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結局,分為5節(一至五),每星期既周日深夜一點,全港多個網絡平台,論壇,數碼頻道多個電視節目台,一律禁止播放,但不包括188論壇,Facebook,紙言,n3L,Penana。

3月15,22,29。
4月5,12。

由於心仔擔心各個小讀者既身體狀況,所以決定每星期一集,令讀者們有足夠時間恢復身體,應付每週既愛情故事

廢話少講!正式開始!






大結局(二)


其實照片中仍有多個名字未調查,不過其他地方比較遙遠,時間緊迫,唯有留待下次,而且照片上有一個名字令我非常緊張!擔心!

『發記茶餐廳 樓面柔姐 35D 25 35 好砌分數:9分 。』

當我進入鋪頭,瞬間感到一股殺氣,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我相信依刻我已經被阿媽殺左幾十次。

「有無搞錯呀!家下幾點呀!」阿媽站在收銀櫃裡用著凌厲既眼神講





於是我將阿媽摯愛既「黃金脆皮八寶鴨」送到阿媽面前,隨即傻笑著「唔係呀阿媽,我買左你最鍾意食既八寶鴨咪遲左少少囉。」

但阿媽見到外賣袋上寫著龍華飯店後,臉上不但無任何喜悅,反而眼神憎恨,表情嫌惡,更質問我「你毛啦啦去龍華做乜呀!我幾時話過我最鍾意食呀?你唔好呃我呀!你好講你去龍華做乜!」

依刻我完全無意料到May姐見到八寶鴨會出現如此可怕既反應,簡直就束手無策,到底發生乜事?點解May姐好像已經睇穿我既想法?

「吓!我⋯⋯邊有做乜啫,咪買鴨囉!可以做乜喎!」我望著阿媽緩慢地解釋

「買鴨?家下十點半喎!有人九點就見到你落樓!你買鴨買個半鐘?」May姐既凌厲眼神繼續質問我





當我聽見依句時,驚慌地吞了一下口水,今次大獲!難怪阿媽火山爆發,原來有人報串發現我九點就出門,實在太大意。
不過仔細一想,就算買隻鴨買個半小時又如何呢,阿媽今次既反應未必太大吧!

忽然間想到尋晚阿媽與譚伯對話時,無意中透露了自己知道龍太接客既事,莫非阿媽誤會我去龍華飯店嫖娼!可能性非常大!
於是我靈機一觸,雖然剛才楊Sir既說話可信性非常高,但我仍然存有疑問,於是將遇見楊Sir既事告訴阿媽,順便觀察一下阿媽既反應。

正當我想說話時,發現剛才阿媽責罵我時,聲音太大,令到旁邊客人一直盯著我倆,於是我拉著阿媽手臂,然後細聲地講「媽⋯你過黎我同你講D緊要野!」

於是我拉著May姐到士多房卡位,隨即緊張地講「媽!頭先我見到楊Sir呀!」

May姐皺著眉問「楊Sir?乜楊Sir呀?」

「咪以前做我班主任果個楊Sir囉,後尾無啦啦辭職果個呢!」我立即解釋





當阿媽聽見我解釋後,心情明顯平伏下來,凌厲既眼神亦都變得溫柔起來,隨即疑惑地問「吓!咁點呀?」

「本來無乜野!但我見佢同龍華個龍太好親密呀,我覺得有古怪,咪跟蹤佢地入飯店囉,於是咪是但買D野囉!」我繼續假出一副好緊張既表情回應

「是但買D野?你都唔洗買最貴果樣呀嘛!半隻鴨成五百蚊嫁!」

當我發現阿媽居然唔將重點放在楊Sir龍太身上,反而在意價錢問題,我瞬間無語!

但我仍然努力平伏阿媽既心情。

「媽呀!咁還點都買啦,梗係買阿媽你最愛既八寶鴨啦,我都係一片孝心啫,你唔好咁惡啦,同埋依個都唔係重點。」

阿媽白了一眼後,幾秒後,再次講「得啦得啦,咁之後點呀?見到佢地點呀?」

當我發現阿媽情緒再次平伏後,隨即開始加鹽加醋地講「我呀,跟蹤佢地上二樓個貴賓室,之後仲見到佢地又攬又錫,好似情侶咁呀!媽⋯⋯乜龍太離左婚咩!」





當我以為講得激動又生動,會令阿媽感到驚訝,但發現阿媽聽見後,臉上並無任何激動反應,只不過平淡地回應「唉!我一早知你個班主任唔方好人啦,仲有呀個龍太都係衰女人黎嫁!你以後咪再去果度呀,人地既事,你咪理咁多呀!」

為左令阿媽透露更多關於楊Sir既事,我繼續假裝無知地問「媽!點會呀?楊Sir點會係衰人呀!佢以前對我好好嫁!阿媽你都知嫁!只係唔知點解突然間辭職啫!」

忽然間阿媽搖著頭,擺出一副無你咁氣既表情講「好你個頭,你知唔知佢係學校亂搞D女學生呀!」

於是我立即假裝一副難以置信既表情回應「吓!點會呀!阿媽你有無搞錯呀!你都無親眼見到,你唔好屈楊Sir啦!」

但阿媽忽然間胸部起伏,更加激動回應我「我⋯屈佢?我何止親眼見過呀!我⋯⋯我⋯⋯仲⋯⋯」

忽然間阿媽欲言又止,我隨即緊張地講「媽⋯⋯你⋯⋯仲咩呀」雙眼一直盯著阿媽微表情。

「我咪第二日就話俾你校長知囉,唔係佢點會無端百事辭職呀!」





完全無預料阿媽居然直接將答案講出,雖然將複雜既過程刪去,但同時我終於知道剛才龍太對於楊Sir被解僱既事情,忽然欲言又止,眉頭緊皺,原來早就覺得事有蹊蹺,果然女人既第六感非常準確!

但若然校長既出現係阿媽暗中安排,阿媽所做既事豈不是太偉大?為了正義,為了校園既風氣,為了解僱楊Sir依種禽獸教師,不惜犧牲自己肉體,更與楊Sir接吻,實在太偉大啦!

我擺出一副恍然大悟既表情回應「原來係咁,唔怪得佢突然辭職啦,豈有此理!搞到我仲以為佢好好人,原來係個咸濕佬!」

「家下你知就好啦,以後咪再去龍華呀!咪理人地D野呀!知無!記住!閒地莫企!」阿媽盯著我等待我回應

「知啦⋯⋯閒事莫理呀嘛⋯⋯」我敷衍地回應

於是阿媽準備離開士多房卡位。

當阿媽轉身向前行走時,我發現阿媽今日既步姿非常醜怪,雙腳八字分開,又再次出現上一次消失5小時既模樣。

於是我想起昨晚阿媽曾經遭受坤叔與譚伯既粗暴對待,而且兩人性器官既尺寸都非比尋常,難怪今天兩腿不能緊緊合上。





於是我忽然忘記一件事,柔姐!

我往樓面尋找柔姐時,發現整間鋪都唔見柔姐既蹤影,於是前往收銀處問阿媽。

「媽⋯⋯柔姐今天無返工咩?」我問道

「你又搵柔姐?⋯⋯今日唔舒服請半日假呀!」阿媽一臉煩躁地講

當我轉身時,隨即聽見阿媽埋怨地自言自語「唉,依排都唔知個柔搞乜,三日唔埋兩日就請假,想做死我咩!」

原來依排柔姐經常請假,但我居然無發現!我實在是一個太唔稱職既太子爺,一點都唔關心自己員工,而且阿媽剛才話又搵柔姐?意思即係今日亦有人搵柔姐?到底係乜人?

