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憂鬱的情緒持續到晚上就有了轉變。

「Hi~我是晨星。」手機突然傳來晨星的訊息。

「Hi~我是可嵐。」我馬上回覆了。

「這麼晚你還沒睡哦?」沒想到晨星也還這麼關心我。





「哈哈,我是夜貓@[email protected]」我調皮地說。

「這是今天羽毛球課的照片XD~」手機瞬間傳來幾張照片。

照片裡的我綁著長馬尾,笑起來露出了一顆小虎牙,笑得很開懷。而他呢,一臉清秀的模樣,一手拿著球拍,一手比著「Yeah」。

「哈哈,拍得蠻好看的。」我滿意地說。

這是我和晨星第一張正式的合照。





「你下週最後一節課不來了,還想向你請教一下反手接球的技巧呢。」我突然有感而發。

「學期結束後,應該大家都會有時間到外面的體育館練習的,來日方長啦。」

「嗯嗯,好。」

和晨星結束對話後,我就一直看著我和他的合照,心裡甜得樂開花,完全忘卻了他前女友的事情。

深夜,當我還沒能進睡的時候,就開始瀏覽晨星的IG和Fb的帖子。





通過看著他各種不同的日常生活照,想了解他的過往,他的喜好,甚至他的心扉。

看著看著,我也進入夢鄉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終於來到了五月中。

那次之後,已經有差不多一個月沒怎麼和晨星見面了。這段時間,我都是偶爾會回覆晨星社交網站裡的帖子或限時動態,希望和他能保持聯繫。

這天,正當我在溫習考試的時候,收到了晨星的WhatsApp——

「Hi~最近還好嗎?」他問。

「Hi~最近都在忙考試呀。」

「我解脫了呢,全部考完啦。XD」沒想到晨星這麼早就結束考試週了。





「我還有5月17日那天的文學考試呢。T.T」我失落地說。

「對了,之前說過之後約出來打羽毛球,5月20日星期六那天你有空嗎?考完試輕鬆一下啦。」

沒想到晨星這麼快就兌現之前的承諾,再次相約出來打羽毛球。

我雖然很高興,但想到和他一對一打羽毛球會很尷尬就有點糾結了。

「嗯......我看看我的行程表,晚點再回覆你吧,我先溫習啦。」那一刻,我唯有這樣回覆他。

然後,我就去找Cherry求教!

「嘿,晨星剛剛約我去打羽毛球呢,我該如何回覆好呢?」我開門見山地說。





沒想到,Cherry馬上秒覆了我。

「還想什麼呀,去呀。你不是希望能和他外出相處的嗎?」Cherry鼓勵我。

「是倒是,但是去打羽球呀,我打不好在他心裡的形象會很差吧。要是普通約會就不同啦。」我說出我的疑慮。

「哎呀,你別想這麼多啦。要不然我陪你去吧,陪你壯壯膽量。」Cherry提議道。

「真的嗎?!那我晚上回覆晨星說你也來打羽毛球好了。」我頓時鬆了一口氣,感覺整個人都能放鬆下來了。

之後我就繼續埋頭苦幹溫習。

直到晚上11點多,我才驀然發覺自己仍沒回覆晨星。

雖然不知道晨星睡了沒,但我還是想儘早回覆他:「嘿,你睡了嗎?」





「沒呀,怎麼了?」過了一分鐘就收到晨星的回覆。

「5月20日我可以赴約,可是......我能帶朋友過來嗎?」我詢問他。

看到晨星不斷輸入中,我的心情有點緊張,最後他打了這句:「可以呀,你想帶誰過來呢?」

「Cherry,那個也是和我一起來上羽毛球課的女生,她也想過來一起玩。」

「OK。多些人比較開心一點,那我也叫一些朋友過來打吧。」他接納我的提議。

這時候我媽在呼喚我,我就匆匆結束對話了:「嗯嗯。那我們5月20日見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天,為了等Cherry一同在太子站出發,我早早就到了。





