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集


當我見到電梯已經到達19樓時,我已經急不及待轉搭另一部雙數層既電梯上去。

當我到達18樓時,立即通過後樓梯上到19樓,但正當我打開防煙門之際時,上層樓梯已經傳來譚伯同阿媽既對話聲音。

May姐 :「今次真係好彩有你咋!譚伯!我岩岩誤會左你!對唔住呀!]

譚伯 :「唉呀!其實你行入大堂我已經認得你嫁啦,我見你身邊果個男人賊眉賊眼都估到唔係好人,所以我問你拎身分證果時,已經同你打眼色啦,睇下有無乜野幫到你手!點知你會錯意!仲行番埋個男人身邊!唉呀!」





May姐 :「哎呀!我⋯我⋯原來!我真係蠢呀!」

譚伯 :「不過好彩條友叫埋我入電梯!唔係真係唔知點幫你啦!」

May姐 :「譚伯!多謝你呀!唔係我又俾個仆街搞嫁啦!」當阿媽講出依句話時,我已經感到聲淚俱下既感覺。

譚伯 :「傻女黎既!唔好喊!無事啦!」

當我偷聽到阿媽哭泣既時候,已經悄悄進入後樓梯,然後放輕腳步,逐步走向上一樓梯,觀察二人既情況。





當我躺在18樓既二分之一既階級時,居然見到二人站在防煙門位置互相擁抱著,阿媽抱著譚伯,伏在譚伯既肩膀上哭泣,而譚伯亦同樣抱著阿媽安慰著,但譚伯既雙手安放既位置有點古怪,一般人安慰別人時,手掌會輕拍後背或肩膀位,示意冷靜一下,但譚伯既雙手居然放在阿媽既超短裙上,不斷輕拍著臀部。

「係呢!陳太!不如報警啦!如果果個人頭先強姦你,你身上一定殘留佢既DNA嫁!而且頭先我拍低左佢侵犯你既證據,又有我做目擊證人,一定告得佢入嫁!」

當譚伯講完,更主動放開阿媽,隨即拿出手機。

當譚伯按著手機時,阿媽以為譚伯撥打999時,忽然伸手阻止,尷尬地講「唔得嫁⋯⋯報⋯報警⋯⋯好麻煩嫁!我驚到時老公知,問長問短我仲麻煩!」

「但依D衰人你唔拉左佢,佢以後可能會繼續纏住你喎!陳太!你到底係咪有乜痛腳係佢手上?你唔怕話我知,話囇我地都識左十幾年,都算睇住你大,我一定諗辦法幫你嫁!」譚伯一副關心口吻講





May姐 :「真係多謝你呀譚伯!放心⋯⋯佢已經唔會再威脅到我嫁啦!」

「既然你咁講,我都放心!不過以防萬一,我頭先拍低左佢侵犯你D罪證,不如你開藍芽我將D片傳送俾你呀!」譚伯講完隨即按著手機。

「下⋯⋯」雖然阿媽有點愕然,但仍然打開手袋,從袋裡拿出手機,正當拿出手機時,手指間忽然牽連著一條紅色小帶,但阿媽並無察覺,當放下手袋時,一條紅色T字褲忽然飄到譚伯既皮鞋上。