接著下來,午市即將來臨,我唯有一邊工作,一邊等待柔姐回來。

直到下午三點,下午茶時段,終於見到柔姐回來。

我已經急不及待走近,觀察一番柔姐既衣著。

於是我趁著柔姐空檔期間,上前假裝關心慰問。
「柔姐⋯你身體無事呀嘛!」隨即我暗地裏打量柔姐下身,但卻大失所望,雖然柔姐穿著牛仔褲,但後臀並無出現拉鍊路軌,而且穿著既鞋亦非長筒靴,而係一對普通波鞋。

柔姐點著頭微笑講「無事!小小唔舒服啫,有心啦,太子仔。」

本來柔姐衣著正常,我應該感到高興,但我竟然有種不甘心既感覺,忽然想到紅色情趣內褲!沒錯!柔姐有可能穿著情趣內褲!

於是我把心一橫,故意將枱上既碗碟推落地上,「啪」一聲,碗碟剛好從柔姐腳前打碎。

「哎喲⋯⋯柔姐唔好意思⋯⋯」我假裝一副可憐既模樣講

當柔姐彎腰蹲在地上時,我亦蹲在旁邊假裝幫忙收拾,隨即偷偷喵向柔姐既後腰位置,但發現牛仔褲居然緊緊包住臀部,於是我決定用手偷偷一拉牛仔褲後腰,當我望見內褲痕跡時,我又再一次失望!居然係一條肉色既大媽內褲,非常老土既款式。

當我同柔姐收拾好破碎既碗碟後,站起來時忽然間感到一股強烈既殺氣。

當我沿著殺氣既方向望去收銀櫃時,發現May姐目露兇光,全身上下都有股生人勿近既氣息,更加揮著手叫我過來,莫非剛才我偷看柔姐內褲被阿媽發現?

我雙腳顫抖着走到收銀櫃前,阿媽目無表情,聲音冷漠地講「你做乜要咁做?」

原來阿媽真係發現我剛才偷望柔姐既內褲,慘了!我應該如何解釋呢!

於是我裝出一副無辜既表情回應「媽⋯⋯你講咩!我唔小心整跌D碗咋嘛。」

但阿媽二話不說,直接從收銀櫃中走出來,然後冷淡地講出一句「OK!咁我同柔姐講你岩岩偷睇佢底褲,叫佢以後小心D你!」

此話一出,我當堂呆滯!唔撚係呱!玩到咁大!

我立即拉停阿媽,表情尷尬又慌張地講「媽⋯⋯唔好呀!你聽我狡辯⋯⋯唔係你聽我解釋呀⋯⋯其實我有苦衷嫁!」

May姐聽見隨即冷笑著「哈!苦衷?我真係想聽下你有乜苦衷,搞到要偷睇柔姐既底褲!你幾時變到咁變態嫁!講呀!」

當聽見阿媽鬧我變態時,我突然感到痛心欲絕,徬徨無助,到底我應唔應該講出真相?

正當我思考如何狡辯時,忽然間正門被打開,一位身高一米八既正氣男人出現係我倆眼前,係火Sir!

火Sir站在收銀處前,表情嚴肅,向著阿媽問講「May姐!唔好意思打擾你!你個伙記柔姐係咪度呀?」

阿媽疑惑地回應「吓?又搵阿柔?係度係度!係咪發左乜事?」

火Sir尷尬地回應「暫時唔講得你知,麻煩你帶我見一見佢呀!」

於是阿媽瞪了我一眼,一副轉頭再搵我算賬既表情,然後安排火Sir到士多房卡位等待,隨即再叫柔姐前往士多房。

但當我見到火Sir出現!而且找柔姐聊天,令我不禁地將殘廁名字既事情聯繫起來!莫非警方已經調查中?若然警方插手調查,阿媽就相對安全得多。

於是我立即衝入水吧,希望可以偷聽二人既對話內容。

但當我準備偷聽時,發現柔姐已經站立起來,更向著火Sir講「唔好意思火Sir,我諗我幫你唔到!我真係乜都唔知。」隨即無情地轉身離開。

同一時間,阿媽一直在收銀櫃中暗中觀察二人,當柔姐走出來後,阿媽立即走到柔姐旁邊,緊張地問「到底發生乜事呀!火Sir搵你做乜呀?」

但柔姐笑著回應「無乜事呀,May姐!可能阿Sir搞錯左,我返去繼續做野先。」於是又一次無情地轉身,繼續工作。

依刻阿媽站在原地,疑惑地望著柔姐背後,幾秒後,阿媽果斷地走到士多房卡位。

與此同時,火Sir坐在卡位裡,一副垂頭喪氣既模樣,當見到阿媽出現時,勉強地擠出笑容講「May姐!」

「到底發生乜事呀火Sir?」阿媽緊張地問

火Sir神色凝重,望著手上既文件後,深深地呼吸一下,終於說話「係咁既!最近我地收到線報,依區有人經營一個賣淫集團,而且所有女受害人都係已婚婦女!」

「吓!咁關阿柔乜事呀?阿柔好正經嫁!佢初戀情人就係佢老公,依D野無理由有佢份嫁!」阿媽認真地講

於是火Sir從一叠文件中抽出一張相片,隨即遞到阿媽面前,然後繼續講解「我都唔肯定關佢事!不過依度門上面寫既女性名字,我地已經逐一深入調查,發現佢地的確有從事賣淫既工作,而你個伙記柔姐依個名字係最近一個月前發現,所以我先黎調查一下佢,但佢似乎有D野隱瞞住。」

依刻阿媽一邊聆聽著一邊仔細觀察相片,隨即自言自語地講「嘩!龍太兩母女我就知道佢地一直有問題,但春姐愛姐阿如珊妹⋯佢地都⋯⋯你真係肯定佢地有份?」

火Sir嚴肅地點著頭「百分百肯定!但佢地一聽見差人查案就隻字不提,完全唔配合!就好似你伙記柔姐咁。」

阿媽表情疑惑地回應「吓!咁奇怪!如果真係被迫,應該會報警呀!火Sir你地會唔會搞錯左呀?阿柔我最了解佢份人,思想好保守嫁!一定唔會做依D野喎!」

但火Sir突然再從文件中抽出一大叠相片,大約幾十張,隨即逐張展示給阿媽看,然後加以解釋。

「我地仲有個奇怪既發現!依堆從事賣淫既婦女,佢地經常穿著依一種拉練式牛仔褲,而且配搭依一種長筒靴!我地懷疑依種服飾配搭可能係賣淫集團既強迫佢地穿著既制服。」火Sir

當阿媽望見枱上多張照片時,臉上表情明顯出現變化,更加激動地逐張拿到手上研究。

阿媽疑惑地問「火Sir!阿柔都著過依種褲?」

火Sir無奈地點著頭「嗯!」

依刻阿媽臉色凝重,再次向著火Sir發問「你意思係咪俾依條褲佢地著既人就係幕後操縱佢地既黑手?」

火Sir點著頭「應該就係!就算唔係,都係依個賣淫組織既人!」

接著下來,阿媽心情沉重,想了一會後,深深呼吸一下後,忽然向著火Sir講「火Sir!或者⋯⋯今次⋯我可能幫到你!」

當火Sir聽見依句說話時,並無過於激動,反而一臉疑惑地反問「吓!你⋯⋯幫到?」

但阿媽突然露出自信既笑容「或者應該咁講⋯⋯我可能知道依個幕後黑手係邊個!」

此話一出,火Sir瞬間從座位裡激動地站起來,緊張地問「May姐!你講真既?你真係知?」

當我聽見阿媽居然知道幕後黑手是誰時,我亦感到震撼,莫非阿媽知道坤叔既存在!?

