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朝洋村 一個向著海的小村莊, 早晨的每一道光都是由海邊照射到村裡的每一個角落。從很久以前開始, 這裡的村民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 曾經有一名大冒險家在這裡出發, 尋找 賢者遺留下來, 用作守護這片大地的七件神器, 可是後來卻失去了消息。 故事背景: 傳說, 因為七件充滿了法力的神器被遺留在 卓爾斯大地, 所以這片大地的空氣中充滿了魔力, 大地的居民可以將魔力應用成各種奇異的能力, 可是也有人將這些能力用在不正當的地方。 在那個傳說中, 這片大地的七件神器是被用作封印大地中邪惡的魔力。 不少冒險者也相信獲得了他們可以獲得統一世界的能力, 甚至主宰一切的能力, 有不少人在尋找的路上迷失, 也有人遇上了未知的危險而喪命, 可是這個古老的傳說, 依然有人願意去相信…在這一刻, 又有一名新的冒險家和他的同伴踏上了他們的征途, 希望改變這片大地的崩裂。 …而這個故事起源於, 一個向著海的小村莊…



角色介紹:
 
凱菲爾
背景: 出生於一個海邊的小村莊, 與母親一起生活了十多年, 現在是個十七歲的少年, 長得高高的, 平時喜歡東奔西跑。 對任何事物都充滿了好奇心, 喜歡探索周遭的奇趣事物。 很喜歡拉著村長讓他告訴自己一些奇趣古怪的事情。
裝備: 小刀 (繫在腰間, 用於防身的小刀)
職業: /
技能: /
生命值: 100 體力: 100  魔力: /
 
朝洋村 村長


背景: 一個70多歲的老人, 朝洋村村長, 在這個向著海的村莊生活了50多年, 聽說以前是航海家, 喜歡到處探險。
裝備: 木杖 (這支柺杖的木質怪怪的, 看上去似是黑色又似是啡色的。)
職業: 退役航海家?
技能: ?
生命值: 700 體力: 450  魔力: ?
 
司晴
背景: 一個十六歲的年輕女孩, 臉上總是掛著笑容, 經常和凱菲爾一起探索附近人跡罕見的地方, 有次居然幸運地拾到一粒細小的黃金。 可是有時卻不太幸運, 好像有一次被成群的野狗追, 有次險些被毒蛇咬, 又有次…
裝備: /
職業: /


技能: /
生命值: 200 體力: 150  魔力: 300
 
華拉以
背景: 住在朝洋村的女獵人, 大部份鮮肉的來源
裝備: 藤木弓 (自製的長弓, 手工很不錯 需求: 箭) 木箭X18
職業: 獵人
技能: /
生命值: 500 體力: 250  魔力: 200
 


瞳明
背景: 村民, 聽說以前是跟著村長一起冒險的, 平時好像多數在替村長辦事。
裝備: 火銃 (很罕有的武器, 以前在神秘商人手上購買)
職業: /
技能:
快速裝填 (被動技: 上彈速度上升)
驅逐 (短距離震飛敵人 需求: 體力20 魔力10)
生命值: 600 體力: 420  魔力: 300
 

背景: 王國衛隊隊長, 負責保護王國的安全, 不時帶隊狩獵王國附近的魔物。
裝備: 龍嗚劍 (打造時放入了龍的心臟, 揮動時會發出像龍低聲嗚叫的聲音), 炎魔鎧 (使用 炎魔 的核心打造, 可以將靠近的敵人燒成粉碎)
職業: 狂戰士
技能:
狂暴 (攻擊力上升80% 防禦力下降50% 需求: 持續消費體力)


極限斬擊 (將攻擊力放大的斬擊 破壞力為攻擊力240% 武器損傷 需求: 30體力)
噬血狂襲 (攻擊時吸取造成傷害值30%的轉化成自己的生命值 需求: 魔力持續消費)
生命值: 5000 體力: 1000  魔力: 1000
 
 
「村長, 村長, 快點告訴我上次那個故事麻。 你在海上遇上了巨型烏賊, 船被捲著那個。」
 
「哦…那件事啊, 我們船上的人, 抄了不同的家伙, 向著那些觸手又劈又砍的, 卻斬不斷, 然後只好動用空氣中的魔力, 使用各種異能去對付它。」
 
「村長,村長, 什麼法術? 你會嗎? 空氣中真的有魔力嗎?」
 
「這些魔力之源來自這片 卓爾斯大地, 傳說是因為賢者遺留了七件神器在這片大地, 以守護大地的安寧。」 「哦~ 是 司晴 啊, 你這孩子笑得這麼甜又在打什麼鬼主意啊?」
 
「村長, 人家沒有啦, 絕對的沒有, 我只是看到你們聊天聊得很開心, 過來湊湊熱鬧, 怎麼啦? 不歡迎我啊?」
 


「歡迎, 絕對的歡迎。」 「呵呵, 你這小子, 老村長我都未發話你已迫不及待的…呵呵…呵呵」
 
某人臉上泛紅, 可是怎麼感覺我有點開心呢: 「嘻嘻, 村長老爺爺你們剛才講到哪裡啦? 有沒發現什麼值錢的寶物啊?」
 
「寶物啊, 好像是有的, 可我想不起來了, 剛才在說什麼墨魚吧好像, 烤來吃味道還不錯啊, 再灑上醬料, 真的不輸任何一種寶物啊!」
 
( -_-||| )…. 「哎, 你們怎麼這種表情啊… 雖然說朝洋村是個近海的地方, 但是一般海鮮真的沒有那隻大大的好吃啦~」
 
「村長老人家就知道吃, 還真是個饞嘴兒。凱菲爾你今天有要去哪逛逛嗎?」
「你兩小伙子要小心點, 最近天色總是怪怪的, 可能會有什麼事發生。」 「好的村長。」
 
是我想太多了嗎? 怎麼感覺好像有點什麼在波動…
 
「司晴, 你說空氣中真的有魔力, 可以使用魔法什麼的嗎?」
「啊…? 我也不知道啊, 村裡的人都很踏實, 平時干什麼都是自己動手去干。 如果有法術什麼的, 他們應該也不用這麼辛苦了吧?」 「凱菲爾, 你今天又打算去哪探險啊? 附近東南西北都被你去光了吧? 我們的大冒險家。」


