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晴的胸口在起伏著,看到我的動作後,她居然慢慢地閉上了眼楮,這讓我很驚訝,難道她想讓我親她?

    我的心里有些發狂,就在我即將親到林晴的時候,她如夢初醒一般驚呼一聲,瞬間推開了我,我沒注意直接摔到在地上。

    這時候後媽已經出門了,林晴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大口喘著粗氣。

    我意識到自己剛才做了一件蠢事,急忙黑著臉道歉,林晴白了我一眼︰「不準再說了!變態!」

    我只好繼續道歉,我生怕她告訴後媽,沒想到林晴居然輕柔地開口︰「放心,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她的口氣罕見地溫柔,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她已經默認我可以親她了?

    林晴紅了臉︰「別看了……別忘了我和你說的話,你不準……不準和那個葉雨時在一起!」

    我皺眉,總感覺她的狀態不對,試探性地開口︰「對不起,我不能這樣啊,葉雨時對我有恩,而且她那麼漂亮,我也挺喜歡跟她在一塊的。」

    你……你這個變態!」

    林晴回頭瞪我︰「難道我就不漂亮嗎?」





    我黑了臉,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系嗎?

    如果你不跟她在一起,以後好好學習的話,那我……那我下次還允許你給我揉腿。」

    林晴低下頭,眼神有些不自然。

    我說這算什麼條件,她卻是白了我一眼︰「別以為我不知道,暑假讓你給我換鞋子的時候,你最喜歡偷摸我的腿了,只要你好好學習,我讓你摸個夠還不行嗎?」

    那時候居然被她發現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卻又忍不住看向了她的那雙大白腿,咽了一口唾沫︰「這可是你說的。」





    林晴笑了起來,我又忍不住問她可不可以摸別的地方,她身體一僵︰「你……什麼意思?!」

    我看向了她的胸部和嘴唇,笑嘻嘻地搓著手,林晴紅了臉,抬起小腳丫就踩在了我的臉上︰「你可真是個變態,去死吧!」

    罵完這句話她就離開了,我揉了揉腦袋,想到了剛才的觸覺,忍不住回味起來。

    當天晚上吃飯的時候,不知為何林晴看著我的臉一直紅撲撲的,但是注意到我的眼神後卻又罵了起來,我懷疑這個家伙對我的心態有些變化,卻又想不明白,只好埋頭扒飯。

    因為手續的問題,我和閆胖子要等一天的時間才能回去上課,這天晚上這個死胖子直接打電話約我出去喝酒慶祝。

    我興奮地沖出了房間,卻沒意識到林晴那莫名的眼神一直在盯著我。

    我們兩個人在一個路邊攤一邊吃著烤串,一邊吹著牛b ,心里很是痛快,這個家伙還嚷嚷著秦陌走了以後他要拼命追求申小迪。

    我有些無語,申小迪都和秦陌拍過那種視頻了,你追求她干什麼?





    閆胖子笑眯眯地看著我︰「我準備好了,追上她以後就上了她,她的身材那麼好,我早就想痛快一次了咳咳……我也拍那種視頻,然後爭取把她肚子搞大後拍屁股走人,丟給下一個接盤俠!」

    我靠,你牛b !」

    我豎起了大拇指,這個家伙越來越有人渣的潛質了。

    就在我們聊天的時候,我忽然看到葉雨時搖搖晃晃地走了過去。

    這麼晚了,她一個人在干什麼?

