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心仔身體抱恙,陷入精盡人亡既最後階段,入院檢查,故此提早更新,若終極結局未能如期更新,可能已不在人世。

廢話少講!立即開始第四節。


大結局(四)


(警方介入調查既第四天)






當我再張開眼睛時,已經天亮!

早上九點,於是我隨意地整理一番,刷牙洗臉後便匆匆地出門。

當我到達店鋪,已經坐無虛席,所有人都在忙過不停。

當我走進水吧時,剛好碰到阿媽出來,手上棒著兩碗湯麵,臉上隨即露出不滿表情「唉!日日都咁遲!明知朝早爆囇棚,都遲到!拿拿聲幫手啦!」

雖然阿媽說話中帶著嚴重不滿,但我知道我今日已經好準時,我並無在意阿媽既說話,反而趁著阿媽轉身後,盯著阿媽既後臀,觀察阿媽既步姿,隨即發現步姿果然出現變化!步行時雙腳不但外八字分開,發現情況比起當晚殘廁後更加嚴重。





依刻阿媽既步姿有點像企鵝時,甚至與孕婦步姿非常相似,可想而知昨晚與譚伯性交時,陰道所承受既衝擊非常大,令到陰道出現嚴重損傷。

雖然步姿係出現變化,但發現阿媽心情並無太大起伏,臉色紅潤,皮膚白裡透紅,看起來並無因為昨晚與譚伯發生性關係而煩惱。

接著下來,轉眼之間,到了下午三時,火Sir再次出現餐廳,相信來找阿媽匯報一下喪強既情況。

當阿媽處理好工作後,隨即前往士多房卡位。

我亦立即走進水吧監視,但發現火Sir坐在卡位時,一副心事重重既樣子。





當May姐坐下來,便緊張地問「點呀火Sir?佢係咪認左啦?」

但火Sir臉色凝重,想了一會,隨即認真地問「May姐,你識唔識個人叫坤叔?係你依度既客人黎。」講完目光更停留阿媽臉上,觀察著阿媽臉上既微表情。

May姐眉頭緊皺,疑惑地問「坤叔?客人?我印象中就好似無一個客叫坤叔喎。」

火Sir聽見阿媽既回應後,並無太大反應,但卻一副有口難言既模樣,眼神仍然停留在阿媽臉上,隨即問「May姐⋯⋯大家識左咁耐,我真心想幫你,有D野希望你唔好有任何隱瞞。」

May姐疑惑地回應「吓!哦⋯⋯」

火Sir深深地呼吸一下,隨即毫不猶豫地講「張小強入院前,你係咪曾經同佢去過殘廁發生過性行為?」

當阿媽聽見依個問題時,臉色凝重,下一秒轉換成
心虛既感覺,更四周張開怕隔牆有耳,隨即放輕語氣地講「火Sir!依件事其實唔係我自願嫁,不過我都唔追究,廢事搞大件事,我唔可以俾老公知嫁!」





火Sir見阿媽緊張地回應,隨即一副安慰口吻講「放心May姐!我明白你既難處,我亦答應你幫你保密,但你有無諗過當晚同你係殘廁發生性行為,並唔係張小強,而係另有其人!」

此話一出,阿媽皺眉地『吓』一聲,幾秒後疑惑地問「你乜意思!我唔係好明。」

火Sir深深地呼吸一下後,表情認真地回應「據張小強既口供所講,當晚佢無同你發生性行為,同你發生性行為係一個叫坤叔既中年男人。」

但阿媽尷尬地笑著,彷彿覺得火Sir在開玩笑,隨即回應「點有可能啫!火Sir!擺明就係佢想推卸責任,亂咁嗡個人名出黎啦!」

火Sir「我都有考慮過依個問題!我地警方亦查唔到有關坤叔依個人既消息。」

阿媽終於露出笑容「咁咪岩囉!依個坤叔一定係佢憑空捏造出黎!目的就係轉移你地警察既視線,想推卸責任,想甩身!一定係咁!火Sir!你快D拉左佢啦!太危險啦依種人!」

但火Sir表情複雜,再次陷入苦惱狀態,一副有口難言既模樣「May姐!據強小強既口供,果晚你⋯⋯你係咪被人蒙住雙眼?」





忽然間阿媽不敢與火Sir眼神對望目光,表情羞愧,尷尬地回應「係⋯⋯就係⋯⋯不過有第二個人入黎我一定知嫁喎!」

火Sir凌厲眼神繼續停留係阿媽臉上,深深呼吸一下隨即再問「據張子強所講,依個坤叔之前已經出現一次,May姐,你認真回想一下,真係一D印象都無?」

May姐歎氣地笑著講「點會有印象啫,聽都未聽過,根本就無依個人!」

火Sir猶豫一會,終於再次發問「據張小強所講,上星期你曾經係一個朋友屋企打牌,當時曾經俾一個叫徐敢江既男人落藥,事後被安排一場多人運動,而依個叫坤叔既男人當時就有份參與,但你當時被蒙住雙眼,根本唔知道情況,我有無講錯?」

當火Sir平淡地講出依番說話時,只不過講到一半阿媽神色大變,當整句話講完時,表情變得慌張,眼神更變得心虛「火Sir!我諗你⋯⋯依單案我幫你唔到啦,我真係幫你唔到,你搵過第個啦⋯⋯」講完更從座位裡站起來,轉身離開。

但火Sir向著阿媽背影,激動地講「May姐!你冷靜少少聽我講,我真係真心想幫你嫁!據張小強所講,當晚你係殘廁,張小強全程只係負責拍攝,事後拍攝手機更加交俾依個坤叔,所以May姐!依個坤叔一定會利用拍攝既片段搵你嫁!」