「要不我們去海邊走走?」「嗯!」
 
來到海邊, 傳來陣陣海風, 涼快但卻有點陰森的感覺。 現在夏天, 風裡卻有陣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 「凱菲爾, 你覺不覺得有點什麼古怪…」「嗯…好像有點什麼很怪的感覺…也許有什麼寶物會出現呢? 有危險的事物一定也有機會麻。 我們快點找找看~」 「好吧…說不過你, 但我們早點回去吧! ...」 話才剛完, 我已經被 凱菲爾 拉著往一邊跑了…
 
「咦? 那邊的岩石有個洞口, 之前好像沒有的。」 靠近海邊的岩石中, 露出了一個頗大的缺口, 以前來到海邊, 都沒有看到, 說不定只是岩石受到侵蝕跌下了好一大塊。 「說不定洞內有什麼寶物呢, 哈哈, 司晴 別這樣麻, 看完我們便回村去。」  我們向著岩洞跑去, 地上卻傳來震動, 我們都險些跌倒, 幸好震動只是維持了一瞬。 板塊移動什麼的麻, 我有聽村長老爺爺講過, 在這片大陸應該算是頗為平常的事。 我們來到了岩洞邊, 岩洞大約有我大半個人的高度, 向內彎曲, 卻不怎麼深。 我正在仔細地觀察岩洞的每一個角落, 暫時仍未發現什麼, 司晴 不由得又緊張起來。 「等多一會兒, 我再看看。 不用擔心麻, 你哪一次跟我一起不是平平安安的。」 「你還好意思說! 那次誰害我們被野狗群追趕了? 又是誰要採什麼野生蜂蜜害我們被一群蜜蜂追趕了, 還有那次…」「好啦, 你乖, 我們這就回去。」 看著她鼓起了臉, 數算著我們經歷的事情, 不由得心頭一樂。 司晴 的臉容姣好, 身材窕條, 平時斯斯文文的, 卻也喜歡運動, 在村裡很是討人喜歡女生, 大家都覺得我有點不學無術, 整天喜歡聽村長講冒險故事, 只有她經常陪著我到處探險。 我們走到缺口附近的岩壁準備回去時, 司晴 的鞋子傳來了細小的聲音, 她把腳輕輕移開後看到一塊犬牙狀的石頭。 「看吧! 撿到寶物了, 說不定是價值連城的寶石。」「要是這麼容易撿到就好了…走吧…」話畢, 司晴 卻仍然把石頭撿起。
 
現在是下午, 又是夏天, 可是天色看起來比平時好像要昏暗一點, 我也不由得有點擔心家中的母親了。 我從小便和母親一起生活, 聽說老爸有次去了冒險後便再沒有消息了, 母親很疼愛我, 卻也不阻止我平常到處探險, 也許他認為冒險家的兒子應該這樣才對吧! 回到村子附近, 我們看見村民全都圍了在一起, 村子裡的木房子有好幾棟也崩塌了。 我本能地拔出了小刀防備危險, 司晴 有緊張的抓住了我半邊衣角, 我們慢慢向村莊靠近。 只看到村民圍在一起, 外圍是一群大約十幾二十隻紫色的狼群, , 正在張牙舞爪, 狠不得把村民撕成肉塊的。 一些年輕力壯的村民手上紛紛拿著武器, 與狼群對峙。 我和司晴 在原地附近找了個地方掩藏, 決定先觀看一會才考慮是否過去。 只看見一名身手矯健的女村民拉弓用一枝箭射中了其中一狼的眼睛, 痛得牠倒在地上打滾, 發出一陣陣悽慘的嚎叫聲, 然後數名手持長矛的村民一起走過去把牠解決掉了。 這時又有一名男村民揮動手上一件金黃色的管狀物體, 發出了四聲響亮的喀刷, 「砰砰砰砰」 的聲音後, 便有四隻狼倒下了。 其中2隻比較強壯的狼, 直接向著那男村民撲過去, 只見那男村民, 揮動了手上的武器, 一隻腳向前的踏, 一道無形的氣流便把2隻狼震盪得飛向一旁, 然後他再下揮動了手上的管, 管子猶如斷開兩截, 然後他好像裝填了什麼進去前半截的管子, 然後又是2聲巨響, 又擊殺了2隻狼, 狼群就剩下十二三隻了。 「好利害啊!」…我不禁心裡佩服那人, 覺得他十分帥氣, 看來村長也沒有騙我, 這片大地真的有魔法存在。 隨著一陣憤怒的吼叫聲靠近, 一隻身型魁梧, 紫黑色的狼人越過了數隻紫色狼後, 直接往村民衝去, 其中幾名村民或持斧頭, 或持長矛, 迎了過去, 狼人用手輕而易舉地把他們手上的武器擊出, 村民中響起一聲喀刷, 狼人身上冒出了點點火花, 然後又是一聲喀刷, 狼人本能地抬起手臂格擋, 然後用力一揮, 便把身前的幾個村民撂倒了。 一枝箭射出, 卻在觸及狼人後斷成兩截, 其他村民仍在努力對抗狼群。 狼人馬上突圍, 衝破村民的防線之際, 一個身材健碩的男人凌空跳了出來, 從背上拔出一把大刀, 往狼人身上劈, 發出了一陣不知像是什麼低沉的聲音, 狼人便被劈開一半。 其他的狼趕來支援, 只見那男人身上赤紅色的盔甲冒出了火光, 把靠近的狼燒傷。 他再次舞動大刀, 斬殺了七八隻狼, 然後口中唸唸有詞地走了, 村長卻露出了詭異的微笑。 「真糟糕, 這次出去辦事居然遇到了這麼多魔物, 也不知道王國那邊情況怎樣了。」
 
