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過去,宿醉既眾人,轉眼間已經到左清醒既時刻。

一聲“啊”既尖叫聲,劃破左成間屋既寧靜。未醒既人,拿拿林起身,尋找尖叫聲既來源。

就係咁樣,一間房,聚集左兩男兩女。

“賤格!”衣衫不整既家姐一把掌摑落啊仁到。

“對唔住。。。靜紅。。。我唔知點解會咁。。。”啊仁耷低頭,捂住被摑既右邊面頰。





“你!。。。”家姐嬲到講唔到野。

“對唔住。。。我會負起責任。”啊仁仍然唔敢抬起頭。

“衣家唔係你負唔負責既問題!係你做錯左事!你同我即刻死開!我地都唔想見到你!”發嬲既家姐,語速都特別快。

“唉,啊仁,你走先啦。”我伸手輕輕推一推啊仁。

啊仁自知理虧,雖然身上淨係得條孖煙通,但佢都只得無奈離開。





而我就係啊仁步出門口前,係廁所拎左條大浴巾俾佢,等佢可以遮得就遮。

“啊輝。。。多謝你。”係門口既啊仁,感激咁對我講。

我“嗯”左一聲,然後關門,心入面反而係諗:“係我對你唔住就真。。。”

故事就要講返前一晚。

當晚我係廳見唔到啊仁之後,就有個不祥既預感,所以我馬上就衝向家姐間房。





家姐道房門果然俾人打開左,我驚到腳都震埋,行近一睇。啊仁條仆街竟然真係入左家姐間房!佢條撚樣淨係著住條孖煙通,趴住左係家姐間房,既門口,既地下到。

?!

我跨過癱係地下既啊仁,走上前仔細觀察一下家姐,衫同底底都健在,家姐身體既狀態同我離開之前係一樣既。我不禁噓左一大口氣,個心都定返啲。

“細。。。佬?做咩叫左你咁耐。。。都唔上黎。。。再唔上牀。。。我嬲。”家姐合上眼,無意識咁講。

岩岩同慧兒啪完,又俾啊仁咁樣嚇一嚇,衣家既我,輕易就能抵抗到家姐既誘惑。

我另轉身行近啊仁,佢同家姐一樣發開口夢咁講:“係我,係我啊靜紅。”

“係你條命咩,好彩你無亂黎,唔係你已經死撚左。”我心諗。

然後我又係一把抱起啊仁,準備將佢扔返落廳。





“屌,好撚重。”我心入面鬧左出黎。

抱住好撚重既啊仁,我忽然諗到一條好計。一條可以令到家姐同啊仁馬上分手既妙計。

我抱住啊仁黎到慧兒間房,慧兒身上仍然只係著住開晒鈕既白恤鈕同一條底底。我輕輕將啊仁放係慧兒身邊既空位。

佢地兩個郁都唔郁下,已經訓到好死。然後我就扮咩都唔知,去返廳到訓教。

合上眼既我,越諗就越覺得呢一條真係妙計。家姐醒返後,肯定會同啊仁分手,此為之一妙。而啊仁同慧兒,亦都有可能因為咁而係埋一齊。慧兒得到個老實好人,啊仁又有個唔輸俾家姐既靚女友,簡直係win win雙贏啊!

不過,雖然係咁講,但頭先望住啊仁離開既凄涼樣,我真心覺得好對佢唔住。不過無計,唔做都做左。

我送走啊仁後,返去慧兒間房,雖然慧兒個樣都有啲不知所措咁,但相比起家姐,慧兒已經算係叫做冷靜。





“唉。。。鬼叫我地果晚飲得咁醉。”慧兒扣返佢啲衫鈕講。

狂風暴雨後,今日朝早太陽回復光猛,無戴bra既慧兒,心口兩粒粉嫩lin頭透晒出黎,岩岩入黎既我,見到呢一幕,巨龍又開始有些少躁動。

“慧兒。。。我地一入黎就見到啊仁俾你趕左落牀。。。佢琴晚真係。。。搞左你?”家姐有啲難於啟齒,但最後都係問到出口。

“係。。。雖然琴晚既野我都迷迷糊糊,但我都幾肯定我同佢做左。。。對唔住啊靜紅,明明佢係你男友。。。”慧兒摸摸自己私密部位,皺一皺眉咁講。

“我對唔住你就真。。。帶左個衰人上黎。”家姐上前攬實慧兒。

“無野喎我,好平常姐呢啲野,我份人好open既,小事啦。”慧兒拍拍家姐膊頭。

“你會唔會。。。報警?”我問出我一直關心既問題。

慧兒搖一搖頭講:“算啦,佢未必係有心既,酒後亂性,我懷疑果晚我自己都有做主動,都唔怪得晒佢。呢啲都係小事。。。我係驚會有左姐。。。”





“下!佢。。。我即刻落去買藥俾你食!”家姐聽完後個人即刻緊張起黎,未等我地回應,佢已經一支箭咁衝左落街。

突然間,間房就得返我同慧兒兩個。

“唔會咁易中招既。。。”為左避免無話可講既尷尬,我求其搵啲說話安慰慧兒。

“希望啦。。。咪住!你講多次岩岩句野。”慧兒忽然成個人好似係到認真回憶緊啲咩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