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在往後的羽毛球課,我以為能藉此和她靠近一些。

沒想到,我們彼此之間都有一些阻礙。

而那些阻礙正是我們彼此各自的朋友。自從第四節課堂開始,我之前羽毛球班的女生朋友也開始來上課,很多時候她們都拉著我一起練習。

而她自從第四節課開始,身邊也多了一個女生朋友和男生朋友一起來上課。

我們大家也很難離開自己的朋友再湊到一起去了。





我們,彷彿由相交線慢慢地又變回了平行線。

但這樣的情況,在第五節課就有了改變。

當天,在練習羽毛球雙打時,可嵐離開了她的朋友走到我們這一組。

「嘿,我能加入你們這裏一起打球嗎?」可嵐向我和另外兩個女生朋友說。

「一起打吧。」我心裡可高興了。當可嵐走到我的附近時我問:「那你的朋友呢?」





「哈哈,他們想自己先練習一下。但我覺得你很厲害,所以我想向你『偷師』一下。」

這或許是我這陣子聽到最高興的話了。

「她是初學者,讓她跟著我一起打吧,大家輕鬆點打就好。」我向我那兩位女生朋友說。

我認識那兩位女生朋友已經很久了,她們都有打羽毛球的底子,她們似乎對於我的提議也沒異議。

「你待會站在我前面負責拍打前面打過來的球,打不到沒有關係,我在後面幫你補救。」我希望讓她盡情點打,沒有任何負擔。





短短幾週的時間,可嵐的羽毛球技術其實比一開始好了很多,開球、發球、打高遠球等方面都應付得了,只在扣殺球方面比較遜色,或許這跟她不懂得如何控制球拍的力度有關吧。

每次,當她發揮不錯的時候,我都跟她說一句:「好球!」

最後,因為那兩個女生的發揮相當不錯,我們還是以比較大的比分敗給她們了。

「嘿,你進步很多呢,繼續加油。」在訓練結束後,我跟可嵐說。

「真的嗎?自己私下的訓練果然沒白費。」她滿足地笑了。

「你喜歡打羽毛球吧,以後有空我們也可以約朋友出去打呀。」我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會這樣就乘勝追擊提議了。

「好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後來的幾節羽毛球課裡,我都和可嵐有交流。





但,只是在羽毛球上的交流。

看著時間慢慢漏去,距離羽毛球課完結的日子越來越接近了。當羽毛球課結束以後,我還能通過什麼渠道跟她接觸呢?

在每次上羽毛球課時,我都盼望能有多點的時候和她接觸,可是有時候不是她缺席了就是大家都有朋友在,弄得大家彷彿只是點頭之交,大家還是很陌生,很遙遠。

其實,我真的很想和她有進一步的認識。

但我對她的背景完全不了解,甚至——連她有沒有男朋友也不知道。

如果,我很唐突地想接近她,她會不會反而對我生厭?

這樣的糾結直到了羽毛球課的倒數第二節課就有了答案。





因為臨近學期末的關係,羽毛球課的最後一節課我需要匯報不能來了,於是我自己心裡就想著希望在這節課裡能拿到可嵐的聯繫方式。

那天,吃完飯後我就直接來到了體育館。我看著手錶還有半小時才開始上羽毛球課,但我想在上課前應該比較有機會和可嵐接觸,於是我便直接進去館內等候了。

過了五分鐘左右,我也看到可嵐進來體育館了。

「嘿。」我向可嵐打招呼。

「嘿,我先去換運動服。」可嵐放下背包就拿起運動服向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本來,我是想在羽毛球課結束之後我才跟她拍照,順便可以拿她的聯繫方式。

沒想到,她的舉動反而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可嵐換回運動服後就走到我坐的大長凳那裡坐了下來。起初我倆一個坐前端一個坐尾端,大家彷彿都在偷看對方,但又不想讓對方知道。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在臨上課前的十五分鐘,可嵐走到我跟前,「我......我們,其實可以交個朋友嗎?」她的手裡正拿著一部iPhone 6s。

我看著她的舉動,既驚且喜,心跳緊張到不行。「嗯......這些應該男生該做的」說罷,我便拿起她的手機輸入我的電話號碼。

「你用我的手機號碼打給我,我就有你的手機號碼了。」我對她說。

過幾秒後,我順利收到她撥出的電話號碼。

「不如我們都加大家的IG吧。」她打開了她的IG頁面。

「好呀」之後我們也加了大家的IG,甚至連FB也加了。

後來課堂開始了,我們也如常的進行練習。這節課來的人比較多,導致我和可嵐沒有什麼機會練習羽毛球或者交談,直到臨下課前我主動走到可嵐身旁。





「嘿,今天是我最後一節課在這兒了,下週我要匯報不能來了,不如我們拍張照吧。」我向她提議,心隨即撲通、撲通地疾速跳動起來。

「嗯,好呀。」

起初,我們靠得比較疏遠一些,在朋友在提醒下我們才挨得比較近些,她的身高剛好剛好貼近我的下巴。這短短的五到十秒之間,我才有機會好好地端詳她的容顏——原來她並不是單眼皮女孩,她是內雙眼皮的。

「準備,一、二、三,笑!」

就這樣我倆正式的合照就這樣誕生了。

當拍完照以後,我的心跳才緩下來。

「可嵐,我們要離開了,我們要趕去電腦室呢。」可嵐的朋友在叫喚她。

「我們以後有機會再見吧。」她拿著背包匆忙地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合照,我晚點才發給你吧,再見。」

課堂之後我也要趕去上班所以也離開了校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i~我是晨星。」

「Hi~我是可嵐。」

「這麼晚你還沒睡哦?」下班以後我回到家已經接近12點,沒想到可嵐還沒睡。

「哈哈,我是夜貓@[email protected]

「這是今天羽毛球課的照片XD~」

照片裡的她綁著長馬尾,笑起來露出一顆小虎牙,顯得非常機靈可愛。而我呢,一臉傻氣的模樣,一手拿著球拍,一手比著「Yeah」。

「哈哈,拍得蠻好看的。」她回覆。

「你下週最後一節課不來了,還想向你請教一下反手接球的技巧呢。」她似乎有點失落。「學期結束後,應該大家都會有時間到外面的體育館練習的,來日方長啦。」我想以後應該再有機會和她見面的。「嗯嗯,好。」和可嵐聊天結束後,我就在想什麼時候能約她出來見面。我看著書桌上的月曆表,一個月後的5月20日那天應該所有考試都結束了,而且要是她那天能赴約的話她應該沒有男朋友吧,或許我的機會就越來越大了。

想著想著就很期待5月20日的到來。

*章節附圖:作者拍攝之圖片

******************************************************************************************************************************************
IG:傷心橘子
Penana:傷心橘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