在剩餘的狼逃走後, 我們走過去和村民會合。 「哎, 剛才的地震一定是出了什麼事, 震得可利害了, 很多房子都倒下了, 還來了一群魔化狼。」 村長說剛才地震很利害, 我和司晴明明才感到很輕微的震動啊, 我們不禁心中好奇。 「村長剛才那人是誰啊? 你好像認識他似的?」 「那人啊? 他是王國衛隊隊長, 守護著艾柏威斯王國, 我們這片土地也屬於他們管轄範圍。 剛才的騷動可能是因為封印受到了干擾, 導致這些魔物的出現。」 「咦, 小司晴哪裡弄回來的石頭啊? 這可是個好家伙, 可以弄成項鍊掛在在頸上。」 「看吧, 我就說一定會找到寶貝的。」「…不就是石頭…」 「凱菲爾, 你沒事吧?」 「母親大人, 我不是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嗎? 什麼事也沒有。」 我一邊說一邊裝好剛才拔出的小刀。 「對了, 母親大人…我…我想到村莊外的地方走走。」「嗯…」「怎麼了?母親大人你不想嗎?」「我也知道會有一天你會想出去走走的, 我也不怎麼反對, 你是冒險家的兒子麻, 只是你未出過遠門, 做母親的不得不替你擔心。」 「呵呵呵…年青人多出去見識下也無妨。」 「村長你也是這麼認為嗎?」 「凱菲爾的母親大人請放心, 我會好好替你照顧這個大野人的。」「誰是大野人啊? 什麼? 司晴你也要跟我一起上路去冒險嗎?」「對啊, 不歡迎嗎?」 想起來, 司晴在這裡好像沒有什麼親人, 只知道每次我找村長的時候, 她都會在附近冒出來, 但也許是我想多了吧, 村裡人都知道我愛聽村長說故事。 「既然村長你這麼說, 好吧, 這裡有100個銀幣, 你們帶著上路吧。 司晴, 我這兒子便拜託你了。」 「好的, 凱菲爾的母親大人, 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的。」「…」雖然我有點無奈, 卻是心裡甜絲絲的。 「你們在村裡出發, 可以先去附近的小城鎮 思平鎮, 應該會有什麼有趣的事情的呵呵。 我這裡有份這片大地的地圖, 你們拿去吧。」「村長為什麼有些地方暗淡得幾乎看不見?」「這張地圖的有些地方, 是要在特定條件下才出現的。」 「你們要去 思平鎮 嗎? 我叫華拉以, 也正打算去看看外面現在的環境, 就跟你們一起去吧?」 「太好了, 拉以姐姐的弓箭技術,可利害了, 有你一起上路真的太好了。」
 
告別了母親和村長, 我和司晴, 華拉以 便向著思平鎮出發, 我的心情很是激動。 根據村長給的地圖所顯示, 走出 朝洋村, 向著西北面走,  沿著一條大路走, 再經過一條小道便可以去到。
  • 司晴 –

 
除了 朝洋村的戶外, 我和 凱菲爾 幾乎都沒有離開過村莊, 朝洋村 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我是既害怕又期待。 平時我和 凱菲爾 都只是2個人一起去冒險, 而這次 華拉以 姐姐加入了我們, 雖然她不怎麼愛說話, 可是她真的懂得很多關於戶外求生的知識, 像是怎樣在野外生火和分辨植物,  她還教了我們一些狩獵的技巧, 像是怎樣使用弓箭, 雖然我學來學去也是沒有學懂…但我還是很感謝 拉以姐姐的。  沿大道走, 路上看見了各式各樣的人, 有些全副武裝, 有的一副經商的模樣, 他們形形式式, 有的風風火火地趕路, 有的悠悠閒閒地漫步。
大道一路上都很容易走, 沒有什麼驚險的事情, 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只是那個笨蛋一直在擾嚷著, 其實以拉姐姐才大我們3歲, 我私下偷偷的問過她, 不知道他會不會喜歡成熟一點的女生…


 
-凱菲爾-
 
一轉眼已經走到大路的盡頭了, 我們眼前是一條林蔭小徑, 看起來並不怎麼難走, 只有一些不太茂盛的樹木和不太高的草叢, 應該不太難走。我們迅速地走了大約一半的路程, 我們突然被一道黑影撲倒, 我本能反射地拔出了腰間繫著的小刀, 華拉以的弓弦也搭上了弓箭。 一隻 魔化狼 憤怒地瞪著我們, 一隻前爪還有點被火灼傷的痕跡。 華拉以 很快的命中了它, 然後再向它身上多補一箭, 然而弓箭並沒有很深入它的身上。 魔狼 再次向我們展開攻勢, 它張開大口, 撲向 司晴! 我心裡驚叫一聲不妙, 又是一枝弓箭射歪了 魔狼 的血盆大口, 然而它仍然繼續攻擊 司晴, 只見 司晴 在地上狼狽地翻滾閃避 魔狼的爪擊, 然而布衣上仍然被劃出了一道口子。 我突然心頭冒火, 舉著刀憤怒地撲向 魔狼, 用力地用刀插它受傷的那隻前爪。 它疼痛非常地撞向左右, 不時發出歪歪斜斜的嚎叫聲, 然後一枝箭貫穿了它喉嚨仍未來得及發出的聲音。
 
終於平安越過了小道, 我們來到了 思平鎮, 這裡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 只是個平平無奇的小鎮, 但走進城內, 角落裡的一個人卻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不禁拉著 司晴 往那人跑去。 只見那人披著整套的黑色長袍, 連頭也裹著了, 隱約看到是個男的, 臉上有條疤痕, 也許是 村長 提及過的魔法師什麼的。 「只要給我50個銀幣, 我便可以鑑定你們的職業, 激發你們的能力, 要交易嗎?」 「好吧, 這是50個銀幣, 你快鑑定這個女孩的職業」
  • 司晴 能力覺醒-

