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另一方的新搖籃公安總部




瑞星剛回到總部就被馬上召見到一個高層的會議.雖說是會議但更像是問責大會.








「你最好小心一點,他們現在都很激動.」帶著瑞星進去的秘書提醒了他一句.




他進到房間發現有幾位高層在圓桌上討論著這次的事件,其中就有瑞星的頂頭上司,紅傘部隊的最終負責人-代號諾頓.


而除了他以外其餘高層亦是投影出來的幻影.









「全滅?全滅! 你知不知道這次的事件將會淪為整個部門的笑柄!」公安局局長情緒非常激動.

「局長名譽事小,可是訓練一個人要花幾多時間和資源.雜魚先不說,那群隊長..那群所謂的精銳用了我大量的資源..不到一下子就全滅了? 那裏幾乎是一半戰力.」某一位富商發言

「暫停一下各位高層們,他回來了」諾頓示意





瑞星慢慢走進諾頓旁邊立正,他察覺高層們對他的眼神亦是充滿鄙視. 

「我是紅傘一隊隊長!瑞星報到.」

「那麼我們接著剛才的話題,瑞星先簡介一下現在的情況」諾頓繼續主持著會議

「首先我們的情報有誤,當初任務簡報只是說明了滲水埗行區出現了潛在威脅極大的潰碼症病人,但結果目標卻是一個精於格鬥暗殺的潰碼士.」

諾頓補充回答「我們未知他能力,所以並沒有針對措施,因此為風險而起見派了多隊部隊進行圍捕確保萬無一失,卻並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不要浪費時間,我要的是資訊,資訊!之後再處置你!你這個普羅」其中一位高層不耐煩








此時有個衣著打扮彷似個老執事般的人慢條斯理走進來「小心你的言論,你說誰是普羅? 」




他手中拿著一支紅權杖,右邊臉帶著機械的面具,而右邊的機械眼則是掃視著在場的所有人.

「你是誰呀!?」某一位高層開始煩躁起來.

「這次事件我能處理的不用你..」瑞星率先發言

「不,你不能義之.」他用慈父般的聲音向著瑞星說,接著他開始旋繞著會議室邊走邊進行進行自我介紹.





「我是委員會的負責人木易政宗,我們有情報指出..」

「委員會? 蹭飯吃的下三流流氓組織來這裏幹什麽?這裏可是高層會議!你回去龍蛇口那些市井地方管好你那群普羅吧!」

旁邊的諾頓看著木易政宗的樣子仿似記起了什麼,面露凝色並且示意那位高層住口.

可惜那位高層沒有意會到他的忠告.「喂!你幹嘛?還不趕快出去?」

木易政宗並沒有回應,只是走到那一位高層旁邊眼睛一盯.

系統提示:一位成員已離開會議

他若無其事坐著原本高層的位置繼續說「這個是最高機密的罪犯,委員會一直有密切留意.」





「那麼這個罪犯究竟是誰?」諾頓問著

「事已至此也無需隱瞞了,他曾經是新搖籃的幹員如今組織的叛逃者. 」

木易政宗停頓片刻後說出 「隸屬 不 眠 者 部隊.」

「不眠者…我從未聽過有這個部隊.」局長與其餘高層互相對望著.

「為什麼聽起來那麼耳熟像是在哪裏聽過...」諾頓起勁地回憶著

「是那套卡通吧,小時候一定會看過的.」瑞星一語道破,其他人紛紛記起了.

「那一套超能力警察嗎,拯救城市的五人眾.」

「你不會想說目標是個卡通人物吧?」





「的確, 準確來說是以他們為藍本的故事,而他就是高層政府隱藏的秘密武器.」

「是影吧!在卡通五人眾之中排名第三,能力是操縱幻影,他就是用這個能力讓整個部隊內訌.」瑞星搶著回答.

「記得在幾年前的龍城事件嗎,他是有份參與的其中一員,只是當時還未查清楚他的身份.」

「這樣還等什麼!? 知道了潰碼士的能力,派遣多一隊部隊準備針對性部署,不就好了!」局長站了起來急切想行動.