怎料,Cherry卻說她晚了出門所以會晚點到太子站。

當我和Cherry到荃灣站的時候,已經比和晨星約定的時間晚了十多分鐘了。

「Hi~我們遲到了嗎?」甫出月台閘門便看到晨星,我和Cherry異口同聲問。

「沒關係啦,我們走吧。另外我兩個朋友直接在體育館那邊了。」

「我們現在可能要走快一點了。」晨星對我和Cherry說。

「可嵐,你剪新髮型了,蠻適合你的。」在路程中,晨星突然對著我說。

我被他突如其來的讚美,弄得有點害羞,我的臉瞬間刷紅了。

「是嗎?總感覺頭髮的長度有點過短了,還不習慣呢。」我笑著說。

二十分鐘後,我們到了體育館。

進去體育館後,我和Cherry就進去更衣室換衣服了。

「怎麼辦呀,我覺得有點緊張,害怕待會打得很爛。」我在換衣服的時候問Cherry。

「放輕鬆啦,想辦法多和晨星製造獨處機會啦。」Cherry眨著眼,一臉輕鬆地說。

「好吧。」仿佛有Cherry在,我就安心了。

我心心念念希望這天是和晨星感情大躍進的一天,沒想到卻因一個人,令我和晨星的關係更加撲簌迷離。

當天出現了一個人。

他是天煦。

天煦是我在大一時候,一起做project的組員。他比我高一屆,是我中文系的師兄。

當天煦看見我的時候,表現得相當熱情,他主動叫喚了我的名字,然後我也熱切地回應他。

也不知道是否天意的安排,我一開始被安排和天煦一組,而晨星和Ada一組。

沒想到,天煦原來是打羽毛球的高手。和他一組,我顯得很輕鬆。即使我出現失分的情況,他也會很快追回分數,令我變得沒什麼壓力。

整個過程,天煦都很照顧我,會在得分之後和我擊掌,又會在對打的時候鼓勵我。而這一切在對面的晨星看到會有什麼想法呢?

最後,我和天煦竟然以十分之高贏了晨星和Ada。

在中場休息的時候,Cherry走到我身旁說:「你和那個男生很熟嗎?看著他對你很親切呢。」

我的目光注視著在一旁的晨星,淡淡地說:「還好吧,就上年做過project的師兄。」

「待會你跟晨星一組吧,製造多些獨處機會嘛。」Cherry提議說。

我點點頭。

後來,到了第二組的羽毛球雙打,這次我成功和晨星分到一組,而天煦和Cherry一組,Ada負責計分。

「你剛才打得很不錯!」比賽開始前,晨星走到我身邊對我說。

「都是天煦幫我補救後面的球,我其實沒得什麼分。」

「我們待會也要加油。」

「嗯嗯。」

其實,能和晨星一組雖然開心,但也伴隨著壓力。我很希望在他面前表現得好一點,希望他對我另眼相看,就反而在打的時候舉步維艱,戰戰兢兢般,怕很容易失分。

結果,一場比賽下來,我和晨星倒是發揮得不錯但還是以兩分之差惜敗了。

後來,我們在晚上10點左右離開了體育館。離別前,大家報了所住的地區,我發現我和天煦都是住在黃大仙,可能一起離開的機會率高,但我心裡卻希望能和晨星再有獨處的機會。

那時,Cherry早在10點前就離開了,而晨星和Ada都住附近所以會一起離去。當天煦發現我和他也是住在黃大仙,便馬上詢問我要不一起去坐地鐵回家,看著他盛意拳拳的模樣,我便欣然同意了。

臨離開體育館的時候,我看著身後晨星和Ada離去的背影,心裡像打翻了的五味瓶,真不是滋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天之後,晨星不久後就要啟程去北京實習。聽說,他這次去北京得去一個月。

看著書桌上印著今天是5月28日的月曆,再掀開6月4日那一頁,他很快就要離開香港了。

而在我心情比較低落的時候,天煦就常常來找我。話題從日常吃喝玩樂到內心故事也會涉及,他似乎希望能更加了解我。

而很多時候,我也沒怎麼認真回覆他。


我的心,似乎仍停駐在晨星身上。

每當,我思念晨星的時候,我就從不同的渠道去揣測他的心思。

IG、FB,只要是他的社交平台,我每天都會花時候去刷屏。

從他最近的帖子看到最遠,又從最遠的帖子看到最近。彷彿希望藉著一些蛛絲馬跡能了解他的內心世界或者感情觀。

我心裡突然憶起之前Leo說晨星前女友的事情,我就更仔細地瀏覽他的社交網絡。

其中,在他的FB裡,有關於2017年的1月18日寫下的訊息——


謝謝曾經那個你。那些日子,不曾忘記。

我凝視這行字句,腦海浮現的就是晨星和那個成熟女生的合照。

他的心裡,會否有著一個,我永遠也無法超越的人?

