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小孩子在公園玩,笑聲吵鬧卻也有獨特的令人安心的氣息,一位白髮老翁坐在一旁的長椅,凝望著自己唯一的孫子,嘴角也牽起微微的笑容。心裡面數著自己的年歲,卻也算得上是長壽了,那鬼雖然可惡,但始終沒有食言…… “爺爺,你看我捉的蜻蜓!”孫子一路小跑過來,手中捉著蜻蜓,像是炫耀地給老翁看。 老翁摸了摸孫子的頭髮,卻沒有出聲,他的聲音早在他毀約的那一刻啞了。 孫子自顧自地說著,看老翁並不回應,心裡也沒有意思了,又一路小跑去尋找他的小夥伴,幾人一起玩不知名的遊戲,倒也開心。陽光猛烈,老翁的眼睛又不太好,凝視孫子一會后也覺得累了,呼吸漸漸平和,漸漸睡去。 心裡面始終想著那一場似是夢,卻又真實得可怖的事——那年,他二十歲。



在巴士中一邊享受冷氣,一邊打機,可說是人間一大樂事,而在我打到最後關頭,電話竟然響起了,本來我也不想理會,但一看是老媽子打來的,我還是很頹地接起了。

“喂,阿秀,還沒找到工作?麥當勞呢?”又來了,三天兩日就提起工作的事,找不到工作又不是我想的。

“媽!跟你說過,不要叫我阿秀,我改名了!阿秀這名字太過女氣。”我抗議道,只不過通常這抗議也沒有用。

“不孝呀你!阿媽取的名字你輕易改,不孝子!”接連又是一頓罵,其實媽沒有惡意,但面對我的‘不孝’總要罵兩句才安樂。

我是知道的,媽一直心心念念就是生個貼心的女孩子,所以就算我出世了,也是被果斷的取了‘何明秀’這個略顯女氣的名字,據我阿爸透露,當年阿媽想改作‘何秀蘭’的,但被駁回了。這不禁讓我抹了一把汗,原來我的人生本該如此悲慘。



我和媽之間沒有什麽話題,也沒有什麽閒話家常,她聽我沒找到工作,又是幾句‘不孝子’,當即也掛電話了。其實我學歷不差,爲什麽要淪落到麥當勞也解僱的地步?那是因為我太笨手笨腳了,上一家公司中我碎了重要文件,在麥當勞中我又數次將薯條打翻……

其實家裡也不是沒錢,我一世在家不工作也不會有問題,只是老媽子太麻煩了,總說男人不該留在家,如果我不是跟她驗過DNA,可能我會懷疑自己不是親生的。

“咦?阿秀!好久不見了,最近還好嗎?”出門一定遇熟人,這個定律放在我身上是沒錯的,我抬頭,見來人是一名金毛男,五官很熟悉,但我還是記不起。不過能叫我阿秀的,應該也是中學同學一類的吧。

見我似乎毫無印象,他笑了笑,指著自己說,“你不記得我了?我是vivi。”

vivi?怎麼會不記得,她是中學時期所有男生的夢中女神——等等,女神?!



我望了眼vivi,短髮金毛,樣貌帥氣,雖然五官沒多變化,但現在是男神吧……

不過,別人的私事還是少問為好。

“哦,vivi呀,好久不見,我最近也是那樣,無所事事,你呢?”

“我寫書,在家工作就好,輕鬆自在。”

vivi一向的志願就是當作家,想來也如願以償了。“你去哪裡?”我不經意地問道。



“去‘猛鬼屋村’。”vivi面上的表情很詭異,她四處張望,又小聲說道,“據說最近那裡死了人,還死的很慘。”

我從小就不喜歡這些恐怖的事,當即起雞皮,“那你還去?也不怕撞邪!”

“寫小說,找靈感的,你去嗎?”

我搖了搖頭,婉拒了,開玩笑,我這種膽量,去了還不嚇死。vivi也不強求,想來也是聽聞我中學事的事蹟了,一次在露營時被不知名物體嚇得暈倒,雖然事後我什麽都不記得,不過還是覺得很恐怖。

vivi到站,向我道別后就瀟灑而去,就算我也算是靚仔一名,但遠遠不及她……話說回來,到底爲什麽女神會變男神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