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不定期更新



「有空嗎?」每當這句説話在冰冷冷的熒幕上出現的時候,我便知道:你又失戀了。當然我又是那個答案「有」在認識你的年月中,我們曾經無限親密,也曾經試過無限疏遠。但是我每次都會給你那個答复。
每當你有男朋友,我便自動自覺淡出,因為我知道你的男朋友會在意。我一直不敢越權,因為我覺得我不配擁有你。你是多麼的神聖不可侵犯,你的地位是多麼的高高在上。能成為你的蜜友我便覺得是我幾生修來的福分了。
有次,你又和他分開了,你也對我發那個訊息了,我們在這時候的距離是最親密的。你帶了1打啤酒,幾瓶烈酒上來我的家。你靠著我一邊哭訴他的行為,一邊喝掉手頭上的酒。即使用了好幾卷廁紙,你的眼裡也在絕提。我一邊安慰你,一邊想著:不對,不是他,他不是你對的人。
不知道是因為你醉了,還是你是有意的,你說「你知道嗎,我也曾經對你心動,也曾經喜歡你,覺得你是一個可靠的人,可是你一直沒行動,我便....」這時你和我的嘴唇貼在一起了,我下意識移開了,你紅著眼睛說:「連你也對我沒感覺嗎?這難道不是你一直想得到的東西嗎?」我說:「你醉了,讓我帶你去休息吧。」是的,我的房子始終空著一個房間,它也一直等它的女主人,我把她輕輕依在床邊,然後去廚房倒了一杯暖水,跟她說:「好好把它喝掉,然後好好睡一覺吧。」
隔天你醒來了,那杯水就像一杯孟婆湯,你把昨天的事有意無意的忘了,當然我也不會對你提起,我把它深深放在心裡,把它作為精神食糧,成為繼續陪伴你的動力。
3個月後你認識了一個男生,你十分開心地跟我分享,把他的相片一一地遞給我看。我也附和你說「不錯啊,加油在一起吧。」在之後的某一天,你們在一起了,但我卻在街道上看見他拖的不是你的手,親的不是你的嘴。那時我罕見地在你和你的男友的關係中插手了。我跟你說他不是好人,他在外勾三搭四。你是你不相信。我說你寧願相信一個認識不到1年的男朋友還是認識數年的我。你說我只不過是你的朋友,連蜜友都不是,憑什麼對你和他的關係說三道四。那時我便醒覺了,原來時間也永遠不會比關係所親,我也決定是時候放棄,無謂大家維持這怒氣。
我想對你說的是,我對你的感覺已早早不是朋友,我之所以每次都給你答复是
因爲我不捨得這段關係結束,我也想一直守候著你,陪伴你,可惜這次對我的打擊真的太大太大了,最後我用我本沒有的勇氣,跟你說過的說聲我一直沒對你的一句說話:
我愛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