 
「雖然我是不太支持亂花錢的, 可是我感覺到有種能量在流動…」 只見 司晴 緊握著手, 身邊便包圍了一些透明的針刺。 「真的很神奇…看來 老爺爺 曾經提及的, 都是真的! 你也來試試吧! 凱菲爾」 看見她那個興奮的樣子, 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試, 完全忘記了, 整副家當只剩下最後50個銀幣了。 在我將最後50個銀幣交給那個黑袍男子後… 我隱約感覺到一種奇妙的感覺, 體驗到的應該是他們口中的能量, 村長所講的魔力吧。
  • 凱菲爾 魔力覺醒

 
但是我並沒有獲得對應的職業, 我略略有點失落… 我回過頭看, 華拉以 走到了我和 司晴 身旁, 然後我才發現, 我把所以銀幣花光了, 再回頭望向剛才那黑袍男子, 已經沒了蹤影, 我不禁臉上一紅… 「那個… 華拉以 姐姐…」 「我們可以去狩獵賣點錢幣支持我們的旅行, 我剛才都看到了, 錢是你們的, 喜歡怎麼花也可以。」 「拉以姐姐你不生氣嗎?」 「錢是你們的啊, 何況有你這個可愛的小妹妹一起旅行。」 「嘻嘻, 拉以姐姐你真好。」 「那我不好嗎?」 「當然不好! 你哪裡好了。」 我的頭突然吃了一記 司晴的突襲。 「這樣吧, 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 這裡應該有旅館什麼的, 我還有些銀幣應該足夠我們住宿吃飯的。」 「多謝你, 拉以姐姐。」 「我們找間旅館, 先休息一晚, 然後明天再到處逛逛吧!」
 
凱菲爾
 
裝備: 小刀 (繫在腰間, 用於防身的小刀)
職業: /
技能: 攻擊無效化 (攻擊無效化 需求: 魔力值上限1/5)
生命值: 120 體力: 120  魔力: 100
特殊物品: 秘寶地圖-卓爾斯大地 (卓爾斯大地的地圖, 有些地方看不清楚道路和確實地點, 村長說, 要在特殊條件下才可以看到。)
 
司晴
 
裝備: 月牙石項鍊(在海邊撿到的一塊石所製成的項鍊。 效果: 1. 傷害減免12% 2. 未激活 3. 未激活)
職業: 幻術師
技能: 盾刺術 (傷害反射20% 需求: 魔力20)
生命值: 220 體力: 150  魔力: 310
 
華拉以
 
裝備: 藤木弓 (自製的長弓, 手工很不錯 需求: 箭) 木箭X9 捕獸夾X3
職業: 獵人
技能: 捕獸夾陷阱 (被命中者減速/定身 需求: 體力30 捕獸夾)
生命值: 500 體力: 250  魔力: 200
 
雖然不知道你有沒有找到有關 賢者的消息, 但你便是我的賢者, 你到底去了哪裡? 希望你一路平安, 有機會找到他吧…

 
施平鎮
 
一個細小的古老城鎮, 曾經險被施展可以移平整個城鎮的魔法, 後來村民卻因此得到了反思。  懂得反思, 方得平安…往後正直的人, 可以依靠信心而活。
 
科多奇
 
背景: 施平鎮一間老舊雜貨店的老闆, 年約60, 知道一些古舊的傳說。
裝備:
職業:
技能: 初級鑑定術 (鑑定物品 需求: 魔力: 20)
生命值: 170 體力: 110  魔力: 400
 
聞多
背景: 思平鎮的估信使, 艾柏威斯王國 正在流傳什麼消息, 他幾乎都知道。
裝備: /
職業: /
技能: /
生命值: 190 體力: 210  魔力: 260
 
卓夫艾雷特
背景: 一名在 卓爾斯大地到處遊歷的浪人, 身手不凡, 性格卻有點孤獨
裝備: 長劍 (一把外表暗啞, 而且沒有光澤的長劍。)
職業: /
技能: 治療術 (治療少量生命損傷 需求: 魔力30) 幻影迷蹤 (閃避增加3倍 需求: 體力持續消耗) 幻影斬 (使用幻影劍氣攻擊敵人 破壞力160% 需求: 體力20 魔力10) 加持 (被施法者 攻擊力+10% 維持2分鐘 需求: 魔力35)
生命值: 2200 體力: 730  魔力: 890
 
來到了城外的郊野, 華拉以 把她的弓箭交到了我的手上,「銀幣花光了便要自己努力賺回來哦~」 「啊…可是我才學了拉弓沒有多長時間…」 「笨蛋 凱菲爾, 你可以的, 要相信自己哦~」「為什麼只有我是笨蛋, 其他人你都叫得尊尊敬敬的!?」 「這個…我喜歡, 你管我!」 「哎…」我又吃了這笨蛋的一記, 而且她這次出手很重手, 也不知道在生什麼悶氣。 只有一把弓箭, 我和司晴都是輪流著練習的, 華拉以 的弓箭拿上手, 手感很是不錯, 材質也頗為輕巧, 拿上手很是靈活, 雖然 司晴 幾乎從來沒有命中過練習目標, 我也沒有顯得比她好。 我總是很害怕射歪了會誤傷到誰, 所以我總是戰戰兢兢地練習著。 「今天我就在這看你表演了」「拉以姐姐, 我替你好好的監督他有沒有偷懶!」「好啊! 如果他找狩獵不到任何東西, 你可要好好的修理一下他哦。」 感覺我被欺負了…但我仍然在郊區尋找一些比較容易得手的目標, 像是野兔, 胡狸什麼的… 最少射不中可以用刀捕殺…身後傳來呼喊「對了, 你把沒有太大損傷的箭拔出來, 再略略削尖點便可以再使用了。」「加油, 我們的晚餐就靠你了。」 我又一次感到被欺負了… 幸好, 我還是找到一隻野豬, 只可惜我把所有弓箭都射出了才射殺了它, 而身後兩個不知何時跟上來的身影傳來一陣有點可愛淘氣的嘲笑聲。
 