    林晴才剛剛規定我不能和葉雨時接觸,可是不知為何,我實在忍不住去關注她。

    我注意到她身後跟了幾個不懷好意的小混混,急忙讓閆胖子先一個人吃著,我獨自跟了過去。





    葉雨時雖然像是喝醉了,但是手里還拿著一杯奶茶,走到一個小胡同的時候,幾個混混笑眯眯地走了過去︰「小妹妹,需要幫忙嗎?」

    滾你媽的!知道老娘是誰嗎?!」

    葉雨時直接一巴掌打在了這個家伙的臉上,後者剛要發火,卻看到了葉雨時的臉,頓時蔫了︰「葉……葉姐。」

    給老娘滾!一群狗東西!」

    葉雨時心情很不好,直接破口大罵,幾個混混嚇得一溜煙跑了。

    看著這一切的我終于意識到了葉雨時的地位,這個家伙不僅是學校里面的大姐頭,在我們這個社會混混里面應該也很厲害。

    我本來不想過去打擾她,但是不知為何,葉雨時忽然坐在了路邊的石頭上,一把扔掉了奶茶,捂著臉像是在輕輕地抽泣。

    葉雨時居然會哭?我有些擔心,急忙走了過去,听到腳步聲後葉雨時抬頭看了我一眼,又眼神冷漠地轉過了頭,一句話也不說。





    雖然不喜歡她平時調戲我的樣子,但是我更不喜歡她這種頹廢冷漠的樣子,我忍不住問道︰「葉……葉雨時,你沒事吧?」

    沒你的事,不用你管,繼續和你朋友吃飯吧!」

    她剛才已經看到我了,我卻不能丟下她不管,只好詢問她要不要回家,我現在就找出租車送她,沒想到葉雨時發火了︰「我說了,我不用你管,你他媽煩不煩……哎呀!」

    她伸了一下胳膊要推我,卻忽然慘叫一聲,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她的身體,發現她的胳膊上居然全是傷痕。

    我嚇壞了,顧不上男女授受不親就掀開了她的衣服,她只穿了一件單薄的T恤,原本光滑的後背上居然全是紅腫,像是被用藤條打出來的傷痕。

    我驚呆了,忙問她是誰干的,葉雨時撇了撇嘴︰「當然是我的父親大人啊,他回家了,閑著沒事自然要拿我出氣。」

    他也太狠了!他……怎麼能這樣。」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葉雨時白了我一眼︰「那你去打他啊!把他打成殘廢就算幫我了。」

    她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像是隨時要哭出來,我拉她去醫院,她死活不肯,我只能讓她在這里等著不要跑,沖到不遠處的醫藥店買來了棉簽和醫藥水,又買了一瓶奶茶。

    葉雨時果然沒走,這一刻的她很無助,我把奶茶遞給了她,她一邊喝,我一邊掀起了衣服在她的後背上涂擦著酒精。

    她慘叫了一聲,踹了我一腳︰「你就不能輕點!」

    我急忙放慢了手腳,小心翼翼地擦拭著她的後背,不知為何,我的心里感覺很難過,像是珍視了很久的東西被人破壞了一樣。

    酒精有個屁用!」

    她忍不住罵了一句,我只好停手,問她還要什麼,我現在就去買。

    葉雨時不說話了,只讓我繼續抹酒精。

    我不想看到葉雨時這種受傷的樣子,我注意到她的T恤已經有血痕不能穿了,擦完藥我就脫下衣服讓她披上,她看了一眼四周無人,居然當著我的面拖了T恤,穿上了我的外套。

    我看到了她一閃而過的身體,急忙轉過頭,葉雨時輕笑起來︰「想看又不是不讓你看,等過幾天傷疤沒了,我讓你看個夠哦。」

    我紅著臉不回答,不過不知為何,我忽然感覺她又變回了之前的那個葉雨時。

    回家了,不打擾你和基友吃飯了!」

    葉雨時拍拍手就要走,我急忙拉住了她的胳膊︰「你別回家了,你爸爸還會打你的……不然的話,你就暫時住在我家吧?」

    她白了我一眼︰「誰要住你家啊?我才看不慣你妹妹,白痴,我不會住賓館嗎?」

    我這才意識到這家伙不僅是一個大姐頭,還是一個白富美。

    尷尬地笑了笑,葉雨時把剩下一半的奶茶又塞給了我,攔下一輛出租走了。

    看著她的背影,我的心終于放了下來,一邊喝著奶茶,一邊回到了之前的燒烤攤。

    這時候,之前一直情景的燒烤攤居然聚集了兩三個小混混。

    閆胖子在那里笑呵呵地看笑話,我走過去一問他才告訴我,一個小流氓看上了在這里打工的女生,正在調戲呢。

    我不想多事,法治社會估計這些小流氓做不出什麼,就在我準備繼續吃飯的時候,被圍堵的那邊忽然傳來一個柔弱的女聲︰「你們……你們再這樣,我就報警了!」

    這聲音有些熟悉,我皺起眉,那幾個混混說了幾句粗話就開始動手動腳,里面的女生更加害怕了︰「你們……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叫人了!」

    嘿嘿,小娘們,你叫吧,你叫破喉嚨也沒人回來救你!」

    混混傳來了猥瑣的笑聲,我吐了一口水,這念頭居然還能听到這麼復古的對話也是不容易。

    女生的聲音很熟悉,我終于忍不住了,急忙湊過去一看,瞬間長大了嘴巴。

    之前那位被秦陌偷看胸部的大胸妹,正在那里捂著胸口,無助地看著我。
已有 0 人追稿