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集 傳授阿倩自保神技

雖然我躺在沙發上,未知房裡既情況,但聽見阿媽聲淚俱下地講了一句「阿倩,多謝你呀!」

阿倩說話中亦夾著淚聲「Sorry呀!Auntie我頭先真係唔知點做,想出去幫你,但又唔知點幫,最後覺得打電話報警好D!」

「傻女!好彩你無出去咋!萬一你有乜事我點同阿仔交代呀!」May姐

「嗚哇⋯⋯Auntie!」阿倩





「好啦!阿姨以後都唔再阻止你同阿偉,好無?」May姐

「真既?咁⋯咁我係咪可以學怡姐咁,叫⋯叫阿媽⋯⋯呀⋯⋯」阿倩

「哈哈⋯⋯傻女黎!唔係唔想你叫,不過⋯」May姐

「不過咩呀?」阿倩

「你叫我阿媽,咁阿怡聽到會點諗呀!」May姐





「放心啦阿媽,我一定會令怡姐接受到嫁!」阿倩

「吓!你真係咁有信心?」May姐

「嗯嗯!」阿倩

「咁⋯今晚發生既事⋯⋯你會唔會幫阿媽保守秘密先?」May姐

「梗係會啦!放心啦!阿媽我一定邊個都唔講!包括阿怡同阿偉!」阿倩





「真乖!好啦咁我去沖涼先啦,你早D訓!」May姐


難怪剛才有警察上門,原來係阿倩暗中報警!我居然完全無想過報警既人係我屋內既人!服食安眠藥既人只有我同老豆,剛才譚伯係大廳鬧出如此大動靜,絕對有可能吵醒睡房既人,我簡直就後知後覺,但同時再一次引證阿媽係智慧與美貌並重,居然第一時間就猜測到係自己人報警!阿倩好波!

最重要係阿倩令阿媽親口答應以後都唔阻止我地發展!依招一石二鳥!高招!

當我以為阿媽準備離開睡房時,忽然聽見阿倩一句說話。

「等陣呀!媽!頭先個看更阿伯係咪真係⋯⋯咩左呀!」阿倩

當阿倩問出依句說話,房間裏忽然靜止了幾秒,幾秒後,終於聽見阿媽既回應,輕輕回應「嗯!」

「咁以後點算好呀!個咸濕看更日日都見面喎!」阿倩





「我都唔知呀,唯有以後出入叫你地陪住我囉。」May姐

「媽!其實呢⋯⋯之前我已經見過個看更伯係樓梯同個女人做愛嫁啦!」阿倩

「吓!唔係呱!幾時既事!乜人黎嫁!佢有無發現你先?」May姐

「就前幾晚⋯係18樓後樓梯囉,無發現我呀,我望左一眼就兜路走,乜人我就唔知不過應該係住係依度既師奶黎嫁!」阿倩

「哎呀!真係睇唔出個死人看更阿伯咁咸濕嫁!周圍搞女人。」May姐

「咪係囉,都唔知會唔會有病添嫁!」阿倩

「哎呀!衰女包,你咪嚇我啦!」May姐

「媽,搵日我陪你醫院檢查下穩陣D啦。」阿倩





「嗯,都好!好啦你快D訓啦。」May姐


於是阿媽從睡房出來後,再次返回浴室,接著浴室亦傳出花灑既水聲,相信今次真係沖涼了。
原本二點已經洗澡,因為看更譚伯既出現,導致洗澡足足延遲了三十分鐘,

到底正在浴室洗澡既阿媽心情如何呢?

雖然今晚May姐由出門到回家,只不過短短二個半小時,但依段時間裡足足跟三個老豆以外既男人有過身體緊密接觸,而且其中就有兩個將性器官插入陰道裡,第一個坤叔不但在殘廁裡,三番四次凌辱May姐,完事後更中出內射,而第二個看更譚伯,因為喪強既大意,導致譚伯乘虛而入,幸好阿倩既及時報警,不然依刻身處浴室既阿媽並非單純地一個人洗澡,而係身處浴缸裡,體裡插著老陽具,與譚伯鴛鴦沐浴。

今晚對於我阿媽May姐來講,可能係人生中最難忘既一個晚上,幾個月前既K房生日會,當晚老豆同樣身處於隔離房間裡,但阿媽隔著一塊單向玻璃,望著老豆與洪爺唱歌,而自己正在玻璃前既大床上被堅哥姦淫,相比之下,今晚既難忘荒唐程度不遜於當晚K房裡。