阿媽站在原地,背向火Sir,臉色平淡地回應一句「Sorry!火Sir!無論你講乜都好,依單案我真係幫你唔到!」說完果斷地離開士多房。

當火Sir提及拍片既事宜,阿媽居然無任何驚恐既情緒,明顯由始至終都唔相信坤叔既存在,更加唔相信淫片既存在,但阿媽決意唔再幫忙,估計係因為自己曾經兩度與他人發生性關係,被火Sir揭發,所有良好既賢妻良母形象瞬間崩潰。





直到May姐既背影消失後,火Sir仍然站在原地,搖著頭,自言自語地講「我都想個張小強係幕後黑手,最怕佢講既野係真,如果係真,依件事就愈來愈複雜啦,唉。」

於是火Sir突然拿起手機,按了兩下,隨即向著電話講「大Sir!我地唯一一條線索都斷左,我諗我朋友真係幫唔到手!佢根本就從來未聽過坤叔依個人,我諗單案可能要Hold住!」

當火Sir講完電話後,離開時望了阿媽一眼,但阿媽卻假裝無視,於是火Sir失望地離開餐廳。


於是整個下午直到晚上,阿媽臉上都掛著愁眉苦臉,不安既情緒,甚至多次出現落錯單既情況。

直到晚上臨近關門時,忽然間收銀櫃處出現一位穿著黑色皮褸,黑色牛仔褲,腳穿高筒靴既少婦,而且牛仔褲後臀上出現一條拉鍊式既路軌。

依位絕對稱得上超級稀客,上一次進入我地茶餐廳可能已經係幾年前既事!沒錯!係龍華飯店既龍太!

當我望見龍太站在收銀櫃時,雙眼不斷四周打量,一副尋人既樣子,當眼神望見柔姐時,只係微笑點頭,但眼神隨即繼續向四處尋找,當停留在某個樓面角落時,臉上露出古怪既笑容,隨即向前走去。





此時此刻阿媽正在樓面中整理座位上既用具,忽然間背後傳來一聲「嗨!May!得唔得閒傾兩句呀?」

當阿媽回頭一望,發現眼前係龍太時,臉上本來帶著笑容立即收起,回復一副平淡既表情,但仍然帶領龍太前往士多房卡座。

當二人坐下來後,阿媽表情平淡,敷衍地回應「點呀!搵我乜事呀!」

但龍太從手袋裡拿出手機,按了兩按,隨即遞送阿媽眼前。

與此同時,手機亦傳出一把大陸式既廣東話女聲。
『腦細,唔好睇禾平屎斯斯文文丫,其實我內裡好OPEN架,快D上黎啦,禾下面已經…已經…濕…鳩哂啦…,快D黎吊…鳩禾LA。』

當阿媽望著手機螢幕時,神色大變,瞳孔放大,但下一秒假裝若無其事既模樣,平淡地回應「你乜意思呀!俾D咁既野我睇!」

但龍太一直盯著阿媽微表情,哪怕只有半秒既驚慌都被龍太捕捉到,露出微笑地回應「無!只係無意中發現原來大家都係同道中人啫!」

「痴線!你真係好無聊,無乜事唔好阻止我收工。」講完阿媽從座位裡站起來,準備離開。

但龍太翹著二郎腿,平淡地講出一句「你唔認唔緊要,不過我老闆一眼就認出係你!」

此話一出,阿媽站在原地,神色凝重,目光停留在龍太背部,疑惑地問「你老闆⋯⋯?你老闆係邊個?」

「呵呵!你無理由唔知喎⋯⋯」但講到一半時,龍太忽然從座位裡站起來,走到阿媽身旁,將手放在阿媽後臀上,用著充滿挑逗既聲線講「話囇你⋯⋯都好似同老闆有過一手喎⋯⋯」

當聽見依句說話時,阿媽露出驚訝表情,同時身體躲開龍太既淫手,隨即反問「你乜意思!你老闆姓⋯⋯張定徐?」

龍太皺著眉頭,但下一秒露出古怪笑容回應「姓張?姓徐?呵呵⋯⋯睇黎你最近都唔少男人喎!我明既,話囇大家都係女人,年紀又差唔多,晚晚都需要男人係無可厚非既事!特別係我地被老闆調教之後,家下無時無刻都想被男人搞。」

「痴線!發神經!變態!」阿媽露出嫌惡又憎恨既表情講,一副準備離開既姿勢。

但龍太忽然一句說話,令到阿媽停下步伐。

「睇黎你真係唔知我老闆係邊個喎,不過如果你想知我老闆,陣間收工來我度,二樓既鳳凰廳,到時你咪一清二楚囉!」

當龍太講完更走到阿媽身旁,順手地拍了一下臀部後,隨即走著撩人既步姿,離開士多房位置。

但此時此刻May姐仍然呆滯地站在原地,陷入苦思狀態。

忽然間拿出手機,按了兩按後,表情尷尬,歎了一聲後,接著又將手機收回褲袋裡。

到底阿媽想打俾邊個呢?

於是阿媽返回收銀櫃後,目光不時注意著柔姐,當柔姐準備下班時,阿媽忽然叫停柔姐,一副欲言又止既口吻。

於是我拿著掃把,假裝打掃地上,嘗試偷聽。

「阿柔,我有D野想問你!」

「吓!乜事呀May姐!」

「你認真答我一個問題!上次係士多房你見到果個男人,你真係唔識?」

「我真係唔識嫁!放心May姐!果日既事我絕對唔會周圍講嫁!」

當阿媽留意柔姐既微表情,發現並無半點謊言後,隨即無再提問,任由柔姐離開。

但當柔姐離開後,阿媽站在收銀櫃裡,心情亦更變得複雜,因為已經意識到下午時候火Sir既說話既真確性,換句話之前與自己兩度性交既人並非喪強,而係一個素未謀面叫坤叔既中年男人。
而且火Sir亦透露殘廁當晚喪強曾經將性愛過程拍攝下來,換句話坤叔有可能並非虛構人物,淫片亦都有機會存在!

