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十五年前的往事

到左第二日,星期日,依日下午茶時段,紅組穿著一套灰色連身長裙出現係我店鋪。

進入後,雙眼四處觀察,貌似搵人,最終紅組前往士多房附近既一張卡位。

依張卡位位於士多房旁邊既一個凹位,係一張四人既卡位座,由於位置太遠,收銀櫃係望唔到,通常極少客人會選坐,一來叫餐非常不便,二來中央冷氣並無到達該位置,非常悶熱,除非全場爆滿,否則客人都會選擇係大廳樓面坐。

依刻好奇怪,紅姐何解選擇咁偏僻既座位,莫非同阿媽傾既話題係非常敏感?
雖然同樓面可謂與世隔絕,但距離我水吧就相當近,所以我仍然可以監視到一切。





阿媽走到紅姐張枱,立即坐下來,然後講「唉呀!咁好死來探我呀!」
紅姐「仲好講!成日唔上來打牌,咪睇下你近排搞乜囉!」
May姐「有乜搞啫,咪又係做!」
紅姐「近排好忙咩!」
May姐「普普通通啦!點丫食唔食野呀!」
紅姐「唔食啦,三缺一!去唔去呀!」

依刻我留意著May姐臉上既微表情,發現有點蠢蠢欲動既心態,思前想後,終於講「你果個變態佬係唔係度先?」





紅姐翻了白眼講「你估佢好得閒咩!全部女人呀!放心啦!」

May姐平淡地回應「如果佢唔係度,我就打,佢係度就咪叫我啦!」

紅姐拍著阿媽膊頭,再度開腔「放心啦!個衰佬今朝先走,行步路都無力呀!今天肯定唔會蒲頭啦!喂!拿拿聲!行啦!」

當阿媽聽見依番說話後,隨即用著調皮既眼神,打量紅姐全身上下,包括臉色,發現紅姐今天臉色紅潤,肌膚白裡透紅,明耀照人。

「死野!唔怪得今天成個樣唔同囇!」
「咩啫!你都得嫁!」




「唉呀!咪講依D啦,快D上去,話時話我真係好耐無摸過牌啦!」

阿媽雙手互相磨擦著,一副非常雀躍既表情,隨即二人一起離開公司。

當二人離開後,我正猶豫今次要否跟上?
昨天江哥出現,今天紅姐出現,一切都來太巧合了,到底紅姐有沒有說謊?江哥今天真係唔出現?不行!為左安全起見,決定前往鍾太家。

於是快速處理好手上工作,我立即奔跑到鍾太家。

當我到達門外時,隨即打開手機,開啓偷窺程式。

自從江哥露械事件,擔心May姐出事,我一早已經係麻雀房裡既天板,安裝好偷窺眼。

當我藍芽成功連接後,螢幕立即呈現麻雀房裡既情況。





從畫面上的確四個女人正在打麻雀,包括我阿媽May姐,紅姐,鍾太,另一位新面口既少婦。

當我看到依個畫面時,心情終於放鬆,果然江哥並無出現,但當我立即關閉時,忽然間紅姐打開性話題,令我繼續觀察下去。

「話時話,尋日個死野都唔知係食左春藥,咁鬼勁既!」紅姐一臉風騷地回應
「係囉,直頭變態添啦,搞完我又搞阿紅。」鍾太亦風騷地講

但旁邊既May姐隨即一臉嫌棄表情回應「唔係呱!」
「個死野都唔知係咪見個邊個女人黎,返到黎成個人鬼死咁High!」紅姐一邊摸牌,一臉疑惑地講

當紅姐講完依句,May姐瞬間浮現出尷尬既表情,隨即回應「你地兩個日日都著到咁性感,我係男人都頂你唔順啦。」

「哈哈⋯⋯咁女人到左我地依個年紀,差不多日日都想要啦,係咪先?」

紅姐講出依番說話後,除了May姐外,鍾太同新面口既少婦,立即點頭表示贊同,新來既少婦更加講「阿紅就講得岩啦,我地依個年紀好需要性生活嫁!偷食其實就無乜野既,只要唔好俾人發現,邊個知啫!」