本來以為譚伯處理掉喪強,令阿媽以後少個麻煩,但原來麻煩只不過轉移到譚伯身上,而且喪強是否被廢去武功?今後會否再出現?仍然係個未知數。





而喪強既大佬江哥若然唔係家有白事,今晚阿媽面對既性愛場面可能更荒唐,而江哥回鄉只不過暫時性,總有一天會返港,而且江哥同喪強依兩個麻煩人物又會引伸另一個麻煩金絲眼鏡坤叔,換言之阿媽現階段面對著四個麻煩男人既威脅,可謂四面楚歌。

到底今後我又應該如何阻止佢地再向阿媽下手呢?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依個地步,唯一方法只能見招拆招,但最重要都係當時人既意願,如果May姐係無威脅既情況下都自願,作為兒子既我,又有乜資格阻止呢!


正當我閉著想著阿媽既事情時,忽然聽見耳邊傳來一把溫柔既聲音「老公!我知你未訓既!」

當我張開眼睛時,一對長睫毛既大眼睛與我四目交接,原來阿倩早就蹲在沙發前,但我居然毫無察覺。

「你又知我未訓既!」我細聲地回應

「哼!你係廁所門口偷睇左咁耐,你都唔報警幫阿媽!仲好講!」阿倩嘟起嘴巴,一副不滿既口吻講

當我聽見依番說話才意識到剛才阿倩能夠報警!絕對已經發現我既存在!





「我⋯⋯」依刻我根本唔知如何回應。

一直以來,每次目睹阿媽出事,我都無膽量報警,一來怕事情愈搞愈嚴重,二來怕醜事傳千里,傳到老豆耳中,後果就係家變。
但經常阿倩今次既報警後,發現原來我一直都錯!正因為我一直畏首畏尾,太多顧慮,導致今日難以挽救既局面!

「你⋯⋯咩呀?你係咪驚事件搞大,俾你爸爸知道會離婚呀?」阿倩繼續盯著我雙眼講

「你⋯點知嫁!」我

「你知唔知呀!遇到依D咸濕佬一定唔可以怕嫁,佢地就係睇穿我地女仔怕事既心態,愈怕只會助長佢地更加猖狂咋!」阿倩一副熱血沸騰既口吻講

當我聽見阿倩依番言論後,明明年紀比我細兩年,而且係女兒身,但思想膽量卻比我成熟勇敢,簡直就令我無地自容。

「放心!以後我知點做啦!」我眼神堅定地回應阿倩。

當日堅哥事件,若非遇到OK仔,以臥底身分埋伏堅哥身邊查案,今時今日May姐可能仍然被堅哥以各種方式威脅著,並非每次遇到困難都有貴人相助,所謂求人不如求己,與其坐以待斃,見招拆招,不如主動出擊!

接著下來,浴室既花灑水聲已經靜下來,知道阿媽隨時準備出來,阿倩亦知覺地返回睡房。

但當阿媽洗澡後換上睡裙後,隨即返回睡房。


當我望向掛鐘,原來不知不覺已經凌晨三點半,本來感到陣陣睡意,但回想起剛才譚伯離開時既表情神態,忽然內心產生一種強烈既擔心,擔心譚伯會再次上門按鐘,所以我躺在沙發上一邊守候,一邊思考如何應付依四個咸蟲。

只不過想了幾分鐘,忽然又聽見打開房門既聲音,係阿倩!