當May姐想當中既複雜關係,忽然臉色凝重,突然覺得依個男人手段非常可怕!更加自言自語地講「唔通阿柔就係俾佢用片威脅做雞?」

於是阿媽忽然間快速地處理賬目,接著三人一起離開店鋪。

回家路上,原本阿媽一直挽著老豆手臂,但忽然間向著老豆講「老公,我漏左野係鋪頭!你地返去先!」隨即轉身返回原來既路線。

而我立即知道May姐既下一步既計劃,絕對係前往龍華飯店,會一會龍太口中既老闆!但阿媽實在太衝動!單人匹馬前往龍華,豈不是送羊入虎口!實在太危險!我一定要跟隨佢!

於是我回頭望著阿媽,直到背影消失後,隨即向著老豆講「老豆,頭先食得唔夠飽,我去7仔買個杯麵先,你返去先!」隨即掉低老豆一人孤單地回家。

接下來由於我已經猜到阿媽既目的,而且龍太剛才亦提二樓鳳凰廳既包廂,於是我直接前往龍華飯店。

由於龍華飯店營業到晚上十一時,當我到達大門時,只不過十點四十五分,仍然處於營業狀態,但店裏既客人已經不多,只剩下十枱左右。

進入飯店後,隨即有位女店員走過來,禮貌地講「唔好意思!先生!我地已經停止接單啦!」

面對著女店員既溫馨提示,我當然早就預料,所以我露出尷尬表情回應「你誤會啦,我岩岩係度食完野,想入黎去個洗手間呀!」

「哦,無問題先生!洗手間係樓梯位下面!」女店員點著頭回答完,便轉身離開。

於是我立即前往二樓。

到達二樓後,站在三叉路口走廊中,並無上次平靜感覺,三條走廊不時傳來熱鬧既聲音,明顯二樓多個包廂仍然有不少客人,令我瞬間感到苦惱,若然依堆客人離開包廂,出去走廊時,必定會發現我既存在,到時我又如何偷窺呢?

不過此時此刻根本唔能夠顧慮太多!剛才龍太曾經講過想知老闆是誰,今晚就來鳳凰廳!如果坤叔真係幕後黑手,就麻煩!要知道手上有阿媽殘廁裡性交既片段,若然威脅阿媽今晚絕對難逃一劫!

當我一步一步走到鳳凰廳包廂門外時,裡面隨即傳來一聲熟悉既聲音!阿媽May姐!

「你唔係同我講!佢就係你所講既老闆呀?」阿媽既聲音充滿嘲諷既語氣。

到底包廂裡係邊個!莫非真係金絲眼鏡大叔?坤叔?於是我再次重施故技,以最溫柔最安靜既動作將敞門拉開些少門隙。

當我望進門隙時,發現阿媽雙手抱胸,翹著二郎腿,一副高冷既姿勢坐在一張迷利二人沙發上。

於是我急不及待再拉開少少門隙,隨即發現沙發上居然有人與阿媽並排而坐!係我中學時既班主任兼體育老師楊Sir!

楊Sir右腳屈曲平放在沙發上,整個坐姿都偏向阿媽,而且火熱既眼神更不時在阿媽身上游走,目光停留在胸部時,說話更多變得粗俗。

「阿May!身材真係愈來愈正!對奶奶好像又升左Cup喎!」

但阿媽目無表情,充耳不聞,彷彿當楊Sir透明人一樣,雙手抱胸,一副高冷既姿勢,望著前方,冷漠地講「龍太!如果你老闆唔得閒,咁我走先啦!」

楊Sir愈坐愈近,整個身體更貼著阿媽,更加一副大情聖既口吻講「唔⋯⋯係依陣味啦!每次一聞到我就㷫烚烚,阿May,你有沒有聽過莎士比亞一句說話,當兩個人坐埋一齊,互相有感覺,體溫達到38.6℃。」

當阿媽聽見依番說話時,白了一眼,隨即冷笑著回應「呵⋯⋯唔好意思!我淨係知如果你體溫真係超過37.2℃,你會俾人捉去隔離。」

「⋯⋯⋯⋯!」

房間裏忽然傳來「噗」一聲笑聲,相信係龍太。

但下一秒阿媽從沙發上站起來,一副準備離開既姿勢,令我瞬間不知所措,想拉上門既衝動。

語音未落,忽然楊Sir開聲回應。

「無錯!我就係老闆!老闆就係我!係咪好Surprise 呢!」說話時更挺起胸膛,腰板挺直,一副自信滿滿既表情。

當楊Sir承認自己係老闆時,阿媽臉色凝重,眼神不由自主地打量著楊Sir既身材,雖然楊Sir穿著一件普通恤衫,但44吋既大胸肌早就將普通既恤衫撐爆,根本難掩上半身既肌肉,配合兩肩肌肉,就好像出現一個倒三角形,相信任何港女見到依身完美既肌肉線條,絕對會瘋狂地亂摸,甚至流口水。

但阿媽眼神裡並無流出羨慕或者興奮既神色,當目光停留在腹肌位置時,更疑惑地問「你係老闆?呵⋯⋯你真係當我傻嫁!」講完隨即轉身,又準備離開既模樣。

忽然房裡傳出龍太既聲線「阿May!我地做依行既!楊生係我今晚既客人,自然係我老闆啦,不過如果你想見我幕後既大老闆,唔係無可能既!」當龍太說到一半時,忽然出現係我視線範圍內。

龍太走到沙發前方,跪在楊Sir既雙腿之間,雙手溫柔地解開楊Sir既褲鈕,隨即一碌勃起既大陽具立即暴露出來,雖然距離有點遠,但目測大約16至18公分,而且莖部非常粗狀,但長度方面與譚伯坤叔二人相比,明顯短了幾公分,不過仍然係港男中難得一見既巨棍!