當聽到依番謬論後,May姐露出驚奇既表情問「嘩!Nancy!你竟然同意阿紅,有沒有搞錯?」

原來依位新來少婦叫Nancy!當阿媽講出Nancy依個英文名後,我終於回想起,曾經同自己老公來過茶餐廳,不過已經係四五年前既事。

當年依位nancy樣貌普通,身材平平無奇,可謂一位平凡既路人少婦,所以剛才我根本無任何印象,但今天既Nancy,不但精心打扮,一套低胸小背心,一條熱褲,而且身材明顯比當年升Cup,舉手投足間都散發出一陣淫婦既味道。

依刻Nancy突然挺胸收腹,一副自信既口吻講「乜你唔得我變化好大咩?」

May姐隨即仔細打量Nancy,發現不但身材比以前好,而且臉色光澤,肌膚白裡透紅,幾年無見,不但無被歲月洗禮,反而比以前年輕。

阿媽仔細觀察後,表情愈來愈驚訝,更加慌張地講「死啦你,你老公知唔知嫁?」

Nancy嘲笑既口吻講「呵呵!講到偷食,女人天生就比男人利害嫁啦,佢點會知啫,就算懷疑呀,我喊打喊殺,要生要死,最後佢咪求番我轉頭,仲送花送包包俾我添。」





May姐聽到依番說話,表情無奈,勉強地笑著回應「哈⋯但我都係覺得夫妻應該互相尊重啫。」

當Nanay聽見阿媽唔贊同時,隨即反擊講「阿May!你都知我18歲被佢搞大個肚,結婚15年啦,頭果5年,大家仲有性生活,我忍左十年啦,我今時今日先勾佬,我覺得我已經仁至義盡啦,日日返到屋企淨係關心一對仔女,我呢?完全無理我囉!我想要又話累,當我咩呀,幫佢生完兩件,就無利用價值啦?呵呵!」

依刻Nancy愈講愈氣憤,胸前一對巨乳亦隨即跳動起來,但May姐表情相當尷尬,只不過一句說話,完全無預料Nancy反應如此大,怨氣如此深。

雖然May姐有點尷尬,但思前想後,又再度開腔「咁你老公有關心一對仔女,我覺得已經唔錯啦,你無必要咁做啫!」

當阿媽講完,Nancy胸前巨乳起伏更大,更加站起來,一手拍枱,向著May姐大聲講「喂!你好啦喎!你唔Buy我都算啦,下下都幫住我老公,你同佢有露呀!定係你想報串俾我老公知呀!」

面對著怒火沖天既Nancy,雖然拍枱一剎那,阿媽嚇了一下,但隨即表情平淡,更加冷靜講「我⋯⋯我點會同你老公有露啫,我見過佢兩次咋嘛,一次係你地結婚,一次係上次來我鋪頭,我點會報串啫,我點會咁對你啫!表妹!」

當我聽見表妹時,我瞬間呆滯!Nancy係我阿媽既表妹?點解我之前May姐從未提過?我記得阿媽所有親朋戚友都係台灣,當年孤獨嫁來香港,Nancy結婚,阿媽居然有去,但我從未聽見阿媽提起。

阿媽既表妹,換言之依位Nancy係我表姨?




但現場紅姐同鍾太二就並無任何驚訝表情,難道一早已經知道阿媽同Nancy既兩人關係?

依刻麻雀房既火藥味愈來愈重,原本四人愉快打牌,忽然間演變成二人吵架,而紅姐鍾太此時此刻只係乖乖坐著,靜觀其變。

當Nancy聽見阿媽解釋後,雙手交叉放係胸前,更以一副不屑既口吻講「呵呵!兩次?虧你講得兩次!結婚果晚佢問你拎電話,你估我唔知?到左第二晚,你地就約出來見面,有沒有講錯呀?」

但阿媽聽見,再度無語,嘆息地回應「係!當時佢話想開間餐廳,純粹問我意見咋嘛,你諗左去邊呀!」

「咁你頭先又話見過兩次?呵呵!開餐廳?Sorry啊!佢從來都無同我提過喎!」

「咁十幾年前既野,我點記得咁清楚呀!咁當時我同佢傾完,佢覺得budget唔夠咪唔開囉,咁唔開咪無同你提囉,有乜咁出奇啫。」

「呵呵!開唔成餐廳,所以兩個就走去開房啦。」當講到『兩房』二字時,Nancy不但加強語氣,眼神更加凌厲向著May姐。

當依句說話一出,紅姐同鍾太二人除左驚訝既表情,更以疑惑既眼神投放係May姐身上,等待阿媽如何解釋。

依刻May姐臉上除了無奈,更加有種想吐血既表情,而且胸前一對巨乳亦開始跳動,隨即氣憤地講「你講乜野呀!你知唔知自己到底講緊乜野呀!我同佢幾時有開房呀?你係咪有妄想症呀!」

