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集 道歉

當江哥金絲眼鏡大叔離開後,大約半小時後,下午四點半,令我一直夢牽魂繞既人終於出現,沒錯!昨晚係沙發上令我叫錯名字,差點害我精盡人亡既罪魅禍首,此刻正站在餐廳既正門,更向著我露出燦爛既笑容,一步一步向著我方向走來。

齊蔭既髮型,嬌俏可愛既面孔,配搭藍白色既水手服,令人視覺上感到青春活力,當依個少女從大廳走向水吧時,在場不少年輕人將目光停留係深藍色既百摺裙下既一雙雪白既美腿,沒錯!依位穿著水手服既少女正是阿倩。

當阿倩走進水吧時,我仔細打量,不禁懷疑依件到底係咪一件校服,發現襯衫上有校徽,但百摺裙既長度實在短得過分,露出大半截大腿。

於是我明知故問「依件唔係你既校服呱?」





阿倩華麗地轉了一圈,百摺裙微微飄起,更笑著講「係呀!有乜問題呀?」

「你專跟改到條裙咁短嫁?」我疑惑地問

阿倩搖著頭講「梗係唔係啦!個個都係咁嫁!」

一間學校將女生校裙設計到如此性感誘人,校風絕對非常之差,估計都係Band 5學校。

我搖著頭一副嫌棄既口吻回應「咁你間學校一定係band5!而且個校長一定係超級變態咸濕佬!」





阿倩雙眼白了一下,隨即激動地解釋「你就Band5!我間Band1女校黎嫁!校長女人黎嫁!」

「哈哈!」當我見到阿倩如此激動地解釋,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一種令人無法抗拒既可愛。

雖然我同阿倩從認識到今天,只不過短短三天,絕對稱不上十分了解,但阿倩給我感覺,精乖伶俐,言行大方,舉止文雅,又點會係出生於Band5既學校,若然唔係阿輝帶來,我一定以為係某户人家既大家閨秀。

話雖如此,一間Band1女校既校服居然如此性感,簡直就為校裡男老師大放福利。

「我都未話你!尋晚話出⋯⋯黎搵我⋯⋯⋯」





正當我為昨晚既事,準備向阿倩嚴刑逼供時,忽然間感到一股殺氣,當我望向樓面時,一對令人心寒既眼神已經投放我同阿倩二人身上。

其實阿倩進入餐廳時,May姐已經察覺,但忙於招呼客人,所以未能及時阻止我們二人,但當阿媽處理好工作後,瞬間出現係我倆面前。

「阿倩!水吧又污糟,地下又濕,入黎做咩呀!快D同我返上樓!」May姐依番看似關心既說話,其實係命令,目的就是阻止我倆一起。

阿倩嘟起嘴巴,擺出一副可憐表情「Auntie,我肚餓⋯⋯想食野呀!」

「你想食咩!同我講,陣間我拎上樓俾你!」May姐講

「下⋯⋯唔好啦!Auntie!」阿倩眼神中流露悲傷,嘟起嘴巴,一副淒慘既模樣講

依刻我覺得阿媽實在管得太緊,現在身處茶餐廳裡,人來人往,我同阿倩二人只不過想聊天,就算想做任何過火既行為根本就無可能,何必趕盡殺絕!

「媽呀!你洗唔洗咁呀,食完先返上樓唔得咩!」





但無論阿倩表現得如何悲慘可憐,May姐都毫不動容,更無視我既說話,向著阿倩講「你唔聽我話,信唔信我唔俾你係度住!」

當阿倩聽到May姐以唔俾住作威脅時,阿倩瞬間慌張起來,更加搖著頭,悽慘地回應「唔好呀!Auntie,我依家就返上樓。」講完,更以依依不捨既目光望著我,隨即黯然神傷地轉身。

同一時間,樓面大廳中既某張卡座上,坐著兩位染髮 少年,目睹阿倩從水吧出來,誤以為阿倩係餐廳員工,更向著阿倩揮手「靚女!落單呀喂!依邊呀喂!」

但May姐此刻心情煩躁,並無察覺外面一切,凌厲既眼神投放我身上,繼續對我進行訓話!