龍太握著大陽具,二話不說,直接張開嘴巴將龜頭含入嘴裡,幾秒後吐出來時,眼神淫蕩地投向阿媽講「楊生係大老闆既好朋友!大老闆吩咐過如果你真係有興趣加入我地,只要你服侍好楊生,表現令楊生滿意,過左依關,就有資格加入我地,到時大老闆自然會出現。」

「痴媽根!發神經!」講完阿媽忽然從沙發上拿起手袋,準備向著我方向走來。

與此同時,我已經來不及拉回敞門,直接向前奔跑,當發現前方一個包廂大門打開大半時,懶得理會房裡有無人,直接衝入去,躲在大門後,幸好包廂裡,並無任何人。

幾秒後,聽見門外傳來腳步聲,當我偷望出去時,剛好發現阿媽在走廊上經過,終於放心下來。

當我確保阿媽已經離開二樓後,我再次返回鳳凰廳,發現敞門已經關上,正當我打算離開時,忽然裡面傳來一句說話。

「龍太,頭先你果句話服侍我滿意,老闆就見佢,係咪真嫁?」

龍太「哎呀!梗係假嫁啦!老闆想佢做雞就係幫佢搵錢,點會益你食免費餐呀!我見你當年咁冧佢,咪俾個機會你囉,更何況你屌完會找數俾我嫁嘛,係咪!」

楊Sir「哈哈!會會會!一定會!不過家下阿May好似好憎我,睇怕都無乜機會喎!」

龍太「咁又未必,老闆今朝睇過段片一眼就認得出係阿May拍,你話好人好姐點會拍依D片呀,擺明佢以前都有做,搵夠,咪收山啫!」

楊Sir「哈哈!唔怪得果次咁鬼主動啦,我都估到七七八八嫁啦,對波又大左,屎忽又翹左,九成九依幾年被男人密密砌啦!但如果佢收山又點肯返出黎做呀!」

龍太「哎喲!做得依行,邊有收山嫁啫!俾男人壓得多就自然成個腦都諗住男人嫁啦,放心啦!話囇佢都係老闆娘,你估佢無錢洗咩,佢上得黎搵老闆,擺明就寂寞閪痕啦,懷念以前俾男人訓果種感覺啦,只要佢個心想出黎做,就自然會再黎!」

楊Sir「哈哈!岩!有道理!」

龍太「仲有呀!你有無發覺佢行路個款,一睇就知岩岩俾碌大野屌獲金啦,下面仲陰陰痛,今晚梗係無性趣啦,死蠢!」龍太

「西利!女人睇女人果然唔同D!咁睇黎阿May真係有好多秘密喎!」楊Sir

當我聽見二人既九唔搭八既對話內容,瞬間無語,除了最後一句係事實之外。

想不到當日阿媽為洪爺拍攝既一段妓女宣傳片,令二人誤解左我阿媽,曾經幾年前做過妓女,而且已經係收山!要知道段片只不過幾個月前拍攝,又何來幾年前做過再收山,原來創造力量同幻想,真係會嚇你一跳。

若然唔係今日下午火Sir既一番說話,令到阿媽懷疑自己曾經與依個賣淫組織既首腦性交,更加被對方拍下性交過程,阿媽根本唔理會龍太既幕後大老闆是誰!

而且龍太一直以來都無提及過有第二條淫片既存在,反過來想,如果龍太知道有第二條淫片,剛才已經利用淫片威脅May姐就範,但龍太並無提過,明顯依個幕後大老闆並無透露太多。

接著下來,包廂裏開始傳出愉快既交配聲,對於我來講,依種狗男女交配根本無任何觀看性,於是我決定離開。

當我離開龍華飯店後,隨即向自己家既方向奔跑。

直到大廈附近時,剛好捕捉到阿媽既身影進入大堂,隨即趕快跟上。

當我進入大堂時,發現阿媽剛好站在詢問處,與新來看更阿姐聊天。

果然!譚伯被人調走!其實阿怡放學回家時,早就打電話告訴我,樓下看更已經換了新人。

當阿媽察覺我時,驚訝地問「你做乜仲未返屋企呀!去左邊呀?」

「哦⋯⋯無呀,去7仔買野咋嘛,點知無貨咪返黎囉!嘻嘻!」

阿媽疑惑地望了我一眼後,並無再說話,於是我倆進入電梯。

為了試探May姐對待譚伯被調走既事,有乜看法感受,於是我決定問一問。

「媽!點解今晚換左個新阿姐既?係咪譚伯唔做啦?」

「我點知啫!人地做左十幾年,退休呱!」

「哦⋯⋯」

當我仔細地觀察阿媽既微表情,實在匪夷所思,簡直就滴水不漏,短短一句說話只不過輕描淡寫地講出,臉上更無帶著半點喜悅或傷心表情出來,就像談論緊一個與自己毫不相干既陌路人。

若然唔係親眼目睹阿媽為譚伯進行過多次口交及兩次性行為,從言行舉止上,根本就分析唔出阿媽與譚伯二人之間有過不為人知既秘密,女人實在太可怕。

不過無論May姐依刻實際既心情如何,我已經唔在意,能夠將咸濕看更調走,係近期最高興既一件大事!同時亦為依楝樓宅既人妻少婦們暗中做了件好事。

不過今次能夠成功將譚伯調走,歸根究底都係阿怡阿倩二人提出既方法,而且二人做事乾淨利落,只不過兩日既時間就處理好,想不到兩人首次攜手合作就成功KO咸濕阿伯!若然每一晚都可以係床上攜手合作將我KO就更好!今晚一定要好好獎勵一下佢地先得!