但阿媽坐在座位上,神色自若,一副穩操勝券既模樣,更做了一個稍安勿躁既手勢,叫火Sir冷靜坐下來。

「火Sir!我有D野要證實一下,你俾一日時間我,到時我再俾電話你。」May姐平淡地講

「好!無問題!我等你消息!」火Sir說完從卡位裡走出來。

「如果我幫你破左件大案,到時記得請我食飯喎!」May姐一副沾沾自喜既模樣講

「一定!」火Sir微笑著回應

於是火Sir便離開餐廳,而阿媽亦返回收銀處工作,但雙眼不時留意著工作中既柔姐。

直到大約五點半,下午茶接近尾聲,客人逐漸減少,柔姐開始悠閒,阿媽忽然將柔姐拉到士多房卡位處。

於是我急不及待往水吧裡進行偷聽。

May姐表情到位,捉著柔姐既玉手,緊張地問「阿柔,你話我聽,你做果D野係咪有人迫你做!」

柔姐表情尷尬,一副欲言又止既口吻講「唔係呢⋯⋯May姐!我⋯⋯你誤會啦⋯總之你唔好理咁多啦!」

May姐繼續牢牢抓住柔姐手背問道「你唔洗驚嫁!你有乜事話我知!果個人係咪⋯⋯果日你見到我同佢係度咩果個?」

柔姐眼神疑惑,臉上出現一頭霧水既表情,隨即回應「吓?唔係呀⋯⋯真係唔係呀!你誤會啦!我無事呀May姐!我都係出去做野先。」講完更從座位走出來,然後尷尬地轉身離開,生怕被阿媽繼續追問。

當柔姐離開後,但阿媽居然坐在椅上,露出奇怪既笑容,自言自語地講「一定!一定係佢!」

但當我偷聽完阿媽既對話時,我瞬間感到無語!原來May姐居然以為喪強係幕後操縱既黑手!實在太天真了。不過又不能怪責阿媽,因為坤叔出現兩次,阿媽都被蒙著眼,由始至終都唔知道坤叔既存在!若然有一日阿媽知道喪強從來都無搞過自己,心情會如何呢?開心還是傷心呢!

接著下來,阿媽居然拿出手機,接通後,隨即緊張地講「紅!立即落黎我鋪頭,我有D好緊要既事問你!」

大約十分鐘,紅姐來到餐廳後,隨即走到士多房卡位處。

「到底乜事咁緊要呀,係電話講唔得嫁咩!」紅姐坐下來,向著阿媽問

「我問你呀!果日你還番條牛仔褲俾我,有無其他人接觸過?」May姐認真地問

「吓!你叫我黎就問我D咁無聊既事?」紅姐眉頭緊皺地反問

「哎呀!咩無聊呀!好緊要嫁!家下你所講既野係關乎我地觀塘區所有婦女既幸福!未來!嫁!」

當我見到阿媽一本正經講出依番說話,忽然有種想笑既感覺。

但紅姐卻大聲笑出來,然後伸手摸摸阿媽額頭位置,隨即笑著講「又無發燒呀你!你最近係咪睇電視劇睇上腦呀?」

阿媽白了一眼後,深深呼吸一下,隨即繼續再認真地解釋「拿!我同你!你果日俾我條牛仔褲,曾經俾人改裝過嫁!屎忽後面有條拉鍊打開嫁!仲有呀!袋入面仲有條變態底褲嫁!」

當紅姐認真聆聽著阿媽既說話後,隨即平淡地講出一句「無可能!無啦啦點會有拉鍊啫!你係咪眼花睇錯呀!條條牛仔褲前面都有拉鍊嫁啦!條褲呢?你拎出黎俾我睇下!我真係唔信囉!」

此話一出,阿媽臉上瞬間尷尬起來,語氣亦變得細小講「條褲唔見⋯⋯左!」

紅姐白了一下眼後,擺出一副無你咁好氣既表情,然後站起來講「唉!我唔得閒陪你癲呀!毛啦啦打個電話黎搞到我出沖,輸左幾千蚊呀!我家下要返上去報仇呀!」

但阿媽一個箭步,阻擋著紅姐前路,隨即語氣溫柔體貼地講「唔係!唔係!紅!你聽我講先!你話我知當日我條牛仔褲,到底喪強有無接觸過就得啦!」

於是紅姐認真地思考一會,緩慢地講「果日⋯⋯江哥玩完之後叫我拎去洗,之後⋯⋯呢⋯⋯呀!有!喪強話佢拎去洗衣鋪洗,之後就交番俾我!」

當紅姐講完依番說話後,阿媽臉上露出興奮神情,啪一下響指,更加自信地講「Bingo!果然係佢!」

但紅姐望著阿媽既眼神,猶如看著傻瓜一樣,無奈地搖著頭,一副準備離開既姿勢。

阿媽再次阻擋著紅姐「仲有呀!你話我知!喪強全名叫乜呀!」

紅姐搖著頭,嘆氣地講「咪張子強囉!」

忽然間阿媽失禮地大叫一下「乜話!張⋯⋯張子強?」

紅姐白了一眼,隨即緩慢地講多次「係張!小!強呀!」

阿媽一臉嫌棄既表情回應「唉呀!連個名都改得衰過人!你知唔知佢家下係邊?」

但依個時候輪到紅姐站著原地反問阿媽「佢係南區醫院,但乜事入院佢唔肯同我講!你到底今晚搞乜呀?喪強到底有乜問題呢?」

阿媽忽然間左顧右望,生怕隔牆有耳一樣,然後細聲講「我同你講!阿紅!我地依區最近有個賣淫集團專向一D家庭少婦埋手,迫佢地去賣淫!而我地識果個喪強就係依個賣淫組織既主腦!」

當阿媽講完依番說話後,紅姐目無表情望著阿媽,隨後更拍拍阿媽肩膀,平淡地講出一句話「嗯!我明啦!你都夠鐘食藥啦!」隨即無情地轉身離開!

