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時了,我還沒吃晚飯,收拾好公事包,就帶着倦透的身軀離開了公司。
經過一個多小時車程的顛簸,終於回到家中,吃過家人留下的晚飯,洗過澡已經是凌晨十二時多。我回到房間,打開Notebook,自然地登入了社交平台帳戶,無聊地看著動態消息。跟大部份香港人一樣,這是我每天會做的事情。
我想了又想,凝望着Notebook旁的精緻鏡盒,呆呆出神,腦海裡泛起了十年前這塊鏡盒對我一生的改變、那足以讓我忘卻三生的事情。或許你並不會相信這樣荒誕離奇的故事,但這卻是我親身的經歷。
「十年後的今天,妳到底在哪裡?」
我玩弄着手中的鏡盒,心中泛起對她的思念。
此時此刻,拿着鏡盒的我竟隱約聽到她的輕聲細語,甚至彷彿看到她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在我的身旁。
她盈盈的笑聲就在我的耳邊響起。
「渝心,是你嗎?」
我回過頭來,她的身影馬上隨着輕輕的笑聲消失。
嗯,我知道這是沒可能的!她應該早已投胎重新做人。剛才只是我的幻覺罷了。




我放好鏡盒,躺在床上,慢慢憶起跟她的那段往事。
想知道我在十年前的經歷是一個怎麼樣的故事嗎?好吧!讓我告訴你們這段不可思議的過去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十年前的那個夏天,炎熱得快讓人融化,而且雨也下得特別多。
十七歲那年的暑假都是在打工中度過,然後暑假很快就要結束了,我即將踏進中六的預科生涯。在中五之前,我的學生生涯都過得很平凡,沒有太突出的表現,也沒有很糟的事情發生,但是欠交功課、測驗不合格、遲到等等仍是少不免的了,多得幸運之神眷顧,會考的成績還是讓我安然無恙地升上了中六。
不錯,那時候香港的公開考試還沒改制,中學文憑試還沒出現,學生們是要經歷兩次生死大戰。
而聽說,中六是預科高考的喘息期,所以我打算一如以往平平穩穩的度過這一年。一如既往,平凡就好。
當然,事情沒那麼簡單。因為我即將遇上一段永生難忘的奇遇。
「喂!葉子俊,我們又同班了!」電話那邊傳來了張文彩的聲音。
我沒好氣的回應:「嗯。」




「我替你找了一些補習社的資料,你就看看有沒有些合適的吧?」
「你就饒了我吧!」
「不要恃着自己有點小聰明,就以為自己可以順順利利的升讀大學了。高考的壓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這個張文彩是我小學的同學,跟我升讀了同一間中學。她的思想比實際的年齡成熟很多,有時候嘮叨得像我媽。
記得中二時候,我英文成績不太好,她卻很用心的替我補習,間接讓我在大考中順利過關。老實說,沒有她的話,我應該上不了預科。
我回應張文彩:「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不要煩我!」
「都上預科了,你還是這個老樣子。哼!不理你了!」張文彩就此掛斷電話。
我想青春的主題應該是把握時光盡情玩樂,而不應該只是埋首書堆之中。那些補習的資料,是我媽拜託張文彩找給我的,喜歡多管閒事的她當然不遺餘力。
無論如何,中六的學年要開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讀的學校是沙田的聖納德中學,雖不算是名校,但名聲也不算差,師生之間的感情算是不錯。
開學日的小息時間。數個月沒見面,又跨過了會考的煎熬,同學們之間的交談都顯得特別雀躍,而我卻選擇靜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着看着漫畫。
「葉子俊!想不到你也能順利升上來預科。」說話的是陳卓凡。他是我的好朋友,樣子長得帥、成績好、性格和善,所以男女同學都喜歡跟他來往,是班中的風頭躉。似乎每個男生的學生時期,身邊總是有這麼一個朋友。而我,只是班中一名不起眼的學生,平庸的成績,加上頭髮亂亂、長着一張大眾臉,大多數的老師也只記得我的姓氏,卻經常喚錯我的名字。
或許太多的不同,我跟陳卓凡才能成為好友。
我說:「托賴吧!」
陳卓凡笑道:「應該又是張文彩的功勞吧?怎麼樣?你真的對她一點意思也沒有?」
我瞥看課室中正在與其他同學交談的張文彩,淡淡的回答道:「胡說!」
張文彩雖是我自小認識的女生,而且雙方的家長都互相認識,不少同學取笑我們將來會交往結婚,但我很清楚我們之間的只是友情。
如果友情突然變成愛情,會很奇怪吧?