「呵呵!果日我一直跟著你地嫁!係餐廳傾完野,睇住你地走入去九龍塘時鐘酒店嫁!」Nancy憤怒地講完依番話後,雙眼隨即出現淚光。

被Nancy連環咆哮,而且聲線大,阿媽忽然間摸著額頭位置,猶如頭暈一樣,隨即緩慢地解釋「果陣落大雨,我地入去避雨,點知場雨落左兩個鐘都未停,我地咪開間房坐下囉,你諗左去邊呀!」

Nancy嘲諷既口吻講「呵!為左避雨,開間房坐下?坐係邊呀?坐係張床度?你地信唔信呀?」講完隨即望向紅姐同鍾太二人,但二人互相對望,一臉尷尬,並無任何表示。

未等阿媽回應,Nancy又繼續講「開間房避雨!好!我都勉強相信你!咁我老公返到屋企,點解有盒避孕套呀!一盒12個!我打開得番6個!我同佢由第一次,到今時今日佢都從來無用過避孕套!你講呀!盒套!你點解釋呀!」

當提及『避孕套』時,兩位食花生既少婦,又再將目光投向阿媽身上,等待阿媽下一步解釋。

但阿媽搖著頭,眼乏淚光,冷靜地回應「依個我唔識解釋,我唔知點解佢有盒套,但一定唔關我事!我可以發誓!我同你老公係清清白白,從來都無發生過任何野!」

Nancy凌厲既眼神,咬牙切齒地回應「呵呵!玩到發誓添呀!個仆街平時候懷疑我,我都係用依招大佢嫁!你估我信唔信你呀!」

但阿媽不停搖著頭嘆息,眼乏淚光地講「唉,你信又好,唔信又好,我真係無做過!」

Nancy終於坐下來,翹著二郎腿,雙手疊胸「自從果日見完你,個仆街就對我忽冷忽熱!你唔認唔緊要,麻煩你唔好扮囇好人,對我指指點點。」

直到目前,紅姐鍾太二人都處於觀望狀態,雖然事隔十五年,Nancy的說話態度語氣的確非常真實,但May姐既說話,無論表情,態度亦都非常真摯,到底誰是誰非?當中係咪有乜誤會呢?

依刻阿媽坐在椅上,並無任何回應。

忽然間Nancy手機響起,望著螢幕後,臉色瞬間回復笑容,聲音亦變得溫柔起來「做乜呀教練?咁好死打俾我,係喎,我差D唔記得添,你家下黎觀塘接我呀!」

手機掛斷後,挽著手袋,向著紅姐鍾太二人講「睇黎大家都無心情打啦,我走先啦!」

當走到大門時,再次回頭講「如果下次我個仆街表姐來,麻煩唔好叫我喎。」

紅姐鍾太勉強地微笑,點頭回應。

當Nancy走出大屋後,在走廊上,挽著手袋,步伐輕快,嘴上哼著音樂,臀部更不時左扭右扭,一副春心蕩漾既狀況,彷彿完全無被剛才吵架既事影響。

而麻雀房裡,依刻紅姐鍾太二人,再以疑惑既眼神投向May姐身上,二人更同步發問「阿May,到底你有沒有做過嫁?」

May姐嘆息地搖頭「梗係無啦,果個表妹夫黎嫁!你地都知我份人啦,我點會做果D野呀!」

紅姐鍾太拍拍膊頭「我信你我信你,放心!好啦,唔好提啦。」

「唉!下次佢上來,你咪鬼叫我,痴線嫁!咁多年都係咁,完全無得溝通。」

於是今天既雀局不歡而散,當May姐走出走廊時,居然站在原地,拍拍自己雙臉,自言自語「無事既無事既!我從來都無做過,唔洗驚!唔洗驚!唔好為左無謂野唔開心!」

當我看到May姐無助既一刻,我好想衝出走廊,擁抱阿媽,慰問一句「阿媽我都信你嫁!」可惜如果出去就被發現我偷懶,所以算吧啦。

事隔十五年,阿媽今年36歲,換言之當年只得21歲,難怪多年來都無介紹過依位表姨,原來兩人關係一直惡劣,表姨更加誤會阿媽同表姨夫有奸情。

於是我從後樓梯,極速地返回店鋪工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