「你到底想點嫁!有阿怡仲唔滿足?你係咪想激死我呀?」

但我並無理會阿媽,將注意力集中係阿倩身上,因為依兩位染髮少年,一位染了金色頭髮,左臂上紋左一道彩虹,而另一位染了銀色頭髮,右臂紋左一條龍,而且兩位樣貌兇殘,有種生人勿近既感覺,絕對係不折不扣既『古惑仔』。

但阿倩居然走向兩位古惑仔面前,更禮貌地講「請問,兩位想食咩呀!」





兩位古惑仔毫無忌憚地將目光投放到阿倩既百摺裙上,金髮少年望著裙下既美腿吹著口哨。
另一位亦同樣以邪惡既眼神投放阿倩既裙下,喜眉笑臉地講「靚女,兩碗餐蛋麵,一碗要太陽蛋,一碗要熟蛋濃邊,太陽蛋果碗D麵爽D,熟蛋果碗D麵要冧D,另外!兩杯凍檸茶,一杯走色!一杯少甜少冰 。」

當銀髮少年一口氣地將想要既食物講完後,阿倩一手摸著小腦袋,困惑既表情問「走色?⋯請問走色係咩意思呀?」

金髮少年露出邪惡既笑容回應「靚女!你話我知你條裙仔入面係乜色底褲!我話知你!」

阿倩呆滯後,隨即氣憤地講「痴線!」

正當我仍然注視著阿倩時,忽然間阿媽已察覺到我心不在焉,隨即再痛罵我「我同你講野呀!你望去邊呀!」

而樓面上既阿倩氣憤地講完『痴線』後,果斷地轉身,但金髮少年居然趁著阿倩轉身之際,一手將阿倩既百摺裙揭起,裙下春光瞬間暴露,雖然只係短短一秒,但絕對清楚地見到白色內褲既痕跡。

阿倩感覺後方一陣涼快,瞬間轉身,雙手掩著裙下方,更憤怒地講「痴線嫁你地!」





豈有此理!竟然眾目睽睽下性騷擾阿倩!正當我準備拿刀衝出去樓面時,發現May姐已經消失係我眼前。

下一秒,阿媽既身影已經出現在外面,而且全身上下發出一股可怕既氣勢,走到兩位古惑仔卡座,站在阿倩身前,以自己身軀掩護著阿倩,隨即以霸氣既口吻講。
「家下唔做你兩個生意!麻煩你地即刻離開!」