所以,我跟張文彩真的沒可能。
有些同學在中五之前已經開始談戀愛,記得中一的時候,有一篇「中學生應否談戀愛」的作文題目,也許當時的我年少無知,在神推鬼擁下寫了「不應該」。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中學生談戀愛又有甚麼問題?只要認真看待感情就可以了。有人說會影響學業,但事實上,有些人卻在談戀愛後變得更加有上進心,張文希和劉莉莉這一對小情侶就是最佳例子。二人成績本是平平,可是在交往後,成績卻突飛猛進,均以佳績考上預科。
至於我嗎?我對愛情的態度一直是既來之則安之。我覺得世界上很多東西都是注定了,有些人很刻意追求一樣東西,卻怎麼也沒法得到;有些人卻在無意間得到想要的。
所以嘛,我並不焦急。畢竟,我也只是一名高中生啊!
陳卓凡說:「對了,你是選修了經濟科吧?」




我苦笑:「是的。可是我的經濟科的成績在會考時不算好,再這樣下去,我應該過不了高考這一關。張文彩替我找了些補習的資料,所以我應該會去補習吧!」
陳卓凡大笑:「哈哈哈!難道現在你還不明白張文彩的心意嗎?你們兩個青梅竹馬,其實早應該在一起的了。」
他笑得合不攏嘴。這次我終於忍不住,用手上的漫畫向他擲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開學已經一個月了,功課開始增多,自己也漸漸開始覺得壓力擁至,特別是最弱的經濟課,開始有點跟不上進度。所以,前思後想,決定報讀張文彩早前替我搜集的補習課程。
下課的鐘聲響起,我準備離開學校前往補習社。
當我路過電腦室時,卻被迎面的訓導主任李Sir叫住:「葉子曦,碰到你就好了。快來幫我一把,都快拿不住了。」只見他用手推車推着一堆木頭,而木頭卻因堆得滿滿的有點快要掉下的感覺。
李Sir已經不是第一次錯叫我的名字。
「其實我叫葉子俊。」我苦笑。
李Sir用手拭去額頭的汗水,尷尬笑道:「對不起呢!子俊,這些都是藝術課要用的材料,可以和我一起先搬去雜物室嗎?」
看見李Sir一個人吃力的在搬木頭確實是有點不忍,可是我實在趕時間啊,只有不好意思的道:「其實……我今天有點事情趕着去做。」
李Sir板起了臉:「我猜你也只是想去網吧打online game吧!難道學生幫一下老師的忙也不行嗎?」
我苦笑:「想不到原來李Sir你是這樣看我的。」其實我一次網吧也沒去過,但為了往後在校的日子好過一點,當下沒有反駁,更答應替他把木材推到雜物室。
我在這間學校讀了五年多,卻從來沒有進過雜物室,因為如非特別批准,學生一般都不可以進來的。說是雜物室,當然甚麼東西都有,這邊擱了數把雨傘,那裡又放了些舊書,還有一些畫作、布料、紙箱……
李Sir說:「你應該沒進過來吧!這裡除了擺放一些學校的物資外,還有些沒學生認領的失物會被放在這裡。來,把木材抬到這裡就行了。」




我和李Sir協力把木材安放好。
呼!大功告成,還是早點到補習社吧!不然就要遲到了。
正當我想離開之際,腳下卻被地上的麻繩勾着,身體頓時失去重心,人向前摔,還撞倒旁邊的紙箱,紙箱中的舊文具飛彈了出來。更令我狼狽的是,原來我竟沒拉好書包的拉鍊,教科書散落了一地。
而我則倒在無數的文具和教科書堆中。
李Sir向着躺在地上的我沒好氣的說道:「真是笨手笨腳。」
這小小的摔跤又算是甚麼?我馬上躍跳起來,用九秒九的速度收拾好書本,把它們放進書包,把拉鏈拉上。然後和李Sir一起逐一把文具拾回紙箱,又將紙箱安放原處。
我的膝部擦傷了少許,帶來一點點疼痛,可是剛才已經躭誤了不少時間,顧不到了,只好跟李Sir快說一聲拜拜,離開學校跑去補習社。
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那一摔,是命運使然。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時了,我還沒吃晚飯,收拾好公事包,就帶着倦透的身軀離開了公司。
經過一個多小時車程的顛簸,終於回到家中,吃過家人留下的晚飯,洗過澡已經是凌晨十二時多。我回到房間,打開Notebook,自然地登入了社交平台帳戶,無聊地看著動態消息。跟大部份香港人一樣,這是我每天會做的事情。