正當我係電梯裏,幻想緊一幕美好既畫面時,忽然間耳邊傳來一聲。

「你毛啦啦笑乜野呀?你痴左線呀?」阿媽用著奇怪既眼神望著我講

「⋯⋯⋯⋯!無呀⋯⋯哈哈⋯⋯諗起阿怡阿倩咋嘛⋯⋯無事無事⋯⋯有事都係喜事⋯⋯哈哈⋯⋯」我尷尬地笑著回應

「古古怪怪咁,我發覺你依排真係好有問題喎!果日又偷睇⋯⋯」

正當阿媽重提當日我偷睇柔姐內褲既事時,我緊急地指著電梯講「媽!到啦到啦!⋯⋯唔好講啦!我地返屋企先啦!」

阿媽白了我一眼後,可能顧及我既面子關係,免得我難堪尷尬,所以並無再質問我!

回家後,發現老豆已經係睡房裡睡覺,而阿怡阿倩亦都同樣已經睡著,突然間感到陣陣既失落。

於是唯有直接洗澡,然後走到沙發上準備入睡,但同時亦不忘觀察阿媽,雖然譚伯已經調走,但仍然身處係鄰近既大廈做看更。

記得半年前電視新聞報導堅哥被捕時,當時阿媽既心情激動!興奮!簡直就開心過中六合彩,但今晚阿媽得知樓下看更被調走時,心情並無任何起伏變化,令我不得不懷疑May姐對譚伯既態度,到底係已經產生好感?還是反感?抑或無所謂呢?

正當我分析緊May姐對譚伯既態度時,寧靜漆黑既大廳中,忽然隱約從阿媽睡房裡傳出一把抱怨既聲音。

「野⋯⋯我唔理呀⋯⋯我要啊⋯⋯今晚就要啊⋯⋯」

幾秒後,睡房裡繼續傳出阿媽既聲音,但未聽見老豆半句聲音。

「妖!晚晚返到黎就訓,真係一D情趣都無嫁⋯⋯娶個老婆返黎,靜係識叫我日日做,搵咁多錢把鬼咩,D錢又搵唔囇既!咁辛苦都唔知為乜!變囇!乜都變囇!你360度變囇啦!⋯⋯」

360度?!咪即係無變囉?錯嗎?

接著下來,不時傳出May姐既唉聲嘆氣,抱怨說話,同時我亦為阿媽既生理狀況而擔心,昨晚深夜時分,阿媽係水錶房裡,短短一小時慘遭譚伯既老陽具插到高潮迭起,淫水長流,只不過相隔24小時,阿媽居然又感到空虛寂寞,渴望老豆既小鋼炮來填補自己,到底係昨晚既性愛未能充分體驗夠,還是性慾被譚伯徹底開發呢?

不過無論結論如何也好,譚伯依個麻煩已經解決,剩下既就只有金絲眼鏡大叔手上既淫片,而龍太楊Sir依兩個人物,稱不上大問題,只要May姐唔理會,自然無事!

只不過抱怨左幾分鐘,大廳再無傳出阿媽既聲音,被阿媽既聲音影響下,令我不由自主回憶起昨晚水錶房既火辣場面,下體忽然偷偷勃起。

於是我悄悄地進入屬於我既睡房,當我見到兩個美人兒在床上熟睡既誘人姿勢時,下體勃起既情況更加嚴重。

雖然床上兩個都係我女朋友,但我能選擇一個就係阿怡!當著阿倩面前與阿怡性交,絕對無問題,事後阿倩可能會呷醋,但當著阿怡面前,與阿倩性交,可能未插入我已經身首異處。

於是我已經忍不住直接壓上阿怡柔軟既身體上,開始肆無忌憚地侵犯,只不過半分鐘,阿怡已經被我弄醒。

「啊⋯⋯老公⋯⋯你又係咁既⋯⋯啊⋯⋯阿倩係隔離嫁⋯⋯啊⋯⋯唔好呀⋯⋯⋯」

自從上次阿怡係阿倩旁邊做過一次後,今次阿怡並無太大抗拒,阿怡相信只要叫聲收細,而我動作盡量放輕,相信唔會吵醒旁邊既好姐妹阿倩,而且我發現阿怡係自己姐妹旁邊做愛時,身體反應比以往敏感,淫水亦分泌得特別多。

雖然我答應阿怡,盡量放輕動作,抽插不要太激烈,以免驚震阿倩,但當一個男人進入緊張關頭時,準備射精既時刻,又豈能做到呢?

由始至終都保持一個男上女下既性姿,只不過十分鐘,我知道我差不多要射出,於是展開瘋狂地抽插,同時阿怡叫聲亦逐漸放大。

「啊⋯⋯啊⋯⋯啊⋯⋯細力D啦⋯⋯阿倩會醒嫁⋯⋯啊⋯⋯」阿怡滿臉通紅,一邊呻吟著,一邊回應

「咁⋯⋯你舒唔舒服⋯⋯先?」我亦喘著氣問

「啊⋯⋯舒服啊⋯⋯老公⋯⋯啊⋯⋯唔好停啊⋯⋯繼續啊⋯⋯我就黎啦⋯⋯」

大約十多秒後,我終於中出了阿怡!