把野豬賣了10個銀幣, 我們決定先在這城鎮走走, 才回到旅館休息, 然後再計劃之後的旅程。 「王城那邊受到了 魔物的襲擊, 幸好王國守衛軍堅守著城池, 而且這片大地流動的魔力也變得愈來愈明顯了。」 「我們要不要也到王國看看那裡長什麼模樣?」 「村長老爺爺曾經講過那裡可是很富裕的, 和村里截然不同。」「那這個人又是什麼人啊, 好像知道很多事情似的。」 「你們說我嗎? 我叫聞多, 是一名信使, 在王國各個領土傳遞信件的。」 「哦」「哦」「哦」 「你們三個不用這麼齊心吧…」 司晴 望了望 華拉以, 嘴角偷偷地掛了一絲微笑, 然後她嚷著繼續到處看看。
 
我們經過了好些店鋪, 水果鋪, 鐵匠鋪, 服裝店, 還有早前進行交易的鮮肉行, 走著走著, 我們來到了一間看起來殘舊異常的雜貨店, 我們決定進去好奇一下。 「歡迎光臨 奇貨多雜貨店, 價錢保證公道哦~」 我們互相交換了眼神, 感覺眼前這個老頭和店內的氣氛都是一樣古怪的, 雜貨店老闆頭帶一頂小帽子, 穿著一套彩色的衣服, 活像馬戲團的表演者一樣。 「老闆角落的那一把弓怎樣賣法?」 看來 華拉以真的很熱忱於弓箭類的物品。 「那個很便宜, 3個銀幣。」「老闆, 你不是想坑我們吧, 那把弓都封了滿滿的塵了, 明顯是沒人要的貨品。」 「這位小姑娘, 看你這麼可愛, 就收你平一點吧,2個銀幣如何?」 「老闆, 既然我這麼可愛, 1個銀幣賣給我們吧?」 「…好吧…」 也不知道 司晴 哪來的自信…她到底是哪裡可愛了… 不過老闆還是肯用1個銀幣的價格讓我們買走那一把弓, 那把弓的表層鍍了層似乎是生了銹跡的鋅鐵, 也不曉得還能不能拉動… 「咦? 你那張地圖可是個好家伙, 我出30個銀幣賣給我好嗎?」 「不可以哦, 那是我們村長老爺爺交給我們的物品, 很重要的!」 「那…我出80個銀幣呢?」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很重要說3次! 無論怎樣也不賣! 不過老闆, 你知道關於這份地圖的事嗎? 你老人家見多識廣, 學識淵博, 學富五車, 你就告訴我們吧!」 「我最愛便是可愛的姑娘, 就告訴你們吧!」 我心想…你是個老色鬼才對吧… 臉上那帶點不懷好意, 意識不良的笑容… 「卓爾斯大地的這張 秘寶地圖據說是記錄了這片大地其中三份秘寶的, 而其中一份的秘寶好像和傳說中的神器有莫大的關係。」 「老闆大人, 你知道怎樣才能讓地圖顯示那些地方嗎?」 「哦…這個啊, 我可不太清楚哦, 也許你去一些特別的地方看看有沒有什麼效果吧。」「老闆, 那附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呢?」「有啊!」 「老闆, 那是哪裡?」 「這裡啊! 這裡什麼都有得賣。」 我不想再看見他了! 我正想拉著 華拉以 和 司晴 離開的時候, 老闆才講了些有用點的資訊, 也不知道他剛才是裝作胡塗還是真的老胡塗。「聽說,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群法師為了方便對抗邪惡而在不同的地方興建了傳送門, 可以讓一些旅人快速往來某些地方, 現在魔力變得明顯了, 門的封印也應該被解除了。 而你們這份地圖好像是精靈一族所製造的, 也許在夜裡才能觀看到細節吧。」這片大地居然有不是人類的種族?雖然好像聽村長講過, 但從來也沒有聽其他人提及過, 也不知道還有什麼奇異的趣聞。 「隨著魔力的擴張, 你們得小心 魔族! 走走走, 別再阻礙我做生意了!」 我們還沒來得及追問那是什麼已經被老闆推出門口, 門也無情地合起了。
 
「凱~菲~爾~ 現在你有弓箭可以練習你的箭術了。」 「司晴 你那個一臉賊笑是什麼意思啊…? 對了, 司晴 你要不要去買一套新的衣服, 你那件上衣有道口子不是太好吧…」 司晴 換了一件淺色而不太花俏的上衣, , 一條貼身的深色長褲, 這套衣服顯得她充滿了活力和跳躍感, 令她看起來更加苗條和活潑, 充滿了青春的氣息。 看著 司晴 的這套新裝束, 雖然只剩下最後的一個銀幣, 我也覺得非常開心。 「凱~菲~爾, 為了我們的行程著想, 你應該去練習一下你的新玩意了吧? 」 經過了好幾天被人欺負著的練習, 我的箭術, 終於有丁點進步, 我可是她們兩個每天的快樂泉源之一… 為什麼 司晴 就不用練習啊… 「我可沒有把錢全部都花掉哦, 現在錢幣都交給我管理, 我可是十分理財有道的, 都是應使則使。」 「我想, 我們應該夠錢上路了吧, 下一站我們可以以 菲以列斯城 為目的地, 只要經大路走, 穿過一座森林再走一段便可以走到了。 我們多休息一晚便上路吧。」 「好的 拉以姐姐。」 終於不用練習我那出神入化的箭術, 我突然感到非常輕鬆。
 