當我望見紅姐既表情時,差點笑出眼淚,我非常明白紅姐既心情,同時亦非常體諒阿媽既情況!
雖然阿媽擺出個大烏龍!但仔細一想,其實阿媽非常偉大,被人強姦了兩次,不但無自尋短見,反而表現出一副正能量,希望將壞人繩之於法。

甚至令我有種衝動想跟阿媽講,其實幕後黑手並非喪強,只係一個戴金絲眼鏡既男人,不過我相信就算講出真相都無意思,情況就好像剛才紅姐一樣,以為我有妄想症。

接著下來,May姐一直坐在士多房卡位裡,彷佛思考如何處理一樣,幾分鐘後,阿媽終於拿出手機,接通後,隨即向著電話講「火Sir!有好消息啦!果個人叫張小強,大約三十幾歲,家下係南區醫院!麻煩你去查下。」

當我見到依一幕時,我已經知道今次火Sir絕對會徒勞無功,同時亦為喪強感到默哀,為了搞我阿媽May姐,不但搞唔成,更加被譚伯踢春袋導致入院,現在更加要面臨被警察懷疑涉及一宗賣淫案件,雖然係無辜,但睇怕今次佢都有排解釋了。
不過仔細想想,若然將喪強拘捕,或者可以從喪強口中得知坤叔既存在,到時警方多一條線索,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電話打完後,阿媽心情大好!隨即繼續工作。

而直到晚上十點,關門既一剎那,我最擔心既事仍然未發生,一整天都從未見過金絲眼鏡坤叔出現,昨晚殘廁裡,喪強曾經拍攝阿媽與坤叔性交既畫面,雖然過程中阿媽雙眼被蒙蔽著,根本看不清樣貌,但淫片中主角的確係阿媽,始終具威脅,情況就好像當初阿媽為洪爺拍攝妓女宣傳片一樣,相隔多個月後,居然被我中學班主任楊Sir懷疑片中人係May姐。

於是整理好所有工作後,今晚再次三人行回家。

當回到住所既附近,我發現阿媽心情開始沉重!
畢竟昨晚看更譚伯曾經入屋與阿媽發生一段不可告人既事。

進入大堂時,譚伯正坐在櫃檯中,但當發現我一家三口時,立即站起來禮貌地點頭講「陳生陳太你地好!」其後更主動走到電梯門前,按下電梯按鈕,一副非常殷勤既表現。

而阿媽表現平淡,臉上並無帶著任何表情,更無與譚伯有任何眼神接觸,站在電梯前,手挽著老豆手臂,等待電梯,一副老夫老妻既模樣。

當電梯到達時,我三人進入後,譚伯忽然間走進來,更露出招牌笑容講「咁岩!我都係依個時候巡樓,哈哈。」

當我知道譚伯進入電梯時,已經猜到另有企圖!

我按了19樓,隨即主動向譚伯問「譚伯,你去幾樓呀,我幫你禁呀!」

「哦!好呀!我去18樓後樓梯!麻煩你呀禁17樓就得,阿弟!」譚伯笑著回應

18樓後樓梯?到底乜意思!要17樓直接講17咪得,豈不是多此一舉。

於是我立即按好後,隨即暗中監視譚伯既一舉一動。

此刻電梯裡,我站在最前方按鈕位置,老豆阿媽站在正中央,而譚伯站立位置剛好係阿媽背後。

由於我位於最前方,根本觀察唔到阿媽後臀位置,只能透過光滑如鏡既不銹鋼門,鏡像反射暗地裡觀察阿媽雙腿間既情況。

電梯開始往上升,當經過3樓時,我已經感覺阿媽出現異樣,阿媽突然間用力地挽著老豆手臂,然後頭部躺在老豆肩上,擺出夫妻恩愛既模樣,但當我透明電梯門反射條件觀察,發現阿媽雙腿交叉位置,居然出現三根手指,而且不斷震動著。

豈有此理!要知道老豆就係旁邊,但譚伯居然敢背住老豆暗中撫摸阿媽既私處位置,萬一老豆察覺,譚伯絕對死硬,依種行為簡直就玩火!

當電梯到達十樓,阿媽忽然鼻子重重地發出一下呼吸聲「嗯⋯⋯」,但老豆並無感到阿媽有古怪,同時阿媽雙眼逐漸閉上,雙腿更出現微微分開既情況。

當我見到此情此景時,我感到無助,如果老豆不在,或者我會直接暴打譚伯,但此刻老豆在旁邊,我怕出聲反而會連累阿媽,將件事情化大,我只希望電梯盡快到達十七樓,將譚伯趕出去。

於是我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阿媽一直被譚伯暗中非禮,但又無法阻止。

電梯不斷向升時,當到達十五樓時,忽然間又再次聽見阿媽鼻子發出一聲「嗯⋯⋯」,同時發現阿媽眉頭緊皺,嘴巴緊緊閉上。

當電梯螢幕顯示十七樓時,電梯門尚未打開,我已經忍無可忍大聲講「譚伯!十七樓到啦!」

電梯門打開後,譚伯悠哉悠哉地走出來,同時臉上再次掛著招牌笑容講「陳生陳太,咁我行先啦!再見。」

老豆更向譚伯微笑著點頭回應「嗯⋯⋯慢行譚伯!」

當我見到老豆禮貌地道別時,瞬間感到無語!
依個咸濕看更伯幾秒前,背著你摸你老婆既私密部位,你居然仲過人講道別!真係好想知道如果老豆知道昨晚依位看更譚伯曾經入過屋裡,而且同阿媽發生性關係,你仲會唔會繼續禮拜地對待佢。

不過憤怒既心情只不過一瞬間,當到達19樓,一家三口回家後,我心情逐漸平伏起來。



回家後,我第一時間就係進入睡房,但每晚回家阿怡阿倩已經熟睡,想找個人聊天都相當困難。

於是等待老豆洗澡期間,阿媽突然間從廚房中拿出一袋垃圾後,隨即準備打開大門。

雖然阿媽每晚回家都會掉垃圾,但忽然間想起譚伯剛才係電梯裡曾經莫名其妙地講了句十八樓後樓梯,我意識到絕對有問題!於是我走到阿媽旁邊,一副孝順既口吻講「媽!等我幫你掉垃圾啦!」

但阿媽居然一手阻擋,更加喝止我「唔洗你呀!你同我沖完涼,然後立即訓!你聽日再遲到!你就知味道!」講完隨即打開大門,然後往後樓梯去。

依刻我相當無奈,我只不過擔心阿媽你又被譚伯性騷擾啫,你何必咁大反應呢!

但當時間過了一分鐘後,發現阿媽仍未回來,我感覺有古怪!由屋裡前往後樓梯,大約二十多步,一去一回,絕對不超過半分鐘。

於是我決定走出走廊,前往後樓梯觀察。

當我走近防煙門時,已經聽見裡頭傳來一聲阿媽既聲音。
「好啦,譚伯!你唔好咁過份呀!我知唔知尋晚可以叫警察拉你嫁!到時你連份工都無埋嫁!我已經算仁至義盡啦!麻煩你以後唔好再煩住我啦。」

於是我立即偷偷從防煙門上既玻璃監視,發現二人面對面站著,而阿媽雙手交叉放在胸前。

但譚伯擺出一副可憐既模樣講「我梗係知啦,我知陳太你心地係最好嫁!尋日我咁對你,你都無係警察面前講,我就知你好人啦,你為人為到底,幫埋我今次啦。」

當譚伯講完,忽然迅速地將拉鍊打開,隨即將一碌長達20公分,已經進入作戰狀態既老陽具抽出來。

當阿媽見到老陽具出現眼前,表情慌張,隨即轉身背向著譚伯,更加激動地講「譚伯!你好啦!你好收返埋佢呀!尋晚係最後一次嫁啦!你唔會再幫你嫁啦!」

但譚伯居然重施故技,從後抱緊阿媽,同時將老陽具直接塞進牛仔褲下方,隨即溫柔地講「陳太!我真係頂唔順呀!幫埋我今次啦!你都唔想我轉頭又禁你鐘仔嫁!」

當聽見禁鐘仔三隻字時,明顯譚伯又再威脅阿
媽!