但兩位古惑仔毫不畏懼,更一手摸著有紋身既手臂,猶如暗示自己係黑社會一樣,金髮古惑仔更以囂張口吻講「喂!老闆娘!洗唔洗呀!幫襯你咁耐,為左個靚妹仔,吊鳩我地!」

「家下你地走唔走?唔走我報警!」但May姐亦同樣毫不畏懼,眼神堅定,說話霸氣,更將手機拿出,做出一個準備隨時報警既動作。

兩位紋身古惑仔深深不忿,但仍然從座位裡站起來,當走到阿媽阿倩二人旁邊時,更以兇狠既目光,威嚇既語氣,向著阿倩講「死靚妹!山水有相逢!」

當我走到阿倩身旁時,發現阿媽發出既氣息愈來愈可怕,握著拳頭,正當二人就快踏出正門時,忽然間May姐向前大聲喝著「咪行住!」

兩位紋身古惑仔回頭,似笑非笑既表情講「又點撚樣呀!」





May姐一手搭著阿倩肩上,再以霸氣態度向著二人講「同佢道歉!」

但兩位古惑仔,面面相覷,金髮古惑仔更以嘲笑地講「道歉?傻撚左你!道乜野歉呀!道你老母呀!」

阿倩暗中拉著阿媽既T恤,緊張地講「算啦,Auntie啦,唔洗啦!」

但May姐面對著兩位古惑仔囂張跋扈,絲毫不退讓,仍然力爭到底,更以霸氣語氣講「你頭先非禮佢,必須同佢道歉!唔係我一定報警!」

金髮古惑仔囂張既表情回應「非禮佢?邊個見到呀?」

May姐橫視一周,望著全場所有客人講「你地有無人見到頭先金髮個仆街非禮我身邊依個女仔?」

全場客人忽然間靜止下來,金髮古惑仔臉上露出得意神色,雙手攤開,做出一個非常欠打既表情。

但突然間有位手握拐扙既婆婆,雙眼有嚴重既白內障,舉起顫抖既手,向著前方,用著沙啞既聲線大聲地講「我⋯見到!」

金髮古惑仔隨即用著兇狠眼神投向婆婆身上,更以惡劣語氣回禮「收嗲啦!死老野!」

金髮古惑仔語音未落,又有另一把女聲音出現「我都見到!」

一位斯文女客人舉手後,最遙遠卡座位上,一位大叔亦舉手,隨即又有一把聲音一隻手舉起「我都見到!」

接著下來既畫面,簡直令人感動流淚,每當出現一隻手,就出現一把聲音,一把接一把既聲音逐漸響起,原本每位客人都視若無睹,但May姐一聲令下,全場既每位客人,就算正在用餐既客人都放下碗筷,加入聲援行列,為阿倩抱打不平。

「我都見到!」
「我都係!」
「仲有我!」
「我都見到!」

同時間當阿倩望著眼前既畫面,雙眼不由自主地流出淚水,更用力握緊May姐既手臂。

依刻兩位古惑仔臉色難看,表情呆滯,但仍不甘示弱地講「痴鳩線!」

但May姐勢不繞人,以凌厲既眼神投向二人,以霸氣十足氣勢開腔「道歉!道歉!」

與此同時,全場客人亦跟隨May姐,向著古惑仔大聲喝道「道歉!道歉!道歉!⋯⋯⋯⋯」

過百位客人,嘴巴一直重複二字『道歉!』,如此浩瀚既聲勢,團結一致,目的只為一個!向依位只得十幾歲既學生妹道歉!

面對著幾十把不滿聲音,兩位古惑仔依刻那有黑社會既影子,剛才囂張氣焰,不可一世既氣勢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兩個大男人緊貼在一起,猶如小鵪鶉一樣,有種落荒而逃既感覺。

銀髮古惑仔眼見勢色不對,暗地裏向金髮講「走啦大佬!」二人隨即往正門逃走,但May姐神色自若,嘴角微微上揚,任由二人離開。

正當二人準備從玻璃門離開時,玻璃門自動拉開,隨即傳來一把威嚴又充滿震攝力既聲音。

「想去邊呀!兩位!」

當兩位古惑仔見到眼前既依位身高一米八以上既男人,臉色蒼白,全身顫抖,雙腿不由自主地向後退。

「火⋯⋯火Sir!乜⋯⋯乜咁得閒呀!」

沒錯!依位身高超過一米八,一身澎湃結實既肌肉將T恤撐到緊繃,令無數古惑仔聞風喪膽,避之則吉既男人,正是人稱火爆既火Sir!

火Sir臉帶笑容二人,逐步向前逼近,而兩位古惑仔亦逐步退後,霎時間再次退到原本既位置。

「點呀!想同小妹妹道歉,定同法官道歉!」火Sir平淡地講

此話一出,兩位古惑仔瞬間面向著阿倩,以90度彎腰鞠躬,不卑不亢既語氣講「對唔住,靚女!」

May姐向著阿倩問「阿倩,你接唔接受佢地既道歉呀?」

阿倩面對著此場面,有點受寵若驚,縱使二人已經道歉,但仍然感到害怕,只係微微點著頭「嗯!」。

但May姐隨即向著火Sir講「火Sir!佢唔接受喎!」

阿倩搖著頭,拉著May姐小臂講「唔係呀!Auntie⋯⋯我⋯⋯」

阿倩並未講完,火Sir右腿出現一下殘影,兩位古惑仔瞬間跪在阿倩面前。

「道歉俾D誠意先得嫁!」

「對唔住!小姐!對唔住!小姐!求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地!」金銀髮古惑仔跪拜形式,誠心誠意地懇求阿倩原諒。

