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時鐘酒店個防盜眼一望,呢位陳生肥肥地,圓頭圓腦咁,心口掛住部相機。

我見陳生得一個人,個心都定啲。

家姐未等我望完就挨個頭埋黎,用個挨力迫走我,然後左眼放係防盜眼到望。

就係呢個時候,陳生係褲袋拎左枝野出黎,噴左一噴雙手。而呢一切,家姐都無留意到,只顧住睇陳生個樣。

我等家姐望夠後,同家姐對望一眼,感覺問題不大,於是就打開酒店房門,俾啊陳生入黎。





“hello,兩位好。”陳生一邊打招呼,一邊伸手同我地兩個逐一握手。

“嗯?咩味?死肥仔學人噴香水。”我望住陳生額頭既汗心諗。

“好,係開始之前我俾左錢先。”陳生放低背囊後,用手機撳兩撳,我手機就傳黎“叮”一聲既提示聲,一筆五萬既錢,成功入左我銀行。

“咁撚爽快既。”我心入面暗爽。

呢個係我既要求,見面先俾五萬,事後再俾五萬。





啊陳生果然係個典型男人,即使我在場,佢都係咁偷望我家姐。

直到陳生準備好,舉起相機,陳生就開始光明正大咁上下打量我家姐。

唔係睇在錢份上,我實打撚柒佢。

“家姐擺個性感既pose黎睇下先。”陳生開始進入拍攝模式。

“下,er。。。我唔係好識喎。”家姐望一望我,尷尬咁講。





“唔緊要,咁影啲簡單既先。”陳生拉一拉酒店裏面既凳仔,然後講:“家姐著返對鞋,然後坐係張凳到。”

家姐一一照做。

“好,衣家將雙腳慢慢孹大,隻手就禁住中間。”

“好,隻腳再孹大啲。”

“係,好好,keep住”

唔知係肥仔有料定家姐太索,家姐既呢幾個動作簡直就係吸精。

但係唔知點解,我個人開始昏昏沉沉。

“好,可以上牀,跪係到。”





“係,蹺高個屁股。”

“好,等等啊。”陳生望一望我。

我迷糊間見到陳生好似係褲袋拎左啲野出黎,由於俾佢背脊遮住,睇唔到係咩。但感覺到陳生用黎向手噴左兩下。

我再望望家姐,家姐已經合埋左眼,趴左係張牀到。

隨住一陣唔識形容既味,我覺得自己隨時都會失去知覺。

-------------------

私影,眼力好可以見到底底
https://youtu.be/AYmXk8ULAF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