「譚伯⋯⋯你唔好再咁過份啦!我知你同好多女人有野嫁,你叫佢地咪得囉,做乜係都要搞我喎!」阿媽不斷從譚伯擁抱中掙扎

尋晚係阿倩面前曾經許下承諾,下次再出現同樣既事,一定要阻止!

唯今之計,最和平既方法,用聲音將譚伯嚇走!

於是我退後幾步,隨即用著最大既聲線,向著防煙門大叫幾聲「阿媽!媽!媽!你係咪後樓梯呀?」

大約幾秒後,偷偷望向防煙門,發現譚伯已經放開阿媽,於是我直接推門進去,隨即向著阿媽講「媽⋯你倒個垃圾倒咁耐既!」

依個時候譚伯背向著我,我大概知道因為下體仍然勃起,所以不敢正面示人,於是我假裝出一副驚訝既口吻講「咦!譚伯你都係度呀!」

譚伯尷尬地笑著回應「係呀!」
阿媽亦隨即接上話「咪係,見到譚伯咪傾兩句囉。」

於是我站在門口位置,阿媽譚伯二人站在梯級下方,本來我既出現,目的為了阿媽有機會擺脫譚伯,但我發現阿媽站在原地,並無離開既意圖,於是敷衍地「哦!原來係咁!」

忽然間阿媽主動開聲「仔!阿媽同譚伯傾多兩句,轉頭就返入屋啦!你千其唔好鎖門呀!我無帶鎖匙出黎嫁!」

於是我離開後樓梯,從防煙門走回走廊,假裝返回屋裏,然後決定返回防煙門監視。

當我再次返回防煙門時,阿媽與譚伯居然銷聲匿跡,我只不過離開視線範圍十秒左右,到底佢地去左邊!一定係譚伯將阿媽強行帶走!

依刻我心情相當緊張,我悄悄地打開防煙門後,放輕腳步準備走往18樓,但當我走到一半時,忽然下層傳來一把阿媽既聲音。

「唔⋯⋯譚伯⋯⋯今次真係最後一次啦!唔⋯⋯」

當我聽見阿媽說話時既感覺,猶如咀嚼食物一樣,令我心情瞬間緊張起來,於是我放輕腳步,繼續往下行走。

當我到達18樓時,透過扶手欄杆既空隙,望向下層樓梯時,一幕震撼既畫面出現係我眼前。

依刻譚伯正站在梯級下既平地,背向著17樓既防煙門,而阿媽坐在梯級位置上,臉部向著譚伯既下體,頭部不斷向前後搖晃著。

當我見到譚伯雙手撐腰,阿媽一手握著老陽具,嘴巴不斷將老陽具吞入吐出時,明顯係阿媽自願!

到底May姐搞乜呀!剛才明明有機會擺脫譚伯,只有跟著我入屋就成功擺脫!而且昨晚阿倩都曾經向阿媽透露,自己親眼目睹譚伯係18樓與其他女人性交,明顯係個老淫蟲!就算想報答喪強既事,昨晚亦已經報答了,根本無必要再幫依個老淫蟲!再講!佢既身分只不過係一個保安!而阿媽係觀塘區一間火爆既茶餐廳老闆娘,萬金之軀!職位高崇,身分高貴!佢配咩!

轉眼之間,已經三分鐘,老陽具從阿媽嘴裡出入過無數次。

忽然間阿媽吐出老陽具,疲倦地講「譚伯做乜仲未射嫁!」

「差唔多嫁啦!你落力D我咪射快D囉!」譚伯語氣猶如大男人命令自己老婆一樣

豈有此理!乜態度呀!依種係求人應有既語氣咩!阿媽咪撚理柒佢啦!

但阿媽居然「哦」了一聲,隨即雙手繞到譚伯後方,抱著譚伯既老臀部,嘴裡含著老陽具,頭部開始快速地搖晃,更不時發出『雪雪』既含撚聲。

「係啦!咁先係含撚嫁嘛!」譚伯閉著眼舒暢地呻吟著
「嘩!依區係你含得我最舒服!最爽!唔錯!唔錯!」
「嗯⋯⋯無得頂呀⋯⋯」

譚伯雙手撐腰,猶如大爺一樣,一副理所當然既態度,不時自言自語地呻吟出自己感受。

但阿媽並無理會譚伯既說話,繼續係譚伯跨下埋頭苦幹。

大約三分鐘後,譚伯臉紅耳赤,呼吸節奏亦急速起來,忽然譚伯咆哮一聲,阿媽頭部突然停止搖晃。

幾秒後,譚伯扶著阿媽頭部,小心翼翼地將老陽具抽出後,同一時間阿媽右手彎成碗狀,隨即嘴巴張開,一大堆乳白色既黏液從嘴巴流到手心裡。

與此同時,譚伯從褲袋抽出一包紙巾後,隨即將一張紙巾交到阿媽手上。

當May姐清潔好手上既精液後,準備站立起來時,發現譚伯未無打算穿回褲子,老陽具仍然露出在阿媽眼前。

May姐抬頭望著譚伯講「譚伯⋯⋯你仲唔著番條褲,我要返入屋啦。」

譚伯「陳太,真係多謝你呀!你真係好人!不如你為人為到底,幫我奶乾淨碌野呀!」

阿媽一副難以置信既表情望著譚伯,呆滯地「吓」一聲!

譚伯「你知啦!之前果D太太幫我吹完都會幫我奶番乾淨嫁!」

當我聽見譚伯無恥地講出依句說話時,我感到莫名奇妙!到底譚伯你知唔知講緊乜!之前既女人吹完再清潔係佢地既事!我老母肯幫你含撚係你幾世修來既福分!你居然仲要我阿媽用嘴幫你清潔陽具,簡直就得寸進尺!譚伯你係咪老到懵左呀!阿媽理柒佢咩!走人啦!

正當我內心痛罵緊譚伯時,難以置信既一幕又發生。

阿媽竟然嘴巴微微張開,吐出舌頭,一手握著老陽具,舌頭從陰莖底部直接舔到頂,其後更逐漸擴大面積,四面八方舔著。

當我見到阿媽為譚伯清潔陽具時,表情愈來愈投入,瞬間感到無比失敗!與其話清潔,不如話令老陽具重新勃起。

大約一分鐘!阿媽終於停止。

但譚伯竟然無恥地再講「陳太!仲有個春袋呀⋯⋯」

阿媽聽見後,並無過大反應,白了一眼譚伯後,隨即握著老陽具將整個生殖器官拉高,一個佈滿皺紋既大春袋呈現出來,阿媽二話不說嘴巴直接貼上春袋上,然後開始瘋狂地啜著,為春袋清潔。

「嘩!就係依種感覺啦!好正!無得彈!陳太!你技術實在太好啦!」

大約一分鐘後,阿媽終於停下來,手指抹抹嘴巴上既陰毛後,隨即抬頭望著譚伯講「家下你滿意啦!」

譚伯一邊穿著褲子,表情興奮地講「滿意滿意!服務好到加零一添!今晚真係麻煩你啦!陳太!」

阿媽站起來,整理一下衣著後,平淡地講「咁我返去先啦!譚伯!」

「好好好!」

當阿媽準備向著我方向走上來時,我已經立即閉著氣,放輕腳步,衝回19樓,打開防煙門後,更小心翼翼將防煙門拉上,防止被阿媽發現防煙門有人打開既跡象,隨即返回屋裡。

回到屋裡,發現老豆已經洗澡完,本應我應該先洗澡,但以防萬一,都係確保阿媽平安歸來後,再進入浴室洗澡。

大約二十秒後,阿媽終於返回屋裡,而且臉色紅潤,頭髮有點凌亂,但我只係望了一眼,便直接進入浴室洗澡,並無過多理會,免得又被阿媽訓話。

十分鐘後,我從浴室裡出來時,發現阿媽坐在沙發上,一副心事重重既表情。

「媽!搞點啦!到你沖啦!」
「嗯!」

於是阿媽進入浴室後,我坐在沙發上,再次為阿媽既事情感到頭痛!