一陣擾攘聲打破了每天早晨的平靜, 只看見住在同一房間的 司晴和 華拉以和我一樣莫名其妙的走了出來。 「我們還是早點上路吧!」 踏出了旅館, 只見十多名穿著盔甲, 帶著武器的士兵向著同一個方向跑, 正是出城, 我們要去 菲以列斯城 的方向。 「去看看出了什麼事, 大家小心點。」 只看到靠近城門的城鎮範圍一群士兵圍著一隻身上部份地方覆蓋了鱗甲的狼人, 另外還有好些倒下了的士兵。 「我們要不要先找個地方躲起來…?」 「那好像不太好吧? 雖然我們未必能幫到手…」 「啊…不好了, 又有幾名士兵倒下了, 大笨蛋, 你快點用你的神射本色射它啊!」 要是引了它過來怎麼辦啊…在我糾結之際, 華拉以已經拉弓, 一枝箭射向了狼人。 狼人也不以為然, 因為它完全沒有絲毫損傷。 一名左手持盾, 右手持劍看起來像是隊長的人, 揮劍砍向狼人, 只見它不閃不避, 任由他砍了好幾劍, 然後他被 狼人輕鬆地擊倒在地。 只看狼人準備給予他最後一擊的時候, 司晴 向著那人跑了過去。 看見她跑了過去我想都沒有多想, 便跟著她跑了過去。 只見狼人舉起了手, 凝聚了一層黑色的能量, 準備擊向倒下的士兵。 我感到了空間中流動著什麼, 然後 狼人只給予了那士兵很普通的一擊, 司晴 也走到了士兵的身邊。 狼人有點驚訝地望著前面的女孩, 然後一副看不起她的表情, 揮爪向她攻擊, 只見 司晴 身上「長出了一些長長的刺」, 雖然 司晴 受到它的攻擊摔倒, 但 狼人似乎也感到手上疼痛。 然而這對於拖延它的攻擊成效不大, 它再次準備展開攻擊。 然而這時一道劍氣擊中了 狼人, 一名穿著披肩的男子, 他揮舞著一把暗淡無光的劍砍向了狼人, 在 狼人身上擊出了點點的火花。 他再次和狼人拉開距離, 又是一道道劍氣擊向 狼人, 狼人身上添加了好幾道傷痕, 然後追著那人跑出了城… 「多謝你…沒想到邪惡污染這片土地的速度居然快成這樣…」 倒地的那名士兵向 司晴 道謝, 然後她瞪了我一眼…害我有點心亂如麻…
 
這個笨蛋到處跑的時候明明有一鼓傻勁, 有起事上來卻這麼缺乏信心,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失望之外, 居然又有點生氣, 然而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我為什麼生氣…有點暫時不想理他的感覺。 城裡的士兵送給了我們一點干糧和銀幣, 然後我們繼續上路, 至於那個奇俠和狼人麻, 都不知道跑到世界哪一個盡頭的角落了。 「司晴…」「怎麼了!」「沒…沒事…」 「司晴乖~ 我們別理她~走」 「好的, 華拉以姐姐。」 華拉以姐姐給了那笨蛋一個安撫的單眼, 以為我沒有看見, 其實我看見了, 其實我知道她也只是好意, 所以我拉著她的手和她並肩而行, 不過我還是有點生某人悶氣。
 
看著他們打情罵俏, 我心裡居然有點羨慕, 其實凱菲爾長得頗為俊俏的, 就是缺了一點信心。 不過他很容易凝聚身邊的人, 有一份屬於他才有的魅力。 至於司晴, 真是個很有禮貌又討人喜歡的女孩, 其實我才比她大個兩三歲, 她卻姐姐姐姐的叫, 我其實是聽得挺開心的。 大道很好走, 路上不時有些軍隊巡邏, 有時會遇上一兩隻野獸, 或是看見士兵在和一些魔物戰鬥, 我們很順利的走到了一個森林。
 
「咦? 是那個浪人耶!?」 我們在差不多到達 菲以列斯城 的時候, 在郊野看見那個和 裝甲狼人對戰的浪人, 只見他不以為然的盯了眼我背著的弓箭, 然後便無視我們的存在。 在我們走過他身邊即將刷身而過的時候, 他卻冷冷地說話了…雖然說那是說話倒不如說是吐話, 他的話沒有什麼感情, 就像一隻隻吐出來一樣。 「你們這些初次出行的冒險者, 要小心。 這個世, 界, 又要, 有改變了, 黑, 暗, 將再次, 降臨到, 這片大地。 我會在前方的城鎮逗留一段時間, 如果你們需要傭兵, 給我10個金幣就可以了。」 「浪人哥哥謝謝你, 不過我們應該不需要。」 真不知道為什麼 司晴居然理會這種怪人… 「不理他, 難道理你這怪人啊?」我被看穿了嗎…我可是什麼都沒說… 「…好了好了, 我們先進城補給一下物資吧!」QAQ 果然還是華拉以姐姐最好… 我們也總算沒有什麼驚險的進了城, 至於那個怪人, 說不定在哪裡騙哪個笨蛋了, 10個金幣, 金! 是金!
 