我想了又想,凝望着Notebook旁的精緻鏡盒,呆呆出神,腦海裡泛起了十年前這塊鏡盒對我一生的改變、那足以讓我忘卻三生的事情。或許你並不會相信這樣荒誕離奇的故事,但這卻是我親身的經歷。
「十年後的今天,妳到底在哪裡?」
我玩弄着手中的鏡盒,心中泛起對她的思念。
此時此刻,拿着鏡盒的我竟隱約聽到她的輕聲細語,甚至彷彿看到她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在我的身旁。
她盈盈的笑聲就在我的耳邊響起。




「渝心,是你嗎?」
我回過頭來,她的身影馬上隨着輕輕的笑聲消失。
嗯,我知道這是沒可能的!她應該早已投胎重新做人。剛才只是我的幻覺罷了。
我放好鏡盒,躺在床上,慢慢憶起跟她的那段往事。
想知道我在十年前的經歷是一個怎麼樣的故事嗎?好吧!讓我告訴你們這段不可思議的過去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十年前的那個夏天,炎熱得快讓人融化,而且雨也下得特別多。
十七歲那年的暑假都是在打工中度過,然後暑假很快就要結束了,我即將踏進中六的預科生涯。在中五之前,我的學生生涯都過得很平凡,沒有太突出的表現,也沒有很糟的事情發生,但是欠交功課、測驗不合格、遲到等等仍是少不免的了,多得幸運之神眷顧,會考的成績還是讓我安然無恙地升上了中六。
不錯,那時候香港的公開考試還沒改制,中學文憑試還沒出現,學生們是要經歷兩次生死大戰。
而聽說,中六是預科高考的喘息期,所以我打算一如以往平平穩穩的度過這一年。一如既往,平凡就好。
當然,事情沒那麼簡單。因為我即將遇上一段永生難忘的奇遇。
「喂!葉子俊,我們又同班了!」電話那邊傳來了張文彩的聲音。
我沒好氣的回應:「嗯。」
「我替你找了一些補習社的資料,你就看看有沒有些合適的吧?」
「你就饒了我吧!」




「不要恃着自己有點小聰明,就以為自己可以順順利利的升讀大學了。高考的壓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這個張文彩是我小學的同學,跟我升讀了同一間中學。她的思想比實際的年齡成熟很多,有時候嘮叨得像我媽。
記得中二時候,我英文成績不太好,她卻很用心的替我補習,間接讓我在大考中順利過關。老實說,沒有她的話,我應該上不了預科。
我回應張文彩:「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不要煩我!」
「都上預科了,你還是這個老樣子。哼!不理你了!」張文彩就此掛斷電話。
我想青春的主題應該是把握時光盡情玩樂,而不應該只是埋首書堆之中。那些補習的資料,是我媽拜託張文彩找給我的,喜歡多管閒事的她當然不遺餘力。
無論如何,中六的學年要開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讀的學校是沙田的聖納德中學,雖不算是名校,但名聲也不算差,師生之間的感情算是不錯。
開學日的小息時間。數個月沒見面,又跨過了會考的煎熬,同學們之間的交談都顯得特別雀躍,而我卻選擇靜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着看着漫畫。
「葉子俊!想不到你也能順利升上來預科。」說話的是陳卓凡。他是我的好朋友,樣子長得帥、成績好、性格和善,所以男女同學都喜歡跟他來往,是班中的風頭躉。似乎每個男生的學生時期,身邊總是有這麼一個朋友。而我,只是班中一名不起眼的學生,平庸的成績,加上頭髮亂亂、長着一張大眾臉,大多數的老師也只記得我的姓氏,卻經常喚錯我的名字。
或許太多的不同,我跟陳卓凡才能成為好友。
我說:「托賴吧!」
陳卓凡笑道:「應該又是張文彩的功勞吧?怎麼樣?你真的對她一點意思也沒有?」
我瞥看課室中正在與其他同學交談的張文彩,淡淡的回答道:「胡說!」
張文彩雖是我自小認識的女生,而且雙方的家長都互相認識,不少同學取笑我們將來會交往結婚,但我很清楚我們之間的只是友情。
如果友情突然變成愛情,會很奇怪吧?
