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同歸西?咁唔吉利啲人見到會唔會走㗎?」
 
「係囉,陣間無人參加點算。」
 
「同埋會唔會過唔到學校㗎?陣間唔批我哋無得招人,我唔想啱啱成立就解散囉。」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盡是反對的聲音。
 
「你哋冷靜啲先,我哋個學會本來就係去探討啲奇聞異事,入得我哋學會嘅,相信都好似我哋四個咁,對啲奇奇怪怪嘅嘢有興趣先加入啫。」
 




阿軒嘗試說服大家,但大家眉頭深鎖,看來還是有點顧慮。
 
「仲有,我話『一筒歸西』做主題,其實都係想用啲大家有興趣嘅活動去吸引人。你哋諗下有幾多大學生係唔打牌㗎?應該好少啦。至於個名怕過唔到學校嘅,咪改做『傳統牌類奇聞探究』呢啲類似嘅名囉,而且話就話『一筒歸西』做主題啫,其實咪又係迎新營其中一個活動,到時等大家打下牌玩下增進下交流,第時啲活動先有學生肯參加㗎嘛。」
 
在經過阿軒那長篇大論後,三人最終都被說服,便開始著手準備迎新營的事情。
 
「好多謝大家參加我哋嘅迎新營,相信加入我哋學會嘅,都係某程度相信呢個世界有啲嘢,係現今科學難以解釋嘅。呢兩日三夜嘅迎新營,除咗希望你哋可以了解下我哋學會之外,亦都希望可以同大家一齊分享,經歷一下一啲平時唔夠膽,或者唔夠人數做唔到嘅活動,希望大家可以玩得開心啦。」
 
阿軒以會長的身份歡迎各位新生後,迎新營便正式開始。
 




迎新營的活動跟其他學會沒有太大的分別,只是遊戲內容和一些問題,會以世界各地的奇聞異事做主題而已。
 
例如在傳統的Treasure Hunt裡添加了香港都市傳說的完素,營火舞的歌曲都是一些曾經傳出過奇怪傳聞的歌曲,例如Gloomy Sunday。
 
迎新營順利的迎來第二個晚上。
 
「好啦,相信經過噚日,大家都已經熟落咗好多,亦都應該知道我哋做嘅都係一啲體驗。而今晚呢,我哋會有幾個項目,分別係『百物語』、『一個人捉迷藏』同埋『一筒歸西』。」
 
接著阿軒的發言,怡欣向在座的人補充。
 




「為咗大家更加了解呢幾個項目,呢度有啲資料係關於呢幾個都市傳說嘅。當然,我哋學會係以體驗為主,每個項目我哋都會有工作人員睇住你哋,亦唔會真係跟晒所有步驟,舉例『百物語』我哋唔會真係講到一百個鬼故先完,所以大家可以放心,呢次活動都係絕對安全嘅。不過,中間為咗增加氣氛,我哋會添加啲驚喜畀大家。當然,呢幾個活動唔係強制參加嘅,如果有人係唔想參加嘅,可以同我哋講聲,我哋會再有安排。無問題嘅話,我哋九點再喺度集合啦。」
 
就在其他人都離開後,會場內有一位女同學留了下來。
 
阿軒看她的樣子有點發白,身體在微微發抖,便跟怡欣一起走到她身旁。
 
「你好似係正宇個組女,蔡,蔡安映?」
 
女生微微點了一下頭,身體仍然在發抖。
 
「你係咪有咩唔舒服呀,駛唔駛返房休息一陣?或者去醫院?」
 
怡欣擔心地看著安映,安映只是輕輕搖頭,但沒有說話。
 
阿軒看到剛剛發給同學的資料都散落一地,只有「一筒歸西」的資料被她緊緊握在手裡。




 
「你無事呀嘛?你如果唔鍾意呢個『一筒歸西』嘅活動,可以參加其他,或者唔參加都得㗎喎。」
 
「我......我......」
 
安映努力地想說話,但全身發抖的她無法再擠出下一個字。
 
「怡欣,你同佢去我哋個活動房先,畀啲熱嘢佢飲,我去同其他組員講聲等佢哋繼續進行活動,搞掂會過返嚟搵你哋。」
 
「我入嚟啦,蔡同學,你有無好啲?」
 
阿軒跟正宇一起進入活動室,安映的臉色雖然仍然有點蒼白,但已比剛剛好多了。
 
「叫我安映得啦,我......我好啲啦,唔好意思,麻煩到你哋。」
 




「唔好咁講,最緊要你無事啫。正宇你點做嘢㗎?唔睇住你組女!」
 
怡欣看著正宇,正宇則露出一臉無辜的神情,不知如何應對。
 
「唔......唔關佢事,係我自己問題。」
 
「聽到未呀怡欣,唔關我事呀。不過安映,如果你真係有咩唔舒服出聲得㗎啦,唔駛收埋㗎。」
 
「我,其實......」
 
「係咪同『一筒歸西』個活動有關?」
 
阿軒看著說不出口的安映,拿出了剛才發給會員們的資料,安映看到後,身體又開始微微發抖。
 
怡欣在旁邊嘗試安撫安映,好一會後安映總算停止顫抖。




 
「你哋......信唔信『一筒歸西』,係......真有其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