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人生就如衝浪一樣



喝下那一啖濃烈的威士忌,回甘的味道好比我回看一生中的瘋狂事情,不堪入目但不枉此生。
 
小時候的夢想總會是太空人、運動員等令人嚮往的工作,而我亦不例外。太空人未免太遙不可及,在十六歲的那年便去試試看運動員。我不甘於平凡,拒絕了那些「凡夫俗子」玩的普通運動,心想不可隨波逐流,於是向衝浪挑戰。衝浪講求平衡、膽量,更要看準時機,再培析如何善用每一個浪。短短兩年時間,我衝破大大小小的浪,成績讓人注目,繼而獲取了代表香港的名銜。每次出國比賽都令我大開眼界,近至台灣、遠至美國,發現每一個浪都別有洞天,每一個浪都意味著成功與失敗。
 
兩年的衝浪生涯,我亦來到了十八歲,乃人生重大的轉捩點,一方面要應付高級文憑試,一方面要選好科目,為未來舖好康莊大道。而每日如是的訓練不僅枯燥乏味,更推我至放棄邊緣。我想我應該衝破不了這個浪,衝破不了自己帶自己的浪。果斷的決定下,我決定先擱置衝浪的訓練,專心致志地面對考試,如是者我的身份由香港代表轉為普通考生。如絲現實的香港社會,將「高分等於成功」的概念潛意默化到每一個無辜、年輕考生的頭腦,香港的教育制度、環境就如巨浪般淹蓋年輕人的理想,想衝也衝不破,只好乖乖面對現實。此環境令我搖身一變,成為每天在自修室埋頭苦幹的考生。
 
自修室的氣氛讓我格外緊張,書桌上的書本就如沙灘上的幼沙一樣數之不盡,準考證就如浪一樣顯眼地提醒它的來臨,自修室的使用者就如海水一樣源源不絕,不得不一大清早就到自修室「霸位」。每個考生努力不懈地溫習,驅使我也不敢怠慢,雖然他們是我的競爭對手,但也是一種動力推動我。我一身古銅色肌膚與幽靜的自修室格格不入,經過的人都會以奇異的眼神打量我,起初亦構成心理壓力,但細想我當初開始衝浪時,周遭的人也是古銅色的健康膚色,而我則是瘦弱且皮膚白皙。我相信並不是對比,而是從對方學習,學習與自己不同的特性並且欣賞。
 
經過在自修室一番「打滾」後,考試結束了,我亦千辛萬苦地衝破這個巨浪。回頭看也感概自己一番堅持,只要盡力了就無愧了,成績中等的我,最在意的只是中文寫作的試卷。我一看,只得到等級四。平常在校內名列前茅的我,不僅鐘愛寫作,更一直希望能透過作文來證明自己、獲得肯定,如今卻在最擅長的試卷失手,心情猶如跌落谷底。人們常說:「在哪裏跌倒就在哪裏站起來」,而林夕先生卻認為:「在哪裏跌倒,如果發現不適合,用爬也要爬出原地,另外創一番新天地」。兩種說法我都認同,既然文憑試給不了我肯定,我便要在其他地方創一番新天地,這就是一個原因令我在這裏發表文章。
 


世界千變萬化,但總有一個領域能夠容納你,只要勇敢衝破每一個浪,回頭看便會是一個美麗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