當譚伯彎腰拿著紅色T字褲時,手指更摸著內褲既濕透既部分,隨即露出奇怪既笑容講「睇唔出,陳太你都會著依種底褲!」

當看見譚伯手上既T字褲時,阿媽滿臉通紅,更瞬間從譚伯手上搶回,羞愧地回應「你⋯⋯唔好誤會,係果個人迫我著嫁!」

「哼!我都估到係果個男人迫你著嫁啦!陳太你斯斯文文又點會著依種姣閪底褲呀!豈有此理!過份!真係過份!」譚伯講得熱血沸騰,好像為阿媽抱不平咁。

但阿媽一臉無奈,只有以笑遮醜地回應「哈⋯譚伯,我開左藍芽啦⋯⋯你可以發俾我⋯⋯」





「好⋯好⋯好!」譚伯講完隨即按著手機。

幾秒後,譚伯手機忽然響起一陣陣既呻吟聲,原來譚伯重播剛才電梯裡拍攝既片段。

當阿媽望向譚伯手機屏幕時,再次滿臉通紅,一副羞恥無比既樣子講「譚伯⋯⋯你⋯⋯」

但譚伯卻一副認真既模樣,望著螢幕講「唔洗急,陳太!發俾你之前,都要俾你睇下,頭先個衰人點對你啫,我諗只要你肯報警,個衰人實坐番十碌八碌嫁!」

「得啦得啦譚伯⋯⋯不如你發左俾我先啦。」阿媽心情忽然愈來愈緊張,甚至有種衝動想將手機搶來。

說時遲,那時快,手機居然響起呻吟聲之際,同時又傳出一段喪強阿媽與王伯既三人對話。

喪強:(點呀譚伯!依位太太水喉漏水情況,係咪好嚴重呢!)
譚伯:(嚴重!非常嚴重呀!)
喪強:(咁今晚既事⋯⋯)




譚伯:(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仲有陳太知!)

而二人興奮地交談時,阿媽並非閉著嘴巴,而係不斷發出若有若無既呻吟聲,營造出一種類似背景既音樂。

阿媽:(啊⋯⋯啊⋯⋯啊⋯⋯)
喪強:(太太,既然譚伯咁識Do!你係咪應該主動D表示下呀!)
阿媽:(啊⋯⋯啊⋯⋯譚伯⋯⋯啊⋯⋯不如你都摸下我patpat啦⋯⋯啊⋯⋯)

原來剛才譚伯撫摸阿媽臀部,居然係阿媽主動提出。

當阿媽親耳聽見片段裡播出電梯時曾經講過依番淫蕩挑逗說話時,臉色瞬間如火燒一樣,心情更慌張起來,嘴巴更抖顫著講「好啦⋯⋯好啦⋯⋯譚⋯伯⋯⋯唔好⋯⋯再睇啦⋯⋯得嫁啦⋯⋯你發俾我先啦⋯⋯」

但譚伯居然無理會阿媽,一副非常認真既模樣,望著手機。

但下一秒我終於明白阿媽為何愈來愈慌張,要求停播片段,因為接著下來,手機開始陸續傳出三人既淫蕩對話。





阿媽:(譚伯⋯⋯你摸過要保守秘密嫁⋯⋯唔準周街唱嫁!)
譚伯:(梗係啦!係呢!陳太我D手勢幾好嘛?)
阿媽:(啊⋯⋯好啊⋯⋯你摸得我好舒服⋯⋯啊⋯⋯啊⋯⋯唔準停啊⋯⋯)
喪強:(譚伯⋯熟手技工喎!睇黎平時維修唔少水喉喎!)
譚伯:(哈哈⋯唔敢當唔敢當!不過經驗話我知,太太漏水情況咁嚴重,通常要搵D野塞住上面個窿先喎!)
喪強:(哈⋯⋯明白明白!依樣野等我黎!)
阿媽:(啊⋯⋯唔好住啊⋯⋯強⋯⋯唔⋯⋯唔⋯⋯)

原來剛才喪強強迫阿媽口交,居然係出自譚伯既主意!豈有此理!

與此同時,當片段播出多人既荒淫對話後,此刻阿媽已經無地自容,羞恥,難堪,無助,包括眼淚,通通呈現在臉上。

「譚伯⋯⋯你夠啦!你咩意思啫!叫左你唔好播你仲播!」阿媽淚流滿面,喝止譚伯。





但譚伯終於回神,回頭一望,一副和藹可親,露出一副人畜無害既笑容講「哎喲!傻女黎!做乜喊呀!你播番俾你睇係想話你知岩岩個衰人警覺性太高,如果我唔叫佢除褲,我地根本就無機會擺脫佢!仲有!我最尾果下係第十一路撩陰腿!我保證醫番都晒藥費。」