「先等一下局長,現在問題不在於他的能力,先聽完我們的幹員回報吧.」木易政宗把視線轉向瑞星示意他發話.」




「我認為這次行動失敗的其中一個主因是地形問題.滲水步行區有一半被上層的建築物遮蔽光線,以及環境惡劣街道上沒有監察網絡甚至是光源,才會使他那麼輕而易舉在我們部隊眼皮底下穿梭.」

木易政宗補充道「另外,我有線人指出他在滲水步行區早已部署大量的軍用級投影器以及範圍極廣闊的監測網絡,我們俗稱的土地神的防禦系統.」

「我們這次就像墮進蜘蛛網一樣任他宰割...」瑞星氣憤地說

「正確!雖然這個情況是出乎高層政府意料之外,但現在我們已經有補救措施, 總而言之接下來你們在24小時內撤退就可以了. . . 」

「那一份密令,你應該收到了吧局長?」


「記住,不要做多餘的事!還有局長你知道要怎麼補救對吧?」木易政宗話中有話


「可是...」其中一位高層欲言又止 木易政宗站起來頭也不回離開了.

「這樣先散會吧諾頓.」局長無奈地中止了這場會議

投影會議結束,公安局局長無能地拍了一下桌面

身旁的虛擬管家局長發來短訊 「你有一封緊急郵件.」公安局局長看完後大驚失色.

「是要我引咎辭職嗎..公安局的威信,資源怎麼會在短短在幾小時...可惡.」

正在離開的木易政宗以及瑞星等候著升降機.

「你知道我那句是跟你說吧,義之?」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由我當初第一次看見你就是這樣,面無表情語調沒有起伏...」木易政宗嘴角微微上揚

「可是我知道你很在乎,但是記住義之,這次不要做多餘的事!」

「那麼這次的目標要怎麼辦?」

「這樣就要看你指目標是那塊地還是那個人?」

升降機到達木易政宗緩緩步入「不進嗎?義之.」

「不要被眼前沖昏頭腦.」


瑞星卻停在了原地一語不發,待升降機關上門後他的眼神變得銳利.


在總部的飯堂瑞星一直沉著臉,桌面上的飯餸卻沒有動過一口也沒有吃.

「聽說了嗎?紅傘那邊好像很嚴重.」

「當然知道,聽到指揮中心那邊的師姐說派遣的部隊好像只有一人回來了」

「不是吧,難道是那個潰碼士集團回來了?」

「應該不是聽說是被一人殲滅的,而且還是一個老伯.」

「那樣真是一個笑話!虧他們還可以拿著我們幾倍的薪酬」

「對呀,簡直是高薪廢柴!」

. . . . .


「局長局長!」秘書急切地在門外呼喚著

「閉嘴,我現在好煩躁!」局長還在思考著剛才會議

「有緊急事情向你匯報!剛才來那個紅傘的幹員打傷了好幾位幹員還在武器庫偷走了幾樣武器!」

「你說什麼!?」

. . . . .

. . . .

. . .

. .

回到封鎖區內的滲水步行區

「先跟你說老伯,我一點也不懂得舞刀弄槍只會一點點自衛術.」

老伯無視了我那句說話遞了一把匕首給我.

「這樣真的能行嗎?」我心想著

話說回來老伯的身上雖然看似穿著簡陋但仔細看的話卻有非常多裝備

像是微型喇叭,內衣裏掛滿飛刀還有許多不知是什麼的裝備武器.

. . .

. .



在陰暗的街上有一個人影跑著,路面的水窪四濺.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徘徊在街上「景三老伯撐著!」

「趕回去尋寶廈就有救了.」穆碼背著景三老伯快步地走著

「接下來要怎樣走?」穆碼喘著氣說著

「左轉上樓梯.」景三老伯痛苦地說著




穆碼看著長長的樓梯嘆了一口氣





「覺得辛苦就不要背著了.」突然背後出現了另一名男子




穆碼轉頭看到一個帶著兜帽的男子在不遠處拿著槍指著自己




「終於出來了,你就是剛才向我們開槍的那個人吧.」




那個男子威脅著「少說些廢話,放下他我讓你走.」




「好,我接受你一半的建議.」穆碼抿嘴一笑




「什麼意思.」




「我放下他...但我不讓你走!」穆碼說罷他背著的景三老伯消失了,同時間他小箭步躲




避了第一下的子彈.




瞬間穆碼的手上顯現一把飛刀,他乾脆俐落擊出飛刀.