其實早就知道看更譚伯絕對無咁輕易放過阿媽!本來以為譚伯只會三更半夜來臨,而我亦準備留守在大廳,提防譚伯半夜按門鈴騷擾阿媽,但萬萬沒想到譚伯居然趁著我地回家時跟隨我一家進入電梯,而且更當著老豆背後向阿媽下手,但更令我想不到既係,譚伯居然在後樓梯等待阿媽掉垃圾!不過最令我痛恨係!明明我為阿媽爭取了機會擺脫譚伯,但阿媽不但無離開,反而主動為譚伯口交,更被譚伯口爆!

如果阿媽每晚都出門倒垃圾,而譚伯每晚都在後樓梯等待,咁我應該如何阻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金絲眼鏡坤叔既事情都未解決,又出現一個譚伯!唉!

於是我躺在沙發上,直至凌晨兩點,門鈴未曾響起,我終於安心睡覺。



(警方介入調查第二天)

第二天,一早起床後,隨即就前往公司工作。

當我進入餐廳後,阿媽第一時間就察覺我既出現,臉帶微笑,明顯滿意我今天早上班既表現。

但我第一時間反而留意著柔姐,但柔姐仍然穿著一條普通牛仔褲,一對波鞋,莫非柔姐知道自己所做既事被阿媽知道,所以唔敢再穿著性趣牛仔褲?

姑勿論如何,柔姐無穿著絕對係一件好事!

直到下午三點,火Sir再次來臨餐廳,阿媽立即安排火Sir到士多房卡座。

與此同時,我已經站在水吧,準備偷聽。

「點呀!火Sir!係咪真係佢做嫁!」阿媽緊張地問

但火Sir搖著頭講「未知!條友做完手術後,仍然未醒過,但已經轉左羈留病房,放心走唔甩!」

「唔係呱?踢左一下咋喎,咁都要做手術?」阿媽驚訝地問^_^

「踢左下?May姐!你係咪知道佢點出事呀!」火Sir疑惑地問

忽然間阿媽臉色尷尬地講「吓⋯⋯其實呢⋯⋯果日佢想非禮我⋯⋯咁我咪⋯⋯咪踢左佢一腳囉,點⋯⋯點知會咁嚴重⋯⋯」

當阿媽解釋完,火Sir突然間用力拍打枱面,發出『啪』一聲,枱腳更出現搖搖欲墜。

「豈有此理!May姐你踢得好!你放心!依條茂利我實搞到佢坐十碌八碌!」火Sir激動地講

「哈⋯⋯嗯⋯⋯」May姐無奈地笑著。

於是二人再閒聊一會後,火Sir便離開。


直到晚上關門一刻,今天都相當平靜!
而最令我擔心既坤叔,已經連續兩天未曾出現!
可能最大原因係江哥喪強二人無出現,所以坤叔出現都無法接近阿媽。

若然係咁,當日譚伯踢爆喪強春袋,不但解決了喪強,同時令坤叔暫時消失,可謂一箭雙雕!

打掃完衛生後,一家三口一起回家,但白天既危險解決後,又輪到晚上既危機。

當我一家三口進入住宅大堂後,譚伯再次站起來禮貌地點頭講「陳生陳太你地好!」,然後又再走到電梯門前,按下電梯按鈕,表現出非常殷勤。

但我發現只有老豆向著譚伯禮貌地點頭,而我同阿媽臉上並無帶著半點笑容。

當電梯到達後,譚伯同樣尷尬地笑著「哈!真係岩!次次巡樓都遇到陳生陳太!哈哈!」

我站在電梯按鈕前,平淡地講「譚伯,係咪17樓呀?」

「哈哈!好記性呀阿弟!」譚伯笑著回應

但當我按完按鈕後,隨即走到後方,與譚伯並排而立,哈哈!正所謂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我儘管睇你個死看更咸濕阿伯,今次點落手!

當電梯不斷向上昇時,我發現譚伯目光一直停留在阿媽後臀位置,但臉上卻呈現各種無奈,難受既表情!相反我感到各種開心痛快感覺,只不過無呈現係臉上。

所以當電梯到達十七樓時,望著譚伯失落地走出電梯時,我心情大好!

回家後,為免阿媽又再次倒垃圾,我主動從廚房拿出一袋垃圾。

正當我準備出去時,忽然間後方傳來阿媽既聲音。

「喂!等我倒!你同我快D沖涼訓教。」

於是我相當無奈,莫名其妙地問阿媽「媽!倒個垃圾你都要爭?」

但阿媽突然係我耳邊細語「我同你講!我已經應承阿倩唔阻止佢同你一齊,家下就差阿怡!你快D同我搞點阿怡!我要兩年裡抱孫!」

於是阿媽一手搶去我手上既垃圾,但我仍然站在原地呆滯地想著剛才阿媽既說話,搞點阿怡?抱孫?談何容易呀!基本上我每次都中出阿怡,但三個月來,阿怡毫無懷孕跡象,抱孫都要講緣份,或者老天爺覺得我未夠資格做爸爸,而且要阿怡接受阿倩,根本就難上加難,有可能嗎?

忽然間被阿媽一句說話,令到我坐在沙發上胡思亂想,但當我望見牆上掛鐘,時間已經過了三分鐘了,但阿媽仍然未返回屋裡!忽然間有種不祥之兆!莫非譚伯又出現!?

於是我立即衝往防煙門,然後悄悄地偷望入去,發現後樓梯竟然空無一人,令我感到更古怪!一定剛才倒垃圾時又遇見譚伯!

於是決定往後樓梯向下走,尋找阿媽既蹤影。

當我走到18樓時,忽然下層傳來一陣咀嚼食物既聲音,依陣令人充滿遐想既聲音,令我不得不繼續尋找聲音既來源。

當我身處18樓時,從扶手欄杆中的空隙偷望到17樓層時,一幕似曾相識既畫面居然再次上演。

同樣既位置,同樣既姿勢,同樣既動作,唯一不同既今晚阿媽既表現比起昨晚放蕩!主動!下流!