凱菲爾
 
裝備: 小刀 (繫在腰間, 用於防身的小刀), 暗淡的金屬弓? (一把本來生了銹的金屬弓, 華拉以 清除了表面的銹跡, 也不知道由什麼金屬製造。需求: 箭 ?) 木箭 X12
職業: /
技能: 攻擊無效化 (攻擊無效化 需求: 魔力值上限1/5)
生命值: 130 體力: 122  魔力: 100
特殊物品: 秘寶地圖-卓爾斯大地 (卓爾斯大地的地圖, 有些地方看不清楚道路和確實地點, 村長說, 要在特殊條件下才可以看到。)
 
司晴
 
裝備: 月牙石項鍊(在海邊撿到的一塊石所製成的項鍊。 效果: 1. 傷害減免12% 2. 未激活 3. 未激活)
職業: 幻術師
技能: 盾刺術 (傷害反射20% 需求: 魔力20)
生命值: 220 體力: 150  魔力: 310
 
華拉以
 
裝備: 藤木弓 (自製的長弓, 手工很不錯 需求: 箭) 木箭X15 捕獸夾X3
職業: 獵人
技能: 捕獸夾陷阱 (被命中者減速/定身 需求: 體力30 捕獸夾)
生命值: 500 體力: 250  魔力: 200
 
菲以列斯城
 
菲以列斯, 傳說是一名驍勇善戰的將軍, 他帶領殘存100人的部隊抵擋敵軍的三千士兵, 守住了 艾柏威斯王國的一個軍事重鎮, 讓國民免於被屠殺的災難。 城市的中央廣場豎立了一個他的銅像, 手握長槍, 腰配劍, 背駄著弓, 當年的事跡仍有不少人討論。
 
菲以列斯城, 以中小型城市來說, 可以算是十分繁盛, 路上行人熙來攘往, 街邊都是商店及小販, 熱鬧得很, 似乎可以在這裡找到很多新奇有趣的玩意。
「居然獅子開大口, 索價1000個金幣, 那個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凱菲爾 難道你不也是腦子進水嗎?」 「對啊! 而且快把你淹死了!」 然而 司晴的臉, 像個紅潤通透的蘋果, 我感覺好像說錯了什麼…不由得臉上一紅。
「好靦腆的兩小無猜啊! 你們就繼續發光發亮好了, 我沒有在這裡, 沒有, 真的沒有。」 「拉以姐姐, 你就不要取笑我們了, 誰跟他兩小無猜啊!?」 「好了好了, 小無猜們, 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 明天再到處逛逛吧。」
 
清晨的一道初光照了進屋子, 昨天晚上睡得非常舒服, 偷看了一眼旁邊的拉以姐姐, 發現她正睡得酣甜, 我靜悄悄的摸出房間梳洗, 然後換了一套衣服, 打算自己先去逛一逛。 雖然跟伙伴們一起旅行很開心, 但是我有時也頗享受自己一個人獨處的時光, 而且這個地方給我很寧謐舒適的感覺, 然而寧靜卻被一些有點熟悉的聲音打破了…
 
我有點不安的感覺, 而且好像聽到了很微小的窸窣聲, 於是我拿了桌上的弓箭便出去查看一番。 我好像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於是偷偷的跟了出去, 剛才那個背影…應該是 司晴吧? 怎麼一大清早便跑了出去呢? 早上的 菲以列斯城 十分安靜, 除了三兩個早更的士兵在打著盹, 街道上幾乎一個人也沒有, 商店都仍未開始營業。 城裡溫度宜人, 陽光和煦, 清風送爽, 感覺這個城市很適合居住, 不像 朝洋村 靠近海邊, 濕氣很重。 我就靜悄悄的跟在 司晴 身後一段距離, 然後便開始胡思亂想起來…「我有需要這麼擔心她嗎? 不就是隨便逛逛。」「看來一大清早便有麻煩事要發生了, 好像有一群 魔狼 正準備圍攻這裡。」 只看見突然間一隊隊士兵武裝了各種武器向著城牆和城門方向跑, 不好了! 司晴呢!? 我加緊腳步向著最後一眼瞥見她的方向跑。 士兵甲: 「菲以列斯, 你一定要守護我們。」 士兵乙:「魔物 愈來愈猖狂了, 這次居然這麼大規模的襲擊我們。」 受傷敗退的士兵隊伍:「快去東邊城門支援… 這次的 魔物 實力有點強大…」 「以 司晴的性格, 一定是跑去城門了!」 我加緊腳步, 跑在那支援隊的前頭, 隱約聽到他們好像說那邊很危險, 不要過去什麼的。」
 
我終於跑到東面城牆, 城門經已被 魔物 攻破, 這裡排了一陣陣的拒馬, 城市守軍手持各樣武器抵擋 魔物 的進攻, 有些 魔物 身上突然冒起火炎, 便倒下了。 而我, 終於再次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看來她又學會了新的魔法。 但這群 魔物 似乎不是她和守軍可以對付的, 除了普通的 魔狼, 裝甲魔狼, 還有 手持大刀或 板斧的狼人, 那些 狼人很輕易便催毀了一排又一排的拒馬, 還撂倒了很多個士兵。 我幫忙射傷了幾隻魔狼, 然後這時候, 魔狼 群的動作慢了下來, 並向兩邊退開, 一個狼人騎著隻身型比較巨大的 魔狼, 在城門外走了進來。 它一進來, 身上便燃燒起來, 可是它毫不在意, 繼續騎著它的 座狼, 慢慢走了進來。 我感覺到城裡士兵的恐懼, 這隻 魔物與早前我們看見的絕對不是同一個級數。 只見它 單手憑空變了一把大刀出來, 然後指向火炎來源的方向…那個方向! 「司晴!」 座狼 向著 司晴直奔過去, 我心裡突然冒起了從來沒有的恐懼, 我向 狼人射了幾發弓箭, 他完全不以為然, 然後還有十多步便跑到 司晴面前時, 座狼 直接跳起撲向 司晴。 「這一箭! 我一定! 要把「你」射倒!」 我帶著憤怒, 擔心, 用盡了全身所有的氣力射出一枝弓箭, 弓箭射向正在半空的 狼人, 弓箭經過的地面碎裂成了數十塊碎片, 它察覺到了這一箭的威力, 馬上回刀格擋, 雖然它的刀勉強抵了回來, 但它仍被弓箭的勁道射倒, 並直飛城門內側的一旁。 然後我便直接向著 司晴 跑去, 其他的 魔物 都向著他們首領走了過去, 沒有理會狂奔中的我。 我跑到 司晴 身邊, 直接便抱住了她, 她無力地倒在我的懷裡, 比較接近我們的士兵拿著武器守了在我們身邊凝視著那倒下的狼人。
 