那個男子任由飛刀徑直的襲來,把槍口對準著穆碼發出致命一擊





子彈穿過了穆碼的心臟位置




「Surprise! 真的穿過了」穆碼諷刺著朝他跑來




那個男子瞬間意識到這也是一個投影而此時飛刀僅距離他的頭部一個身位




「那麼這把飛刀?」正當那個男子在想著飛刀是真是假的時候




「雪!攻擊」他背後出現了穆碼的聲音




已接收指令,防衛模式啟動

虛擬管家的聲音從幻影穆碼中發出




幻影穆碼散去虛擬管家用與電擊棒同樣的電壓匯在口中咬向那個男人的頸部,

被電到的那個男人癱瘓在地,隨後真正的穆碼從後制服著他並拿走了他的手槍.




穆碼仔細地看這件衣服果然是屬於黃金科技的技工服.




他貓耳中的擴音器傳出老伯嘲諷的笑聲「想不到吧!一子錯..」




「滿盤皆落索! 嘻嘻」那個男人接過老伯的話語突然面露猙獰的表情看著穆碼.

穆碼看見他的正臉瞬間露出驚訝的神情.「你是聯誼中心的那個..大南!」




景三老伯從雪視角看到這一切從話筒傳出同為驚訝的語氣「..大南」




還未等穆碼思考現時的情況,大南的胸口就突然發出紅光.




不足一秒老伯警示穆碼「快點跑!小鬼.」




自毀程序...「小鬼!!」老伯呼喊著




穆碼迅速脫下手套用手猛力將他的頭按在地上.「Head!(Hacked)」




...啟動失敗




「難道你也是...潰碼士.」大南感覺到不妙咬緊牙齒滿臉不悅的表情.




放開手的穆碼被壓在地上的大南突然使出一股蠻力推開了.





穆碼馬上調整好架勢拿出飛刀,同時觀察到他的體型亦比起聯誼中心的時候瘦弱許多.「為什麼你還沒有死!」




大南脫去了他的外套,身上露出殘破不堪的皮膚.他強行撕開著自己胸前的皮膚,內藏類似碳金屬的材質瞬間表露無遺.「那是因為我根本沒有心臟.」




從遠處躲起來的景三老伯亦現身了表情瞠目結舌,看著大南百感交集說:「竟然是你..南!」




「很久沒見臭老頭!這次是你的真身了吧!?」大南轉為一臉憤怒衝向景三老伯.




「不要出手,穆碼.」景三老伯臉色沉著一改嬉皮笑臉的表情.




「你這一身的義體是在委員會獲得的吧?」老伯完美格擋著大南的攻擊




「是又怎樣?」大南攻擊越趨猛烈




「你自己也是出生在這裏,居然還幫著他們做骯髒事嗎?」景三老伯雖然身上有槍傷但是仍然和擁有義體的大南打得難分難解.

「閉嘴!你到現在還有和委員會做交易憑什麼說我?」




「沒有你,我們可以躲著虹彩在這個區域開著聯誼中心嗎!?」




「龍城事件的時候你去了哪裏!?」




「你自己也是背叛者!你有資格說我嗎!?」大南疾聲厲色質問著景三老伯.




這些說話直擊景三老伯的心靈,片刻的遲疑使他露出了破綻.




「由一開始你就一直欺騙我!」

景三老伯被重擊打倒在地,大南從衣兜裏拿出小刀欲給予致命一擊.




雪「防衛模式啟動」




「鏘」虛擬管家雪正面咬下刀子為老伯擋下致命一擊,穆碼則藉機偷襲.




大南露出不屑的表情輕而易舉就壓制著虛擬管家以及穆碼.一招熟練的摔技將穆碼投摔在地「由聯誼中心那時候我一眼就看出你是沒有經歷不諳世事的少爺仔...」




穆碼想使用潰碼能力搶奪他身體的控制權,大南重重地把穆碼的頭壓在地上「別以為你在這裏生活幾天,便以為自己成長了!」




「只是剛好你身邊的人都太強罷了,如果沒有了當時那個黑衣人和這個老頭子...

你連在這裏生存也沒有能力 普羅!」




大南又轉頭向著景三老伯說「你為了那群社會上的低端普羅出賣了我,到現在我還刻骨銘心!」




景三老伯用著僅存的氣力默默站起來「是我的錯,教導了你錯誤的觀念這是我的罪孽.」

大南開始笑著拿著刀走向景三老伯「你是連自己也騙了嗎?你甚至不是我的父親!少裝作父親模樣了!」




「不..停手」我感到劇烈的頭痛突然腦中又有一些碎片開始浮現.

. . .

. .

.

