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細看每一片雪花,會發覺它的獨一無二,剛好與人一樣。



站在雪白、潔淨的雪地上,雪花紛紛揚揚的從天上飄落,有數塊剛好降落在我的外套上,其獨一無二的形狀就如人一樣,每個都有自己獨特之處。

乘搭著登山纜車登上滑雪場的頂端,旁邊的乘客皆裝備齊全——護目鏡、手套、厚外套、頂級的滑雪板,而我則連手套也沒有。他們讓我感到膽顫心驚,雙眼流露出恐懼的眼神,彷彿一名初生之犢即將要登上戰場一樣,完全感到不知所措。不知所措的我到達山頂,那陡峭的下坡隨即映入眼簾,驚惶的心情使雙腿抖顫起來,剛好大雪紛飛的天氣正洗滌大地,洗滌先驚惶失措的心靈。

坐在被雪花鋪天蓋地的大地,冰寒凜冽的寒風迎面吹來,教我睜不開雙眼。雙手放在雪地上,才驚覺自己原來沒有手套的保護,手掌經已僵硬起來,僵硬得再沒有感覺,頓時後悔自己沒有準備充足。我狼狽地裝嶔好滑雪板,用那麻痺的雙手撐起全身,隨即而來的是整個世界在晃動,加上經手掌傳入骨子裏的冰寒,彷彿上天不斷給予你挑戰一樣。我拋下驚惶失措的心,披著被雪花鋪滿的外套,手裏牢牢握著卷頭地衝下去。

沿途風景怡人,我卻沒有空閒時間觀賞,只顧著眼前的斜坡;沿途有許多滑雪高手,我卻未能與他們一較高下,只顧著自己的平衡點;沿途漫天飛雪,我卻未能細看每一片雪花,只顧著撥去眼前的雪。在這陡峭的斜坡完結之際,我不幸失去平衡,身驅翻了一下,好像是不幸跌倒,又好像是幸運地完結,才放手鬆懈一下。回頭看我翻滾的雪印,是終結還是開始?遠眺周遭的樹和披著雪花的樹葉,是塑造還是裝飾?近看雪地上的腳印,是獨一無二還是惺惺相惜?置身於披上雪紗的世界,總是給予人一種神秘的感覺,吸引人一探究竟它的獨一無二。

儘管我的裝備不齊全、經驗不豐富,仍能完成這陡峭無比的斜坡,比起那些經驗老到的滑雪者可能沒有做得那麼好,但相信每人皆獨一無二、有自己的一套做法,就如雪花一樣。每一片雪花都擁有著特殊的形狀,教人賞心悅目,而這就是大自然的美。同樣置身於大自然的人類,亦應欣賞自己的獨特之處,做一片獨一無二、唯美的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