當阿媽認真地聽著譚伯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時,眼淚居然逐漸收起,心情亦逐漸平伏,隨即阿媽主動開腔「譚伯!我諗段片都無用!不如你刪左佢啦!」

「都係既,段片我曾經摸過你,報警既話我都麻煩,好啦,既然係咁,我就刪左佢先!」譚伯講完,按了幾下手機,隨即將螢幕展示俾阿媽看,「好啦,刪左啦!」

當我見到譚伯依下舉動時,我都感到非常驚訝,剛才曾經有一剎那認為譚伯係故意播放影片羞辱阿媽,或者利用短片威脅阿媽,莫非我真係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而阿媽更被譚伯如此爽快地將影片刪除既舉動,感動起來,臉上更一時落淚,更主動地投向譚伯懷抱裡,激動地講「多謝你呀譚伯!我頭先仲以為你⋯⋯嗚⋯⋯多謝你呀!」

譚伯見阿媽主動擁抱著,隨即展開雙臂,將阿媽抱入懷中,雙手擺放既位置,居然再次放在超短裙上,輕輕拍著臀部,一副語重心長既口吻「傻女黎既!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係習武之人既座右銘,更何況我地做左十幾年街坊!你遇到咁既事,任何一個正常既男人見到都唔會袖手旁觀既!」

依刻阿媽完全被譚伯依番熱血激昂,充滿正義感既說話感動,猶如一個小粉絲一樣,繼續抱緊譚伯感動地講「譚伯,你真係好人啊!」

但譚伯仍然一邊回應一邊撫摸著臀部「好啦好啦,唔好再喊啦!」

依刻阿媽終於意識到臀部被搓揉著,隨即回應「好啦好啦譚伯,我都要返入屋啦。」

「好好好!都夜啦!」譚伯雖然說好,但仍然依依不捨地抱著阿媽臀部。

依刻我知道接近尾聲,理論上此刻我應該被阿媽既鮮奶安眠藥,陷入昏睡狀態,所以我一定要比阿媽早一步回家!否則不但令阿媽知道我外出,同時間如果阿媽疑心大,知道剛才我無服食安眠藥但又假裝昏睡,絕對會對我諸多猜忌,日後一定處處提防我。

所以依刻我放輕腳步,返回18樓,隨即奔跑到另一條後樓梯,再重返19樓,短短十五秒,已經到達自己單位後,無聲無息地拉開鐵閘,打開大木門。

為了確定阿媽到底在屋裡還是在樓梯間,於是我再次前往防煙門前偷看。

但當我望向樓梯間時,發現二人居然仍然抱在一起,而且阿媽既超短裙居然被拉起,一個渾圓雪白既巨臀正被譚伯搓揉著。

阿媽臉色紅潤,明顯知道臀部被撫摸著,但居然躺在譚伯肩膀上,一副羞愧既表情講「好啦!好啦!譚伯⋯⋯我真係要返入屋啦⋯」

譚伯並無回應阿媽,雙手不斷震動著兩邊臀肉,令到臀肉不斷抖震著。

依個舉動無疑令阿媽更加尷尬「譚伯⋯等等呀⋯⋯譚伯⋯⋯唔好咁啦⋯⋯⋯」

依刻阿媽終於嘗試扭動身軀,逃出譚伯既懷抱,但譚伯雙手一直抱緊臀部,令到阿媽寸步難退。

譚伯終於開聲「陳太⋯話囇我岩岩都幫左你個大忙,你都知我老婆死得早,你當可憐下我依個老人家,俾我感受多陣溫暖啦。」

當阿媽見到依句說話,掙扎明顯停下來,臉色顯得更加尷尬,一副難為情既口吻講「但⋯⋯但⋯⋯咁⋯⋯咁樣⋯⋯唔係幾好喎!」

譚伯見阿媽猶豫不決,但語氣變軟,淫手繼續輕拍臀肉,隨即與阿媽四目相對,一副慈祥和藹既模樣講「放心呀陳太,我摸多陣就夠啦,如果你唔方便,一係下次都得嫁!」講完,阿媽滿臉通紅,並無回應,隨即頭部躺在譚伯肩膀上。