當我壓著阿怡身上休息時,發現阿倩既下半身不時出現扭動情況,雖然面向牆壁,但我估計阿倩已經醒來了,同時我亦感到頭痛了。

完事後,我一直抱著阿怡,直到阿怡睡著後,我再繞過阿怡身體到達床中間,然後背著大老婆阿怡,餵飽我既小老婆阿倩。

由於第二次勃起,狀態比較持久,維持了十五分鐘後,同時為了滿足May姐盡快抱孫既願望,於是同樣地中出阿倩。

但兩次性事足以令我筋疲力盡,腳軟狀態,一場極限運動令我極度透支,充滿睡意,而且我亦有半個月以上抱著阿怡睡覺,於是我決定今晚留在床上抱著阿怡入睡,再講六尺大床三人睡,絕對綽綽有餘,而阿倩則從後抱著我,首次實現三人同床睡覺,相信今晚三人絕對能發個甜爆既美夢!⋯⋯⋯

直到我蒙蒙朧朧地張開些少眼睛時,忽然被一把聲音吵醒。

「怡姐呀⋯⋯點解佢係我地張床訓嫁!」

「吓⋯我⋯⋯我⋯⋯」

當我眼睛張開時,發現阿倩雙手搭在胸前,一副嫌棄既表情盯著我,而阿怡卻一副無奈尷尬既表情,而且陽光已經照射入屋,原來已經早上!

到底阿倩搞乜呀!

忽然間阿倩將我從床上拉起,雙眼充滿仇恨,表情恐怖,一副勢不饒人既氣勢對著我講「你講!你尋晚做乜訓係度!你係咪想對我圖謀不軌?你有無偷偷地搞我!即刻講!唔準諗!」講完更加檢查一下自己身體。

依刻我相當無語!忽然被人吵醒已經相當痛苦,腦海仍然處於一遍空白狀態,阿倩依招絕對令我措手不及!

於是我回頭望向阿怡,放出求救既眼神。

阿怡表情尷尬,眼神明顯對我有點不滿,但仍然為我講說話「唔會既!阿偉點會搞你啫,尋晚我地咩完,佢先係度訓啫,只係⋯⋯尋晚明明訓係出面,唔知點解佢訓左中間⋯⋯既!」

此話一出,我瞬間成為焦點!當阿倩阿怡四對眼睛望著我時,無形中感到一股壓力,等待我回應時。

「⋯⋯⋯⋯!」

「你睇佢!根本就無野講,擺明心虛!嗚嗚怡姐⋯⋯俾人知道我同你條仔搞埋一齊⋯我以後點見人呀,無人敢要我啦!」

「傻豬黎既⋯⋯阿偉邊有搞你啫,如果佢搞你,我第一個就斬死佢!」

當我望見阿倩精彩既演技時,我絕對五體投地,佩服!當日明明就係佢主動勾引我做小三,但依刻又表現出一個純情少女在不知情既情況下被爭去處女,果種委屈又不知所措既模樣,到底阿倩依波操作想搞乜?

「死啦⋯⋯怡姐我會唔會有BB嫁?」

阿怡隨即走到床上,抱著阿倩安慰地講「傻豬!都無搞過,何來有BB啫!你係咪傻嫁!仲有呀咁易有BB我一早有左啦!」

當阿倩聽見阿怡認真地解釋,隨即擺出一副思考既模樣,大大既眼睛疑惑地望著我「真既?」

於是我悄悄地轉身,準備走出大廳,轉到沙發上繼續睡,半睡既狀態回應著「無乜事,我返出去訓!」

但阿倩忽然大聲喝止「喂!你咪走!」

不過阿怡立即阻止,幫忙說話「哎呀!倩呀!都話無囉!你咪咁啦!阿偉好累嫁⋯⋯俾佢訓多陣啦。」

果然阿怡心地善良,知道每次做愛後,第二天都必定會大睡。

於是我成功走到沙發上繼續睡覺,正當我準備睡覺時,阿怡阿倩二人準備上學,但當阿怡出門後,阿倩忽然走到沙發上,在我臉上親了一下,隨即露出古怪笑容,用著最細既聲音講「老公,係咪好好玩呢!我返學啦,你繼續訓啦⋯ByeBye。」講完隨即離開。

當我聽見阿倩依句話,我就知道剛才阿倩故意搞事!不過意義何在呢?幸好阿怡相信我,否則真係小弟不保!


於是大約再睡多二小時後,我終於起床了。

回到公司後,大約九點十分,茶餐廳裡依舊忙過不停,我立即返回工作崗位。

工作時,不忘留意May姐步姿,發現外八字明顯比昨天好轉,但仍看得出雙腿不能緊緊合上,若然遇見龍太依種眼利既人,絕對看得出阿媽曾經經歷過一場激烈既性愛。

但觀察阿媽既同時,發現柔姐今天既步姿居然同阿媽一樣,走路時雙腳分開,呈現外八字,步姿猶如孕婦一樣,情況同May姐昨日一樣,非常嚴重,換言話柔姐昨晚亦同樣經歷過一場激烈既性愛,不過按照柔姐名字被寫殘廁門,若然真的有接客,與男人性交亦都好正常既事。

當我觀察柔姐既衣著時,發現一如既往T恤牛仔褲,直到目前為止都仍未目睹柔姐穿著拉鍊牛仔褲,依點令我感到奇怪,所以一直唔敢相信柔姐會接客,或者柔姐只會在下班後才會換上。

直到下午茶時段,三點左右,柔姐忽然間脫下圍裙,拿起手袋離開公司,於是我詢問阿媽,柔姐為何離開!原來柔姐今早已經以身體不適為由,向阿媽申請下午休半日假!到底柔姐係真不適還是有其他事呢?

