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刀我只是用來壯膽的,面粉才是主要武器。

    陳楓和林晴在前面說說笑笑,看上去很是親密,我的心里很酸,只是在後面默默地跟著,等待機會。

    沒過多久,兩個人走到了一個偏僻的小胡同,陳楓一臉的y n笑,肯定是要干下流事。

    我跟了過去,到胡同口就听到了林晴的聲音︰「誒呀,這還是在外面,你著什麼急啊!」

    嘿嘿,難道你就不急嗎?」





    陳楓猥瑣地笑著,說著一些下流話,隨即傳來衣服撕扯的聲音,和女人嬌弱的拒絕。

    我雙眼通紅,直接沖了過去,趁著他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拿起手中的面粉朝著他們臉上糊了上去。

    草!」

    陳楓沒有防備,直接被糊了一眼,捂著臉大喊︰「你他媽誰啊?找死嗎?!」

    我沒管她,林晴也被面粉迷住眼楮了,我正要拉著她出去的時候,卻意外地發現手感有些不對。





    這個人的胳膊很細,比林晴還要細,低頭一看,我頓時抽了嘴角,不是林晴,是一個看上去有些妖嬈的女生。

    她現在一臉痛苦地捂著眼楮,嬌滴滴喊著︰「你……你是誰啊!干這種事缺不缺德啊!」

    這個女生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身材發育的很好,衣衫有些凌亂,露出了里面粉紅色的內衣,再加上這嬌嫩的聲音,我整個人都有些臉紅心跳。

    地面上全是泥土,女生雪白的肩膀上已經染髒了,我有些後悔,只好脫下了身上的衣服蓋在了她身上說︰「你快跑吧,這件事和你無關!」

    女生剛才有些慌亂,這一刻卻是閉著眼楮,嬌笑道︰「我為什麼要跑,難不成你還要強ji n了我?」





    這時候她已經恢復了冷靜,一邊揉著眼,一邊嬌滴滴說︰「小哥,我的內衣掉了,你幫我拉一下拉鏈吧?」

    我紅了臉,這家伙是個女流氓,根本不用我關心,一句話甚至讓我有些心猿意馬。

    但是現在不是時候,我沒管這個風s o的女生,一腳踩在了陳楓的臉上︰「說!你他媽為什麼要威脅女生裸貸!?」

    我沒把話說太清楚,陳楓有些疑惑︰「什麼他媽的裸貸?草!你小子找死啊?知道我是誰嗎?!」

    見他不肯說實話,我直接一腳把他踹倒在地,從他身上翻出了手機,一腳把他踢倒在地上翻看起來。

    手機沒有鎖屏,扣扣也是自動登錄,我看了一眼果然有和林晴的消息記錄。

    我本以為能找到林晴裸貸的理由,然而點開後我驚呆了,聊天記錄只不過是很正常的調戲,林晴的反應有些若即若離,就像是在吊著陳楓的胃口一樣,卻沒有任何關于裸貸的消息。

    陳楓的網名也不是楓哥……難道,我認錯人了?





    就在此時,陳楓的眼楮已經快恢復了,從地上站起來拿起一塊磚頭︰「小子,老子記住你了!」

    我嚇了一跳,轉身就跑,後面陳楓瘋狂地追著,但是他到底視力有些影響,沒多久就被我甩開了。

    我一路飛奔到家,倒在沙發上喘氣,心里充滿了疑惑,既然那個楓哥不是陳楓,那林晴要裸貸的楓哥到底是誰呢?

    帶著疑惑,下午我回到了學校,本以為陳楓沒看到我的臉,但是沒想到剛一進班,我就被幾個混混圍住了。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駕著胳膊到了最後一排,陳楓正揉著發腫的眼楮,臉上帶著陰測測的笑︰「小子,你膽子不小啊!中午竟然敢陰我!」