豈有此理!譚伯依種說話方式果然有技巧,明知阿媽會拒絕,隨即利用以退為進,再附加一句唔得下次,令人感覺只存在兩選一,白痴都會選擇今次。

於是阿媽乖乖地躺在肩膀上時,譚伯知道得到阿媽既允許,淫手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玩弄兩側臀肉,一時震動臀肉,一時撫摸,一時拍打。

只不過被譚伯玩弄臀部三十秒,阿媽呼吸已經出現微弱喘息,全身猶如乏力,倚在譚伯身上。

但譚伯見阿媽逐漸放鬆警惕,淫手居然向著股溝中進發,當手指接觸到屁眼時,阿媽立即張開嘴巴發出,重重吟出一聲「呀!譚伯!唔好摸果度呀⋯⋯」

譚伯隨即將手返回臀部位置,令到阿媽再次放鬆警惕,繼續任由譚伯撫摸臀部。

接著下來,譚伯一直都安份守己撫摸臀部位置,但發現阿媽臉色居然愈來愈紅潤,嘴巴更不時發出『嗯⋯嗯⋯嗯⋯⋯』既呻吟聲。

當我仔細望向譚伯既下身時,發現原來下體一直暗中搖晃,利用褲浪凸起部分頂向阿媽兩間既三角位置。

豈有此理!果然天下烏鴉一樣黑!

同時譚伯開始係阿媽耳邊細語「你個屁股真係同我死鬼老婆一樣又大又圓又好肉⋯⋯」

但阿媽似乎已經被譚伯撫摸到意亂情迷,逐漸投入起來,雙眼更閉上,嘴巴微微張開回應「嗯⋯⋯係咩⋯⋯嗯⋯⋯嗯⋯⋯」

「我老婆呀⋯知道我鍾意大屎忽,每次想要就挺起個屎忽引我!」譚伯繼續耳邊說話,說話時更不時向耳朵裡吹氣。

阿媽好似已經習慣譚伯係耳邊說話,繼續閉著眼睛回應「嗯⋯⋯係咩⋯⋯嗯⋯⋯嗯⋯⋯」

當譚伯持續地利用褲浪位置頂向阿媽雙腿間時,阿媽雙腿居然逐漸分開,令到褲浪帳篷位置愈頂愈深入。

同時譚伯悄悄將超短裙直接捲到腰間上,令到二人下身既動作清晰地展示係我眼前。

當我望向譚伯褲浪位置時,發現原來已經利用帳篷既頂部塞進陰唇口位置。

但阿媽終於意識到譚伯既過火行為,立即果斷地從譚伯擁抱裡掙扎,然後將譚伯推開「譚伯!你唔好咁過份喎⋯⋯」

當二人分開後,阿媽雙眼立即投放到譚伯褲浪位置上,除了發現脹起幅度非常巨大,猶如藏著一罐可樂一樣外,更發現帳篷既頂部濕透了一大片,臉色瞬間紅如蘋果,表情顯得更尷尬。

「唔好意思!陳太,我⋯⋯我一時之間忍唔住⋯⋯對唔住呀!我⋯⋯」譚伯雙手掩著自己褲浪位置,一副委屈又害羞既表情講

但阿媽立即轉身背向著譚伯,一邊將短裙整理,一邊煩躁地回應「算啦算啦,我返入屋先啦!」

譚伯一臉慚愧表情回應「好好好⋯⋯我送你⋯⋯」

當阿媽彎腰準備從地上拿起手袋時,我立即轉身飛奔入屋,然後緩慢地將鐵閘大門關上,返上沙發上,重新假裝二小時前被安眠藥導致昏睡既狀態。

大概躺在沙發上一會,門外隨即傳來鎖匙既聲音,隨即見到阿媽從大門出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