「我的頭很痛放開我!」我坐在醫療室對著醫護大叫




「吃了這些藥就不痛了 乖吧!」一個女性的聲音溫柔對著我說




突然有一聲推門的聲音劇烈頭痛使我無法睜開雙眼




「你好!你是穆浩然的家長吧,你兒子在上課時候突然之間趴倒在地暈倒了,他說他的頭很痛,所以我們立刻致電你.」我記得了這個是學校的醫護.

「沒有事!讓我看看.」這個聲音是..

頭痛似乎減輕了,我睜開雙眼「爸爸..」

「發生什麼事了?」

「不,沒有事.」我忍著疼痛露出強行微笑

「我不是說這個,剛才我看見你的老師,他跟我說最近你的成績大幅下降是怎麼回事?」他厲聲斥責我

我愕然看著父親...

「穆同學!你聽到你爸爸的說話吧,你回家先做好你欠交功課!」

「對不起」

「你不明白我為你做這些東西,我做的一切也是為你好!」

「對不起」

「這個月第四次了!你又帶他去看心理醫生?省省吧他心理這麼弱看多少次也沒有用. 」

「對不起.」

「你這麼兇看著我幹什麼?」

「對不起.」




「早知當初我不生你出來!」

「對不起.」




「對不起! 」他這次終於不是嚴厲的語氣對我說




「閉嘴,少裝作父親模樣了.」這次是我第一次拿起刀子跟他說話也是最後一次跟他說話.




突然記起了不該想的東西真是可惡.




穆碼摸著衣間裏的小刀,瞬間他的心安定了下來.




「現在感覺像人格分裂似的,這種失而復得的感覺要不要也罷...不過也好.」穆碼喃喃自語着




「閉嘴,害怕到傻了嗎?」大南厲聲說道回頭看向穆碼




「閉嘴,我最討厭別人對我大聲說話.」穆碼由原本趴著的姿勢突然以一個重心偏低的衝刺打算抱起大南的腿摔跌他,大南打算一記膝撞化解他的襲擊.




「別浪費氣..」大南說到一半突然穆碼改變姿勢抽出飛刀一揮差點使其致盲.穆碼沒有急著下一次攻擊反而後躍了一大步拉開距離

「那小子眼神變了!?」




「驚到我了小鬼,原本我想著放過你,現在決定要認真殺死你!」他亦拿出了匕首擺好陣勢

可是當他回過神來發現面前多了一個幻影「又是你臭老頭!」他回頭一看原本景三老伯躺下的位置已經空無一人,取而代之是他背後亦多了一個穆碼的幻影分身.

現在三個穆碼以他為中心圍著他碎步,附近只有幾盞破舊的街燈以及上層偶然有車子經過由裂縫投下來的光.

「碎步是為了掩飾聲音嗎..這裏視野環境太差麻煩了!」他不斷注意四方八面

突然其中一個穆碼奔向大南同時抽出飛刀掉向他




「又是同一個招數!?」




「那個小鬼幹什麼!?正面進擊他是打不過的」幻化成穆碼的景三老伯心裏驚慌著「不妙,到達極限了.」體力不支開始無法維持幻影.

一早警惕著的大南輕鬆的躲避飛刀後留意到幻影的情況.「臭老頭到極限了!」穆碼當然亦注意到可是他沒有停止的意思




「換言之他是真的!」大南微微笑著向前了幾步準備迎擊

「喂小鬼,勇氣和決心不會讓你勝利,只會讓你更容易陷入危機!」自信地說著

他們兩個的距離僅僅差了一個身位「等一下為什麼他表情毫無波瀾?難道是假的?難道剛才的是刻意露的破綻!」

大南已經向著他揮刀「喂小鬼別裝了!」

可是穆碼無論表情和肢體亦沒有改變.此時大南的心理已經開始動搖了.「難道這真是幻影?真身會不會在背後?」 就是這樣的遲疑讓他的攻擊比平常慢了少許.

下一瞬間穆碼用著右手按著他的腦門用表情接近著瘋狂的微笑看著他「Hacked!」

「我一直按著你就沒法動彈對吧!?你說得沒有錯,可是陷入危才有機!」大南沒有回應只是盯著穆碼的頸部發愣.

血液從穆碼的頸部不斷湧出滴在地上「這就是他的目標吧,不,重點是他竟然在小刀幾乎碰到脖子的時候才開始格擋閃避.可能相差了幾毫秒的時間或是幾毫米的位置他就會直接死去...那小鬼.」

「這已經不是勇氣,這是瘋子才會做的事.」

「去死吧!」穆碼冷冷地說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