啲人出去球場到打波,反正宜家大把時間,雖然大約五個月之後就考DSE,我地都仲未溫書。

打打下見到有三條女坐左係到睇我地打波,唔係我地學校嘅人。

阿彥好似睇中左其中一條女,要我地不斷做波比佢,我地有個甚至扮比佢Ankle Break。



打多一陣之後,我地就坐低休息一陣,然後阿彥就去撩個條女。

佢好快就返左黎,個樣同上次食檸檬一模一樣。

我:「做咩?又衰撚左?」

阿彥:「人地又係搵你呀,屌點解次次啲女淨係搵你一個?」

我:「咁要問我老豆老母點解生到我咁靚仔。」

然後我就拍拍屎忽行去個三條女到,行之前佢地仲對我揮揮手。

我:「有咩貴幹呀三位靚女?」



阿欣:「我叫阿欣呀。」

穎彤:「我叫穎彤。」

樂怡:「我叫樂怡。」

我:「三個啲名都好好聽喎,我叫阿燕,你地又會黎睇我地打波嘅?」

穎彤:「因為你囉。」佢講完即刻匿埋係阿欣後面,應該口快快講左心底話。

樂怡:「sorry呀,你唔好怪佢咁直接。」

我:「唔會,我仲好欣賞添,夠膽講真心話先係一個勁人。」

阿欣:「話事話你打波好勁喎,平時練開波架?」

我:「都有嘅,不過唔係個嗰男仔勁啲咩?仲fake到人地趺低。」我指住阿彥再講。

阿欣:「一睇就知佢地夾埋架啦,好傻仔。」

樂怡:「好傻咩?佢不知幾型。」

居然會有人係我面前讚阿彥!!唔得,一定要即刻同佢講先。

阿欣:「啱啱又唔見你咁同佢講?」

樂怡:「我怕羞呀嘛...」

我:「咁無野嘅話我返去繼續打波先啦。」

阿欣:「唔好走住,呢個係我同穎彤嘅電話,記住call我地呀。」

樂怡:「幫我比你個friend呀...唔該...」

我:「好好好,我真係走啦。」

我行返埋去佢地個到,個三條女亦都起身走左。

我同阿彥講有人想約佢,佢開心到癡撚左線,仲不斷咁入波。

而我?本身可以玩4P,宜家得返3P,你話我仲開心得去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