本來我打算拿起手機,準備跟蹤一下柔姐!
但當柔姐離開後,火Sir突然出現!

火Sir既出現,令我不得將阿媽既事放在第一位!

May姐剛好亦在收銀櫃裡處理賬單,當見到火Sir時,臉色瞬間變得無奈,嫌惡,但當見到火Sir身後出現一個頭戴警帽,身穿白色高級督察制服,金髮碧眼既洋人時,臉色瞬間變得凝重,更用著疑惑眼神投向火Sir。


(警方介入調查既第五天)


由於距離太遠,根本無法偷聽火Sir與阿媽既對話,我只能暗中觀察依位洋人督察既外觀,從白皙既膚色,應該屬於歐洲英國白種人,而且一副標準既白人輪廓,五官立體分明,眼窩深,眉骨高,鼻樑高,面形窄長,身高比火Sir高些少,目測接近一米九,但身形明顯比火Sir瘦削,年齡約四十至五十,一副非常嚴肅既模樣,但憑著一頭濃密既金髮,深邃既眼睛,俊俏既面孔,我相信年輕時係絕對係溝死女既俊男!

當阿媽與火Sir溝通後,將二人安排到士多房卡位座,相信阿媽亦會前去,於是我早一步到達水吧深處,等待偷聽。

與此同時,由於餐廳裡突然出現一位洋人督察,成為唔少客人討論既焦點,眾人議論紛紛,開始研究依位洋人既制服肩上既奇怪五星圖案,有點類似紫荊花,花外邊亦出現一個嘉禾圖案,亦有人猜測佢既來意!

樓面上已經有幾枱既客人開始大聲地討論,表達自己意見,眾說紛紜。

「喂!發左乜事呀!係咪間鋪俾人爆格呀?」
「喂!條鬼佬得粒花,無柴嫁喎!係咪最廢果堆?」
「屌!花梗係勁過柴啦!三粒咪最撚大囉!你曉唔曉嫁!」
「喂!睇黎有大事發生喎!」
「可能幫親食野啫!咪咁八卦啦!」

當阿媽沿路走到士多房期間,耳邊不時聽見客人熱烈討論,更有客人主動上前慰問關心,但阿媽只係微笑點頭,並無作出任何回應,隨即前往士多房。

到達士多房後,當May姐見到火Sir與洋人督察後,臉上明顯流露出緊張既表現,直到目前為止阿媽仍未知道火Sir身旁既洋人督察來意。

阿媽向著洋人督察微笑點頭後,隨即坐下來,並坐在二人對面,同時間火Sir立即向著May姐介紹身旁既洋人督察。

「May姐!依位係我西九龍區既大Sir!叫Mr.Ro⋯⋯」

但火Sir未介紹完,旁邊既洋人督察搶先伸出一手,示意停止,隨即向著阿媽禮貌地伸出一隻長滿小毛既性感右手,然後講出一句流利既英式口音廣東話。

「你好!周小姐,我係陳火既Boss,我叫Russel ,Russel Robinson !」

當阿媽聽見洋人督察用著流行廣東話自我介紹,同時又知道自己姓周時,臉上有一瞬間呈現出驚奇既表情,但下一刻仍然禮貌地伸手與洋人督察握手,微笑著回答「你好!Ru⋯⋯唔好意思我唔係好識讀個英文名,叫你Mr.Robinson得嗎?」

二人握完手後,各自放回原位,但我發現洋人督察既雙眼偷偷喵了阿媽緊身T恤既胸部位置,不過只不過一瞬間,隨即露出親切笑容再次開腔「Sure!周小姐,今次黎搵你既目的,我諗你已經估到!」

阿媽望了一眼火Sir,隨即望回洋人督察問「又係果單賣淫案呀?我真係幫你地唔到嫁!」

「Well!I totally understand your situation, ... I meant... 我⋯非常明白周小姐既難處!」洋人督察微笑著回應

但接著洋人督察繼續用著帶有英式口音既廣東話講「但周小姐, you know, I meant, 妳知唔知妳依家 situation 好危險!You are in great danger!」

洋人督察說話時,雖然可能母語關係,不時夾雜一些英文詞彙,但亦不忘補充一句中文翻譯,相信阿媽勉強仍能理解。

May靠著椅背,雙手交搭在胸前,翹著二郎腿,一副悠哉悠哉既表情回應「呵⋯⋯有幾危險呀!家下乜事都無!仲有!你地警察查案咪自己查囉,你地幾萬人,無理由下下黎為難我依個小市民黎嫁!」

但洋人督察並無因為阿媽既態度而擔心,反而面不改色,嘴角永遠帶著絲絲微笑,一副非常紳士既模樣再次解釋「周小姐!我地Police唔係無做過野,我地曾經派過多個 Under Covers希望接觸依個賣淫組織,But依班女Victims 賣淫既地點根本就無固定,可以嫖客既Home,又可以自己既Home!」

當洋人督察講完,火Sir隨即再補充解釋「係呀May姐!今次同以往賣淫集團有好大分別,以往賣淫集團通常係一些按摩場所,夜總會裡面進行,我地只要委派臥底探員收集證據證明該場所從事賣淫,而且有證據證明色情場裡既人所擔任既角色,就可以提出起訴。」