正當我陷入沉思之際,手機卻彈出天煦的訊息——

「可嵐,你下週有空嗎?一起去騎單車吧。」

「我再看看行程表,晚點回覆你吧。」

那瞬間,我覺得自己的內心相當紊亂。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突然之間我很想知道晨星對我的感覺——

「你最近如何?你什麼時候去北京實習?」

「6月中呢,一週以後就出發了。」想不到,晨星很快就回覆我了。

之後我的訊息刪了又寫、寫了又刪。我就按捺著著急的心情再詢問他去北京的時間線——

「很快呢,你要去多久呢?很想大家一起再打羽毛球呀。」

「一個月左右,7月中會回來。你現在的技術越來越好了,但也要保持練習。」他始終還是圍繞在羽毛球的話題。

終於,我還是想試探一下他對我的感覺,我和天煦走得比較近,他會妒忌嗎?

「最近我和天煦蠻常在一起練習羽毛球,我覺得他......他好像對我不錯,你怎麼看?」

我很期待他的答案,但過了他很久也沒回覆......

「或者他對每個人都這樣吧。我聽他說,你們認識很久了吧,你和他是羽毛球場上的敵人,卻是台下的朋友。但......其實我覺得你的技術比他要好,我等你回來再一起練球吧」我看見他沒回覆,又怕彼此陷入尷尬的狀態,我便自個兒打了一堆文字。

而他的回覆卻是十分簡短:「好呀,期待你的進步,我們之後再約吧。」

那一刻,我問自己:我是不是要早點死心?早點死心或許能早點擺脫這種忐忑不安的心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明媚的初夏到來。

天煦和我之間的感情,也慢慢進一步昇華。

考完試,天煦經常來找我,而心情鬱悶的我總是喜歡跟他聊天。

他事事以我為先,即使是戀愛比較遲鈍的我,也能感覺到他對我的心意。

但,我的心裡還是放著晨星。

晨星去北京之後,我都會瀏覽他的社交網絡。總是看到他每天過著很充實的生活,身邊也不乏女生的身影。

偶爾,在天煦口中,還聽說他在北京的異性緣很好,總是給一堆女生包圍著。

我的心,再次墜落。

後來,等到7月的時候,還沒收到晨星回來香港的消息。

我的心,既低落又焦急。

而那段時間,晨星不再更新他的社交平台。

似乎,沒有人知道他的動態。

到了8月下旬的時候,適逢是我的生日。

沒想到天煦竟然為我準備驚喜,他叫了一大幫我和他的共同朋友來為我慶祝生日。

那一刻,我對他更加動容了。

生日會結束後,我很害怕他會順便跟我表白,但他只是淡淡地問我:「今天開心嗎?」

「嗯。」我滿足地點點頭。

「我記得,你曾經說過希望有人記得你的生日......」

「沒想到你會記得,謝謝你。」那瞬間,我的眼眶有點濕潤。

「不過今天我卻忘記帶你的禮物過來,下次補回給你吧。」他傻氣地撓著頭。

「沒關係啦。」我還沒把話說完,天煦就一把抱住我纖瘦的身體。

「我希望你能一直開心。」他在我的耳邊說。


我沒有推開他,我們互相依偎著,很久很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三開學後,我和天煦走得更近了。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相約一起上學、放學。

在旁人眼中,或許已經以為我們是一對情侶吧。

雖然,他還沒正式與我告白。但我們的狀態就介乎在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而我們,始終也沒給壓力對方,去跨越那道朋友界限。

這種關係,維持到10月就有了變化。

10月某一天在走路下山去火車站那段路碰見了晨星。

在毫無預兆下,他再度出現在我的面前。

「Hi~好久不見了。」他熟悉的聲線在我耳邊響起。

這時,我抬頭看向他,凝視數秒後,我慌忙收回視線,無法再繼續注視他。

「Hi,這段時間你還好嗎?」我淡淡地問,視線望向遠方。

「已經沒什麼事了,一切都安頓下來了。」他的神情放鬆,露出久違的笑容。

「那就好了。以後找時間再去打羽毛球輕鬆點吧。」

「好呀,你的球技應該進步很大吧。」

「哈哈,應該都有吧。」

我們邊走邊聊著,大家一路下來都顯得相當輕鬆。

只是,我們彷彿都回不了過去。

當快要接近火車站時,我匆忙地跟晨星說約了人先走。

我回頭看著他的背影消散在人群之中,我的內心瞬間有點紊亂。

直至,天煦的出現。

他一看到我,立刻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然後走了過來。

他會是我的幸福嗎?

*章節附圖:作品拍攝之圖片

(差半步系列完結)

******************************************************************************************************************************************
IG:傷心橘子
Penana:傷心橘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