所以,我跟張文彩真的沒可能。
有些同學在中五之前已經開始談戀愛,記得中一的時候,有一篇「中學生應否談戀愛」的作文題目,也許當時的我年少無知,在神推鬼擁下寫了「不應該」。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中學生談戀愛又有甚麼問題?只要認真看待感情就可以了。有人說會影響學業,但事實上,有些人卻在談戀愛後變得更加有上進心,張文希和劉莉莉這一對小情侶就是最佳例子。二人成績本是平平,可是在交往後,成績卻突飛猛進,均以佳績考上預科。
至於我嗎?我對愛情的態度一直是既來之則安之。我覺得世界上很多東西都是注定了,有些人很刻意追求一樣東西,卻怎麼也沒法得到;有些人卻在無意間得到想要的。
所以嘛,我並不焦急。畢竟,我也只是一名高中生啊!
陳卓凡說:「對了,你是選修了經濟科吧?」
我苦笑:「是的。可是我的經濟科的成績在會考時不算好,再這樣下去,我應該過不了高考這一關。張文彩替我找了些補習的資料,所以我應該會去補習吧!」
陳卓凡大笑:「哈哈哈!難道現在你還不明白張文彩的心意嗎?你們兩個青梅竹馬,其實早應該在一起的了。」
他笑得合不攏嘴。這次我終於忍不住,用手上的漫畫向他擲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開學已經一個月了,功課開始增多,自己也漸漸開始覺得壓力擁至,特別是最弱的經濟課,開始有點跟不上進度。所以,前思後想,決定報讀張文彩早前替我搜集的補習課程。
下課的鐘聲響起,我準備離開學校前往補習社。
當我路過電腦室時,卻被迎面的訓導主任李Sir叫住:「葉子曦,碰到你就好了。快來幫我一把,都快拿不住了。」只見他用手推車推着一堆木頭,而木頭卻因堆得滿滿的有點快要掉下的感覺。
李Sir已經不是第一次錯叫我的名字。
「其實我叫葉子俊。」我苦笑。
李Sir用手拭去額頭的汗水,尷尬笑道:「對不起呢!子俊,這些都是藝術課要用的材料,可以和我一起先搬去雜物室嗎?」
看見李Sir一個人吃力的在搬木頭確實是有點不忍,可是我實在趕時間啊,只有不好意思的道:「其實……我今天有點事情趕着去做。」
李Sir板起了臉:「我猜你也只是想去網吧打online game吧!難道學生幫一下老師的忙也不行嗎?」
我苦笑:「想不到原來李Sir你是這樣看我的。」其實我一次網吧也沒去過,但為了往後在校的日子好過一點,當下沒有反駁,更答應替他把木材推到雜物室。
我在這間學校讀了五年多,卻從來沒有進過雜物室,因為如非特別批准,學生一般都不可以進來的。說是雜物室,當然甚麼東西都有,這邊擱了數把雨傘,那裡又放了些舊書,還有一些畫作、布料、紙箱……
李Sir說:「你應該沒進過來吧!這裡除了擺放一些學校的物資外,還有些沒學生認領的失物會被放在這裡。來,把木材抬到這裡就行了。」
我和李Sir協力把木材安放好。
呼!大功告成,還是早點到補習社吧!不然就要遲到了。
正當我想離開之際,腳下卻被地上的麻繩勾着,身體頓時失去重心,人向前摔,還撞倒旁邊的紙箱,紙箱中的舊文具飛彈了出來。更令我狼狽的是,原來我竟沒拉好書包的拉鍊,教科書散落了一地。
而我則倒在無數的文具和教科書堆中。
李Sir向着躺在地上的我沒好氣的說道:「真是笨手笨腳。」
這小小的摔跤又算是甚麼?我馬上躍跳起來,用九秒九的速度收拾好書本,把它們放進書包,把拉鏈拉上。然後和李Sir一起逐一把文具拾回紙箱,又將紙箱安放原處。
我的膝部擦傷了少許,帶來一點點疼痛,可是剛才已經躭誤了不少時間,顧不到了,只好跟李Sir快說一聲拜拜,離開學校跑去補習社。
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那一摔,是命運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