從未面對過如此場面既阿倩,而且受著如此莊重既跪拜式道歉,阿倩腦海一時間反應不來,表情呆滯地「哦⋯⋯」

於是May姐向著火Sir微微點頭,一個眼神後,火Sir隨即二人講「仲唔走!」

「係!多謝小姐!多謝老闆娘!多謝火Sir!」

兩人更向著三人道謝,隨即狼狽地離開。

當兩位古惑仔離開後,May姐隨即向著全場既客人道謝。
「好啦好啦,無事啦!麻煩囇大家!」

「一場街坊!應該既應該既!」
「唔好咁講!May姐!」

依刻餐廳裡再度回復平靜,客人亦再度用餐。

而阿媽亦向著火Sir講「又麻煩到你添!」
火Sir舉起一手,傻笑著「傻啦!咪講依D!整杯凍啡,飛沙走奶!」

於是我入左水吧,為火Sir炮製一杯齋啡後,隨即送到火Sir枱上。

而阿倩坐在May姐旁邊,May姐一副苦口婆心地講「家下你知,幾危險啦!叫你返上樓又唔返!」

當阿倩望著May姐既眼神時,雙眼冒出心心眼,猶如阿媽既小粉絲一樣,一副崇拜又仰慕既態度地講「Auntie!你岩岩型爆呀!」

May姐白了一眼,以訓話既口吻講「以後呀!你放學返黎唔換衫!唔準你落黎呀!」

阿倩羞愧地點頭,隨即向著火Sir微笑著問「阿Sir,岩岩唔該你呀!不如我叫阿偉整D野你食呀!」

火Sir望了阿倩一眼,隨即又以疑惑既眼神,望了我一眼,彷彿好像知道我同阿倩既關係,平淡地望著我講「好呀!少爺仔,整碗餐蛋麵,走葱熟蛋。」

阿倩微笑著講「咦!咁咪同我一樣!偉!我又要一碗!」

於是我又進入水吧,親自落廚炮製兩碗餐蛋麵,由於一碗係阿倩,一碗係剛才為阿倩出頭既火Sir,所以必須用心炮製!

煮麵既過程,望著遙遠既卡座,三人大聲講細聲笑,令我非常在意到底聊什麼,但要煮出一碗極品超水準既餐蛋麵,過程非常繁複,唔能夠中途離開,亦唔能夠馬虎了事。

八分鐘後,大功告成,當我將兩碗極品餐蛋麵送到枱上,香氣四溢,阿倩與火Sir急不及待拿起筷子。

但當火Sir吃了一口後,隨即用奇怪目光投向我身上「少爺仔,乜解究!平時食既餐蛋麵,同依碗唔同既?」

阿倩聽見,幸福地笑著,火Sir絕對知道當中因由,明知故問,所以我笑而不答。

由於餐廳裡仍在營業,我同阿媽不時離開座位,一邊工作一邊聊天。

而且發現阿倩與火Sir二人不時聊天,二人相差廿年居然有話題,令我非常妒忌,到底有乜傾乜呢!有機會一定要質問阿倩!

當阿倩吃完後,由於我怕兩位古惑仔會向阿倩報復,所以送阿倩回家,但May姐知道後,一口拒絕,更親自送阿倩上樓。

我只能欣然接受!從剛才阿媽保護阿倩一刻,我知道其實並非討厭阿倩,而且非常疼錫,之所以阻止我地一齊,因為阿倩係好女孩,好女孩不應該陷入一段三角關係,應該擁有一段好感情好婚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