阿倩一出來就立即撲上沙發上,伸出兩隻小臂將我用力抱緊。

「老公!我好掛住你啊!不如⋯⋯我地嘻嘻⋯⋯」阿倩用著充滿挑逗既聲音係我耳邊講

「喂呀!唔好咁啦,阿媽岩岩入房咋,未訓嫁!仲有呀,俾我靜靜諗下計仔先啦!」我細聲地回應

阿倩瞪大眼睛,眨著眼,一副可愛既模樣講「諗乜計仔呀?話我知,等我陪你一齊諗,係咪要整蠱個看更阿伯呀?」

其實阿倩根本就唔知道阿媽一直被幾個咸濕佬追求騷擾,以為單純地只有一個看更譚伯,本來打算將江哥喪強坤叔三人事蹟告訴阿倩,但仔細想想,就算告訴阿倩,都無補於事。

「係呀!好煩呀!又係我地棟樓做看更,晚晚都會見到,你話以後都唔知點算好!」我一臉煩躁回應

「哼!死人咸濕阿伯,以後我見佢一次就用粗口問候佢全家!」阿倩鼓起泡腮,憤怒地講。

「傻左呀你!千其唔好呀!陣間佢搞你,點算呀!」當我聽見阿倩如此衝動,立即緊張地回應

「哼!佢敢!我踢爆佢春袋!等佢以為我地女人好好蝦呀!」阿倩繼續鼓起泡腮氣憤地講,雖然語氣可怕,但表情卻令我覺得非常可愛。

同時間我發覺阿倩性格非常衝動,第一次遇見時,就已經大膽地拉我入男廁,之後更一個人搬到我家,由此可見阿倩做事衝動,不顧後果,內心真係怕有朝一日,阿倩會找譚伯報復,到時就麻煩!而且譚伯有武功底子,一個16歲學生妹又點會對付到呢?

於是我想起小時候May姐曾經教過我一招自我保護既神技!當一個人在街上時,身上無任何武器既情況下,如何自保,擊退敵人!?

每個人出街,身上都會佩帶著銀包,手機,鑰匙,沒錯!鎖匙就係唯一自保既神器!

於是我立即拿出一抽鎖匙,即場示範教導阿倩,將一抽鎖匙放在掌心上,然後將每一支門匙放在到手指與手指間,手指與手指間都最少擁有一支至兩支門匙,分配好後,隨即將鎖匙握在掌心,將手握成拳頭,於是拳頭上每根手指上都出現尖銳金屬,沒錯!神技就此誕生!

於是我用著最輕巧既力度,最慢既速度將拳頭碰了阿倩手臂一下。

「呀!好痛呀!」阿倩眉頭緊皺痛苦地講

尖銳既金屬只不過輕輕碰了一下,就令阿倩發出痛苦聲音,若然大力,甚至出盡全力打出一拳,拳頭上既尖銳金屬門匙絕對能夠刺破皮膚,甚至入骨。

依種神技其實由指節套環演變出來,指節套環又俗稱『鐵蓮花』,由於金屬製成,套上手指後,出拳攻擊有如鑲了鐵的拳頭,容易造成對方瘀傷,若擊中頭部或太陽穴更會令傷者暈眩和喪失反擊能力,嚴重者會導致骨折甚至死亡,殺傷力極強,屬於具相當危險性的武器,所以香港法例,任何人在公眾地方持有鐵蓮花,即被列為「藏有攻擊性武器」。

雖然我從未接觸過『鐵蓮花』,唔清楚效果如何,但當年May姐傳授依招自保神技時,我就發現威力可能比起指環套環更痛,如果握著門匙手勢正確,尖銳既金屬帶來既後果,絕對不堪設想,所以小朋友大人千萬唔好搵親朋戚友亂試,稍有不慎,隨時打死人,非常危險。

「家下你學識未呀!萬一我唔係你身邊,你記得要咁樣保護自己呀!」我認真地講解

於是阿倩將鑰匙握成拳擊後,不時自殘手臂,又碰觸我手臂,猶小朋友碰見玩新具一樣,臉上更帶著興奮表情講「嘩!真係估唔到喎!原來鎖匙都可以做武器嫁!老公點解你咁勁既!」

「哎呀!勁乜Q喎,阿媽細個教我嫁!好啦好啦!4點啦!聽日仲要返學嫁你!」

於是我抱著阿倩舌戰唇槍一會後,阿倩甜蜜地返回睡房。

而當我見到已經凌晨四點,守候了足足一小時,相信譚伯今晚已經唔會再出現,若然要來,早就出現,不過守得一晚,守不到一世,難道每晚深夜我都守在大廳,提防譚伯按我門鈴?!

當我閉上眼睛後,再次張開時,陽光已經照遍整個大廳。

望著牆壁上大鐘,原來已經早上九點。

昨日阿媽曾經要求以後每天都要跟佢一起上班,但原來只不過維持一日,今天阿媽居然無叫我起床,自私上班去。

不過正合我意,剛好趁著依段早上時間深入調查一下殘廁門上既名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