我本來正悠閒地逛著, 然而聽到城裡出了點事, 便跑過來幫忙, 沒想到這次 魔物這麼強大, 眼見面前的東城門馬上失守, 我望到了我那傻瓜伙伴也跑了過來, 並射到了離我較遠處的 魔狼。 「咦? 她怎麼會找到來這裡? 難道他…」 我心裡突然有點感動, 然而下一刻, 我心裡卻充滿了顫慄。 眼前這個魔物的氣息和其他的不太一樣, 我依然動用了魔力, 希望把它燒死, 但魔法完全不奏效。 只見 它變出了武器, 騎著它的坐騎, 向我直奔而來, 我雙腿因為害怕, 居然失去了所有的動力, 我偷望了一眼 凱菲爾, 也許這一次是我最後一次看他了… 然而一聲響亮的破空聲, 把我的靈魂帶了回來。 我臉上突然多了一陣濕潤的感覺, 然後我感受到了身前的溫暖和熟悉。 身旁的士兵突然緊張起來, 只看到那狼人再次站起, 但它沒有發動攻勢, 而是看了我們一眼便騎上它的坐騎, 帶領手下離開了。 守軍用溫和的眼神望了望我們, 好像在道謝我們, 然後便去進行他們的復修工作, 留下了我和 凱菲爾兩人獨處一起。 看到他這麼緊張我, 我的心跳動得從來未有的這麼快...「凱…菲爾…我…沒事了…….多謝你….」 我輕輕拍了拍他肩膀, 他才漸漸鬆開了他的擁抱, 而他的眼睛好像有幾點淚光, 但我沒有嘲笑他的打算, 反而覺得很是感動。 「對不起, 讓你擔心了。」 「你也知道你有多令人擔心嗎!」 他這一句幾乎是吼出來的…我有點嚇倒, 但卻…「已經沒事了…. 凱菲爾」 「走吧, 回去抓華拉以」 他有點咽著喉地說道。
 
這幾個人看來十分有趣, 我本來打算施展加持魔法在他的弓箭上, 沒想到他居然擁有其中一件神器, 看來我不妨先跟著他們, 或許他們是新一代可以改變世界的人… 不過似乎他們好像未發現隨著他們戰鬥累積的經驗, 能力會有所提升, 這裡城南的圖書館好像有點什麼趣聞了。
 
「你們沒事真的太好了, 兩小無猜。 咦? 你們怎麼眼光光的~ 好像都有哭過哦」 「沒有! 我只是有沙入眼而已!」 「…」「兩小無猜, 剛聽說剛才城裡被 魔物 襲擊, 而這次的攻擊與城南圖書館好像有點關係, 我們要不要去調查一下?」 「說不定那裡收藏了什麼奇珍異寶, 當然要去!」  他們兩個古古怪怪的, 剛才一定發生了什麼事吧… 「笨蛋凱菲爾… 對了…你剛才是不是…」 「啊?怎麼了?」 「沒…沒有事了…」 剛才他居然一箭發揮了這麼大的威力, 難道他有什麼特殊能力覺醒了嗎? 「我們去吃點東西再去城南的古老圖書館吧, 我有點餓了。」 「誰叫你兩不吃早年便跑了出來, 幸好都沒有什麼損傷, 走吧, 去吃東西, 不過應該是吃午飯的時間了。」 一會吃完飯再問問他兩剛才遇到了什麼吧, 司晴看 凱菲爾的眼神好像更溫柔了…
 
凱菲爾
 
裝備: 繫於腰間防身的小刀, 神弓-風之殤 ( 1. 攻擊附加風屬性傷害 2. 命中率90% 3. 攻擊力+20% 4. 傷害穿透力+15% 5. 移動速度+10% 6 閃避+24% 7. 天??? 需求: 信心) 弓箭X6
 
職業: /
技能: 攻擊無效化 (攻擊無效化 需求: 魔力值上限1/5) 破風箭 (破壞力124% 附帶10%穿透傷害 需求: 魔力10 體力15 箭) 武器技能-氣動箭 (需求: 體力10 魔力10 無需箭, 破壞力112%) 天??? (?)
生命值: 180 體力: 140  魔力: 150
特殊物品: 秘寶地圖-卓爾斯大地 (卓爾斯大地的特殊地圖。)
 
司晴
 
裝備: 月牙石項鍊 (效果: 1. 傷害減免12% 2. 未激活 3. 未激活)
職業: 幻術師
技能: 盾刺術 (傷害反射20% 需求: 魔力20) 折射 (將魔法折射到3個目標上需求: 魔力36) 幻炎 (破壞力180% 魔力24)
生命值: 255 體力: 150  魔力: 330
 
華拉以
 
裝備: 藤木弓 (需求: 箭) 木箭X15 捕獸夾X3
職業: 獵人
技能: 捕獸夾陷阱 (被命中者減速/定身 需求: 體力30 捕獸夾) 箭雨陣 (範圍傷害-破壞力240%-270% 需要 體力100 魔力80 所有弓箭)
生命值: 530 體力: 260  魔力: 205
 
卓夫艾雷特
 
裝備: 暗啞的長劍 暗夜精靈披風 (穿戴者可以於夜間靜止時隱形片刻 1. 閃避率+10% 2. 光及暗屬性傷害減免10%)
職業: /
技能: 治療術 (治療少量生命損傷 需求: 魔力30) 幻影迷蹤 (閃避增加3倍 需求: 體力持續消耗) 幻影斬 (使用幻影劍氣攻擊敵人 破壞力160% 需求: 體力20 魔力10) 加持 (被施法者 攻擊力+10% 維持2分鐘 需求: 魔力35) 瞬息一閃 (於敵人面前給予迅速的重擊, 然後瞬間轉移到敵人身後 破壞力80%-160% 需要 體力50 魔力40)
生命值: 2600 體力: 750  魔力: 900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