「唔⋯唔⋯⋯唔⋯⋯譚伯⋯⋯係咪咁呀⋯⋯唔⋯⋯」

當我見到阿媽一邊握著譚伯既老陽具,舌頭不斷舔著龜頭部分,雙眼一直抬頭望著譚伯,而且眼神中更流露出淫蕩既味道。

「嗯!沒錯!就係咁!真係叻女!幫男人吹蕭,雙眼一定要望實對方!仲要最淫蕩既眼神!」

「唔⋯⋯唔⋯⋯譚伯⋯⋯又話咁樣你快D射既!」

「快嫁啦!你再加多幾錢肉緊,我咪射快D囉。」

「唔⋯⋯唔⋯⋯譚伯⋯⋯我真係趕住返入屋嫁,唔係俾我老公同仔誤會嫁!」

「明既明既!放心!我盡量快D!呀⋯⋯爽啊⋯⋯」

當我看到阿媽一邊握著莖部,一邊賣力地舔著老陽具時,感覺已經與之前不同,雖然今次只不過第三次接觸譚伯既老陽具,但阿媽似乎愈來愈適應依碌20CM既老陽具,而且感覺唔到半點嫌棄既感覺。

「唔⋯唔⋯⋯譚伯⋯⋯舒唔舒服呀⋯唔⋯⋯」May姐不時吐出老陽具,淫蕩地望著譚伯說話

「嗯⋯⋯直頭爽到震啦⋯⋯」譚伯表情興奮回應

「唔⋯⋯唔⋯⋯好大啊⋯譚伯⋯⋯」May姐淫蕩地講

「呵呵⋯⋯唔夠大平時點幫其他太太修理水喉呀⋯⋯」譚伯居高臨下笑容猥瑣地望著May姐回應

「野⋯⋯譚伯⋯⋯你好衰啊⋯⋯」May姐吐出老陽具,淫蕩地講,接著又講「譚伯⋯⋯你果日踢個衰人果下,搞到佢要做手術啦⋯⋯」

當譚伯聽見眉頭緊皺,臉上露出哀傷既表情,搖著頭「哎喲!陰公囉!咁咪搞到你以後無得嘆囉!」

但阿媽吐出老陽具,握著陰莖部分,臉色突然紅起來,語氣充滿撒嬌既味道「哎呀!譚伯!你亂講乜咩喎!」

譚伯雙手撐腰,低頭望著阿媽講「其實我果腳好細力咋喎!不過⋯你都話佢衰人啦⋯係咪!依D人平時一定亂咁搞女人啦,咪報應囉!斷左一了百了,話時話陳太全靠我果一腳,幫你解決左個衰人,你點報答我先?」

豈有此理!亂咁搞女人?好像講到自己唔係依種人一樣!

譚伯講完,阿媽將老陽具吐出時,更出現『噗』一聲,一副風情萬種既口吻「唔⋯⋯家下人地咪報答緊你囉⋯⋯你仲唔滿意⋯⋯」

當我聽見May姐依句說話時,大概已經猜到阿媽今晚何解無原無故走到後樓梯為譚伯口交,而且阿媽今次對待譚伯既態度明顯有所不同,簡直就判別二人。

不過仔細想想,並唔難理解,係May姐心目中已經認定左喪強係賣淫組織既首腦,而且前晚譚伯果一腳,不但令阿媽免受喪強再侵犯,同時解決左賣淫組織既首腦,站在一個普通少婦既立場,絕對係一件將觀塘區千千萬萬家庭主婦救出水深火熱中既大好事!
不過阿媽實在太天真,身為賣淫組織首腦,行事小心,計劃周詳,又豈會咁易俾你OK!
喪強根本就係個小角色,果晚殘廁與你發生性關係係另有其人呀!

依刻整個後樓梯間都充斥著淫蕩既氣氛,譚伯一手撫摸著May姐既秀髮講「滿意⋯⋯非常滿意⋯⋯」

「譚伯⋯⋯做乜今次咁耐既⋯⋯你射得未呀⋯⋯」May姐再次吐出老陽具講

「快嫁啦⋯⋯呀⋯⋯」譚伯

大約一分鐘後,譚伯終於射出,而且再次口爆阿媽。

譚伯同樣地細心拿出紙巾,阿媽將精液吐出後,居然主動地為譚伯清潔老陽具,由龜頭到陰莖,再春袋,整個男性生殖器官徹徹底底地舔到一乾二淨。

完事後,阿媽站起來說話「好啦,譚伯⋯⋯我返去先啦。」隨即轉身往我上層走。

居然間譚伯從後抱緊May姐既纖腰,更用著一把溫柔又帶著磁性既聲線講「陳太!還點個衰人都廢左武功,不如⋯⋯以後⋯⋯等我⋯⋯代替佢啦⋯⋯」

但阿媽並無太大反應,只係一邊扭動身軀,一邊掙扎地講「呀⋯⋯譚伯⋯⋯你唔好咁啦⋯⋯你再亂講野⋯⋯我以後唔幫你嫁啦⋯⋯」

雖然譚伯年近六十,身高略比阿媽矮少幾公分,但雙臂仍然充滿澎湃既肌肉線條,當兩臂牢牢抱緊May姐時,阿媽完全不能動彈。

「陳太⋯我好認真嫁!果晚我知你好享受嫁!如果唔係班差佬上門,我地一定繼續做係咪⋯⋯」

「夠啦!譚伯⋯⋯唔好再講啦⋯⋯果晚既事⋯⋯以後唔準再提呀⋯⋯」阿媽仍然努力地從譚伯懷裡掙扎

「好好好!陳太咁不如俾我摸多陣啦⋯⋯」當譚伯講完,雙手已經在May姐身上亂摸一通。

「啊⋯⋯譚伯你都射左啦⋯⋯你仲點啫⋯⋯」

「陳太!你唔好睇我年紀大呀!射左仲可以再射嫁!」

「啊⋯⋯譚伯⋯⋯夠啦⋯⋯咪講笑啦⋯⋯我已經出左黎好耐啦,要返入屋啦,你放開我啦⋯⋯啊⋯⋯」

「陳太⋯你認真考慮下,我同你老公又咁熟,識左成十年,你咁靚女,就算俾你老公見到我地企埋一齊,一定唔信我地有野啦,更加唔好講其他街坊啦,係咪先⋯」

依番莫名其妙既說話傳入阿媽耳中時,居然陷入分析狀態,而譚伯趁著阿媽腦海交戰時,淫手已經在T恤上搓揉著胸部,同時繼續灌輸誘惑少婦出軌既信息。

「而且你咪睇我年紀大,技術絕對好過好多後生嫁!無論你幾大食,我都保證晚晚餵得你飽,果晚你都試過嫁!係咪!而且我年紀都就快60啦,好快就要退休,過多排就返大陸養老啦,我地應該好好珍惜依段時間,你話係咪呢陳太⋯⋯」當譚伯講完,下體更用力撞了May姐臀部一下。

被譚伯重重地頂了一下後,阿媽並無強烈既反抗,反而身體逐漸放鬆,胸部更任由譚伯肆無忌憚地搓揉著,而且語氣更變得柔弱「啊⋯譚伯⋯⋯好啦你⋯⋯你再亂講野⋯⋯以後我唔彩你啦⋯啊⋯⋯」

「陳太⋯⋯如果無估到,自從果晚之後你下面都無俾其他男人入過去,包括你老公⋯⋯」

依刻阿媽臉色紅潤,明顯已經被譚伯摸到意亂情迷,嘴巴緩慢地講「啊⋯你點知嫁⋯⋯啊⋯⋯」

「你搵得其他男人證明你老公無用啦,而且家下個衰人又廢左武功,仲邊可以滿足到你呢,係咪呢?」當譚伯講完,居然直接將T恤連胸圍一併拉起,一對35E既巨乳瞬間暴露在樓梯間裡。

縱使T恤被拉起,一對乳房暴露出來,但阿媽居然無任何阻止,繼續任何譚伯撫摸乳房,甚至玩弄乳頭,但表情明顯非常羞愧,一副難為情既模樣。

依刻我非常好奇,到底阿媽面對著譚伯依種得寸進尺既要求,會如何應對?