    我裝出一副听不懂的樣子︰「什麼意思啊?誰陰你了?」

    你他媽還敢給我裝?!」





    陳楓一拍桌子,一旁被打得鼻青臉腫的閆胖子被架了過來,他的臉上很是緊張︰「楓哥……該說的我都說了……」

    把你剛才說的話再給我重復一遍!」陳楓一巴掌打在了他臉上。

    閆胖子捂著臉,全身都在顫抖地看著我,在一群虎視眈眈的目光下,他干笑著說︰「昨天……唐森的確說過他喜歡林晴,還說要想個辦法暗地里收拾你一頓。」

    說完這句話他就低下了頭不敢看我,顯然是在因為誣陷我而慚愧。

    陳楓踹了閆胖子一腳,轉身看著我,面帶陰冷︰「小子,你還不承認?」

    周圍一群人都冷冰冰地盯著我,氣氛很沉悶。

    幾個比我高好幾頭的混混已經拿起了板凳和木棍堵住了我,周圍的同學全都在看熱鬧,我背後的冷汗已經如同蚯蚓一般爬了下來,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懼,只好陪笑道︰「對不起……我……我錯了。」

    對不起?」





    陳楓的嘴角翹了起來,露出一副冷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我意識到情況不對,剛要轉身逃跑,就被一腳踹在了臉上。他的力道很大,我直接倒在了地上,後腦勺狠狠地撞擊在了水泥地面,發出了「咚」的一聲,我的眼前一黑,險些昏過去,周圍更是傳來了驚呼聲。

    陳楓騎在了我的身上,抬手兩個耳光打在了我的臉上︰「一句對不起就完了?小子,今天老子就弄死你!」

    我沒打過架,我也最看不起那種只能倒在地上屈辱挨打的人,但是事到臨頭,我才終于意識到被一群人群毆的恐懼。

    我的心里只擔心自己被打死,蜷縮在地上一句話都不敢說。

    良久,陳楓終于打夠了,低聲在我耳邊y n笑道︰「你不是喜歡林晴嗎?你等著,老子早晚當著你的面弄死她!」

    不知為何,一句話讓我的雙眼通紅,我咬緊了牙,直接抱住了陳楓的頭發︰「那我他媽先弄死你!」





    我抓著他的頭砸在地上,但是下一秒我就被一群混混踹到一旁,陳楓如同一個發瘋的獅子︰「c o你媽的!給老子打死他!」

    十幾個混混蜂擁而上,他們下手完全沒有輕重,板凳,拖把,拳頭……無數的重擊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不敢再反抗,只能護住了要害,像狗一樣蜷縮在地上。

    夠了!」

    這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一聲嬌喝,聲音夾雜著一絲慍怒。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一個輕柔的腳步聲走了過來,我全身都散架了,只能倒在地上,抬起頭,看到一雙雪白的長腿,和一個冷漠的眼神,林晴啊。

    不知道為何,林晴看上去很是威勢一樣,他以來所有人都住手了,陳楓則是賤笑道︰「怎麼,晴晴,你還真和這個家伙有一腿?」

    林晴冷著臉︰「他是我的鄰居,你們不能打他!」

    可是昨天是他先陰我的啊!」陳楓一臉不在意︰「我作為高二的老大,不找回面子可不行啊,你說是嗎,晴晴?」

    那你想怎樣?」林晴皺起眉,陳楓則是y n蕩地笑道︰「如果你晚上肯陪陪我,我就放了他!」

    周圍的混混全都笑了起來,林晴白了他一眼︰「那好吧,我現在就去告訴教導主任。」

    一提教導主任,幾個人都蔫了,陳楓更是陰冷地看了她一眼︰「行,算你狠!」

    人群散去,陳楓叼著煙離開了教室,林晴看著我一臉的厭惡︰「怎麼,快死了?」

    我搖了搖頭,從地上站了起來,渾身都發痛,身上全是塵土。

    這一刻的我,是最窩囊的我,卻被林晴看到了……現在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沒帶錢吧,我帶你去醫務室。」

    林晴轉身就走,我只好跟在她身後,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在醫務室抹了點藥,不知為何,林晴沒有走,只是雙目炯炯地看著我精光的上身。

    在醫師讓我脫下褲子的時候,林晴才轉過頭︰「我知道你為什麼要去找陳楓,我說過了,不用你多管閑事!」

    我低下頭不出聲,醫生幫我抹完藥就離開了,我躺在床上低聲說︰「我只是想看著你,不要做那種傻事。」

    我說過了,我的事情和你無關,你算什麼東西還敢來管我?」

    林晴一臉的冷漠,隨即譏笑道︰「對了,忘了告訴你,昨天我已經把視頻給他了。」

    什麼?!

    林晴已經把那種視頻給他了?

    也就是說,那個楓哥已經把林晴全身上下都看光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