但當火Sir向著阿媽解釋時,旁邊既洋人督察臉色忽然變得難看,但火Sir並無察覺自己洋人上司既面色變化,繼續向著阿媽解釋案件「但今次依單案比較麻煩,無論我地派出男臥底或者女臥底,根本就接觸唔到依個幕後老闆,就算男臥底同依班賣淫婦女接觸,最多只能起訴女方從事賣淫活動,就算女受害人願意透露某人係幕後老闆,警方亦要蒐集證據證明某人係老闆既實質證據,否則女方所講只能當作傳聞,最麻煩係依班賣淫既婦女,直到目前為止,都未有一個願意透露幕後老闆既名字身分,一直堅稱係自願性質出來接客,可以想像依個幕後老闆控制依班婦女既手段非常可怕,所以我地警方一直束手無策。」

火Sir講解時,阿媽非常認真聆聽,但當火Sir講完後,洋人督察臉色變得更加難看,向著火Sir咬牙切齒地講「陳!火!你到底講完未!家下你係Boss定我係Boss!你記住你係under我!上司講野時,下屬一定要shut your mouth up!」

突然間被自己上司無原無故地罵,火Sir只能無奈地講「Yes Sir!」

但洋人督察似乎唔太滿意火Sir既態度,再講「陳!火!依家無你既事!Get Out!」

火Sir立即緊張地解釋「大Sir!May姐係我朋友黎!我覺得我有必要提供意見!」

當洋人督察聽見火Sir再次違背自己既命令時,臉色黑如碳,向著火Sir咆哮講「Get Out!This Is An Order!」

於是火Sir無奈地講了一句「Yes Sir」後,離開士多房位置,而卡座裡就剩下May姐與洋人督察二人。

而阿媽臉上流露出些少恐懼,明顯被剛才一幕驚嚇,坐姿忽然變得端莊起來,表情亦變得認真。

當我見到性格一向強朗火爆既火Sir居然被上司趕走,突然感覺到外國人既階級觀念非常重,作為下屬係上司面前,簡直就好像狗一樣,除了服從命令外就係服從命令!可怕!

當火Sir消失後,洋人督察嘴角再次亲切既笑容,聲音亦變得溫柔起來「Oh!Excuse Me!陳火份人係咁!But好似陳火所講,up to this moment,我地still無辦法知道依個賣淫組織幕後嘅boss係邊個!」

但May姐聽見依番肺腑之言,隨即又態度強硬地回應「咁點呢!關我乜事呀!你地查唔到!關我乜事呢?我一個女人仔黎嫁咋!我開茶餐廳昨!唔係開偵探社呀!」

洋人督察再次露出迷人親切既笑容,搖著頭講「No!No!周小姐我希望你明白今次唔單止你單方面幫助警方,同時亦係警方幫助你,Based on張小強既口供,我地知道周小姐你曾經同依個幕後Boss發生過兩次Sex。」

當阿媽聽見洋人督察提到自己曾經與人性交既事,臉色一時尷尬,一時憤怒,但仍然回應一句「痴線!根本就係張小強亂作出來。」

「No!No!No!我警方相信張小強並無講大話!He is telling the truth! 雖然我地police暫時唔能夠 Confirm張小強口中既坤叔係咪賣淫組織既幕後Boss,但我知道周小姐你received 一套牛仔褲,then坤叔依個人物就出現,兩者出現既timing非常巧合,what a coincidence ! 所以我地police有理由懷疑坤叔有可能就係依個幕後boss!」

「好!我當你所講係真,坤叔係存在,咁我可以點?我有乜可以做呢?我連佢個樣係點我都未知呀!」

「Well!周小姐其實你要做既野,非常簡單!Very Simple!我地知道坤叔手上有一段你既Video!如果佢真係幕後老闆,一定用黎威脅你,到時你假裝配合,將佢迫你賣淫既對話錄停就可以!依張係我既卡片,你可以直接Contact我。」當洋人督察講完更拿出一張卡片遞到阿媽枱前。

「吓?咁樣同做臥底有乜分別?不如你直接叫我做臥底啦!」阿媽皺著眉,語氣中充滿疑問性

「Exactly!我唔介意你咁理解!」洋人督察點著頭回應

當阿媽聽見洋人督察要求自己做臥底,表情瞬間難看,偷偷喵了一下洋人肩膀上圖案後,語氣變得唔客氣地回應「阿Robinson先生!我諗你應該唔係新入行!你既職位亦都唔低!你無理由唔知乜叫臥底呀?由你警方派出既人先可以稱為臥底,而我依D普通星斗小市民,頂多擔當綫人角色,當日火Sir只係要求我提供線索,其餘野由你地警方調查,但家下你叫我一個師奶仔去接觸依個幕後老闆,電視劇都唔敢咁拍啦,你仲要我玩錄音,萬一對方有刀有槍,我條命仔咪凍過水!痴線!你真係Crazy People!」

當May姐一口氣地將心底話說出,而且結尾時更將痴線佬翻譯成英文,完全表達內心果種憤怒!非常霸氣!不愧係我老母May姐!

當阿媽講完後,隨即從座位裡帥氣地站起來,凌厲既眼神中更展示出內心既憤怒與不甘。

縱使阿媽表現得幾憤怒,但依位洋人督察Mr.Robinson,簡直就泰然自若,臉上永遠都呈現著笑容,再次以一副說服既語氣講「周小姐!Calm down!我相信你已經知道你既員工溫小姐亦都係受害人之一,But⋯佢有無諗過點解佢乜都唔肯講?你有無諗過佢到底經歷過什麼既恐怖事?令佢對依個幕後Boss咁聽話?So⋯今次你幫警方!其實亦同時幫助你!我相信周小姐你都唔想成為下一個受害人!而且我相信周小姐你亦唔希望依區有婦女再受害!Right?」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