「啊⋯⋯譚伯⋯⋯你⋯⋯唔好咁過份呀⋯⋯依度後樓梯黎嫁⋯⋯」

「陳太你對波真係一流呀!又夠挺又夠彈手!唔似其他太太個個做囇墜Lin娜!」

「啊⋯⋯唔好玩啦⋯⋯啊⋯⋯」

但譚伯雙手放在巨乳上,手指不斷在乳頭上打圈,表情興奮地講「做乜呀陳太,捽你兩下奶頭啫,咁快就頂唔順啦?係咪想屌閪呢?」

但阿媽整個身軀已經半躺在譚伯身上,眼神迷離,嘴巴半張開地呻吟「啊⋯⋯梗係唔⋯⋯係啦⋯⋯你摸夠未啊⋯⋯我要返上樓啦⋯⋯」

「陳太⋯⋯還點家下晚晚你都擔住我碌野,唔止用其他方法擔住我碌野啦!」

「啊⋯⋯咩方法呀?」阿媽意識開始迷糊,回頭望著譚伯回應

「其實用嘴,同用下面都一樣啫,你冒著危險用嘴幫我出,萬一俾人見到,唔通人地就以為我地無野,還點都係,用下面個嘴幫我解決時又可以幫埋自己,你話係咪一舉兩得呢?」譚伯一邊撫摸巨乳,一邊繼續誘導阿媽出軌

「啊⋯⋯你死啦⋯⋯譚伯⋯⋯成日諗住搞我⋯⋯夠啦⋯⋯我真係⋯⋯我要返上樓啦⋯⋯」阿媽聲音充滿撒嬌味道

豈有此理!本來以為阿媽可以自己拒絕譚伯,但譚伯一直緊緊抱緊阿媽,令阿媽根本無機會擺脫,再繼續被譚伯拖延時間,阿媽絕對被老咸蟲既淫手勾起性慾,就算阿媽唔願意,只能譚伯一招霸王硬上弓,絕對失守。
依個看更實在得寸進尺!想進一步與May姐發生性行為,前晚唔成功!今晚都一樣!我一定要阻止!

唯今能夠喚醒阿媽,拆散二人!只有我既聲音!

於是我故意返回19樓,隨即向著下層樓梯大叫幾聲「媽!媽!你係唔係係後樓梯呀!老豆搵你呀!我家下落來搵你啦⋯⋯」,然後故意大踏步,走落下層。

果然幾秒後,下層傳來阿媽既聲音「仔,阿媽係度呀!」

當我到達18樓時,二人已經分開站立,雖然阿媽有點衣衫不整,胸圍更出現離罩既痕跡,但我裝作看不見,露出燦爛笑容向著譚伯講「咦!譚伯乜又係你呀!」

但譚伯未回應,May姐已經搶先回答「咪係囉!又撞到譚伯,咪傾陣囉!好啦,譚伯唔同你講啦,有機會再傾過啦,我同個仔返上樓先。」

譚伯勉強地擠出笑容講「好好好,第晚再傾過。」

當我聽見『第晚』二字時,我不禁露出邪惡既笑容,第晚?你就想!死看更伯!當日你碌死老陽具只不過僥倖地成功插過一次,但亦都係你人生最後一次!我發誓只要我一日在生,你都無機會再將老陽具插入May姐體裡!

於是我同阿媽平安地返回屋裡後。

回到屋後,阿媽率先進入睡房,但發現老豆已經熟睡後,隨即用著奇怪既眼神望著我,但為免被阿媽盤問,我立即進入浴室裏洗澡。

轉眼間,晚上十二點,漆黑既大廳又再剩下我一個,雖然我有強烈既睡意,但仍然有點不放心,怕譚伯隨時上門,於是決定留守到二點。

坐在沙發上,忽然間想起阿怡,最近每天除了同阿怡發短訊外,基本上都無任何親密接觸。

於是我決定悄悄走入睡房裡,發現阿怡阿倩已經熟睡,但忽然間想起阿媽剛才果番說話,盡快令阿怡接受阿倩,如果成功,3P就不是夢!

當我在床邊,望著兩對美腿時,忽然間有種性衝動,搖著阿怡身體,悄悄地叫了幾聲「老婆⋯⋯老婆⋯⋯」

但阿怡忽然轉身,躲避我既撫摸,於是我直接睡在旁邊,隨即攬著阿怡,淫手更上下其手。

只不過三十秒,阿怡嘴裡隱隱約約發出奇怪既聲音,於是我開始玩弄阿怡乳頭。

「嗯⋯⋯啊⋯⋯老公⋯⋯」

忽然間阿怡轉身望著我「老公!你返來啦!」

接著自然進入濕吻環節,良久,唇分。

正當我想進一步時,忽然阿怡望著我「咪住呀!老公!阿媽點呀?」

我疑惑地問「阿媽?」

於是阿怡望了旁邊既阿倩一眼後,確保阿倩仍然睡著,隨即再講「阿倩同我講左啦,前晚個看更譚伯想搞阿媽,好彩佢報左警阿媽先無事嫁!」

當阿怡解釋完,我才知道原來阿怡都知道依件事!唉呀!阿倩真係守唔到秘密!明明阿媽都吩咐佢保守秘密,居然第二日就同阿怡講!

不過仔細想想,都算好事,阿怡知道譚伯既壞事,以後自然對佢有所防備!

於是我嘆息地回應「唉呀!今次好麻煩啦!阿媽已經連續兩日係後樓梯幫譚伯口交啦!」

忽然阿怡臉色驚奇,更加震驚地講「乜話!口⋯⋯口交!」,而且『口交』二字更加極度大聲,就算身處大廳都必定聽到。

「哎喲!你咁大聲!想死咩!」我尷尬地講

但牆邊既阿倩身體忽然轉向過來,眼睛緩慢地張開,當第一眼望見我時,嘴巴忽然講「咦⋯⋯老⋯⋯阿偉⋯⋯你入黎做乜呀⋯⋯」

幸好!當阿倩講出第一個「老」字,我已經及時!瞬間!立即!用眼神盯著阿倩⋯⋯否則⋯⋯我都唔知有乜下場。

「對唔住!阿倩,係咪我吵醒左你呀!」阿怡講

「唔緊要啦,怡姐!」阿倩小手搓著眼睛講

「阿倩,原來個譚伯昨晚今晚又搞阿媽啦,點算呀?」

此話一出,阿倩一副難以置信既表情,隨即望了我一眼,我點著頭表示。

「咁真係好麻煩喎!」阿倩臉上呈苦惱表情講

「不如去果D房委會投訴啦!」阿怡

「係喎!到時佢一定被人炒!」阿倩

「好!聽晚放學我地一齊去!」阿怡

於是兩個老婆仔對May姐既事相當上心,不斷研究方案對策,若然房委會都唔得,甚至找機會暗中拍攝譚伯強姦阿媽既畫面,然後再報警。

可惜,我並無告訴阿怡阿倩,其實阿媽既麻煩又何止譚伯一個,之前江哥喪強,現在既金絲眼鏡坤叔,近期所發生既事完全不知情。

原本打算與阿怡啪啪啪,可惜阿倩醒了,如果想同阿倩啪啪更不可能,因為阿怡未訓,所以我又返回大廳。

不知不覺,凌晨二點,但今晚仍然相當平靜,門鈴一直無響起過,於是我亦安心入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